《血剑狂人》

第十二章

作者:陈青云

是时谁也没有说话,只有飞一般的默然奔驰!因此气氛异常沉静。

虽然她们不时的游目四望,但这沉静的气氛,仍然隐藏在她们的心底……

黛姑娘恨不得立即找到那红衫怪客,看看他是不是心爱的梦秋……

翠姑娘心里却在想:“如果那红杉怪客真如娥姐姐说的一样,我们总算不虚此行了……”

想到这里,她甜美的笑了!

她知道梦秋是黛妹的心上人,但是她自己也暗暗的爱上了他,不过这种爱,藏在她心灵的深处,她不能夺黛妹所爱之人,但她却觉得只要见上梦秋一面,也就心满意足了……

大凡一个女孩子在爱恋着一个男孩子时,她恨不得即刻投在心上人的怀抱之中,可是当他们见面之后,却又觉得心神不安,如果那男孩子有意无意的透出一点爱慕之意,那当真是受宠若惊了!

可是赵月娥的情景却和两位师妹大不相同了!

她推断如果这个红杉怪客当真是余梦秋,他一定知道那真正的红衫怪客是谁,为了要手刃亲仇正凶,必须要找着梦秋问个明白!

因此——

三人一阵飞驰,谁也不愿打破这沉静的气氛。

在这短暂的沉静中,能想出一切的一切……

此时——

在另外的一个方向里,也有一条人影向前飞驰!

这人影不停的隐住身形,游目四望,但瞬即又向前奔去!

最后——

他终于按捺不住的幽幽一叹,道:“茫茫山野,叫我如何找她呢?……”

这人正是余梦秋。

他叹息了几声之后,幽伤的说道:“唉!我过去太对不起她了,无论如何在伤毒没有发作之前,我要找到她,纵然死在她的怀里,我也愿意……”

这样一想,不禁凄然一笑,又自展开身形向前奔去!

他刚自翻过了一道重岭,突然一阵鸟羽划空之声,传入耳中!

余梦秋心中一震,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飞鸽在自己头顶上的高空间,盘旋飞舞!

这一下——

他不禁大感奇怪,暗道:“荒山深夜中,哪里来的飞鸽,难道有人追踪自己不成……”

忖思间,不由凝眸四周一瞧!

夜仍然静悄悄的,除了风吹树涛之声外,别的一无所见!

他忽然若有所悟的“嗯”了一声,暗道:“对了!这鸽儿一定是少林寺的信鸽,大概他们发现了自己的形踪之后,一面传讯示警,一面又放出飞鸽监视自己……”

心念转动之间——

蓦地——

一条暗影,神速无比的从他身前不远处,飞掠而过!

什么人?

余梦秋吃了一惊,脑际中闪电般掠过这个问号?

因为那影暗太过迅速,他并未看清对方是谁。

不由心头一震,暗道:“此人身法当真是举世罕见,凭自己的一双锐目,竟没有看出那个人是什么样子……”

他心里虽这样想,却知道此人不是少林寺的人物,而且这个人,从前也未曾见过!

若是他没有吃下三面人魔的“蚀骨毁容丹”,一定会追下去弄个明白,可是现在,他为了要找翠萧仙子,自然不愿多事,于是——

他想了一想,倏地展开身形,向前掠去!

哪知——

他身形刚动。

突听一阵尖锐刺耳的阴恻恻笑声,划空传来。 余梦秋大吃一惊,霍地止住身形。

他知道这阴森刺耳的笑声,定然是出自三面人魔的口中,而这笑声是从不远的山谷中传播过来的!

最使余梦秋惊奇的是——

这笑声的来处,正是刚才那神速无比的黑影消失的方向!

他又警觉的抬头一望,空际荡然,原来在高空中盘旋飞舞的信鸽,不知何时,已失去踪影了!

这一下子——

不禁引起他的好奇之心,暗道:“什么人和他缠斗不息,此人一定是举世罕见的高手了……”

他知道三面人魔一身功力非同凡响,当今世上,能和他匹敌之人,实在不易多见,自然不愿错过观看这场龙争虎斗的大好机会。

于是——

他身躯一晃,循着笑声的来处,奔去!

但这阴森刺耳的笑声,比刚才更为慑人心魄,同时这笑声中,夹杂着冷若寒冰的呼喝之声,他又忍不住心想:“怪!自己的魔头师父,已经够慑人心魄的了,而这人更为阴森骇人,显然是人魔碰上了怪魔,老魔碰上克星了……”

他心想着,脚下可不缓慢,奔行之势,反而更为快速!

刹那间——

已翻过一道不大的峻岭,到了一处峭险绝伦的壁道之上!

眼光到处——

不禁吃了一惊!

几个灰袍僧人,横卧在血泊之中,他们的头顶之上,都插着一柄寒芒照人的锋利小剑!

毫无疑问,这些人是毁在梦秋的魔头师父——三面人魔的手里。

余梦秋略一张望,正待向前掠去!

突听身后响起了一阵飒然风声,他不禁大吃一惊,惊觉的身躯一旋,闪到一块突石之后!

凝目一看,只见三条人影快如飞矢一般,划空掠来!

余梦秋一看之下,又不禁吃了一惊,暗道:“她们怎么也来啦……”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疾追梦秋的“三色魅影”——赵月娥、蓝小黛、丁小翠三位姑娘!

他略一暗忖立即明白过来,知道这三位姑娘是听到森阴笑声之后,追踪而来,误会那阴森笑声,出自他的口里!

一念及此,不禁替这三位美貌少女担起心来!

但听“哧哧哧”三声轻响,三位姑娘快如风驰电闪一般,从突石之旁,飞掠而过!

余梦秋心头一震,霍地纵身一跃,跟在三位姑娘的身后,向前奔去!

哪知——

就在他掠出十多丈远近之时,突觉内腑一阵巨痛,他忍不住呻吟一声,“吧嗒”栽倒地上!

他骇然一惊,知道“蚀骨毁容丹”在内腑中作怪,不由恨得他一咬钢牙,暗道:“完了完了!我余梦秋要横尸荒山了……。”

心想之间,已痛的他出了一身冷汗。

但这疼痛并不很久,一瞬的功夫,已悄然消失!

余梦秋双手扶地,缓缓的爬了起来,叹息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我是活不久啦……”

突然一阵疾锐啸声,打断了他的话声!

余梦秋心中一震,一咬钢牙,又自向前奔去!

要知这“蚀骨毁容丹”虽然百毒,但决不会立时制人于死地,它的最大妙用,是毁容后,毒液侵四肢骨髓,三个月内,使人慢慢的化骨而死!

余梦秋本是个性倔强之人,现下虽然觉得身心困乏,四肢无力,但他奔行之势,仍然快速绝伦!

忽听一声冷喝:“别人怕你三面人魔,嘿嘿!我老人家却不怕你!”

声如陡起的寒风,听得余梦秋心头直冒冷气!

他知道距离斗场已经不远了,倏地稳住身形,借杂草实石掩蔽身躯,侧目望了一望,轻轻向前掠去!

过了这狭长的壁道,前面一片青葱的丘陵地带!

眼光到处!

只见两条红影正自打得难分难解!

在斗场的不远处,站着赵月娥、丁小翠、蓝小黛三位姑娘!

余梦秋心头一阵狂跳,暗道:“这三位姑娘实在太胆大了,万一红衣人败在三面人魔的掌下,她们岂不是自讨苦吃!

心想之间,眼睛却是越瞪越大了!

原来交手的两条红衣人影,穿着完全一样,脸上都是戴着血淋淋的红色面具,红发也是长长的披散肩上,身材也几乎是一样高矮,纵然梦秋是三面人魔的徒弟,也分不出哪个是真正的三面人魔。

这一下子,可把梦秋给看呆了!一时间,怔怔的望着斗

场,坠入五里雾中了!

突听一声冷森森的冷喝:“接我老人家一掌试试!”

左侧的红杉怪客,倏地一掌,反手劈出!

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却是含劲不露的百毒手法,正是“乾坤掌法”中的诡异招式!

余梦秋心头刚自一震,——

右侧的红衫怪客阴恻恻冷笑一声,道:“接一掌,就接一掌,难道我老人家还怕你不成!"

左手挥处,果然硬接一掌!

此人疾出的左掌,正是一记“旋转乾坤”手法,余梦秋只看得心头骇然,想不到两人拒攻的手法,都是三面人魔教给他的诡异武学,忍不住的连连称怪!

但听“轰”的一声巨响!

激荡的无形潜力,卷起一片杂草飞石,两人都是卓立如桩,纹风未动,显然是旗鼓相当,功力悉敌!

余梦秋心中非常激动,他想不到会有一个假的三面人魔出现,而且这个三面人魔的功力之高,不在真的三面人魔之下。

但他却知道这个假三面人魔,一定是个好人,而且除了假的之外,他想,当今世上,甚难找出第二个可与真三面人魔匹敌之人了!

他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了失去的红色怪帖,暗道:“是这个假的红衫怪客盗取了我那帖子吗?但此人是谁呢?”

他正当骇异不已之时——

忽听一声冷喝:“再接我一掌试试!”

左侧的红衫怪客,双掌挥动“呼”的一掌猛劈而出!

这一掌威猛至极,急劲的掌风,有如排山倒海一般浪涌卷出!

哪知此人的掌势甫出——

右侧的红衫怪客冷哼一声,道:“我老人犯不着和你硬拼,咱们后会有期!”

人影旋处,掠到十丈以外!

“要想走吗?嘿嘿,可没有这么容易!”后面的红衫怪客大喝一声,纵身追了过去,但见两条红影,闪电般,消失在夜幕之中!

两条红影刚刚消失,赵、丁、蓝三位姑娘,也自娇叱一声,纵身追了下去!

余梦秋见赵月娥、丁小翠、蓝小黛三位姑娘也都随后追了下去,不禁心中一震,暗道:“不好!她们怎么这样胆大,万一伤在我那魔头师父的手里,岂不是我余梦秋害了她们……”

心忖至此,霍地纵身一跃,随后追去!

哪知——

他刚刚越过一道悠长的山溪,忽听一声冷喝:“站住!”

一阵劲急的掌风,随着喝声,向他后背击到!

余梦秋吃了一惊!身躯急忙向右一滑,刷的斜飘到一丈以外!

就在他身躯滑动的当儿——

那威猛的掌风,砰的一声击在地上,登时碎石四扬,草木横飞,一阵飞扬的沙土,随风弥漫天际!

余梦秋心头一凛,心道:“好狠的家伙,若是被这一掌击中,只怕早已粉身碎骨了……”

凝目瞧去!

只见一个面色清癯,身穿青衫的老者,怒目圆睁,站在三丈以外!

余梦秋一看之下,怒火陡起,厉声叱问道:“尊驾何人?

为何向我暗施偷袭?”

青衫老者双目神光电闪,在余梦秋的脸上一扫,冷笑一声,反问道:“阁下可是名震江湖的‘红衫怪客’?”

余梦秋先是愣了一愣!

继而脑海里转了一转,立即明白过来,知道这个青衫老者因见自己穿着这一身奇装异服,把自己当成三面人魔了!

但他面容已毁,自然不便再以真正面目示人,何况他内心中又恨那青衫老者向他暗施偷袭!

于是——

他冷声说道:“是又怎样?”

青衫老者倏然冷笑一声,道:“我要看看阁下凭些什么能耐,这样震撼江湖!”

说着,一双利剑似的双目,紧紧盯在余梦秋的脸上,倏然向前欺近!

余梦秋也不禁怒火大起,报以冷笑道:“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啦!……”

“不错不错!只要你红衫怪客有本领,尽管取我这颗脑袋!”

青衫老者说着,竟然腿不弯,膝不曲,宛如魅影一般,无声无息的欺到了余梦秋的身前!

余梦秋吃了一惊,霍地疾退数尺,心中暗道:“此老身法这等诡异,一身武功定然非同小可……”

忖思之间,青衫老者突地冷笑一声,举手一掌当头劈下!

余梦秋身子一转,滴溜溜又滑到三尺以外!

青衫老者冷哼一声,下击的右掌,忽的变劈为扫,强猛的掌风,带着划空锐啸,扫击而至!

余梦秋被逼的心头火起,冷叱一声,突地展开“迷影幻形”身法,旋步飘身,嗖的一声欺到对方身前,双掌过去,连攻两掌!

青衫老者突地冷笑一声,道:“江湖传言红衫怪客就是当年的三面人魔,今日一见,果然传言不假,看来阁下的‘迷影幻形’身法,已达神化之境了……”

他口里说着,脚步却未停留,身子闪动之间,已让过梦秋的连环双掌!

余梦秋见他一言说出自己的身法,不禁心中又是一震!同时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了一件往事……

当下一收双掌,喝问道:“尊驾到底是谁?”

原来他骤然想起了少林寺钟楼之上,电闪而逝的黑衣人影了!

哪知——

这青衫老者,仍然冷峭无比地说道:“只要你取下我这颗脑袋,我自然告诉你我老人家是谁!”

余梦秋本是天生拗性之人,纵然对方武功了得,也不禁听得气冲牛斗,忍不住的大喝一声,道:“你以为我办不到吗?

随着话声,倏地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