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十四章

作者:陈青云

正当他们大感凛骇的当儿。

但听一声“轰”然巨响声中,突然又响起了一声惨叫,只见赛无常的身躯,直如断线风筝一般,悬空连翻了两个筋头,“吧嗒”摔到一丈开外。

这一下,顿使围在梦秋身旁的七人,大吃一惊,不约而同,各自疾退数尺!

蓦地——

苍林之内,陡然响起了一阵阴侧侧的刺耳笑声。

这突来的笑声,顿使余梦秋心头一震,霍地,疾退数尺,忖道:“三面人魔也隐在那密林之中吗?……”

忖思之间,但听“哧哧”三声飒然风声,苍林之内,突然穿出了三条人影。

这三人都是血红一色,身法如电!

但见这三条神速的人影,倏然一闪,便自飘落到余梦秋的身前!

余梦秋心头微微一震,侧目瞧去!

只见其中之一,果然不出所料,竟是心狠手辣的三面人魔。

另外的两人,他以前都未见过,但从他们那副狰狞暴戾的神态上,已经看出定然是些江湖魑魅!

梦秋知道三面人魔非置自己死地而不甘心,大敌当前,自然不敢大意,微微一振,立即蓄势戒备。

他已从另外两人的闪光锐目中,了然对方的功力已臻上乘,不由心中一动,暗自忖道:“这三个家伙,都是心狠手辣的歹毒人物,若是以一对一,自然不惧,如果他们联合出手,却是非同小可,我必须出奇制胜才可……”

正在他念头转动的当儿。

三面人魔突然阴笑一声,冷然说道:“无耻叛徒,胆敢公然和我老人家作对,我看你当真不想活了!”

说话之间,身躯突地欺近数尺,神态冷做绝伦,但却没有抢先出手。

余梦秋冷哼一声,哂然说道:“三年之前,余某一时受愚,误为你用,现下已认出你的狰狞面目,自然一刀两断,是非分明,勿须多言,只要你有本领,余某愿意领教几招!”

他双目英光电闪,面色之上,冷芒逼人,口词又是斩钉截铁,三人不禁被他的英风所慑,心头为之一震!

三面人魔倏然一敛心神,厉声喝道:“胆大的叛徒,难道我老人家还怕你不成?”

人随喝声,形如魔影一般,蓦然欺到余梦秋身前,右手起处,一轮狂风,随手卷出!

他知道余梦秋功力非同小可,是以手一扬便施出歹毒的“寒毒七煞功力”。

这种功力奇寒无比,一旦侵入体内,血液立即硬化,纵然

功力精纯,三个时辰之内,若是无法逼出寒毒,势必全身僵挺,硬化而死,端的歹毒至极!.

余梦秋早已全神戒备,一股无形劲力,把周身密封,眼见对方突然出手,而且掌势诡异,倏然身躯一旋,快如风车一般,疾飘到数尺之外!

他怕另外的两人,趁势突然施袭,是以疾退之后,双目英光电闪,注视全场,以防变生意外。

那三面人魔一击落空,又自阴笑连连欺身而上,双掌挥动之间,突然化作如山的掌影,夹着锐劲,猛攻而至!

身法之妙,手法之快,端的出人意料,使人莫测高深!

余梦秋一见他出手的招势,所用的身法,和往昔大异,先是微微一愕,继而施出“三步无影”身法,倏然左晃右飘,右闪左让,快的如同一颗流星似的,在对方的威猛功势中,穿插游走,虽然功势凌厉,对他却是无可奈何!

要知余梦秋乃是聪明绝顶之人,他知道对方人多势众,而且还有“通天厉鬼”和“辣手神龙”没有现身,若是自己抢攻,待自己真力大损之时,他们来个联合出击,自己如何应付。

是以,他一面躲闪,一面留意四外的情况,非到万不得已,自己决不贸然出手,而且,一出手,便得让他们骇然心惊

他心里抱着这一个决定,然而在三面人魔的锐猛攻势下,已把他逼退到三丈之外了!

这一来——

顿然激起了余梦秋的天生拗性!

但听他一声震天大喝,双掌挥处,已卷出两股威猛的劲力!

这两股力道,强劲无比,真如山崩海啸一般,猛向三面人魔的前胸击到。

三面人魔不由吃了一惊,疾出的双掌,霍地向内一收,红影一闪,“嗖”的退飘出一丈以外!

余梦秋见他向后飘退,心中不禁一震,暗道:“奇怪!不知他为何不接自己的掌力,消耗自己的功力真元……”

要知三面人魔向来行事,心狠手辣,尤其在人手悬殊之下,他必然倚老卖者,全力施为,这种情形,余梦秋知之最深,如今见他的行动,大异往常,怎能不使余梦秋感到奇怪?

这不过是电光石火的一瞬!

当余梦秋身躯闪动,径扑三面人魔之际。

突听——

两声怪嗥,两条红影,猛然截击扑到!

余梦秋冷笑一声,身躯倏然旋上半空,但见他忽的一翻,突然化作两条人影,分向扑击而至的红衣人,当头扑到!

他这等奇绝的横击身法,顿使三面人魔吃了一惊,双掌猛然一弹,锐风如剑,点袭余梦秋的前胸要害!

余梦秋的攻势虽快,但三面人魔发出的锐风奇快,眼看余梦秋就要挨到那两个突然施袭的红衣人天顶之时,三面人魔的锐风又到了他的前胸要害五寸之处。

为势所逼,余梦秋身躯霍地一转,转动之间,不但让过了三面人魔的猝然一击,人影闪处,疾如闪电一般,反向三面人魔扑来。

他这一晃之势,何等神速,三面人魔的双掌尚未收回,他已身挟锐风,扑到三面人魔的顶门之上。

三面人魔冷哼一声,随着不及收回的双掌,身躯忽地向前一俯,脚尖猛一用力,“嗖”的疾闪而出!

两人的一攻一闪,都是神速曼妙,余梦秋扑击落空,三面人魔,已飘到七尺以外了!

但三面人魔却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未料到余梦秋的攻势这等迅速,换了别人,只怕早已一命归阴了!

余梦秋刚才的扑击身法,正是三面人魔传授给他的“凌空三旋”,他本想自己这一扑击,三面人魔必然以“闪电飞虹”之势反击,然后,自己再以“九天尊者”的“九天一式”施击,给三面人魔来个措手不及!

哪知,他竟然向前飘行,而且身法也和往昔大不相同,这一来,顿时引起了余梦秋的疑心!

他不禁脑海里闪电一转,暗道:“哼!这家伙若不是另有图谋,身份必然已有问题,说不定是‘三面人魔’故布的疑阵

他这样一想,知道若不先把那两个红衫人除去,万难发现三面人魔真伪的端倪,是以,心中一动,妙计顿生,突地大喝一声,掠身飞扑三面人魔!

三面人魔阴恻恻冷笑一声,霍地右掌疾出,陡起的强风,带着刺骨生寒的锐猛之势,向飞扑面来的余梦秋迎头击到。

余梦秋存心接他一掌,左掌一翻,一股劲力,迎将过去!

两人出手一击,都是神速如电,掌风到处,立即响起一声震天暴响,一阵翻滚的沙土,随着激荡的劲力,冲向天际。

三面人魔和余梦秋这一交掌,立即觉得内腑血气浮动,右臂酸麻,无知觉的垂了下来,身子也站立不稳,摇摇晃晃退出五尺之外。

余梦秋虽然把三面人魔震退到五尺之外,但也被对方的强猛掌力,震的左臂酸麻,踉跄后退了两步。

就在余梦秋身躯后退的当儿。

那两个长相奇丑的狰狞人物,竟然一声不响,“哧”的飞扑而到,如山的掌影,已向余梦秋的周身要害笼罩而至!

余梦秋心头一震,霍然双臂一张,稳住后退的身子,十指陡然一弹,“丝丝”锐风,电射而出!

这一招,正是三阳神功的一记绝学,“莲花乍放”,锐风如剑,纵然有罡气护身,也难挡锐风的威势!

红衫怪客不知厉害,两人的劲力和锐风甫一相接,顿觉锐风如剑,透过劲力直撞到前胸!

这一着,出乎两人意料之外,正待撤掌后退。

突然一声厉喝:“躺下!”

两人顿觉双目一花,念头尚未转出,各自闷哼一声,“吧塔”摔倒地上!

变生猝然!三面人魔纵然有相救之心,已经来不及了!

这一来——

三面人魔不由怒火暴起,一声阴森刺耳的长啸,“哧”的一声,疾逾闪电,凌空扑击而至!

他这一扑之势,挟着雷霆万钧之势,不但掌势凌厉,而且劲风呼呼,端的慑人心魂,惊人胆魄!

余秋梦举手重创了两个红衫人,豪气大发,忽的身躯一闪,闪动之间,双掌“霍霍”猛出两掌!

三面人魔一扑落空,已然怒火烧天,再见对方反手出击,显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禁气的“哇哇”怪叫,身躯倏然一转,让过对方的两掌,陡然一招“寒风雨花”,电掣而出!

这一招“寒风雨花”诡异无比,他暗藏着两个杀手,只要对方出手硬接,立即化成“陨星飞涛”和“惊波涛声’”重创对方,端的歹毒之极!

余梦秋知道三面人魔的一身绝学,包罗万象,一见他出手的招式诡异,自然不肯硬接,冷哼一声,飘退数尺之外!

三面人魔见他向后暴退,不由杀机陡起,厉喝一声:“躺下!”

两人顿觉双目一花,点点掌影,疾攻而至!

余梦秋忽然心头一震,又自疾退数尺!

同时,他脑海里,闪电转动,暗道:“与其和他一径缠斗,何不以‘九天一式’把他重创当场!”

心念一变,冷笑一声,喝道:“三面人魔,你也接余某一掌试试!”

喝叫声中,身子忽的一旋一飘,疾如凌波彩云一般,倏然化成一条蓝线!

三面人魔一见他的身法诡异,而且这种身法,在他的记忆之中,从来没有见过,不禁心头猛的一震,立即舞起绵绵掌风,一面迎袭对方,一面把周身要害,形成一道无形的钢墙!

余梦秋倏然冷笑一声,正待以“九天一式”重创对方之时。

忽听一声怒喝,传播而至!

余梦秋心头一震,霍地疾退数尺!

运目一瞧。

只见那身穿黄麻大褂的辣手神龙由林内电闪而出,右手之上,拿着一柄乌色折扇,倏然,飘到三面人魔的面前!

余梦秋本对他恨之入骨,一见他现身而出,不由冷喝一声,骂道:“无耻暴徒,你想以多为胜吗?嘿嘿!余某来者不惧!”

他忽然想起密林之内,隐着许多高手,心中一动,暗道:

“原来他们是想以车轮战术胜我……”

他不禁越来越气,重重的哼了一声,霍地施出“凌波三旋”身法,身躯闪处,宛如巨龙穿云一般,遥扑辣手神龙!

辣手神龙见他身法诡妙,脚步一滑暴退数尺!

就在辣手神龙后退的当儿。

三面人魔双手有如风卷残叶一般,车轮旋劈而出!

余梦秋知道此时再不及时出手,说不定就会有被困的可能,时间久了,对方高手迭出,便难以脱身!

心念一动,蓦然一声大喝,忽的身躯一转,不攻三面人魔,反而扑向身穿黄衫的辣手神龙!

辣手神龙这时已经使开手脚,一声厉喝,折扇倏然化成如山的扇影,倏的一开一合,若劈若点,直捣余梦秋的“气海穴”!

余梦秋飞扑辣手神龙的身法,本是虚招,而且他是怕辣手神龙乘自己攻向三面人魔之时,欺身施袭。眼见对方点袭而至,忽的身躯一转,竟自施出“九天一式”,化成三条人影,扑向三面人魔!

三面人魔不虞有此,不禁大吃一惊!

但他乃是身负绝学之人,心里虽然吃惊,身子并未停留,忽的身躯向后一仰,施了个“倒旋金亭”的身法,陡地向后暴退!”

哪知——

就当他身躯后退的当儿——

忽觉一般锐风,点袭到自己的天顶之上!

这一下,出乎三面人魔意料之外,急忙右手一托地面,向左翻滚。

他翻滚的虽快——

但余梦秋这“九天一式”,何等灵妙,右掌锐风“霍霍”,已点袭到三面人魔的右肘之上!

但听他一声凄厉怪叫,身子滚跌出七八尺外!

这一下,顿使辣手神龙大为惊骇,厉喝一声,飞扑而上,左掌劲力而出,右手折扇如山,两招一式,合身猛攻而上!

余梦秋虽恨三面人魔,但辣手神龙的疾锐攻势,却不容他再次出手,为势所通,身躯一闪,暴退到一丈之外!

辣手神龙把余梦秋逼退之后,立即出手抢救老友,急忙纵身一跃,向三面人魔俯卧之处掠去,孰料——

他刚刚飘到三面人魔的身前,但见蓝影一闪,余梦秋如同“虹光陡现”一般,无声无息的掣电而至!

辣手神龙猛吃一惊,右腕一振,折扇倏然一开,扇影重重,锐风似剪,扫劈而到!

梦秋冷笑一声,喝道:“死到临头,还图作困兽之斗!”

竟然不避不闪,双掌一翻,右掌五指如钩,遥夺折扇,左掌指风“丝丝”,点向躺在地上的三面人魔——

那出手一击,神速曼妙,辣手神龙的折扇甫至,他的右手已搭在锐利的折扇之上!

说时迟,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