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十五章

作者:陈青云

就在石门猛然大开的当儿——

余梦秋身躯忽的一旋,“嗖”的一声,疾如风车一般,旋飘到石门的右侧,脚尖微一点地,人又斜出数尺以外!

两人深怕那猛然而开的石门之内,有暗器发出,是以,斜飘出数尺之后,各自行功蓄势,全神戒备,如临大敌一般!

少林寺的僧人,没有一人知道那突石之内,还有这样一个奇特的石门,而且,最使人惊异的事,这石门不动自开,这等无独有偶,近似神奇之事,怎能不令这两位身负旷世绝学的人,大感骇异?

故而,两人双目精光电闪,一瞬不瞬的盯着石门!

说也奇怪!

那石门大开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两人不禁大感奇怪!

半晌之后,余梦秋已经沉不住气了!

他双眸倏然一翻,忖道:“这石门端的十分奇特,说不定会猛然发出令人难以防备的暗器,果真如此,那的确近乎神奇了……”

心念一动,忍不住脱口说道:“老前辈,你说那大开石门内,会不会突然发出令人防不胜防的暗器呀?”

他嘴里说着,双眸却仍然一瞬不瞬的盯着那石门,显然他也不敢大意!

慈空方丈倏地慈眉一轩,道:“这很难说,或许那门内另有机关也未可知!”

说着,倏地向前跨了一步,又道:“不过这石门的确有点奇怪,不知它为何会突然滑开?”

他虽然向前跨了一步,但却也不敢分散心神,嘴里说着,双掌却已蓄势胸前,神态之间,也是非常紧张!

余梦秋剑眉一扬,道:“若是晚辈料想的不错,或许那机关的枢纽,与这石门相互关连,待突石旋开之后,那石门也自陡然滑开!”

慈空方丈倏地展颜笑道:“不错!施主说的的确有道理,如果那枢纽当真与石门相互关连,说不定门内的机关,也因石门大开,而相互发动……”

余梦秋双目转了一转,道:“依常理判断,石门大开之后,必然有其他事实征象发生;但这石门,不知为何没有丝毫征象发生?”

慈空方丈老谋深算,心中略一思量,道:“施主可通‘奇门神算之术’吗?”

余梦秋微微一怔,道:“晚辈一窍不通!”

慈空方丈倏地念了声佛,又道:“施主刚才说的不错,依常理来说,石门大开之后,必然有其他征象发生,可是这道石门,却是毫无可疑之点……”

他长吁了口粗气,接道:“老衲虽然粗通‘神算奇术’,却

看不出一丝端倪,责任所在,老衲想进去看个明白……”

他余言未尽,忽然住口不言,神态间,似有意邀余梦秋前往一探!

余梦秋何等聪明,早已猜出他的用意,但因自己不通“神算奇术”,万一被困在那石门之内,如何是好?!一念及此,面上微微变色!

这念头在他脑海里刚自闪过,但见慈空方丈注视着自己,不由心头一震,忖道:“是了!他之所以邀我一同前往,自然是想我在必要之时,助他一臂之力,何况他还精通‘神算奇术’,就算门内机关重重,也未必能因得住他,再说,自己若不陪他进去,岂不被他小看了自己!”

一念及此,再加上油然而起的好奇之心,不禁展颇一笑,道:“晚辈想陪同老前辈见识见识,不知老前辈的意下如何?”

慈空方丈但愿能有此一着,因为自己身为主人难于启口,现听他如此一说,自己即可免去后顾之忧,于是慈眉一轩,道:“有施主在旁,老衲可大放宽心,不过里面的情形如何,实在难以预料,万一被困在其中,老衲可……”

他话尚来说完,余梦秋朗然笑道:“纵然是龙潭虎穴,又有何惧,晚辈意志已决,如不见怪,就请老前辈当先开路吧!”

慈空方丈也自朗然一笑,道:“如此有劳施主了!”

说完,身躯一掠,人便到了石门之前!

余梦秋双眸神光电闪,紧跟在慈空方丈的身后,掠了过去!

凝目向门内瞧去!

只见里面现出一道乌石台级,延伸地下约一丈深浅,一直向前弯去!

慈空方丈运目仔细的瞧了一阵之后,忽然伏身在乌石之上,“嘣嘣”的敲了几声!

余梦秋知道这台级,是进入地洞的必经之途,万一上面安有机关,却是使人防不胜防,当即蓄势戒备!

慈空方丈忽然立起身来,念了声佛号,笑道:“这道台级似乎没有什么可怕之处……”

他话未说完,人便跨到这一道台阶之上!

余梦秋见他跨上台级,心中为之一震,立即全神戒备!

慈空方丈长吁了一口粗气,接着伏下身去,依样的向下敲去!

他一面逐次的敲着,一面注视着光滑的石壁,片刻之后,他已敲到最后的一道石阶之上,人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余梦秋虽然艺高胆大,但见他敲动一下,心也跟着猛然的跳动一下,乃至见他敲到最后一道台阶,额角之上,已现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儿!

慈空方丈如释重负的一抹脸上的汗水,转脸说道:“不妨事了,这些台阶之间,并没有什么机关埋伏!”

余梦秋胆气一壮,笑道:“这些石阶之间虽然没有机关,但晚辈却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嘴里说着,脚下却跨到石阶之上!

忽听慈空方丈“咦”了一声,余梦秋心中一震,脱口问道:“老前辈有什么发现吗?”

他一面问着,脚下也不自禁的突然止步!

慈空方丈笑道:“原来这里面别有洞天,倒是出乎老衲的

意料之外!”

余梦秋剑眉微微一扬,暗道:“早这样说不就得了吗?却把我吓了一跳!”

他心里虽这样想,口里却道:“既然这里别有洞天,晚辈也见识见识!”

身躯一晃,人便无声无息的飘到慈空方丈的身旁,运目瞧去,只见前面突现出一个高可及人的洞穴。

洞穴之内,一片漆黑,余梦秋运足目力,只不过看出三丈远近!

慈空方丈运目瞧了一阵之后,说道:“这洞似乎十分深长,老衲目力所及,并看不出有什么可疑之处!”

说着,人便进入洞内!

余梦秋跨进洞口之后,立即功行全身,把周身要穴完全封闭,在他的想象之中,这石门越是平淡无奇,越是令人担心,说不定洞的深处有着厉害的机关!

就当他跨进洞口的当儿——

突听“砰”的一声巨响!

两人警觉的循声一看,只见那大开的石门,不知何故竟突然关闭!

这一来,顿时两人大吃一惊,证实了这平淡无奇的石洞使人惊心可怖!

余梦秋一敛心神,脱口说道:“那石门的自动关闭,证明这个神秘石门的暗中,必有歹毒机关……”

他话未说完,慈空方丈接过:“不错!这个石洞的确有点古怪,咱们要小心一点,以防其中的变故!”

他虽然精通奇门神算之术,但这个石洞,的确也使他大为心惊,现下退路已断,只有前进一途,说不定在洞的深处会发现脱身的办法也未可知!

于是,他一言说完,便硬着头皮向内走去!

这一次,他非常仔细而又小心的观察,凭他数十年的阅历经验,要在这滑门之内发现可以脱身的关键所在!

余梦秋心里虽然有些焦急不安,但他知道这是没有办法之事,于是,脑海里转了几转,暗道:“要想离开此洞,已是大不可能,与其被活生生的困死,倒不如瞧个明白的好,或许能发现出一些端倪。”

他心里这样一想,遂朗声一笑,从容的走到慈空方丈的身旁,与他并肩而行。

慈空方丈不由心头一震,暗道:“自己枉活了这把年纪,凭人家这分从容不迫的胆量,自己实在太过胆小了。”

他心念一动,豪气大发,倏地念了声佛号,道:“老衲头前开路,施主请随在老衲的身后!”

说着,倏地走在余梦秋前面,竟然大步向前走去!

余梦秋已猜到了慈空方丈的心意,也不谦让,跟在他的身后,缓步前行。

两人走了一阵之后,发现这深长的石洞,又向左弯去,里面仍然是一片漆黑,顿时两人大感奇怪!

但两人心里明白,知道越向里去,危险越多,为势所逼,除了向里继续前行而外根本别无他法可想。

慈空方丈略一沉忖,立即向前走去!

说也奇怪,两人向左弯去之后,竟然没有遇到一点阻碍,

而且越向里去,这座神秘的洞穴,也越见宽大起来。

两人又走了片刻之后,觉得这洞的确出人意外,初时,两人深怕洞内的机关,可是现在,两人却更觉得恐怖惊心了。

越是没有可疑的征象,两人越是吃惊。

就在两人大感凛骇的当儿——

突然一阵阴寒的气息,向两人袭击过来!

余梦秋心头一震,运目一瞧,只见洞穴又向左弯去,同时一抹暗淡的光亮,透射过来。

这一来,不但余梦秋心惊,就是慈空方丈也觉得太过神奇,轻声说道:“这洞穴之内,似乎有人!”

余梦秋点了点头道:“不论前途如何,先把那光亮的来处弄个明白再说!”

说着身躯一闪,已掠到弯角之处。

运目一瞧,不禁心头又是一震!

原来前面又现出三道石阶,那光亮就是从石阶的上端发射出来!

这当儿——

慈空方丈也掠了过来,眼见当前的情景,不禁慈眉一皱,暗道了一声:“奇怪!”

余梦秋好奇之心油然而起,不由轻声说道:“老前辈请在此稍候,晚辈过去瞧瞧如何?”

慈空方丈心头一震,道:“不行不行,说不定里面是机关所在,还是让老衲先去瞧瞧……”

他话未说完,但见人影一闪,余梦秋已如巧燕一般,无声无息的飘到了台阶的上端!

慈空方丈不禁吃了一惊,心里刚道了一声:“不好!”

忽听余梦秋惊奇的叫道:“老前辈快来看呀!这洞穴的确神秘古怪……”

慈空方丈白眉一转,修地纵身一掠,飘到台阶的上端。

他惟恐台阶之上,有肉眼难以发现的机关,是以,提了一口真气,使下盘的重力减轻到如同一片轻叶。

抬头一看,饶他定力深厚,也不禁心中一震,“咦”的惊叫出声:原来这台级的上端,竟然是一个方圆五丈的洞中之洞,此洞高约丈余,顶端嵌着一个精光四射的红色珠子,在这明珠的两端,有两根粗逾儿臂的铁链,此链长约五尺,链的末端,有两个钢环,除此之外,别的一无所有。

慈空方丈眼向四周扫了一阵,道:“这洞中之洞,的确大异常情!”

慈空方丈眼望着那颗精光四射的珠子说道:“那精光四射的珠子,是否就是传闻中的‘夜光珠’,不知什么人有这样高的兴致,在洞里嵌上这颗旷世仙品?”

余梦秋也忍不住的朗声笑道:“这的确是件耐人寻味的事情,老前辈,你看那垂下的铁链,是否其中大有文章?”

慈空方丈略一沉吟,说道:“这对铁链的确是大不寻常,说不定就是洞内机关的枢纽……”

余梦秋剑眉一扬,说道:“这石洞虽然不像想象中那样厉害,但却充满了神秘古怪的气氛,咱们既然无法脱身,倒不如彻彻底底看个明白!”

慈空方丈不待他说完,问道:“你是想从那两个铁链之上动脑筋么?”

余梦秋正色说道:“不错!”

慈空方丈心头一震,暗道:“这两根铁链岂同儿戏,你也未免太小视这石洞了!”

他心里这样想,口里却道:“你对神算奇术乃是一窍不通之人,万一那铁链中发生变故,却是非同小可,依老袖之见,你给我掠阵,让我来动手!”

余梦秋脑海里闪电一转,付道:“由他动手似乎比较妥当,就算发生变故,自己凭全身的功力,足可应付一阵……”

心念一定,点头说道:“晚辈也知道这对铁链十分古怪,老前辈动手之时,可得小心一些!”

慈空方丈倏地念了声佛号,身躯一闪,已飘到那两只下垂的铁链之下、缓缓的伸出双掌,向那两只铁环上抓去。

余梦秋心头一震,他知道这一对铁环,在慈空方丈一拉之下,定然发生难以预料的事情,当下立即功行双掌,全神戒备。

慈空方丈双掌举过头顶之后,突然转脸向余梦秋说道:

“若是发生你一人无法抗拒的事情时你可以尽量避重就轻,至于老袖且请不必挂心!”

话声一落慈空方丈双掌突然握住了铜铁,突听他大喝一声:“留心!”

但听一阵“哧咔”连响。墙壁之上陡然现出一道大门!

余梦秋吃了一惊,侧目一看慈空方丈,只见他脸色大变,豆大的汗珠.已从他的额角之上,流了下来。

他生怕那石门之内,有暗器猝然射出,微微一瞥慈空方丈,立时凝目看着那大开的石门。

石门大开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余梦秋虽然极目注视,但在夜光珠强烈的光影之下,竟然无法看清石门之内,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