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十六章

作者:陈青云

他这一旋之势,神速如电,俏书生突觉双目一花,忽的失去了对方的人影!

俏书生大吃一惊,身子向前一伏,正待收回攻出的折扇,忽听一声冷喝:“撒手!”

突觉一股大力一帖手里的折扇,右腕猛然一震,折扇脱手飞出。

俏书生心头猛然一震,他怕对方借势骤施杀手,就在折扇脱手的刹那,陡然施了个“怪蟒翻身”的招式,右臂环扫而出!

他情急应变,不但招式迅速威猛,而且快速如电,余梦秋正想掠身抢夺折扇,奇劲的掌力已逼到他的胸前!

俏书生机诈万端,灵巧绝伦,饶是余梦秋艺胆双绝,也不禁吃了一惊!

说时迟,那时快,俏书生的凌厉掌风,堪堪就要击中余梦秋的前胸之际,身躯闪电一转,右掌霍地疾出一招“旋转阴阳”一弓一卸,但听呼啸一声,掌风从肩旁一扫而过!

他应变之式,虽然曼妙绝伦,却也惊险万状,除非是他,若是换了别人,只怕已伤在悄书生的掌势之下了!

俏书生一见对方及时让过了自己的威猛一掌,知道已遇上罕见敌手,当下双脚一蹬,身躯冲天而起,双臂一张,接住了落下的折扇!

他本想抢回折扇之后,仰赖数十年阅历经验,大展所学,重创对方,哪知,他刚把折扇取到手中,忽觉一道寒冷刺骨的寒芒一闪,双目一花,但听“咔嚓”一声,手里的折扇已经分成两截!

消书生不虞有此,急忙提气掠身向后暴退,但一双婬光贼目,却机警无比的四周一扫!

眼见对方冷然卓立,脸色不屑的注视自己,手里也没有什么兵器,但不知刚才的寒芒来自何处?

俏书生怔了一怔,顿觉心口怨气难平,冷喝一声,恨声说道:“乘人不备算不得什么好汉……”

他一言未完,余梦秋狂笑一声,道:“好一个乘人不备,你若有种,不妨全力攻来,只要你能在余某手里走过十招,头上的脑袋,可由你取去!”

俏书生怒喝一声,道:“好大的口气,先接我几招再说大话不迟!”

人随喝声,欺身而上,手里半截折扇开张之间,宛如十数把利剑一般,发出“咝咝”锐风,若刺若点猛攻而到!

余梦秋冷笑一声,脚步微微一挫,喝道:“第一招!”右手一张,一轮无形潜力,随手卷出!

他右手掌势一出,身子也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嗖!嗖!嗖!”旋转如飞,逼了过去!

俏书生只觉一股强劲的力道逼来,不由心中一震,忖道:

“怪不得这娃儿敢口出大言,手底下还真有点玩意,今宵之事倒真要当心一点……”

心忖之间,身躯不敢怠慢,眼见对方身形飘忽逼来,急忙功行双臂,双掌攻出,展开师门绝学“鬼谷掌”和“七巧身法”!

这二套绝学,当真诡异莫测,刹那间化成了数十条人影,舞出漫天的掌影、扇影!余梦秋不屑的哼了一声,喝道:“鬼谷子绝学果然名不虚传,再接余某的第二招试试!”

喝叫声中,劲力陡变,双掌猛然劈扫而去!

这劈扫之间,余梦秋已用了九成功力,山崩海啸似的掌力,直如天翻地覆一般,压了过去!

俏书生大吃一惊,双臂猛然一张,“嗖”的冲天而起,半空中的身子一转,“哧!哧!哧”悬空窜了三窜,飘出三丈以外!

虽然及时收掌暴退,未能伤在对方的奇猛掌力之下,但清瘦的脸上,已惊出了豆大的汗珠了。

余梦秋冷哼一声,晒然喝道:“俏书生,三招不到就怕了吗?放心好啦,不到十招余某不会淬施杀手。”

“手”字甫落,也未见他如何作势,身躯微微一晃,人便欺到消书生的身前。

俏书生如同惊弓之鸟,一见对方无形无息的身法,心头一凛,“嗖”的又退出一丈以外!

这当儿——

广元大师、慈空方丈、玄机子和追云叟四人,也已闻警赶来,俏书生刚自退到一丈以外,追云叟冷喝一声:“回去!”

右掌忽的一招“天外来云”,猛击而出!

俏书生脚步一挫,斜飘数尺,侧目一瞧,冷声喝道:“你们想以多为胜吗?” 余梦秋身躯掣电一飘,掠到消书生面前晒然说道:“对付你这等无名之辈,用不着劳师动众,少说废话,接余某的第三招’”

右掌忽地胸前一划,飘然劈出!

他这一招,看来没有丝毫劲力,若是一旦击中人身,便会发出一股极大的震力,就算对方功力深厚,最少也得重创当场,端的厉害无比!

俏书生虽然心里惧怕余梦秋,但他乃是成名多年的人物,眼见对方盛气凌人,不由一声长啸,恨声厉叫道:“今宵若不让你知道我俏书生的厉害,誓不为人!”

厉叫声中,脚下一滑,闪了开去,接着五指箕张抓向余梦秋的天顶,同时断扇猛的一开,扬手打出,他想趁对方门让自己的“五花开顶”之时,出其不意重创对方!

余梦秋“嘿嘿”一声冷笑,猛然施出刚刚记熟的“如意手法”。双掌如莲花陡开一般,身子忽的一旋,旋转之间,左掌已扣住了飞射而至的断扇,右掌翻动如电,也搭在对方的左腕之上。

俏书生大吃一惊!

急忙左腕一挫,箕张的五指猛然下翻,易抓为点,去向余梦秋的掌心!

哪知——

就在五指猛点的刹那,余梦秋右掌陡然一翻,翻转之间,已扣住了消书生的左腕,俏书生情急之下,正要贯注真力,余梦秋忽的一松他的左腕,冷然说道:“阁下不必惊慌,十招不到,余某决不自食其言。”

此言一出,俏书生的五脏慾裂,激起了拼命之心,忍不住厉喝一声道:“士可杀,不可辱,难道我俏书生还怕你不成?”

双掌疾出如电,凌厉的掌风,随着喝声,向余梦秋滚滚卷到!

这当儿——

翠箫仙子和毒妖狐已打得难分难解,但见两条红绿相间的人影,忽起忽落,划起了两道闪电彩虹!

以功力武学来说,翠箫仙子比毒妖狐高上一筹,但毒妖狐鬼计多端,机警无比,翠萧仙子虽连施绝学,依然对她无可奈何!

两人以快打快的交了十合之后,翠萧仙子忽的娇躯一旋,施了个“蕊黄联辉”的招式,双袖环扫之间,掌指兼施,点向对方的气海、丹田两大重穴!

毒妖狐蓦地一声冷哼,罗袖忽的一长,人便滑到翠箫仙子的右侧,左手疾骄中食两指,反点对方的命门穴!

她蓄意想把翠箫仙子重创当场,出手如电,劲疾锐猛,攻势未到,指风已觉逼人!翠箫仙子这扫劈的招式,本是虚招,一见对方向旁一滑,身躯便如风拂莲花一般,霍地向侧一转,纤掌若剑,疾劈而出!

毒妖狐未料到对方的身形这等神速,知道收势已经不及,右掌猛出一招“八方风云”,疾扫而出!

她知道对方若是劈中自己的左腕,势必非伤在自已这威猛的掌势之下不可,纵然断上一条左臂,能把对方击毙,也是划得来的!

翠箫仙子也未想到对方应变这样的神速,而且击来的掌势,又是这等凌厉,若不及时收掌,可能伤在对方的一掌之下

说时迟,那时快,这念头在翠箫仙子的脑海里闪电一转,娇躯忽的向旁一滑,疾比风车,“嗖”的掠到四尺之外!

这一来——

翠萧仙于杀机大起,一声冷喝:“好一个心机多端的毒妖狐,今宵若不把你重创当场,我翠萧仙子誓不为人广娇躯旋飘如电,双掌如落英缤纷一般,层层逼攻而至!

毒妖狐媚目一翻,冷峭的叱道:“哼!别人怕你翠萧仙子,姑奶奶却不怕你!”

人随叱声,纤掌疾劈而出!

翠箫仙子已知对方一身武学非同小可,若不出奇制胜,只怕难以取胜,于是脑海一转,暗道:“我何不与她一较功力,然后再突施杀手,把这婬妇除去!”

心念一决,见对方双掌环攻而至,一声冷哼,挥掌迎击过去!

但听“砰砰”两声巨响,激荡的旋流,卷起了一片沙土!

翠箫仙子香肩一阵摇晃,几乎站立不稳,毒妖狐双臂一阵酸麻,血气浮动,踉跄后退了四步,才拿桩站住!

翠箫仙子冷笑一声,秀眉倏的一挑,喝道:“再接我一招试试!”

娇躯忽的一闪,左手一招“天昏地暗”,卷起一股狂风,击向毒妖狐的当胸,右手却一招“风云陡变”,罩向对方的当头,这两招不但神速、凌厉,而且笼罩了二丈方圆,毒妖狐纵然想躲.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毒妖狐眼见来势,不由芳心一惊,在无法问躲的情况之下,厉啸一声,挥掌扫了过去!

她知道自己的功力较对方逊色不少,是以挥掌之间,已贯足了十成“毒煞功力”。纵然自己被对方震伤,对方也势必非伤在自己的毒功之下不可!

她情急之下,已存了两败俱伤的心意,用心之狠,真个歹毒无比!

哪知——

毒妖狐的两掌甫发,翠莆仙子冷笑一声,娇躯如同闪电一般,凌空而起,向其当头扑来!

这一下,的确大大出乎毒妖狐的意料之外,霍地双掌一翻,击出的“毒煞掌扩,迎将过去!.

她应变虽快,翠箫仙子的身法更快,就在她双掌上翻的当儿——

翠箫仙子凌空一转,“嗖!嗖”闪电般掠至她的右侧,纤掌食指凌空一弹,一股指风,射向毒妖狐的肋下!

她这凌空的弹指手法,神速绝伦,正是师门绝学弹穴手法,毒妖狐双掌上翻,收势不及,不禁大吃一惊,暗道了一声:“不好!”

她心中一惊,机智顿塞,但听翠萧仙子一声冷哼,喝道:

“还不给我躺下!”

毒妖狐突觉一股尖锐的力道射中肋下,心肺一阵慾裂的刺痛,“哇旷一声喷出两口鲜血,踉跄向后退去!

就在毒妖狐踉跄后退的当儿——

突听一声响雷似的大喝:“第十招!”

随着喝声,但见俏书生的身子已飞向半空,翠箫仙子芳心一喜,知道俏书生被余梦秋掌力震飞出去,正自满面春风,芳心大慰的当儿——

突见余梦秋身子一转,转动之间,一股银芒电射而!

银杏到处,俏书生惨叫一声,血雨四飞.人已齐腰而断,分成两半!

翠箫仙子芳心大震,凝眸望去,只见余梦秋肃然卓立,手上也没什么兵器,不由心中暗道:“这银芒是他刚才说的那柄千古利刃‘如意神剑’吗?”

心念未了,但听吧嗒一声,毒妖狐已七窍流血,摔倒地上!

余梦秋见翠箫仙子也把毒妖狐重创当场,不由心中大喜,正慾开口之际——

蓦听一阵冷冷大笑,划空传来!

笑声未落,只见东岳隐叟已无声无息的飘到余梦秋身前!

余梦秋心中一震,霍地疾退了数尺!他因怀疑东岳隐叟是三面人魔,自然心存戒惧之心。

东岳隐叟冷冷一笑,道:“少侠武功高绝,老夫万分佩眼,刚才见你露的几手武学,可真使老夫大大的开了一次眼界!”

他话虽这样说,内心之中,却把余梦秋恨之入骨,恨不得举手一掌把余梦秋毁在掌下!

余梦秋虽对他存有戒心,但仍不动声色的说道:“老前辈过奖了!晚辈这几手笨手笨脚的工夫,难及老前辈万分之一,如此说法,真是贻笑大方了!”

东岳隐叟咧嘴大笑,道:“刚才你手里银芒一闪,是不是武林中失传已久的‘如意神剑’?”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心头一震,广元大师转脸向追云叟三人使了个眼色,向余梦秋身前走去。

他们四人和余梦秋的想法一样,生怕这位身份不明的东岳隐叟就是三面人魔,;虽然缓缓走来,却都蓄势戒备,以防万

翠箫仙子一见四人向余梦秋走去,娇躯一闪,已飘到梦秋的身旁,一双水晶似的双眸,注视着梦秋,但暗地里,却自警觉着当面的东岳隐叟。

余梦秋心里暗道:“这家伙当真锐目过人,看来他必然是三面人魔,否则,他怎么知道是”如意神剑’?”

他仍不动声色的一扫五人之后,向东岳隐叟笑道:“不错,刚才晚辈使用的兵器,正是武林中传闻已久的‘如意神剑’!”

说话之间,一双英国紧紧的注视着东岳隐叟!

东岳隐叟笑道;“少侠能获此旷世奇缘,老夫深庆得人,不知可否让老夫瞧一瞧,开开眼界!”

他说话之间,已把浸婬数十年精练的“无极毒掌”贯注双掌之上。

余梦秋心头又是一震,暗道:“这家伙真是老姦巨滑,大概他想动我的脑筋!”

继而一想,纵然他有夺剑之心,但凭秘录上记载的旷世武学,也不难把他制住,量他也未必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贸然硬抢!

这念头在他脑海里闪电掠过,当下笑道:“老前辈要看,晚辈自当遵命!”

说着,探手一拔,但听一阵“嗡嗡”之声,剑光闪处,一片水雾似的光芒,把一丈方圆之内,照得一片光明。

东岳隐叟凝目一看,但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