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二章

作者:陈青云

他这一掌,乃是潜运“三阳六阴两极神功”施为,“用了八成功力击出。

这种功力,是聚阴阳两极之大成,威力之大,可碎石如粉,伤敌于不知觉中。黄袍僧人根本就没有把余梦秋看在眼里,自然更不知道他身负这等旷世神功。

正待举手硬接来掌之际!

一股暗劲,陡然击中前胸,连哼都没有哼出声来,人便被梦秋的掌力卷起,直向峰下摔去。

这突然大变,只看得灰袍僧人,猛吃一惊,料不到这位英挺的少年,抬手投足之间,便把护法大师,震落峰下,可见其武功之高,真是匪夷所思了。

正想潜运功力,暗施偷袭之时!

忽见余梦秋双目神光一闪,说道:“尊驾若不转告贵寺的主持方丈,休怪余某心狠手辣,出手无情了!”

灰袍僧人心头又是一震,道:“施主一定要见主持方丈,先接我几招试试!”

话声未落,呼的一掌,猛劈而出。

他因早生戒惧之心,是以出手一击,威猛无畴,掌势劈到,凌厉的掌风,已逼到梦秋的身前。

余梦秋冷喝一声,道:“不知死活的秃驴,你大概是不想活啦!”

身子闪电一掠,已到了灰袍僧人的左侧,右手伸处,一把扣住了对方的左腕!

灰袍僧人本想一击不中之后,借势而退,哪知对方的身法诡异无比,掌势尚未收回,左腕已被人家扣住。

但他——

乃是久经大敌之人,虽然暗自心惊,仍留作困兽之斗,大喝一声,向余梦秋的天灵盖猛劈一掌。

余梦秋冷喝一声,道:“死到临头,尚不自知!”

身于一转一带,灰袍憎人如同断线风筝般,向一块巨石之上栽去。

但听他“啊呀!”一声厉叫,脑浆四飞,横尸当场!

余梦秋连葬两僧,豪气大发,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

“凭你们这些不中用的秃驴,还不配在我余梦秋的面前现丑,真是不知好歹!”

一语方了,蓦地里——

一阵惊急的“当,当”钟声,划空传来!

随着钟声,四个身穿黄色袈裟的和尚,电射扑奔而来!

余梦秋一看之下,心头冒火,冷喝一声,道:“不知死活的秃驴,还不给我站住!”人随话声,迎扑过去。

四僧闻听喝声,心头各自一震,倏地稳住身形。

循声一瞧——

只见一个面色冷峭的少年,跃落当前。

四僧都是清心寺的一等高手,见梦秋来的身法快捷,不禁看的怔了一怔。

忽听其中一个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的僧人,喝问道:“施主何人,是你连伤了本寺中两名高手吗?”

余梦秋冷笑一声,暗然说道:“我是什么人,你们这般秃驴还不配问,只要能胜了我一双肉掌,就告诉你们!”

这身材高大的僧人,怒喝一声,道:“好大的口气,先接佛爷一掌尝尝味道!”

人随话声,欺身而上,右手疾出如电,猛劈一掌。

余梦秋冷喝一声:“滚回去!”

霍地左手一翻,随手卷出一股奇劲的掌力,迎击过去。

但听“砰”的一声暴响,两股掌力接实!

那身材高大的僧人,立时被震跌出一丈多远,七窍流血,昏死地上。

其他的三人,不禁猛吃惊,纷纷大喝一声,扑击而上。

余梦秋冷笑一声,喝道:“这是你们自己找死可怪不得人!”

身子倏地一飘,让过三僧的一击,接着滑步旋身,向三僧各攻一掌。

他出手一击,诡异无比,三僧的掌势还没有收回,一股暗劲已逼到胸前。

三僧心头大骇,要想躲避,已来不及,硬着头皮挥掌硬接。

要知余梦秋这种奇特的“三阳六阴两极神功”,阻力越大,弹震之力越强,三僧奋力一接之下,立时被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震弹出七八尺远,口吐鲜血,摔倒一旁。

这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清心寺的六名高手,都被重创当场了。

余梦秋以“三环飞手”震退三僧以后,冷笑一声,说道:

“没有用的东西,也敢在我面前逞强,真是岂有此理!”

人随话声,倏地双肩微晃,凌空而起,有如天马行空一般,向清心寺飞扑过去。

这时——

清心寺的和尚们,早已闻惊知变!

上下两院的弟子,都手执拂尘、戒刀,卓立在佛堂之前。

主持方丈、慈元大师和同门师弟法慈、悟远,以及上院方丈海心、下院主持一通大师等人,盘膝静坐,严阵以待。

突然……一阵厉峭的笑声,传入佛堂之中。

笑声刺耳惊心,听得慈元大师几人,心头猛的一震!

一通大师性情最是急暴,听到笑声,霍地一跃而起,身子一晃,倏地掠至院中。

眸目瞧去!

只见两院弟子,分列两旁,个个面生惊讶之色,看着自己,除此之外,一无所见。

一通大师心中又是一惊,暗道:“刚才的笑声,分明是起自院中,为何看不到可疑的人影呢?难道此人会‘移形遁影’之术不成……”

忖思之间,忽听一阵朗朗笑声,起自身后。

一通大师不由大吃一惊,霍地一转身,凝目望去!

只见一个剑眉虎目,面色冷峭的少年,卓立数尺以外。

这少年,正是含愤前来湔雪三年前凌辱之仇的余梦秋。

他以“遁影身法”在清心寺巡视了一遍之后,才冷峭的一笑,倏忽现身而出。

一通大师虽是见识广博,胸藏万机之得道高僧,也不禁看

的暗自心惊!

就凭人家无声无息的到了自己身后的奇绝轻功,自己就自叹不如,由此可见对方的功力,已到了如何高深的地步。

他尽管暗自心惊,仍然装作若无其事一般,朗声高念了一声佛号:“施主何人?驾临我清心寺,有什么见教么?”

余梦秋倏地笑容一敛,问道:“你能做主吗?”

一通大师闻言一怔,道:“只要老衲能力所及,当然能够做主!”

“既然能做主,余某就告诉你。”余梦秋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我要你主持方丈肩上的人头!”

此言一出,不但一通大师面色陡然大变,就是分列在佛堂外的两院弟子和佛堂中的慈元大师等人,也自面孔变色。

忽然,余梦秋一声冷笑道:“你既然不能做主,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滚回去吧!”

一通大师乃是极受敬仰之人,几曾受过这等凌辱,闻言心中大怒,冷笑一声,说道:“老衲有生以来,就没有见过像你这等大言不惭之人,难道老地还怕你不成!”

“成”字方自脱口,呼的一掌,当头劈下。

余梦秋突地哼了一声,道:“很好很好,我倒要看看你们清心寺的秃驴,到底有什么本领!”

他冷峭的望着对方的浑猛掌势,卓立如山,一步也没有移动!

一通大师大喝一声,道:“好狂的娃儿,这是你自己找死,也怨不得别人!”

随着话声,下击之势,突地又加了两成真力,速度也自加快了一倍。

分列两端的僧人,只看的心中大感凛骇,暗道:“这小娃儿,真的有点奇怪,不知他用什么方法,接过一通大师这开山碎石的威猛一掌……”

突然一声厉叫,只见一通大师口角流血,踉跄退出七八尺远,摔倒地上。

这突然的变故……

顿使群僧大吃一惊!一声暴喝,纷纷把余梦秋围用在当中。

余梦秋双眸神光电闪,冷笑一声,道:“就凭你们这些不中用的秃驴,也想把余某困住吗?哼!哼!真是梦想!”

随着话声,双掌突地滚扫而出。

他这一扫之势,劲力威猛无比,早有数僧被卷飞出一丈多远,摔死地上。

突然——

佛堂之中响起一声宏亮的佛号,五个身穿灰色袈裟的年迈僧人,先后飞跃而出。

余梦秋目光何等锐利,一看之下,只见为首的一人,正是三年前凌辱自己的主持方丈,不由冷峭的一笑,道:“老和尚,你还认识我吗?”

慈元大师向余梦秋打量了一阵,朗声念了声佛号,肃然说道:“请恕老衲眼拙,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余梦秋一晒说道:“你还记得三年前。一个衣衫褴褛,血迹斑斑,孤苦伶仃的小童吗?”

慈元大师听得心中一震,突地想起了三年前有个幼童恳求自己收留的一幕……但是那小童杀情两孽过重,自己拒予收留,就在这佛堂之前,跪了四天四夜,含愤而去……

他这样一想,忽的心中一震,暗道:“难道这位少年人,就是那个小童吗?”

这些念头,在他脑海中电掣般一闪而退,当即敛容说道:

“不错!三年前,确曾有过这样一位幼童,来到本寺,但他不是佛门中人,老衲无法收留,便含愤而去,如今事过数年,不是施主提起,老衲久已忘记此事了!”

余梦秋冷哼一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慈元大师面色微微一变,道:“请恕老衲不知。”

余梦秋突地面呈杀机,剑眉一扬,怒道:“余某便是那衣衫褴褛,遭受凌辱之人……”

慈元大师面色陡然大变,心知他是含愤复仇而来,不用问派出的五名护法弟子,已毁在他的手中,不待对方说完,朗声宣了一声佛号,说道:“如此说来,施主是……”

余梦秋冷哼一声,道:“是要你肩上的脑袋,并把你们外貌慈悲,内心狠毒的佛门败类,完全杀光,清心寺也夷为平地!”

慈元大师不但辈分高崇,而且是极受武林同道敬仰之人,哪里受过这等凌辱,不由一股怒火冲上心头,冷笑一声,道:

“如果你能胜了老衲一双肉掌,项上的人头你便可以取去,如若不然……”

余梦秋仰脸大笑一声,道:“如若不然,你便取我项上的人头。”

慈元大师见对方在层层包围之下,仍然谈笑自若,从容不迫,就凭这分超人的胆识,使素性冷傲的他,心中油然生敬不禁笑了一笑,道:“很好很好!施主就请发招吧!”

话声甫落,突听一声:“且慢!”

悟元大师倏地飘到慈元大师的身前,说道:“师兄身份至尊,不可轻易出手,先让师弟挡他一阵吧!”

慈元大师知道师弟的一身武功,不在自己之下,同时心中也想看看梦秋的武学有何奇特之处,闻言点了点头,道:“对方武学诡异,师弟可要小心了!”

悟元合十顶礼,道:“谨遵师兄令谕!”

身形一晃,倏地闪到梦秋的身前。

余梦秋冷峭的一笑,道:“替死鬼来啦,我看你们这班秃驴还是一块上吧,单打独斗,未免太不过瘾啦!”

悟元大师冷峻的道:“休发狂言,请发招!”

余梦秋哂然说道:“不出三招,就叫你一命归阴!”

悟元大师气的面色大变,暴喝一声:“接招!”

呼的一掌,猛劈而出!

这掌力,是他毕生功力所聚,掌势来到,强劲有力,有如陡起狂飘一般,带着划空锐啸,撞击而至,其势好不威猛!

忽然余梦秋大喝一声:“黔驴技穷,也配在我面前现丑,去吧!”

双掌翻出,两股大不相同的劲力,随手卷出。

两人甫一出手,便以内功相挤、只看的在场之人,心头猛的一震!

尤其向以功力深厚闻名江湖的悟元大师,出手一击,威猛绝伦,当今世上能和他对抗之人,不易多见,这余姓少年,不一知厉害的指掌硬接,只怕难以逃过劫运!

群僧正在忖思之间!

突听一声“砰”然暴响!

随着暴响之声,又是一声”哇呀!”惊叫!

只见悟元大师,口吐鲜血,踉跄退出七八尺远,跌倒地上。

顿使在场群增大吃一惊!

但听几声震天呼喝!

紫元、慈元、海心,三位得道高僧,猛向余梦秋扑击而到。

三僧的发动,虽有先后,但却是凌厉快捷,疾如闪电,心意之中,也想一击之下,把余梦秋毁在当场!

哪知他们的翩翩掌影,眼看就要击中对方之时!

突见他身躯一晃,便失去了踪影。

三僧不禁心头大骇,正在惊心不已之际……

海心大师突觉一股劲风,当头袭到。

为势所通,霍地举手一掌,猛劈而出,同时身子一旋,斜飘数尺。

他掌势方出,忽然发现当头罩下的劲风,竟是悟元大师的尸体,要想收回击出的力道,已来不及,但听“砰”的一声,悟元的尸体已被击中,直向一丈以外摔去。

这时——

群僧有如惊弓之鸟,一个个大惊失色,脱目惊叫!

海心大师正自惊骇不已,突觉一股暗劲,直捣前胸,念头尚未转出,顿被卷摔开去!慈元大师心头一凛,霍地纵身一跃,准备飞接住海心大师摔去的身子之时……

突被一股刚猛的劲力击中后背,悬空连翻了两个跟头,一头栽向地下。

这不过刹那间!

但,清心寺的数名高手,已毁在余梦秋的掌下了。

主持方丈慈元大师,只气的三尸神暴跳,七窍生烟,全身的毛发,都完全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