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三章

作者:陈青云

名震武林的武当掌门人灵智上人,接到血淋淋的人头怪帖之后,大为震惊,立即派令门下弟子,严防禁守,深恐投帖之人,随时随地在一心观现身。

夜色沉沉!

星月无光!

一心观里,一片死寂!

这座以剑术名震武林的清修圣地,一夜之间,变得肃杀紧张,如临大敌一般!

武当派自创始以来,从未碰过这等恐怖惊心之事!

如今——

这个恐怖怪帖,却使武当派的上下三代,提心吊胆,惊惧万分!

尤其灵智上人,惊心之下,更是纳闷不解,不知这个怪帖,为何落在自己手中?

就在万籁死寂,朦胧的月色之下——

“落雁峰”上,突然出现了一条红色人影。

此人以绝快的飘忽身法,一飘一门之际,已经来到一心观前。

他仰脸看看“一心观”三个斗大的金字,冷冷的笑了一笑,身影一闪,飘身进入一心观中。

一心观中,房屋连绵一片,这条红色人影,竟然毫无顾忌的大胆而入,纵跃之间,已越过十几座屋脊。

这条红影,真可说飘忽如电,巡视走动的武当弟子,竟然一无警觉!

红色人影飞行之间,蓦听后院之中,传来三声清越的暮鼓声,鼓声悠悠,直传数里之外。

红色人影,微微一怔,当下身形一闪,倏然隐在院内的林中。

这三声清越的暮鼓声响过之后,大地又恢复寂静!

这座闻名天下的道观,岂是等闲之地,看去似是毫无戒备,但暗地里,红衣人影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伏在周围的无数眼睛!

红衣人星眸放光,向四外倏然一扫,露出了一副冷峻的笑脸,敢情他已看出暗中隐伏的眼线了。

但他似乎是有意捉弄武当人物,从林中倏然闪身而出,冷冷一笑,飘闪之间,人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武当弟子,虽见红影闪动,但却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眼巴巴的望着人家倏然而去!

就在红衣人影消失的刹那——

东方的夜幕中,突然又冲出一条紫色人影!

此人身法快速绝伦,似乎不在红衣人影之下,倏忽间,已从“一心观”中电闪而过!

隐伏在暗中的武当弟子,只看得心头大骇,一个个惊心的忖道:“这两条人影的奇绝身法,当真是举世罕见,不知是不是那留帖的神秘怪客?”……

两条人影消失不久——

武当掌门人灵智上人和师弟灵空观主,也自现身而出!

两人目射精光,四外一扫,灵智上人微一皱眉,说道:

“由刚才两人的奇绝身法看来,对方的武功,显然已经登峰造极,投帖的怪客,必定十分辣手!”

灵空观主点点头道:“他既然找到咱们武当派的头上,就不会不现身,到时,总得搞他个水落石出,看看这位留帖怪客,到底是位什么人物!”

灵智上人微微一笑,道:“这个当然,就算师兄拼上一死,也要揭开此人的真正面目,说不定……”

话犹未完,突然一阵冷冰冰的声音接道:“说不定你们二人同归于尽!”

灵智、灵空,闻言大吃一惊!

循声望去!但见星稀月暗,大地一片沉寂,除了遥见谷中的景物之外,其他一无所见。

两人不由心中冒出一股冷气,双双打了一个寒颤,疾退了数步。

灵空惊心之下,咽了一口唾沫,下意识地脱口问道:“什么人?”

灵智上人,也自惊心的说道:“是哪位朋友?既然来到我一心观中,何不现身一见!”

话问了良久,仍不见回答,刹那之间,顿使这两位名震江湖的高手,心神皆悸,怔在当场!

两人已被这突来的声音震住,一时间,面面相觑.愕在当场,不知如何才好?

饶是两人见多识广、机智过人,也不禁莫测高深,如同置身五里雾中。

“那人是谁?他的用意为何?”

“是不是那出面投帖的怪客?”

“如若不然,为何这等藏头露尾呢?难道这怪异的声音,也和那怪柬一样,是个令人难以意料的谜吗?”

就在两人忖思的当儿——

倏然——

一条红影,疾如电光石火,在两人的面前一闪而逝!

两人不由心头一震,凝目一扫,只见那红影已消失在十余丈外的密林之中。

他二人虽然震惊此人的奇快身法,也不禁心头冒火,暗道:“我这武当圣地,岂能容人这等毫无顾忌的任意行动,纵然这红影是震惊江湖的人物,也要弄个明白!”

两人越想越气,双双一声暴喝,直向密林扑去!

武当双杰,盛怒之下,飞扑之势,何等快速,轻烟般的一闪,已经飞扑到红色身影消失的密林之内!

两人的目力虽然异于常人,但眼光到处,却不见了红影的踪影!

任凭两人艺业高绝,也不禁愕在当场!

他们真不相信,凭自己数十年修行的功力造诣,在飞扑的刹那,连人家的影子都未看到,便逃出了自己的视线。

这人身法之快,实在举世罕见,两人虽然胆识过人,也不禁直冒冷气,吃惊不小了。

灵智、灵空这两位当代高人,乃是成名多年的人物,对江湖各派的人物可说是了如指掌,唯独对这一闪而逝的红影和那冷冰冰的声音,却感到异常陌生。 “此人是谁?难道那冷冰冰的声音,也是出自此人之口?

他是存心捉弄我们两人吗?……”

两人越想越觉得严重,知道此事不大寻常。

灵空上人收敛心神,强自镇定地说道:“那红影的身手,委实江湖罕见,不知与那投柬怪客,有否关连……”

灵智上人吸了一口冷气,眉头一皱道:“这事很难说,既然在一心观现身,就有点不太平常。”

灵空上人心里一震,暗道:“此人端的莫测高深,若不是投柬之人,又为何卖弄这分绝世轻功?……”

灵智上人,倏地仰天一叹,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只好全力以赴了!”

话音未落,突地——

一阵慑人心魂的阴森长笑,划空传来!

这笑声虽然不大,但却刺耳惊心,尤其在这深山月夜之中,又添了几分恐怖惊魂的凛然气氛!

这笑声,不但听得灵智、灵空心头一震,就是隐在暗中的武当弟子,也自大吃一惊!

笑声是传自狭谷之间,但因空谷回荡,武当派的一干高手,却听不出这笑音起自何处?

不由使这些隐在暗中的高手,惊心的忖道:“这恐怖惊心的笑声,莫非是出自那投柬怪客的口中吗?……”

心念转动之间,一个个功行双掌,扫视四外!

陡然——

一声震耳慾聋的长笑,从密林中响起!

随着笑声,长须垂胸的灵智上人,目射冷芒,飘然而出!

他已被那阴森笑声,激得羞愤难当,是以,才用“雷笑”传讯,只要怪客现身,便以迅雷之势,联手重创对方。

武当弟子,听到笑声,知道怪客即将现身,一个个屏息凝神,蓄势以待。

情势异常紧张,尽管大家强自镇定,心跳的声音,自己还是可以听到。

灵智上人突地一敛笑声,脸色一沉,游目四周一扫,大声说道:“朋友既然已驾到我一心观,为何藏头露尾的还不现身!”

半晌过后——

仍然没有一点回音,这位武当掌门,不禁心头冒火,冷笑一声,道:“何必这等虎头蛇尾,故弄玄虚,难道见不得人么?”

话音甫落,蓦听一声尖锐怪笑划空传来!

这笑声,先是起自北方的天际,但倏忽间,却又自南方的夜幕中传来。

而且,这笑声刺耳惊心,带着摄人魂魄的声韵,令人听来心胆俱裂!

这时——

隐在林中的灵空上人,听到锐啸,倏地跃到一棵茂密的大树之上,双目精光一闪,向林外瞧去!

眼光到处,只见掌门师兄面色惨白,显然对这刺耳的怪笑,也感到惊心不已!

但他,乃是修行高深之人,心中千回百转,强慑心神,冷声说道:“阁下何必躲躲藏藏!我灵智上人,已候驾多时了!”

突然——

一阵冷冰冰的声音,传到灵智上人的耳中,说道:“难得

难得!看不出你死到临头,还敢这等冷声冷气的自鸣得意!”

声音像冰库中吹出的冷风一般,听得人直冒寒气!

灵智上人心头一凛,霍地仰头,循声转去!

只见暗淡的月光,婆娑的树影,其余,一无所见。

灵智上人,乃是武当掌门人,在对方三番五次的捉弄之下,脸面大有点挂不住,当下把心一横,冷哼一声,道:“阁下若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可不必这等盛气凌人,也该亮亮相,叫本上人见识见识!”

那飘然荡漾的冷峭之音,又自传来说道:“灵智老儿,你死在眼前,还有遗言交待吗?”

灵智上人面色陡然大变,仰天长笑一声,冷声说道:“好利的嘴巴!我看阁下也未必能奈何于我!”

最后一个“我”字,说得尖锐刺耳,空谷荡漾,历久不绝,敢情这位武林高人,已气得三尸暴跳、七窍生烟!

忽听一阵冷冰冰的嘿嘿笑声,由远而近,刹那间,又到观内的密林之中。

笑声忽的一止,那冷峭的声音道:“很好很好!如果你没有遗言交代,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辰!”

“话声未落,蓦听一声大喝——

一条人影,势如闪电一般,倏向发声的密林中飞扑过去。

变生突兀。在场的高手,同时一愕!

因为这条人影,不是名震武林的武当掌门灵智上人,而是另外的一人!

此人是谁?

不但隐在暗中的武当高手,都大大惊愕,就是灵智上人,也没有看出此人是谁?

就在大家被那冷峭的声音,震吓得心魂颠倒的瞬间——这条人影已疾如电光石火般,扑到林中。

突然——那冷冰冰的笑声,又自破空响起!

接着一阵冷峭的声音,说道:“跳梁小丑,也配在面前现眼,滚吧!”

话音甫落,陡听一声闷哼,一条灰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由林中摔飞而去!

灵智上人目光何等锐利,刚才因被那冷峭的话声震住,没有看出飞扑到林中的人影是谁!此番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惊,霍地身形一闪,直向那平空摔下的灰影接去!

原来,他已看出这摔飞而出的人影,正是自己的三师弟灵虚观主。

灵智上人双手疾出如电,悬空接住了师弟的身子,倏然落在实地!

可是——

当他向灵虚观主的心口一摸之时,不禁面色陡然一变,猛吃一惊!

原来灵虚观主,不但七窍流血、气绝身亡,而且天灵盖上还插了一柄二寸长短的锋利小剑!

敢情重创灵虚观主之人,就是那投帖的神秘怪客了!

此时——

不但武当掌门人大为惊骇,就是隐在暗中的高手也是吃惊不小!

他们知道,灵虚观主的一身功力,虽没有掌门人深厚,但在武当门内却是顶尖人物,想不到那投帖怪客竟然无声无息的把他毁在掌下,其武功之高,真是匪夷所思了!

就在众人惊愕的刹那——

密林之中,又响起一阵摄人心魄的冷峭笑声!

笑声未落,忽然响起了一声“吧嗒”的音响!

灵智上人心中又是一惊!

忽然——

他想起二师弟灵空上人,尚隐在密林之中,难道他也毁在那神秘怪客手中了么?

心念之间,霍地放下灵虚观主的尸体,人影电闪,扑入林中。

凝目瞧去,果然不出所料!

灵空上人已横卧在血泊之中,死状之惨,竟和灵虚观主完全一样!

灵智上人,只看得眼冒金星,心胆慾裂!不由引吭一声长啸!

啸声凄厉惊心,划破长空,啸声越来越高,声震山岳,引得百谷回鸣不绝。

隐在暗中的高手,知道事态严重,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啸声戛然而止,灵智上人,怒目圆睁,扫视全林!

突地——

一阵冷冰冰的笑声,划空而来!

灵智上人心头又是一震,猛地转头一瞧!

但见紫影划空,电掣而逝!

灵智上人虽然极目相视,但也没有看清那一闪而逝的人影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他只觉得这冷笑之声,和刚才听到的完全一样,但刚才所见的是红影电问,现下却是紫影闪动……

但因这紫影快的出奇,隐在暗中的武当弟子,也未看清这紫影人是来自何处?隐在哪里?只觉得紫影一闪而逝!

灵智上人早已把一颗惊惧之心,化成一股愤怒的火焰,把灵空的尸体抱出林外之后,便蓄势戒备,等待着那神秘怪客的出现!

大地——

阴沉死寂!

夜风——

吹得人直冒寒气!

这深山之中,虽有这样多的武林高手,但却没有丝毫动静!因为——

大家都屏息凝神,惊奇的等待怪客的出现!

这瞬息间的平静,更显得无比紧张神秘恐怖的气氛,笼罩在每个人的身上!

就在这气氛紧张得令人透不过气来的当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