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四章

作者:陈青云

他本是极端聪明的人,念头转动之间,已知道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就是那红衫怪客,而且,从三人明亮的眸子里,已看出她们也无什么恶意,但心中却恨白色人出口伤人,不由冷冷笑说道:“骷髅头有什么可怕的,哼!多事!”

白色人闻言又自格格娇笑了一声,说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胆子可不小,说起话来也是满凶的!”

她一面说着话,一面轻摆柳腰,向前走了两步!

绿衣人倏地眨眼一笑,说道:“三妹!谁叫你刚才说话没有分寸,敢情人家已经生气了!”话没说完,向梦秋微微一瞥,人也格格娇笑了几声!

余梦秋被绿衣人笑的俊面一红,哼了一声,说道:“谁要和你们女孩子家斗嘴,哼!讨厌!”

说罢,转身向前走去!

但听一声银玲似的娇喝:“站住!”

倏地——

三色人影连闪,三人又挡在梦秋的身前!

余梦秋面色微微一变,说道:“怎么,你们想打架吗?”

白衣人倏地双眸一转,道:“你这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像你这样不知好歹,哼!叫那老魔头看到,只怕你

这条小命就保不住了!”

余梦秋听她说得煞有其事,先是证了一怔,继而冷笑一声,道:“什么老魔头不老魔头,余某倒要见识见识!”

说罢,正待越过三人向前走去!突地——

那凄厉惊心的笑声,又遥遥传播过来!

余梦秋,本是天生拗性的人,听到这怪笑之声,不禁心头冒火,暗道:“我倒要看看那老魔头是个什么出奇人物,难道他长着三头六臂不成……”

他正自念头转动之间——

忽听白衣少女低声说道:“翠姐姐,你说那红衫怪客,会不会是那魔头呀?”

余梦秋本待即刻循着笑声寻去,一听对方说到红衫怪客,又不由打消离去的念头!

绿衣少女幽幽说道:“这个很难说,或许与那魔头有关

她话没说完,忽地住口,侧目向梦秋瞧了一眼,问道:

“喂!你有没有看到过一位身穿红衫的怪客呀?”

余梦秋听得心中暗笑:“想不到这三色魅影,问到我自己身上来了!既然如此,我何不先把她们的来历弄明白。”

这个念头,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当下冷峭的一笑,反问道:“你们认识他吗?”

绿衣少女摇了摇头,道:“我们只见他全身血红,并没有看到他的真正面目!”

余梦秋心中忽的一动,道:“我和你们一样,不过此入神龙见首不见尾,要想找他,却是一件不大容易的事!”

说至此,双眸在三人的面上微微一扫,又道:“据我所知,

此人武功甚高,而且,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就算他近在咫尺,又有谁识得他的真面目?”

他话说得煞有其事一般,面色也是异常端庄,令人听来头头是道。

三色魅影听他这样一说,不禁芳心一震!眸中也射出惊疑的光彩,盯在梦秋的脸上。

余梦秋又自轻声一笑,问道:“他和你们有仇吗?”

此言一出,三色魁影,芳心之中又是怦然一震!

那始终一言未发的黑衣人,双目中突地射出一道愤慨的冷芒,在梦秋的脸上一扫,恨声说道:“虽然没有仇恨,但他那鬼鬼祟祟的行径却不像什么好人,如果下次碰到他,哼!非要把他碎尸万段!”

余梦秋听得心头吃惊不小,暗道:“怪事!自己刚才为了想把矮驼二叟毁去,才现身把她们引开,为什么她们说自己鬼鬼祟祟呢?自己和她们素昧平生,毫无怨仇,就算是鬼鬼祟祟,也犯不着把自己碎尸万段呀!一个女孩子家,为什么这样狠心呢?难道还有其他原因不成……”

饶他聪明绝顶,一时间,也猜想不出其中原因!

余梦秋尽管心里吃惊,百思莫解,但知道事情似乎不无原因,为了要了解个中详情,而又怕引起三人的疑心,仍然不动声色地说道:“余某就是为了侦查此事而来,因不知道怪客的真正面目,感到十分辣手!”

他一面说着话,一面盯着黑衣少女的一双水灵的眸子。

但见她激动的神色似乎平静了不少,但那一双似剑的锐目,仍然盯在自己的脸上,不禁淡淡一笑,赶紧的别过头去i

白衣人心中忽的一动,倏地眼波一转,向梦秋问道:“那红衫怪客和你有仇吗?”

梦秋不虞她有此一问,先是怔了一怔,继而一笑,道:

“余某虽然和他没有什么仇恨,但奉命要揭开他的真正面目!”

他信口一片谎言,却使人听来颇有道理,白衣少女本对他的来历大为怀疑,听他如此一说,也不禁疑信参半。

黑衣少女,倏然走到梦秋的身前,问道:“你既然知道他的武功高绝,想必一定会过此人,他是以什么面目见人呢?’”

余梦秋心中一震,暗道一声:“要糟,想不到这三只狐狸精会这样罗嗦……”

他生怕自己一言不慎露出马脚来,念头一转,立即脱口说道:“此人武功高强,使人莫测高深,我余梦秋几乎伤在他手里!”

说至此,顿了一顿,又道:“此人长得凶狰无比,除了红衫之外,甚至于脸色头发都是血红色彩!”

他一口气把话说完,心中却气愤的暗自骂道:“我倒要看看你这个黑狐狸精,如何把我碎尸万段!”

黑衣少女点点头,哺哺的说道:“大概就是此人了……”

她话未完,幽幽一叹,便倏然住口。

这话似自言自语,又似对梦秋而言,顿使梦秋坠入五里雾中。

绿衣少女,轻步缓缓的走到黑衣少女身前,说道:“娥姐姐,你也用不着担心,到时,自然会把他的真面目弄清楚的!”

黑衣少女并没有回答绿衣少女的话,只是若有所思的望着苍苍大林,默然出神。

白衣人倏地眼波一转,道:“你既然也是为了那红杉怪客而来,大家可说是有志一同,你愿意和我们一块探查那怪客的踪迹吗?”

此言一出,正中余梦秋的下怀,但他却面呈难色,向三人微微一瞥,道:“这样虽好,只怕余某艺业不精,拖累了三位

他话犹未完,白衣人突地飘到梦秋的身前,纤掌伸处,直向他颈下的“翠玉如意”抓去,同时口里娇笑道:“这个翠玉如意很好玩,让我看看好吗?”

她这突然的行动,顿使梦秋吃了一惊,霍地身子一旋一飘,人便滑到五尺以外,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白衣人格格一声娇笑道:“想不到阁下还这样客气,就凭你露的这一手功夫,我们姐妹可差的多啊!”

说真的,当今世上,能躲过白衣人这种“流云飞手”的人实在不多见,她因存心测验梦秋的武学,是以一出手,便疾如闪电,心中想万无不中之理!

哪知人家竟能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之下,倏然躲了过去,而且身法之妙,举世罕见,不禁芳心中大为折服!

余梦秋闻言恍然大悟,不禁俊脸一红,忖道:“这丫头顽皮的紧,我必须要防她一防……”

忖思间——

忽听绿衣少女轻声一笑,道:“黛妹,别开玩笑了!你不看看人家的脸蛋儿已经红了吗?多不好意思呀!”

“是嘛!”

那被称为黛妹的白衣少女倏地眼皮一转,道:“人家是大丈夫,不会和我们女孩子家还嘴的!”

此言一出,也不禁使那位神色幽幽的黑衣少女,娇笑起来。

余梦秋被三人笑的俊面上一阵红,一阵白,呆在当地,不知如何才好!

白衣少女倏地一敛笑容,向梦秋说道:“大家谈了半天,没有称呼多不好意思呀!让我介绍一下,黑衣姐姐叫赵月娥,绿衣姐姐是丁小翠,我是蓝小黛姐姐,你知道吗?”

话声甫落,突然——

一阵刺耳惊心的长笑,划空传来。

这笑声,先是传自百余丈外,但倏忽之间,已到了五十丈内。

三位姑娘听到笑声,面色陡然大变,蓝小黛突地向梦秋低声说道:“快躲!这魔头一身武功非同小可,详情待会儿告诉你!”

说罢,倏地娇躯一晃跃至一棵高大茂密的梧树之上。

接着,绿黑两条人影一闪,也分别稳在树上。

余梦秋虽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从那笑声之中,已听出来人的武功已达到炉火纯青之境,心中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位什么样的人物,当下双肩微晃,修地贴在一棵大树干上。

但听笑声越来越近,刹那间,密林中出现了一条青衫人影。

来人白发垂肩,面色黝黑,虽是徐娘半老,模样却极俏丽,只见她口里虽然笑声不绝,脸上却冷冰冰的没有半丝笑意。

余梦秋看的大感奇怪,忖道:“这老巫婆真是有点奇特古怪,不知她笑些什么……”

眼光到处,不禁吃了一惊,险些失声惊呼!

原来这巫婆右手的五个手指,抓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左

手掌上,染满了鲜血脑浆,显然此人被她击毙之后,又被挖出了血脑。

余梦秋看的咬牙切齿,大为痛恨,忖道:“这个臭婆娘,怎么这样歹毒……”

那黝黑老妇笑声一停,然后拔地三丈来高,竟然悬空而立,把手中的骷髅,穿挂在树上。

隐在暗中的四人,虽然恨她手段歹毒,可是对她这分超凡入圣的奇绝功力,不禁暗暗钦佩!

她把骷髅穿挂好后,忽地一声长啸,悬空连翻了两个跟头,落到一支以外,接着又发出刺耳惊心的冷笑之声,缓缓向梦秋隐身的树前走来!

赵、丁、蓝三位姑娘,只看得芳心一震,暗道:“不好!

难道这魔头已经发现……”

心念未了!

只见她身不曲,膝不弯,倏地向前欺进了数尺,到了那些落在地上的骷髅之前。

她眼望着散落在地上的骷髅,发着慑人心魂的怪叫,突然绕着骷髅,僵挺挺的一阵跳跃!

贴在树上的余梦秋不禁看的心头冒火,正想现身而出的刹那——

眼光到处,对面的茂密树上,突然出现一个美丽的面庞,向自己摇了摇手,示意自己不要轻举妄动!

梦秋心里猛然大震,几乎惊叫出声!

原来那美丽的面庞不是别人,正是被自己骂过“罗嗦讨厌”的紫衣女郎,想不到她又在此地现身,不用说,刚才自己的一派谎言,她已经完全听到了。

他心中感到无限的惶恐,再凝眸向那树上瞧去之时——

那美丽的面庞,却倏然消失!

这时——

黑面老妇已发现落在地上的骷髅,是被人以内家真力震落下来,而且穿连骷髅的丝绳,也被人家震断。

她不禁看的心头冒火,摹然冷笑一声,恨声说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把老娘的骷髅表记震落地上,大概活的不耐烦啦!”

她一面冷峭的说道,一面目射冷芒,扫视全林。

余梦秋被她骂的怒火陡起,右手一扬,手里的骷髅,疾如闪电般,向那黑面老妇打去,同时大喝一声,道:“臭婆娘,骷髅表记就吓得人吗?”

人随话声,倏然现身而出。

黑面老妇突觉劲风临头,知道有人偷袭,霍地身子一旋,后退了数尺。

一看来人,竟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不禁冷笑一声,道:“小娃儿,好大的胆子,是你把我的骷髅表记从树上震落地上的吗?”

她这句话,问的有点多余,敢情她不相信当面的少年,能有这样高的功力,把自己穿连骷髅的“寒蚕丝绳”也给震断。

余梦秋冷哼一声,道:“不错,是我,臭婆娘……”

他话没有说完,黑面老妇冷笑一声,道:“量你也没有这样大的胆子,必是另有主谋之人。”

忽的身子电旋一闪,陡然一个倒翻,往身后的茂密树上扑去。

原来余梦秋这一现身早已惊动了树上的三位姑娘,不禁一

分密叶,现身出来。

这黑面老妇何等人物,虽面对着梦秋,但周围十丈之内的一片落叶,也难逃过她的眼目,忽听得身后树叶声音,知道有人隐身,听音辨位,摹然扑击而至。

这株树上,是藏着黛姑娘,她也没有料到,微微拨动了一下树叶,竟被敌人发觉。

眼见对方扑击之势锐不可当,倏地右手拂出一股凌厉劲风迎击过去,娇躯一晃,借势飘落地上。

黑面老妇阴哼一声,竟然不避不闪,左手引对方的掌力,反向梦秋击去,身子悬空一转,突然又向黛姑娘当头抓下。

黛姑娘虽知对方武功厉害,但却不避不闪,倏然一招“彩虹经天”,还击过去,同时左掌,也如风行电掣般拍去。

黑面老妇一见对方出手的招式,不禁吃了一惊,霍地收回右掌,身子一转,飘落地上,向黛姑娘望一眼,娇声喝道:

“你们是什么人,到这里干什么?”

黛姑娘冷笑一声,话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忽听一阵冷冰冰的声音说道:“我们是奉命提你之人!”

随着话声,一黑一绿,两条人影,现身而出。

于是——

三色人影又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