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五章

作者:陈青云

华山掌门沈天龙,本是个素性冷傲,眼高过顶之人,但他见到这血淋淋的人头怪帖之后,却不禁大为震惊了!

他眼看着手里的怪帖,全身颤抖,几乎脱手掉在地上。

他只觉得脑中如受锤击,身子摇摇慾坠!

铁扇震八荒方元坤,也是大感意外,他想不到这震惊武林的人头怪帖,居然会落在师兄的手里!

于是——

这人头怪帖,震慑了两人的心魂!

两人不禁身冒冷汗,心泛抖悸!

华山派,在江湖上声誉甚高,沈天龙和方元坤的一身武学,在江湖中也颇具威名。

但是——

他们眼望着这血淋淋的人头怪帖,却不知所措了!

两人心里明白,对方不但是一位武功高绝之人,而且也是个狠毒人物,凡是得帖之人,都难逃过一死!

像武当掌门那样武功高超之人,都无法逃过一命之危,此人功力之高,确实使人莫测高深!

此人是谁?

他为什么要这样横行霸道?

难道他想席卷整个武林吗?

我们华山派也和他有仇吗?

这仍然是个谜!

夜——已笼罩着山野的一切!

风——吹的树声如诗,草木潇潇!

死亡的气氛已向华山逼近!

沈天龙经过一阵惊恐之后,反而变为泰然,当下望了一望手里的“人头怪帖”,冷声说道:“想不到这震惊武林的人头怪贴,会落在我的手里,看来那投帖怪客,是向本派挑战了!”

方元坤一敛心神,道:“此事确实使人费解!”

他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接道:“本派立于江湖已近百年,但自信与其他门派以及边疆豪客并无过节,不知为何会找到咱们头上,难道其中另有缘故不成!”

沈天龙略一沉吟,道:“对方既然找到咱们华山派的头上,自然不无原因,这件事,师兄已有打算……”

他话没说完,向方元坤看了一眼,突然住口。

方元坤素知师兄的冷傲性情,见他说话吞吞吐吐,大反往常,不由心中一震,脱口说道:“师兄有话请讲!”

沈天龙倏地面色一肃,道:“我命你即刻离开此地!”

此言一出,方元坤吃了一惊,但他心中明白,知道师兄为了华山在江湖上的声誉,已抱定一拚之心,命自己离开,无疑给华山留一接替之人,当下正色说道:“掌门令谕,师弟自当遵从,但现下事态严重,师弟怎可在用人之时,临阵退缩!”

沈天龙仰脸大笑一声,正待开口——

忽听院中一声大喝:“什么人?……”

接着扑跌之声,接踵而起!

沈天龙和方元坤听得心中一震,双双大喝一声,惊至院中。

凝目瞧去!

但见树影婆娑,秋萤点点,其余一无所见!

两人心中一凛,不约而同的忖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投帖怪客……”

心念未了——

倏闻一声阴恻恻的冷笑传自身后!

两人猛吃一惊,几乎同时旋身,背后——突见两条人影,横卧地上!

这两条横卧地上的人影,出现的实在奇怪,顿使两人大吃一惊,霍地双双急退了数尺!

沈天龙惊心之下,凝目一看,只见卧在地上的两人正是自己得意弟子,但此时,似已身负重伤!

方元坤也看清是吴立、王超二人卧在血泊之中,但却不敢挪动一下身子。

这是怎么回事?

此人是谁?

这两句话在两人的脑海中打了几百个转,但是——

那冷笑之声,是出自何人之口,两人依然不知!

然而,那阴恻冷冷笑之声,却使人听来毛骨悚然,心胆皆悸!

他们也知道那冷笑之人,是位武功奇高之人,如若不然,凭两人的聪敏耳目,两个身受重创之人,到了身后,岂会一无所觉!

于是——

这两位华山派的高人,都被那慑魂夺魄的阴恻恻笑声,震惊的愕在当场!

方元坤一敛心神,脱口叫道:“什么人?”

他这一句话,宛如石沉大海,竟无回音,然而——

他这一问,却使沉静的空气倏的呈现恐怖的气氛!

两人都不禁心中一震,凝目放光,四处搜寻!

沈天龙只觉得胸中一口怒气难平,忍不住的大喝一声,道:“何方朋友,既然伤了我华山门下两位弟子,又何必躲躲藏藏,难道阁下见不得人吗!”

突然一声阴沉冷笑,说道:“不错!不错!阁下乃是一代武学宗师,我这旁门左道之人,怎敢出面相见?不过卜……嘿嘿……!

声音倏然传来,像是冷风一般,吹的两人连打了几个寒颤!

这声音又似乎传自四面八方周围一带,饶是两人耳目灵聪过人,竟然听不出这话声来自何处!

“红杉怪客”这四个字,在两人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沈天龙强慑心神,冷笑一声,说道:“尊驾莫非是投帖之人吗?”

那冷冰冰的声音,又自传来说道:“不错不错!阁下真不愧为一代武学宗师,不过我老人家跟阁下还有一笔老债倒要结清一下!”

两人惊然一惊,沈天龙道:“尊驾可否先说说本派与你有何过节?”

那冷气慑人的声音,悠悠传来,说道:“我老人家行事,向来是叫对方到了阎罗殿后,才告诉经过,阁下虽然贵为一代宗师,但却不能例外……”

说完,又是一声尖锐刺耳的阴森森冷笑,直笑得树叶籁籁,动人心魄!

方元坤已按捺不住心头怒火,大喝一声道:“本派自信与阁下并无仇隙,你这等横行霸道,盛气凌人,难道以为我们兄弟还怕你不成!”

话声未落,突然——

一阵穿山裂石的鬼啸之声,响彻夜空!

这啸声怪异惊心,只听得二人心胆俱寒!

忽的——

啸声戛然而止,冷冷的说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我老人家面前这等放肆,我倒要领教领教,看看阁下的武学,高到什么程度!”

随着话声,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划空传来!

两人心中一震,各自行功双掌,循声看去!

这阵沙沙的脚步声,是传自右侧的突立山石之间,怪的是并没有人影出现!

这一来,又使两人吃惊不小,忖道:“这是怎么回事,怎的听到脚步响,不见人出来呢?……”“难道对方会,隐迹慑形’之术不成?……”

沈天龙惊心之下把心一横,喝道:“尊驾何必故弄玄虚,难道不能见人吗?”

突然——一阵阴恻恻的冷笑道:“两位何必如此紧张,我老人家已在你们身后多时了!”

两人闻言大吃一惊,猛然旋身一看,背后——

赫然出现了一个红发红面,全身赤红狰狞人物!

此人来的无影无踪,顿把两人吓的连打寒颤,疾退数尺! 红衫怪客阴笑连连,腿不曲,膝不弯,倏然平飘一丈,宛如魅影一般,站在两人的面前!

二人心头一寒,又不自禁的后退了数步!

红衫怪客冷声一笑道:“你们两人还有什么话说吗?”

两人心里明白,对方武功之高,确实已到了骇人地步,无怪乎以剑术名重武林的武当掌门,竟毁在他的掌下了!

两人也知道对方是个心狠手辣的魔头,深怕对方猝然施袭,是以,眼巴巴的望着对方,没有答话!

红衫怪客冷哼一声,道:“如果没有话说;可休怪我出手无情了!”

说完,缓缓的向二人欺来!

死亡的气氛,也随着红衫怪客沙沙的脚步声,向二人逼近

方元坤已把惊恐之心,化成一股怒火,眼见对方狂傲无比的向前欺近,暴喝一声,腾身而起,陡然一掌,猛向红衫怪客击过去!

他猝然发掌,其势如电,一股强猛的狂风,翻山倒海般,猝然击至!

红衫怪客阴恻恻一笑,身形一旋,绝妙无比的让过方元坤的猝然一掌,只见右手微微一扬,口里笑喝一声:“回去!”

方元坤突觉被一股反弹之力,硬生生的被震回原地!

这一来,不但方元坤大为震骇,就是沈天龙也吃惊不小!

两人心中明白,今宵之事,只怕凶多吉少……

就在两人惊骇的无以复加时——

红杉怪客冷冷说道:“反正你们都难逃过一死,又何必急在一时!”

说完,又自轻步欺来!

两人虽已抱定一拚之心,但见对方步步逼近,又不自禁的退了数步!

红衫怪客阴森森冷笑一声,道:“如果你们没有什么话说,我老人家就打发你们先上西天了!”

话声方落,只见方元坤把肩上的铁扇取到手中,他又冷冷一笑,道:“很好很好!你既然抱定一拚之心,我老人家就先打发你早登极乐!”

“乐”字方自脱口,身子一旋,倏然欺到方元坤的身前!

方元坤大吃一惊!霍地铁扇一开,疾出一招“回风扫落叶”,电掣扫出!

他这一招,乃是成名绝学,攻势未到,漫天扇影,已笼罩而至!

哪知,他攻势虽然疾如闪电,但是,对方的身法更是诡异无比,只见红影一闪,便失去了对方人影!

方元坤猛吃一惊,正待收回功势,闪身飘退的刹那——

忽听一声冷喝:“还不给我躺下!”

一股暗劲击中方元坤的后背,但听他闷哼了一声,口吐鲜血,倒了下来。

这不过是电光石火的一瞬!沈天龙还没有来得及出手,方元坤已重伤当场了。

沈天龙只气得国眦慾裂,大喝一声,扑击而上!

沈天龙刚自出手,华山派的弟子也都由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红衫怪客突地冷喝一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以多为胜!”

红衫飘动之间,已化成数条彩虹!

沈天龙大吃一惊,一招落空,霍地斜飘数尺!

哪知他身形尚未站稳,数条红影,已如影随形追击而至!

沈天龙惊惧之下,根本无法辨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就在他想闪身飘退之时,忽听一声冷喝:“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突觉一股热流直透内腑,一阵天旋地转,厉叫声中,口角流血,身子躺了下去。

华山派的弟子,见掌门人也毁在红衫怪客手中,一个个吓得魂飞天外,心头大惊!

就在华山派的弟子惊觉不已的刹那——

一声刺耳惊人的阴恻恻长笑,倏然响起!

随着笑声,猛然又响起一阵惊天的厉叫!

但——

这惊天动地的厉叫声和那阴森森的冷笑声,并不很长,瞬息之间,大地又恢复了寂静!

然而——

直待后院中的华山弟子闻惊知变,赶到前院来一看之时——

前院已是血红一片,掌门人和方元坤的死状之惨,完全一样,七窍流血,头上插着一柄寸许长的明晃晃短剑。

丽日高照,晴空如洗!

峨嵋山“五指峰”上,发起一阵宏亮的钟声!

钟声响亮悠长的直传到数十里以外!

随着悠长的钟声,五指峰下,忽然出现了两条人影!

这两条人影,身法快速已极,霎那间,已来到峰腰之间。

左首一位穿道袍的七旬老者,倏然朗朗一笑,手指当前的丛林,说道:“到了,这密林的后方,便是名震遐迩的峨嵋所在地了!”

右面这位白发长须的老者点头一笑,道:“当年老朽虽曾享山水之乐,可是没有到过这峨嵋圣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若不是红杉怪客重现江湖,老朽只怕错过一览的机会了!”

说罢,又是哈哈一笑!

忽然——

密林中传来一声大喝道:“来人先请止步!”

随着喝叫之声,一位身穿青色袈裟的僧人,倏然闪身而出!

身穿道袍的老者,哈哈一笑,道:“烦请大师转告贵派掌门百惠大师,就说昆仑玄机子和点苍派的追云叟专程造访!”

青袍僧人刚自合十行礼,忽听林中传出一声宏亮的佛号道:“我佛有灵,老衲正想往昆仑一行,想不到两位掌门已驾临寒寺!”话音未了,一位长眉慈目的灰袍僧人,从林中悠然走出!

此人,正是峨嵋掌门百惠大师。

百惠大师哈哈一笑,道:“追云老友,你的头发也好像又白了不少啊!”

追云叟哈哈一笑,道:“算起来咱兄弟已经二十余年没有见面了!”

说罢,三人哈哈大笑,百惠大师立即陪客越过苍林,进入寺院之中。

追云叟见这位名震遐迩的“大慈寺”,寺院大殿连绵一片,

红砖绿瓦,巍然壮观,令人一看之下,不觉油生敬意!

百惠大师头前带路,把两人引至内院禅房,肃客入座之后,笑道:“两位掌门,驾临寒寺,不知有何见教?”

玄机子轻声一笑,反问道:“老和尚,你先说说准备找我道士,为了何事?”

百惠大师倏地一敛笑脸,道:“不瞒二位说,为了那重现江湖的人头怪帖!”

追云叟肃容说道:“老朽和玄机子此次登门求教,也正为了此事!”

玄机子点点头,道:“人头怪帖重现江湖,的确是一件辣手的事情,从武当老友灵智上人之死,以及华山掌门沈天龙的蒙难,可见那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