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七章

作者:陈青云

这话声来的太过突然,顿使领袖武林的广元大师猛吃一惊,不由朗声宣了一声佛号,霍地袍袖一拂,冲天而起,循声飞扑过去!

慈空方丈以及宏元、惠超转头一望,都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就在广元大师身躯凌空的刹那——

一倏红色人影,闪电般闪了一闪,倏然消失在重重耸立的屋脊之间。

惠超大师心头一凛,脱口叫了一声:“红衫怪客!”

他这一声叫喊,顿使这座领袖武林的寺院,充满了恐怖紧张气氛!

慈空、宏元不由心头猛震!而且陡然变色!

转眼一瞧——

广元大师已掠过数层大殿,飞跃到最高的钟楼之上!

但见他衣袂飘风,扫视整个寺院。

然而——

那红色人影,却已无影无踪了!

这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

可是,被困在“罗汉阵”的毒妖狐、俏书生已脱出了重围!

原来,那围攻毒妖狐和俏书生的十八僧人,听到那突来的笑声之时,都不禁心中一震,大吃一惊!

那变动不休的“九九罗汉阵”,因而也微微一滞。

毒妖狐和俏书生何等厉害,怎肯放过这大好机会,各自施展上乘身法,电闪般穿出阵外。

阵式中的十八僧人,突觉微风飒飒从身旁掠过,定眼看时,毒妖狐和俏书生已抗到五丈以外。

这当儿——

惠超大师已经发觉,不由大喝一声,纵身追去!

十八罗汉虽知对方武功之高举世罕见,但仍奋不顾身的纷纷追扑而上。

俏书生冷哼一声,呼呼连劈两掌说了声:“快退……”

强猛的掌风过处,已把十八罗汉迫住!

毒妖狐冷叱声中,纤掌一扬,卷出一股无形潜力,直向惠超击去,并冷声叱道:“你是想死!”

惠超大师知道对方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哪里还敢硬接,身子一转,斜斜飘出一丈以外!

毒妖狐恨声道:“姑娘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总有一天把少林寺夷为平地!”

人影闪处,已和俏书生双双向寺院之外跃去。

惠超、慈空、宏元三人,被这刹那之变,搞得怒火大起,暴喝声中,正待率领罗汉阵内诸僧扑过去,突然——

一阵宏亮的钟声,传播过来!

三人听到钟声,心头大掠,顾不得再去追赶毒妖狐等二人,霍地身形一闪,纷纷纵跃正殿之前。

抬头瞧去!

只见广元大师面色肃穆,卓立钟楼顶上。

忽听一声宏亮的佛号,传入耳中,只见通道之上走来三人。

中央一位面目慈祥的僧人,正是峨嵋掌门百惠大师。

左面是昆仑掌门玄机子,右面的一个是点苍老人追云叟!

三人面色严肃,步履快捷,倏忽间已来到宏元大师身前。

百惠大师合什为礼,向宏元问道:“有什么事故发生么?”

宏元大师急忙还礼说道:“只怕那名撼江湖的红衫怪客,已在本寺出现。”

百惠大师、玄机子、追云叟三人,闻言不由大吃一惊,愣在当场?

原来他们三人昨日才到少林寺,想不到红衫怪客竟会跟踪而至!

玄机子收敛心神,肃然说道:“既然那红衫怪客跟踪而来,咱们也算不虚此行了……”

话犹未完,突然一阵慑人心魂冷冰冰的笑声,传入几人耳中。

这笑声不但冷如冰针,刺得人心头发寒,而且是由四面八方传播而来,饶是在场几人都是武林中顶尖高手,也听不出这怪异的笑声,究竟出自何处!

宏元大师骇异之下,脱口叫了一声:“什么人……”

几人同时旋身游目四望!

然而——

四周除了围困毒妖狐和俏书生的十八僧众之外,根本就没有丝毫人影!

这一下子,顿使六人面色大变,骇然心惊。

他们猜想,这冷笑之声,必然是出自红衫怪客的口中……

红衫怪客的出现,无疑又带来了无边的杀劫……

墓地,一阵飒然风声划空而至!

六人心中一震,几乎同时旋身!

原来是广元大师飞掠而回!

玄机子收敛心神稽首为礼,问道:“掌门大师,有什么发现吗?”

广元大师合什还礼,苦笑道:“说来惭愧得很,来人武功高不可测,只见红影一闪便不见了……。”

话未说完,忽听正殿之中传来一声阴沉的冷笑道:“我老人家已在这里候驾多时,你们为何不来接待客人……”

广元大师心头一震,身子一旋,闪电般掠入殿中。

凝目一看,只见供奉台上,端坐着一个红衣人,只见此人面向佛像,使人无法辨认他的面目。

这时——

惠超、宏元、慈空和少林寺贵宾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等,也都掠入殿中,六人左右一分,形成包围之势。

广元大师宣了声佛号,说道:“施主莫非就是名撼江湖的红衫怪客吗?”

此言一出,情势顿现紧张,在场之人,个个心头鹿撞,面孔变色!

尤其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三人,他们已领教过红衫怪客的厉害,此时一颗忐忑不安跳动的心,几乎要从口里跳了出来!

这当儿,大殿中一阵寂然,空气益发显得肃杀紧张阴沉逼人。

只要红衣人一个旋身,恐怕就有人溅血当场?

是以,大家都功行双掌,鸦雀无声。

怪!

哪红衣人的确有点古怪!

他对众人的来临,竟似浑然不觉,广元大师的问话,也似没有听到,仍然端坐供奉台上,一动不动!

红衣人不言不语,不是好的征候!

气氛因而显得恐怖异常,饶是在场之人都是名重武林的顶尖高手,也不禁有些心战胆寒!

广元大师一敛心神,朗声说道:“施主既然在我大殿现身,又何必故弄玄虚……”

突然,红衣人摆动了一下右肩,发出一阵凄厉长笑!

这笑声刺耳惊心,宛如夜枭悲啼一般,听得人毛发皆竖!

追云叟和百惠大师,见他右摆,以为他要出手,霍地疾退了数尺!

宏元大师心头怒火突起,厉声叱道:“施主若再相应不理,可别怪贫僧出手无情!”

哪知——红衣人仍然似充耳不闻,静坐不动!

这一来,的确出乎宏元大师的意料之外!

就是修为深厚的广元大师也觉得骇然心惊!

追云叟和玄机子的脑海里同时起了一个问号?

他们以前见过的红衫怪客,和现在端坐供奉台上的红衣人有点不同!

因为——

以前的红衫怪客,除了血红色的长衫之外,甚至毛发面孔都是一色血红。

可是眼下的红衣人,却是光秃秃的脑袋……

就在两人心中狐疑的刹那——

突听宏元大师厉喝一声,呼的一掌猛劈而去!

这一掌威猛绝伦,呼呼的掌声,宛如巨浪排空一般,直向端坐供奉台上的红衣人撞击过去!

他掌势刚出,忽见那红衣人的左手缓缓的摆动了一下,宏元大师突然心中一震,霍地又把击出的掌势收回。

原来他听追云叟和百惠大师说过红衫怪客的厉害,抬手投足之间就可制人于死,眼下的红衣人动作又是这等古怪,生怕对方猝施杀手,赶紧又把掌势收回。

他这种大异往常的动作,顿使大殿中猛然一惊!

广元大师一敛心神,念了声佛号,朗声说道:“施主既然不屑与老袖照面,请恕老衲贸然无礼了!”

说着倏然欺进数尺!

那红衣人仍然端坐不理,甚至连身子也未挪动一下。

这情景,广元大师再也无法容忍,冷笑一声,身子突然滑到红衣人的背后,右手疾如闪电,搭在对方腰际间的‘命门’穴上。

众人见广元大师出手,都不由胆气一壮,向前欺近!

广元大师冷笑一声,说道:“施主再不开口,休怪老衲手下无情了!”

说着,右手之上已贯足真力。

只要他内力一弹,红衣人就会毁在掌下。

但他,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

他已把对方的生命控制在掌下,而且——

他在想:这名震江湖的红衫怪客,是位什么人物?

于是,他冷笑一声,侧目一望!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广元大师猛吃一惊,霍地疾退了数尺!

原来那端坐在供奉台上的红衣人,竟是广元大师的弟子元超!

这时,惠超已发觉红衣人是师弟元超,不由叫了一声:

“师弟!”

身子一晃,纵身飞跃过来!

他本想责怪师弟几句,忽然发现他双目紧闭,面色铁青,不禁吃了一惊,把已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来!

这突然的变化,在场之人,无不愕然一呆!

但大家的心中明白,元超和尚已被人点了重穴。

广元大师没有想到红衣人竟是自己心爱的弟子,顿觉怨气难平,羞愤难当。

要知少林派领袖中原武林,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

如今,连人家的面目都没有看到便被捉弄的心惊胆跳,若是传遍武林,少林派有何面目立足江湖!

广元大师一念及此,不由长叹一声,道:“这个跟头栽大

啦……”

话声甫落,蓦地,一阵慑人心魂的笑声,划空传来。

这笑声异常低沉,先是在数十丈外,倏忽间,已到了寺院之中。

大殿中的几人,只觉得这突来的笑声,冷如寒冰,恐怖惊魂,赶快收敛心神,暗自忖道:“莫非这怪异笑声,是出自红衫怪客的口中?”

心念转动之间,众人几乎同时旋身扫视殿外。

此时——

广元大师已把惊慑之心化成一股怒火,朗朗宣了声佛号,倏然掠至院中。

侧目瞧去!

只见刚才围攻毒妖狐和俏书生的十八弟子,一个个呆立地上,看样子似被点了重穴!

这一来!

顿使这位少林掌门杀机陡起,不觉脱口一声长啸!

这当儿——

殿中数人也都掠到院中,一个个目射精光扫视四方。

突然——

一声阴森森长笑,道:“想不到领袖武林的少林寺,竟然都是些徒具虚名的秃驴,嘿嘿!我老人家不过是略施手法,便摸不着头脑了?”

随着话声,一株高大的松柏顶上,赫然出现了一条红色人影!

广元大师心头一震,问道:“尊驾是什么人?……”

“不错!是我!”红衫怪客阴恻恻的笑着接道:“想不到几位掌门还没有忘记我这红衫怪客!”

说完又是一阵阴森长笑!

广元大师念了声佛号,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施主杀人无数,难道不怕永坠轮回吗?”

红衫怪客倏然暴喝道:“住口!”

他双目冷芒电闪阴声接道:“臭和尚,少在我老人家面前说教,告诉你,若是不服,尽管联手攻来!”

随着话声,只见他双袖一振,宛如天降彩云般,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玄机子和追云叟等不禁心中一震,各自功行双掌,蓄势戒备!

广元大师突然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施主这等目中无人,难道老衲还怕你不成?”

说着双目之中倏然射出两道精光,缓缓向前欺进!

红杉怪客视若无睹的阴恻测说道:“你不怕我,嘿嘿!

我老人家也不会怕你,不过,我老人家要看你这个自鸣得意的少林掌门,到底凭些什么本领领袖中原武林!”

话音未落,左手突然向上一抬!

广元大师以为他要抢先出手,不禁心中一震,倏然止住脚步!

但听“吧嗒”声响!

一枝粗逾儿臂长约六尺的松枝,已到了红衫怪客手中!

也未见他如何用力,只是右手微微一抖,那松枝上的杂技枯叶,都纷纷坠落地上。

广元大师看的心中一震,暗道:“怪不得他这样盛气凌人,原来一身功力已达意念之境,今日之事,只怕十分辣手了

要知——

武林之中,身负这种“吸铁断金”手法之人,便不多见,何况他又练得这样出神入化、超凡入圣?

广元大师纵然定力深厚,也不禁怔了一怔,脱口说道:

“施主这种‘吸铁断金’手法,诡异妙绝,老衲十分佩服!

红衫怪客冷笑一声说道:“臭和尚少说废话,若是害怕,就给我老人家磕上一百个响头。”

他话未说完,宏元大师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怨气,暴喝一声,呼呼连劈两掌!

这两掌是他全身功力所聚,奇劲的掌风,翻山倒海般席卷而至!

红衫怪客仍然阴笑连连的竟似浑然不觉!

宏元大师冷笑一声,暗道:“好狂的小子,我不相信你能受得了我这开山一掌!”

霍地向前跨了两步,双掌猛然一推,劲力突然加大了二成!

红衫怪客倏然冷笑一声,手中的松枝忽的虚空一点!

说也奇怪!

那奇劲的掌风,随着他一点之势,竟从身旁滑了过去!

宏元大师心头一震,忖道:“这是什么功夫?”

正想二次运掌,忽然一声大喝,道:“你不是他的敌手,快些退下!”

广元大师身形闪处,已挡在他的身前!

但听风声飒飒,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三人,也掠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