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八章

作者:陈青云

出手一击威猛无畴,强劲的掌风,有如巨浪排空一般,划空生啸,电闪扫去!

掌风到处,只听“轰隆隆”一声震天巨响!

红衫怪客大吃一惊,他忽然发现击出的掌力,不是击在人的身上,而是击在一块石头之上,不由脱口惊叫一声:“不好!

我又中了少林寺的机关了。”

心念未了,忽听一声山崩地裂的暴响!

蓦觉脚下一空……

身形直坠而下——

红衫怪客骇然心惊,在间不容发的情况下,霍地双袖一沸,缓住下降之势!

他本是机警过人,下降之势一缓,猛然一提丹田真气,向上升去!

突然!

一股冷气冲入心头!

但觉寒飙罩体,刺骨生寒,不由连连打了两个冷颤,真气一散,身子继续向下落去!

红杉怪客不禁心头凛然,赶忙闲住周身要穴。

这当儿——

他疾泻的身子,已落下了十一二丈。

他知道若不及时脱出这寒风习习的地窖,说不定会在这深不见底的地窖中摔个粉身碎骨!

是以,闭住要穴之后,猛的一提真气,向上冲去!

凝目向上一瞧,不由又是一惊!

原来地窖口上,已是白光闪闪,交织成一片银色剑网,纵然能冲出地窖,也会被那封窖口的剑雨,斩成肉泥!

目前情况,激的他心头火起,暴喝一声,呼呼两掌向上击去!

同时——

左脚一点右脚脚面,使了个“掠梯入云”身法,人随掌风向上冲去!

情急之下,他一冲之势快速异常。

倏忽间,已上升了八丈有余!

他知道生存死亡在此一举,不待身子再次下落,霍地一提真气,向上冲去,右手猛然一招“天克地冲”,向那密封洞口的剑雨劈去!

哪知,他掌势刚出,忽听“砰”的一声暴响,地窖之口突然关闭!

这刹那之变,顿使红衫怪客猛然大惊!

念头尚未转出——

他已被自己劈出的强劲掌力,震的身子连翻,一头向下栽去!

此时——

他已是万念俱灰!

他恨自己糊涂,既然知道少林寺机关密布,埋伏重重,为何不探查清楚之后再行下手!

纵然死不足惜,也是太过冤枉……

求生本能人皆有之,何况他大仇未报,使命在身!

于是,他猛的一提丹田真气,双手一张,想缓住跌落的身子!

然而——

事实却恰恰相反,他不但未能缓住身形,而且下降速度更加加快,只觉耳边冷风呼呼,悬空连翻了几个跟头,向下栽去!

这一来,他不禁骇然大惊,刚自暗道了一声:“不好……”

突觉头晕眼花.“吧嗒”一声,结结实实的摔落地上!

但听他惨叫一声,口吐鲜血,人便晕死过去!

他死了吗?没有人知道!

他——

只是伏卧在地上,口角溢血,一动也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觉得全身发冷,不由得连打了几个冷颤,猛一睁眼,只见眼前一片漆黑,手触之处,冰冷奇寒,不禁大吃一惊,双手用力一撑,想站起身来!

哪知身子尚未站起,突觉内腑一阵剧痛,身不由己的又摔倒地上!

他忽然想起了刚才的一幕情景,不由脱口惊叫道:“完了,完了!我……我受伤了……”

他极力地挣扎着,可是——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这时——

他已发现自己受伤颇重,不由泫然慾泣的长叹一声,道:

“完了!一切都完了,想不到我余梦秋大仇未报,会送命在这不见天日的地窖之中……”

他知道自己的一条命,已掌握在少林寺和尚的手里,此刻,任何一个僧人,都可以把他毁掉!

因而——他情绪激动,脑海里也是紊乱异常。

猛然间,他想起黛姑娘被自己点了重穴,尚困在罗汉堂的横匾之后,不由惭愧的幽幽一叹,哺哺的说道:“黛姐姐我余梦秋太对不起你啦,你虽然不知道红衫怪客就是我的化身,但我却惭愧的无地自容,我本想救你,可是我已无能为力了,我不但受了重伤,而且是一个垂死的人了,求你原谅我吧……”

“黛姐姐,秋弟弟并不是你那月娥妹妹的仇人,如果红衫怪客真是她的仇人,那一定是我的师父三面人魔了,对!一定是他,当年他就是穿了这身红色奇服称雄江湖,这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他不知道师父为什么命自己行事时,要穿上这一身血红的奇服,害得自己变成了黛姑娘和娥姑娘的仇人!

否则,也不须点了她的重穴,害得她隐伏在横匾的后方无法移动,这不等于师父害的吗?

师父为什么这样古怪莫测呢?甚至于命自己行事也不告诉自己原因呢?

这一切他实在想不通!

但他却觉得,如果师父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自己就不应该做他的弟子,纵然落个叛师之名,也不能遗憾终身……

一念及此,心境似乎平静了不少!

可是——

当翠萧仙子的倩影出现在脑际之时,他不禁又黯然一叹,道;“你虽然对我一往情深,唉!我却不值得你那样爱护,现下我是一个快要离别尘世的人了,请你把我忘记吧……”

他心中虽有点激动,却觉得一切都有了安排、于是——

他安慰的笑了,像是一头懒惰的狗,闭着双眸,蜷伏在地上!

半晌——

他忽然觉得全身发冷,直似置身在冰窖一般,冻得他汗毛直耸,牙齿交战!

他不禁大吃一惊,暗道:“不好!这地窖之中为何这样奇寒刺骨,难道另有机关不成……”

心念间,猛一用力,坐了起来!

凝眸一望,四周一片漆黑,看不到一点东西。

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若不先抵住这逼人的冷气,待少林寺的和尚现身之时,说不定已冻成僵尸了。

于是,他功行百穴,闭目调息!

他刚才虽然摔的十分惨重,但因他早已封闭百穴,并未伤及内腑要害,是以,行功周天之后,额角上已隐现汗珠。

他本是身具上乘功力之人,略一行功,立时把袭人体内的寒气通了出来,腹部的隐痛也悄然消失!

这一来,他觉得精神陡然大振,霍地一跃而起,再次运眸四望!

但因这地窖之中阴暗异常,纵然精力恢复不少,也无法把整个地窖看得清楚,只是这地窖寒气袭人而已……

他不禁心中一震,暗道:“少林寺的和尚,果然歹毒无比,竟然想把我活生生的困死在地窖之中……”

他心里想着,缓缓的移动脚步,向前走去!

这地窖里阴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但——他仍不停地继续向前摸索。

余梦秋已知道少林寺机关的厉害,一面凝神运目,打量着四处,一面功行双掌,蓄势戒备!

突然——

他脚下一绊,身子一斜,几乎摔倒地上!

余梦秋大吃一惊,霍地疾退三尺,本能的举起右掌劈了过去!

他虽然功力没有完全恢复,但出手一击却是非同小可,强劲的掌风到处,响起了一声轰然巨响!

余梦秋心中猛的一震,觉得被掌为震碎的石屑,冷寒无比,用手一摸,不由失声叫道:“冰!冰!原来这是个‘冰府地窖!’……”

这时——他更感到骇异不已!

他知道要脱出这个冰府地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他必须设法脱身,如若不然,将被冻饿而死!

因此——

他又小心谨慎的向前控去!

走了一阵,仍然没有发现一丝线索可供他安然脱困!

这一来,他不禁心中大急,暗道:“难道我余梦秋就被他们活生生的困死在这冰府地窖里吗?……”

他心中一急,灵智顿闭,呼呼两掌朝前击去!

掌势刚出,忽听脚下“轧轧轧”响了一声,不由心中一惊,猛然又把击出的双掌收了回来!

伏身一瞧,不禁心中猛然大震!

原来是一具嵌在冰地上的骷髅。

他一敛心神,村道:“想不到领袖武林的少林派,居然以这冰府地窖困死过人,真是心狠手辣、歹毒无比,若我余梦秋能脱出此地,不把少林寺夷为平地,誓不为人……”

他心头冒火,手也不知不觉的举了起来,直向前劈去。

掌风到处,忽然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噗噗噗”暴响,余梦秋大吃一惊,脱口叫道:“完了!完了!若非是地窖倒塌,不然是机关发动,我余梦秋看来要断送在这冰府之中了。”

惊叫一声未落,那震天暴响已经停止,突然一抹光亮,从左侧射了过来!

余梦秋以为是少林寺的和尚来了,不禁心中一震,一个旋身,倏然举起了双掌!

凝神一瞧,哪里有和尚的人影,只见发着光亮的冰墙之上,现出一个长形的门来!

眼光到处,不由心中凛然剧跳,他凭借着那一抹光亮,只见四面的冰墙之上,现出了四个长形的门!

这时——

他已看清了冰府的形势,四周光滑如镜,约有二丈方圆,

活像一只水桶一般,把自己围在其中!

因目力所限,无法看出冰府的高度,根据摔伤的情形判断,最低限度也有五十丈深浅!

他双目电闪一掠,立即向那透出光亮的长形门内瞧去,但因光线颤抖,洞内弯弯曲曲,无法看出光亮的起处,但他根据光亮的强度,臆测出必然是从底层反映出来。

他猜测这四个长形门内,可能都有厉害的机关,否则必有毒兽。

忽然一道灵光,从脑际里一闪而过,他点了点头,暗道:

“这四个洞虽然莫测高深,但求生的希望,却在这四个洞里,与其活生生的冰困而死,倒不如冒险一探的好……”

心念一决,立即功行双掌,缓缓向洞内走去。

他因上过少林寺机关的恶当,是以走入冰洞以后,非常小心!

顺着亮光的来处转了一个小弯,忽然前面现出一道并排的石阶,余梦秋心中一动,暗道;“这石级有点奇怪,不大不小,恰好塞住通路、不定就是机关……”

心里想着,脚下却已踏在冰阶之上。

但觉冰阶平稳如山,不禁暗笑自己太过胆小了……

哪知——

他抬起的右脚,尚未落在第二道冰阶之上,忽觉左脚下的冰阶陡然一沉,接着耳际中响起一阵“轰隆隆”暴响。

余梦秋心头猛然一震,霍地一提真气,纵身掠到最高的冰阶之上!

他知道这阵暴响,一定是那长形门关闭了,不由得恨骂

道:“少林寺的和尚果然歹毒,冰阶之下也装着机关、”,

心念未了,耳际之中,忽然听到一阵刺耳惊心的急锐叫声!

这叫声怪异无比,顿使余梦秋惊然心惊!

猛一回头,赫然一只金光闪闪的怪兽,出现在眼前!

余梦秋惊叫一声,几乎从冰阶之上摔落下来!

忽听一声尖锐怪叫,那金光闪闪的怪兽,身挟劲风飞扑面至!

余梦秋几曾见过这等怪兽,心头一凛,呼呼两掌猛劈而出!

掌风到处,但听一声锐叫,那怪兽已被卷飞出去。

这怪兽如毒蝎,长约五尺,笆斗似的头上,顶着一个血色毒冠,全身上下金光灿烂,饶是梦秋胆量过人,也不禁有点触目心惊!

巨蝎被梦秋的掌力卷摔出去之后,立即发出一阵慑人心魄的怪啸,仰首翘尾,瞪着两只火眼金睛,直盯着梦秋作势慾扑!

梦秋惊心之下,知道凭一双向掌,决难把它毁去,微一侧目,只见左侧有个深不见底的洞穴,不由心中一动,暗道:

“何不把它逼到那深洞之中……”

心念未了,忽听“噗”的一声,那金光闪闪的毒蝎,身挟劲风又飞扑过来。

余梦秋疾出一招“风声雷动”缓住怪蝎的来势,右掌呼的一招“奇峰突出”,强猛的掌风到处,已把怪蝎的身子卷进洞穴之中。

游目一望,只见那洞穴的后方,现出一块突出的巨冰,那闪动的光亮也是由巨冰的后面反射出来。

他略一沉思,倏地身形一闪,向那突出的巨冰之上掠去!

他的身子刚刚停在巨冰之上,忽听“刷”的一声轻响,巨冰的前面,陡然冲出一块巨板,向他身上压了过来!这巨板来势威猛,快如闪电,余梦秋不禁又是一惊!

但他乃是身负绝学之人,就在巨板快要压在身上之时,猛提一口真气,使了个“回风三转”的身法,人便翻跃回来。

但听“砰”的一声响,那巨板磕在洞穴之上。

余梦秋气极,恨声骂道:“少林和尚真正该杀,竟想以巨板把我震落到洞窖之中喂那怪蝎,真是毒过蛇蝎,狠似豺狼

他本是天生拗性之人,怒火已起,便不顾厉害的掠到巨冰之上,同时冷声说道:“我余梦秋就不相信这些不起眼的玩意儿,能把我困住……”

他跳到巨冰之上,再也没有其它的变故发生,不禁冷冷一笑,凝目瞧去!

但见前面是一片水潭,水潭的右面,现出一个高可及人的洞中之洞,那光亮便是由那小洞中射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