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九章

作者:陈青云

翠萧仙子突然双眸一花,两行清泪夺眶而出,不禁幽伤无比的哀怨道:“秋弟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纵然姐姐伤了你的心……说错了话,你也不应该这样呀!秋弟弟……秋弟弟!……叫姐姐孤苦伶什的一个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思呢!……”

她幽幽的喃喃着,两行涔涔而下的眼泪,已湿透了她的衣襟!

“人”是感情动物,何况跳下断崖的梦秋是她念念不忘的心上人……。

悲痛不已的她,望着云雾缭绕的断崖,柔肠寸断。

她知道梦秋跳下这深不见底的断崖,一定会摔个粉身碎骨

于是——

抑制不住的激动,使她痛哭失声:“秋弟弟……都是姐姐害了你……不应该在你的面前骂你的师父……秋弟弟……你原谅姐姐吧……”

她拚命的叫着:“秋弟弟!……你听到姐姐的话吗?姐姐会听你的话……只要你回到姐姐的身旁……”

一声又一声的叫喊着——

阵阵的山风,吹拂着她的血红衣衫,悲痛的她,已是茫然不知所措了……

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一阵沙沙沙的轻微脚步声,随风传播过来!

随着沙沙的脚步声,忽然出现了数十条人影!

这些人影都似如临大敌一般,缓缓向翠萧仙子的身前欺进!

翠萧仙子已到了慾哭无泪的昏然地步,对渐渐欺到她背后的人影根本毫无所觉,她的心里只是牵挂着跳落崖下的梦秋

这数十条人影已很快的欺到她的身后,相互打了个手势形成两面包围之势!

他们似是知道翠萧仙子的厉害,怕她猝然施袭,一个个都睁着那双精光灼灼的锐目,直向着翠萧仙子的背影,蓄势戒备!

这时——

翠萧仙子早已失去了往昔的逼人英风,只要有人轻轻一推,她便会栽向那断崖之下!

然而!

没有一个敢这样做,他们只是全神戒备,谁也不敢再向前欺近半步!

翠萧仙子无限幽伤的默念道:“秋弟弟!只要你回到姐姐的身旁,姐姐永远不再离开你,你说什么姐姐都会听!你要姐姐怎么做,姐姐就怎么做!……”

她喃喃的默念着,希望梦秋忽然间从云雾缭绕的深崖中冲出来!

纵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也愿意期待着……

此刻——

围在她身后的人影,都不知她在做什么?心中都大感奇怪,她越是位立不动,他们的心境越是紧张万分!

翠萧仙子愈想心里愈是难过,她恨三面人魔,更爱梦秋,不由黯然一叹,横心默念道:“秋弟弟已经走了,留我一个人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唉!我也和他一块去吧!……”

心念未完,突然一声宏亮的佛号划空传来!

翠萧仙子大吃一惊,人也从过度悲伤中清醒过来。

转头一瞧,只觉得一片模糊,隐隐约约有数十条人影站在三丈以外。

她心中猛然一震,忖道:“哪里来的这样多人?

再凝眸一看,不由恍然大悟,原来那数十条人影都是些秃头和尚!

此刻——

她陡然想起仍然身在嵩山,不由恨恨的向三丈外的和尚扫了一眼,暗道:“哼!如果没有这些和尚,梦秋也不会葬身断崖,我翠萧仙子非把这些和尚杀光,替秋弟弟报仇不可!”

她悲愤之下,把满腔的忧伤化成怒火,移动脚步向三丈外的和尚逼去!

要知翠萧仙子一身武功,已达出神入化的最高境界,她虽在过度悲伤,精力大损之下,这些和尚,她仍然没有看在眼里!

少林寺的和尚见她向前欺来,都不禁心头大骇,个个行功蓄势全神戒备,只要她猝然施袭,便联手反击!

翠萧仙子何等人物,早已看出他们的心意,双眸一翻,陡然射出两道逼人的神光,欺近的脚步也忽然加快!

群僧见这位红发红面,身穿血红长衫的狰狞怪客越来越近,都不禁心惊肉跳,激动的心几乎从口里跳了出来!

他们都知道红杉怪客的厉害,虽抱着联手硬拼之心,但却都是提心吊胆!

恐怖!

紧张!

每个僧人都惊惧万分!

这当儿——

翠萧仙子已经离他们一丈远近了,她仍然从容不迫的一直欺近!

死亡的气氛已笼罩在他们的身上!

群僧面对着这个莫测高深的红衫怪客,无不心胆俱寒、魂飞天外!

他们知道只要对方欺到自己的身前,便立刻判定生死,纵然大家联手,也未必能逃过死亡的劫数!

是以——

群僧都鸦雀无声,数十双眼睛,紧盯着翠萧仙子移动的身子一瞬不瞬。

这时——

断崖上寂静已极,一抹暗淡的月光,透过乌云,映到地上,使这座往昔罕见人迹的千回谷,平添了一副凄凉的景象!

翠萧仙子那双血丝满布的红肿眼睛,倏然一掠,冷哼一声暗道:“就凭你们来对付我翠萧仙子,哼!还差的远哩!”

这样一想,心里就有气,欺近的娇躯,陡然向前滑进数尺!

群僧大吃一惊,几乎惊叫出声!

每个僧人都怀着大难临头的心情,忙敛心神、全神戒备!

翠萧仙子见他们这样惧怕的神情,不由暗自冷哼一声。付道:“这样胆小如鼠,还配和我翠萧仙子交手吗?”

忖思之间,突听一声震天大喝道:“红衫怪客,你再贸然欺近,可休怪少林寺僧人以众凌寡了!”

随着这似雷喝声,五条人影,掣电般挡在群僧的身前!

翠萧仙子微微一瞥,没有答言,倏然间娇躯一滑,平飘到五人的面前。

五人大吃一惊,几乎同时飘退!

翠萧仙子冷然一笑,说道:“想不到领袖武林的少林掌门,也是这样胆小如鼠!”

原来这五条人影,正是少林寺主持方丈广元大师和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以及上院主持宏元大师。

广元大师刚自心头一震,宏元大师却按捺不住心头怒火,暴喝一声,双掌闪电击出!

翠萧仙子冷叱一声,道:“好大的胆子,大概你不想活啦!”

广元大师闻言又是一惊,厉声喝道:“师弟快些住手!”

宏元大师听到师兄的喝声,吃了一惊,赶紧收回攻势,跨到师兄的身旁。

他不知广元大师为何喝住自己,怔了一怔,愣在当场!

翠萧仙子正待出手反击,见宏元和尚收掌后退,也不禁微微一怔,暗道:“大概那老和尚恐怕他不是我的对手才把他喝退,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玩些什么花样?”

广元大师突然念了声佛号,说道:“女施主是什么人?为何与红衫怪客的装束一模一样?”

此言一出,翠萧仙子也不禁微微一震,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穿着一身血红衣衫,顿即恍然大悟,暗道:“自己过于悲然,倒忘了这一身装束,原来他们把我当成了三面人魔!”

想起了三面人魔她心中就怒火陡起,向广元大师狠狠的盯了一眼,怒道:“我高兴穿什么就穿什么,你管得着吗?”

广元大师见她不是红衫怪客,自然不会和她结怨,闻言朗声—笑,道:“施主穿什么,老袖自然管不着,不过,红衫怪客是个两手血腥的狠毒人物,姑娘和他打扮的完全一样,行走江湖实在多有不便!”

“哼!我就不信,狗咬耗子多管闲事!”翠萧仙子虽知他说的是实情,神态仍然狂做无比!

广元大师不怒反笑,朗声说道:“姑娘如果不信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老衲所说全属实情!”

这时——

群僧对这位与红衫怪客穿着一模一样的姑娘,也不禁大感诧异,惊奇的望着她,目瞪口呆!

广元大师和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三人都是见闻广博之人,知道她与红杉怪客有着密切的关系,但因她口词锐利,又不便过于追问,都不禁呆在当场!

宏元大师因对红衫怪客恨之入骨,被师兄喝退之后,愣了一愣,暗道:“奇怪!不知道这位姑娘易装成红衫怪客是何原因?若非师兄喊我住手,我当真把她当成那温世魔头了……”

他心里这样想,嘴里却道:“姑娘,你这一身装束,最容易使人误会,刚才我几乎把你当成红衫怪客!”

翠萧仙子冰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我现在不也是红衫怪客吗?”

她的话冷冰冰的使人听来不寒而惊!

宏元大师怔了一怔,道:“话虽不错,姑娘却不是老衲等所找之人!”

翠萧仙子突然冷笑一声,道:“你们是找我那秋弟弟吗?”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心头一震!广元大师脱口问道:“施主的秋弟弟是什么人?”

翠萧仙子厉声说道:“红衫怪客!”

广元大师吃了一惊,问道:“你的弟弟怎会是红衫怪客?”他知道红衫怪客是三面人魔的化身,听翠萧仙子这样一说,有如丈二的金刚般摸不着头脑,虽知其中必有蹊跷,一时间却不禁坠入五里雾中!

翠萧仙子怒道:“是就是,怎么样?如果不是你们这些臭和尚,我的秋弟弟也不会跳下断崖!”

她的话声有些抖颤,显系气愤已极!

广元大师心头一震,忽然想起来俏书生和毒妖狐坚持说余梦秋是自己门下弟子的一幕情景,暗道:“这事端的有点奇怪,难道他说的秋弟弟,就是俏书生要找的余梦秋……”

这念头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仍然不动声色的问道:“施

主的秋弟弟可是名叫余梦秋!”

翠萧仙子怔了一怔,道:“你怎么知道?”

她忽然想起余梦秋冒充少林弟子,约毒妖狐来少林寺的情形,一不禁幽幽一叹,凄然说道:“他现在恐怕已经……”

话说了一半,悲从心来,籁籁的泪珠儿滚滚而下。

广元大师眼望着莫测高深的翠萧仙子,忽然心中一动,暗道:“如果我判断不错,余梦秋必然与三面人魔有着重大的关系,这位易装红衫怪客的姑娘,若不是余梦秋的姐姐,可能是他的爱人,否则,她决不会干冒大险,以三面人魔的化身出现在嵩山……”

他越想越对,见翠萧仙子落泪伤心,不由悲天悯人的叹道:“我佛有灵,望你秋弟弟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翠萧仙子忽然心中一动,不待广元大师的话完,一擦脸上的泪痕,接道:“老和尚,有无通往崖底之路?”

广元大师摇头叹道:“此谷千回百折,无路可通,崖下又是峻峰突出,滑不留足,如果姑娘身具‘凌空虚渡’上乘轻功,不妨一试……”

翠萧仙子见他话未完便倏然住口,不禁急切的问道:“如何走法,大师快说?”

她心中虽然甚急,言词之间,却不像刚才那样冷漠!

广元大师用手一指断崖,说道:“这断岭的右方有座突出的峭峰可做落足之点,凭借峰旁的嵯峨怪石,或许能抵达崖底

翠萧仙子顺着广元大师手指的方向一瞧,只见白云缭绕一片茫茫,不禁黛眉一锁,凛然说道:“你说的可是实话?”

广元大师倏地面色一肃,道:“老袖有生以来从未打过诳语!”

翠萧仙子知道这位领袖武林的少林掌门不会信口开河,不禁心中暗道:“我若不相信他,他一定不开心,我何不要他陪我一行……”

心念一定,娇声说道:“我并非不相信你,因为谷中的形势不太熟悉,最好请大师陪我去一趟。”

广元大师怔了一怔,暗道:“这丫头端的狡猾,我若不陪她去,她一定会说我胆小,何不借此机会看看这丫头到底凭些什么本领,敢冒充震撼武林的红衫怪客!”

心里虽这样想,口里却说:“老袖陪你一行,并无问题,不过……。”

翠萧仙子见他慨然应允,心中大喜,说道:“大师放心好啦,只要你陪我前往,翠萧仙子已经心满意足了!”

说着话,倏然取下了脸上的血红面罩,露出了一副美丽的面孔!

群僧本来就对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又凶又娇的感到莫测高深,现在,见她露出了美丽的面孔,纵然修为深厚,不禁看得怦然心动!

广元大师也未料到这个冒牌的红衫怪客,这样年轻、漂亮,暗自赞道:“果然天生丽质,艳绝尘寰,而且双眸神光内蕴,一身功力,显然已达深奥境界……”

倏然朗朗大笑一声,转脸向身旁的玄机子、追云叟,和百惠大师说道:“三位老友请先回悔心院,老袖最迟明日午后返

说完也不待三人答言,又向翠萧仙子笑道:“姑娘请随我来!”

双脚一拂,倏地掠到断崖的右端!

他凝眸向崖下一扫,身子一晃,平飘而起,宛如彩凤一般,“哧”的一声,穿入云雾缭绕的深崖之中!

就在他身子疾向崖下射出的刹哪——

翠萧仙子香肩微微一动,突然冲天而起,她轻理着散披在额前的秀发,宛如一片随风飘荡的枫叶般,轻悠悠地飘入崖中的云雾里!

她这种独特怪异,而且进入神化境界的上乘轻功,顿使在场之人看的大为惊奇,就是见闻多广的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