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帖亡魂记》

第 十 章 丑面人魔

作者:陈青云

他无法想象“百毒公子”是以什么邪门手法使得对方如此,竟然连点穴法都不奏效,如

果是一种毒,那种毒连“天绝门”的辟毒丹都解不了,未免太可怕了。

热流滚滚,血脉贲涨,人类最原始的冲动几乎使他发狂。

理性即将被*火淹没。

危机千钧一发。

蓦地……

卫媛媛像泄了气的皮球般地两手一松,虚软地瘫痪在地。

疯狂的行为在刹那间止住。

甘棠像是一个溺水者,在险将灭顶之际,突然触到了岸边,一骨碌翻身站起,拭了拭披

头汗浆,目光又转到卫媛媛身上。

这一看,顿时亡魂尽冒,毛骨悚然。

只见卫媛媛耳目口鼻全部溢出殷红的血水,粉腮呈紫酱之色,全身不断地抽搐,悸动,

那形象比鬼还要凄厉三分。

甘棠空负一身盖世武学,对此毫无办法。

他记起百毒公子临走时的一句话,“一时半刻还死不了……”

照此看来,莫非她要死了?

心念之中,寒气大冒。

卫媛媛四肢起了一阵剧烈的抽动,随即寂然不动。

甘棠毛发俱竖,急用手一探对方脉息,不由怆然一叹道:“可怜,她的生命结束了!”

卫媛媛死了,这种死法,的确惨绝人寰。

甘棠咬牙切齿地一跺脚,恨毒地自语道:“我不杀‘百毒公子冯奇’,誓不为人!”

西门素云之谜,白袍怪人之谜,弃尘女尼之谜,卫武雄以替身出现江湖之谜……这些谜

底,已无法揭晓了。

青龙堡因为一个陈玉芝,而被百毒公子冯奇毒洗,除少堡主卫武雄行踪是谜之外,无一

幸免。

甘棠大是恻然,究其实,他与青龙堡可说无怨无仇。

他错疑陈玉芝是西门素云,充满恨意而来,想不到事实全出意料之外。

西门素云分明已嫁与卫武雄为妻,平空里变成了陈玉芝,西门素云呢?这个谜除了找到

卫武雄本人而外,恐无法揭开了。

就在此刻……

精舍之外传来一声极微的响动。

甘棠悚然而惊,隔窗喝问道:“谁?”

“老夫石天邛!”

甘棠拉开门栓,一闪到了房外。

窗下,兀立着一个布衣老人,满面悲怆惶惑之色。

“阁下何方高人?”

“老夫石天邛,并非武林中人!”

“哦!老丈何来?”

“老夫是堡中西席!”

“老丈没有遭毒手?”

“唉!生死由命,也许老夫不在劫数之中。”

“老丈如何得脱死劫?”

“老丈因不谙武事,祸起之时,仓促躲入这假山窟口,想不到幸免于难!”

“一切经过老丈想是目睹了?”

“是的,祸福无门,惟人自召,所谓,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古人信不我

欺!”甘棠心中一动,道:“在下有几句话请教。”

“老夫知无不言!”

“请问贵东家有几位公子?”

“只卫武雄一人。”

“听闻人言,青龙堡与玉牒堡已结秦晋之好?”

“有这回事!”

“但据在下所知,贵堡少夫人却是天龙帮的千金陈玉芝。”

老人石天邛愕然望了甘棠片刻,反问道:“小哥是抱不平而来?”

甘棠苦笑一声道:“适逢其会而已!”

“小哥如何称呼?”

“嗯……江湖朋友称在下过路人!”

“这不像是名号。”

“老丈既非武林中人,这些不必知道也罢!”

“是!是!老夫只是好奇而已,小哥气度不凡,必系出身名门。”

“谈不上!”

老人石天邛尴尬地一笑,仍喋喋不休地追问道:“老夫见小哥竟然不惧那什么百毒公子

的毒攻,难道有什么法术不成?”

“法术?哈哈,世间何来法术,江湖人愚弄世俗的玩意而已。”

“那是什么原因?”

“仗一点门中的丹葯而已!”

“哦!天下竟有这等灵丹妙葯,老夫尚是初闻,如果小哥早来一步,岂非可以挽转敝东

满门浩劫!唉!在劫者难逃!”

甘棠心头一震,道:“逃婚?”

“不错!根本无敦夫妇之礼!”

“可知为什么?”

“据说西门素云幼时曾订过亲,坚志烈女不嫁二夫,但为了顺从父意,所以嫁过门后才

逃婚!”

甘棠心中不知是酸是苦,但想到自己业已亲口向西门嵩提出解除婚约,彼此间已如路

人,纵使知道她逃婚,又能如何,一顿之后,又问道:“以后呢?”

“双方本系通家之好,为了颜面,此事秘而不宣。”

“西门素云迄无下落?”

“这不得而知!”

“后来的少夫人呢?”

“新妇出走匝日,又聘娶青龙帮帮主千金陈玉芝入门!”

“因何又出走?”

老人石天邛摇头叹息道:“冤孽!”

“什么意思?”

“卫武雄是天阉,生理缺陷,根本不能人道,老鬼卫非父代子职……”

“什么,卫非乱伦姦媳?”

“正是如此!”

“青龙帮岂肯干休?”

“现在已一了百了!”

甘棠顿悟陈玉芝被迫服毒自尽,临死前,大骂老狗禽兽,原来内中有这一段蹊跷,卫非

死有余辜,只连累了门下人悉遭毒劫,的确是祸由自取了。

“那卫武雄现在何处?”

“这……”

蓦地……

老人石天起双眉紧皱,露出极度痛苦之色,口中“啊!啊”连声。

甘棠骇然道:“老丈怎样了?”

“老……老夫……腹痛如绞……”

话声中,人已滚倒地面。

甘棠大惊,脱口道:“莫非老丈是中了毒?”

“这……怎会……那百毒公子已……”

“也许此间仍留有余毒?”

“啊!痛死老夫了!”

“别慌!在下这里有葯可以试上一试!”

说着,掏出绿玉小瓶。

老人石天起强挣着道:“这……是什么葯?”

“辟毒丹,天绝门的独门灵丹……”

话方出口,立觉不妥,但已无法收回,想不到一时大意,露了身份。

老人石天邛双目暴睁,道:“小哥莫非是近日江湖盛传的天绝门少主施天棠?”

甘棠心头一震,栗声道:“老丈自称不是武林人,怎知武林事?”

老人石天邛立即又呻吟不己,颤声道:“哟……哟……老夫……身在武林世家……当然

有些耳……闻……”

“嗯!”

甘棠拔开瓶塞,倒了一粒丹丸在手……

老人石天邛又道:“少主……这服下,是否……永远不怕毒?”

“这只能解毒!”

“但!少主你……却……”

甘棠不耐烦地道:“如含此丹在口,可以防毒!”

“哦!”

“服下这粒试试看?”

老人石天邛伸出颤抖的手来接丹丸,突然翻掌一扫。

这一着,甘棠连做梦也想不到,一瓶辟毒丹连手中的一粒,全被扫落身侧的假山池水之

中。

石天邛电闪般弹到两丈之外。

甘棠双目尽赤,肝胆皆炸,暴喝道:“你到底是谁?”

石天邛一抹脸,阴森森地道:“你看看!”

“呀!”

甘棠惊呼一声,五内皆裂,对方,赫然是百毒公子冯奇所改扮。登时杀机大炽,电闪般

扑了过去。

百毒公子冯奇已领教过对方的功力,岂敢撄其锋,一闪又飘退三丈。

甘棠目眦慾裂,厉声道:“姓冯的!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身形两度弹起,向百毒公子扑去,突觉劲道一泄,起在半空的身形,中途坠落地面,心

中暗念,不好,中毒了。

百毒公子怪笑一声道:“小子,百毒公子之名岂是幸得的,你已中了本公子无影之毒,

还可以有半盏热茶时间好活。”

甘棠但觉头晕目眩,劲道逐渐消散,一股麻痹之感,流向心径,知道剧毒业已攻心,急

展本门绝学,闭锁心脉,阻止毒流攻心。

百毒公子阴冷地道:“施天棠,我本不想杀你,怎奈你自己找死……”

甘棠断喝一声道:“住口,姓冯的……”

一阵晕眩,使他打了个踉跄。

百毒公子调侃地道:“少主,可有什么遗言交代没有?”

甘棠一振心神,道:“冯奇,你方才所说的那些可是真话?”

“半句不假,是从真正的西席先生石天邛口中探知的,不信可以问问那老夫子,他躺在

这假山窟中,不过,嘿嘿,幽冥隔路,要等你死了之后才能对质!”

“我恨不能亲手杀你!”

“哈哈,施天棠,谁敢奢言取百毒公子性命?”

“哼!”

“哦!本公子几乎忘了一件大事,天绝门武学奇葩,死了也会复生,除非被肢解,对

吗?”

甘棠心头剧震,“肢解”两个字使他想起惨死太行山下的义父施磊与义兄施天赞,天绝

门生机不灭之学,是一大秘密,他何由得知,这一点大是可疑,莫非上代掌门父子之死,与

百毒公子一门有干连?

但!此刻自身难保,还有何力追凶。

百毒公子又道:“照说你小子此刻该毒发倒地了,竟然还能挺立不倒,看来,天绝武学

名不虚传,本公子只好动手了!”

“你敢?”

“哈哈哈哈……”

倏地……

甘棠想起了怀中本门天威院属下香主潘九娘,在入魔母宅第之间,交与他的那一粒黑

丸,说有急难,可以弹向空中,一直不曾使用,现在,恰是时机。

心念之中,摸出黑丸,两指一弹。

“篷!”

一股红光,直射上空。

百毒公子面色一变,道:“好小子,你发讯求援也嫌迟到!”

甘棠心中一凉,不错,这讯号发出有等于无,第一,这附近未见得有本门弟子,第二,

时间上决来不及,纵使赶到,只是收尸而已,第三,来人未必就是百毒公子的对手。

百毒公子,举步进迫。

甘棠咬牙苦撑住身形不倒,拼聚残存真气于双掌,总不能束手待毙呀!

脑晕目眩,眼皮重逾千钧,不住下合,对方的身形幻变成双。

近了!

人影到了身前伸手可及之处。

甘棠咬牙猛划一招。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以甘棠的身手,虽在毒发垂毙的状态下,还拼死一击,仍然是相

当骇人的,而况“百毒公子”估不到对方还有力量反击。

“砰!”

夹以一声闷哼,百毒公子被震得连连倒退,但终是强弩之末,这一招虽已击中对方,却

未能致对方死命,伤势也不太严重。

甘棠一跤跌坐地面。

“我,不能倒下。”

这意念,产生了无形的力量,使他又挺立起来。

百毒公子残毒地一声狞笑,道:“施天棠,本公子要把你生断活裂,然后化为尸水!”

那声音,听来令人毛骨悚然。

甘棠被一股强傲之气支持着,身形已是摇摇慾倒,他知道完了,除了瞑目等死,上丝反

抗的余力都没有了。

死亡的阴影,在他眼中成了一团雾气步步迫近。

倏地……

一声断喝突告传来:“住手!”

一条人影,幽灵般闪现。

百毒公子徐徐转身反顾,一个俊美绝伦的青衫书生,站在一丈之外,目如朗星,但寒气

迫人。

甘棠神志一苏,看清来的正是义重如山的林云,精神一散,栽了下去。

百毒公子冯奇阴狠地一横眼,道:“报上名号?”

林云冷冷地道:“你不配!”

“好哇,又是一个不怕死的,你也是天绝门下?”

“你管不着!”

“去你的!”

百毒公子一扬手,飞出一蓬黑雾罩向林云。

林云儒衣飘飘,一晃避开正面,信手挥出一篷白雾,两蓬雾相触,同时消散于无形。

百毒公子面色剧变,栗呼一声道:“御香飘渺,朋友是天奇派的人?”

林云冷然道:“不错,阁下是百毒门的少主冯奇?”

“正是,请教?”

“区区在下林云!”

“贵我两门向来河水不犯井水……”

“如此请便吧!”

“朋友是否可以不插手这事?”

“这一点歉难从命。”

百毒公子皮笑肉不笑地道:“在下不希望伤了两门和气!”

“区区不在乎这一点!”

甘棠毒性大发滚地呻吟,若非他在进堡之初,含过两粒辟毒丹,身上残留了部分葯力,

把毒性抵消了一部分,加以本门奇功护住心脉,恐怕早已丧命了。

林云见状大急,忙弹步上前,取出三粒白色葯丸,塞入甘棠口中。

百毒公子阴恻恻地道:“告诉你,他中的是无影之毒,贵门解毒丹虽灵效,恐怕解不

了!”

林云陡地回转身来,面泛恐怖杀机,逼视着百毒公子道:“无影之毒?”

“不错!”

“拿解葯来。”

“没有这么便当!”

“那你就别打算活着离开。”

“朋友也想尝尝无影之毒的味道?”

“有种无妨试试看?”

“在下仍不愿贵我两门因而成水火之势,再会了。”

身形一弹,电闪越屋而去。

林云大喝一声,弹身追去,但毕竟慢了半步,百毒公子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丑面人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帖亡魂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