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帖亡魂记》

第十一章 阴司公主

作者:陈青云

甘棠命百毒门小头目洪虎带路,洪虎恭应一声弹身便往涧水中跳去,甘棠不由大吃一

惊,正待喝问……

“老前辈请移驾!”

甘棠这才看清洪虎立身一条制作十分奇特的舟形物体之上,涧水中流上空,悬着一条粗

藤,那怪舟便吊在那藤上。

立即腾身轻轻落去。

舟形之物,原来是一条皮筏,可容三四人乘坐,另有一条较细山藤,浮在水中。

洪虎双手拉藤,皮筏逆流而进,十分快捷。

甘棠倒是佩服这种奇妙的入谷方式。

行约百丈,水势已缓,舟行更疾。

蓦见一线天光,从顶上射入,冲淡了一些阴霾之气。

谷道大见平坦,已不见怪石岩的影子。

皮筏到此拢岸。

洪虎扎紧皮筏,纵上涧岸,道:“老前辈,请!”

甘棠也离筏登岸,数十人人影,飞奔而至。

临到切近,才看出当先的是一个威猛黑袍老者,老者身边紧随着一个紫衣人,赫然正是

公子冯奇,那黑袍老者自然是掌门冯少丹无疑了。

甘棠一见百毒公子,恨不能马上把他撕碎,但时地却不允许他那样做。

众人在两丈处停止,冯少丹父子趋前数步。

冯少丹一躬到地,道:“小侄见过盟叔!”

甘棠哈哈一笑道:“贤侄免礼!”

冯少丹目光一瞟百毒公子,道:“上前拜见叔公!”

百毒公子口称叔公,恭谨地拜了下去。

甘棠心中暗笑,大刺刺地受了对方大礼,道:“起来!起来!我老人家不爱这俗套。”

接着又向百毒掌门冯少丹道:“为叔的多少年不来此地了?”

冯少丹恭敬地道:“总有十多年了,盟叔一向可好?”

“好!好!盟兄谢世,为叔的已感人生乏味,不愿再在江湖上争雄长了!”

“盟叔请!”

“走吧!”

数十百毒掌门高手,整齐地排成两列,留出过道,齐齐施礼道:“恭迎老爷子!”

甘棠一摆手道:“诸位免礼!”

顾盼间,来到一片鳞次栉比的石屋之前。

百毒门掌门人冯少丹朝居中一座宏伟的石屋一抬手,侧身道:“盟叔请!”

甘棠仅颔了颔首,便大步往里进。

厅中,珠光耀眼,如同白昼,居中壁上,挂了一幅巨画,画的全是些奇形怪相的蛇蛊,

望之令人毛骨悚然,画上题着“百毒图”三个字。

落座之后,冯少丹道:“盟叔何不屈驾此间,也好容小侄晨昏侍候?”

“啊!不!不!为叔生来的孤寡命,不喜欢热闹!”

“盟叔十几年不见,神采如昔……”

“老了,行将就木了!”

“盟叔今日怎么忽地驾临此间?”

甘棠暗忖,是说话的时候了,当下若无其事地道:“受人之托,贤任可肯卖为叔的一个

面子?”

“言重了,有话但请吩咐。”

“我受奇门派门主之托,代她找那宝贝儿子。”

百毒公子在旁,面色微微一变。

冯少丹浓眉一皱道:“小侄有效劳之处吗?”

甘棠一愕,道:“他不是来长阴谷了吗?”

“没有!”

“这就奇了!”

“盟叔听何人说奇门少主来本谷?”

“是他母亲说的,听说他与奇儿结了怨!”说着,转向百毒公子道:“有这个事吗?”

百毒公子冯奇欠身道:“有的,但为了两派间一向相安,所以小孙我已吞下了这口

气!”

“哦!他没有到这里来?”

百毒门主冯少丹道:“小侄岂敢欺骗盟叔!”

看样子,对方说的话的确不假,但林云分明来求葯,他到哪里去了呢?奇门派弟子遍天

下,他不可能中途出岔。当下又道:“会不会贤侄门下已毁了他?”

“不会,无人敢匿而不报!”

甘棠顿时忧心如焚,转念一想,也许林云找不到地头,折回去了?有否可能,百毒公子

暗中下了毒手,为了避免引起两派流血之战,秘而不宣?

心念之中,转向百毒公子道:“你父亲不会骗我,你到底知不知情?”

百毒公子发急道:“叔公,奇儿天胆也不敢打逛,委实没有这回事!”

甘棠紧迫一步道:“我这叔公虽为正道人士所不齿,但生平不曾失信于人,你父子既是

如此说,我就照直回复奇门派令主,如果以后有什么风声……”

目光从百毒公子转到冯少丹面上。

冯少丹泰然道:“小侄以头颅担保,决无其事。”

甘棠佯怒道:“我与你父八拜为交,犹如手足,你什么担保不担保?”

冯少丹脸红筋胀地道:“是!是!小侄失言了。”

甘棠扑了一个空,懊丧至极,冷冷地道:“我该走了!”

冯少丹起身道:“盟叔十多年不见,来了就要走?”

“我还有事!”

“好歹得饮杯水酒?”

“不必了,我会再来!”

“盟叔无论如何得让小侄尽点心意。”

“免,又不是外人,何争吃这一顿!”

百毒公子冯奇突地贼秃嘻嘻地笑道:“叔公,您老人家可记得很久以前许下的一个诺

言?”

甘棠一怔道:“什么诺言?”

百毒公子道:“叔公有次曾抚着我的头说,等你长大了,内力有了根基,就传你‘秘魔

爪’,一晃十几年,叔公一直没有现身,今天没得说的了。”

甘棠可傻了眼了,秘魔爪三个字他连听都没听说过,当下嘿嘿一笑道:“不错,有这回

事,亏你还记得,不过今天不行,我有急事要办!”

“叔公不是说已无意争逐江湖了吗?”

“可有些事却不能不办!”

“秘魔爪只一个招式,叔公不差这一毫时间,解说一遍就行了。”

甘棠可真的发急了,再推势必当堂出彩,但如何搪塞呢?丑面人魔与冯奇祖父子三代都

有渊源,胡乱比划一招决瞒不过……

冯少丹插口道:“盟叔成全奇儿吧!”

甘棠情急之下,忽得一个主意,沉声道:“传这一招必得有人试手!”

冯少丹道:“这容易,奇儿,命人把那姦细提到练功密室!”

“是!”

百毒公子转身出厅,冯少丹恭敬地道:“盟叔请稍坐片刻!”

甘棠无奈坐回原位,急出了一身冷汗,看来身份非被拆穿不可,想来想去,他想到本门

一招“孽龙探爪”,只须略加改变。只消推说十几年来的静参,参出了较“秘魔爪”更凌厉

的一招,据奇门今主所言,丑面人魔杀人必朝对方面部下手,只须对试人于面上来一记“孽

龙探爪”,不就瞒过了。

心念之中,情绪安定了下来。

半刻之后,百毒公子去而复返,道:“请叔公移驾!”

甘棠与百毒公子父子来到一间秘室之中。

室内,一个黑衣汉子象木偶似地站在墙边。

甘棠一见黑衣汉子之面,登时心头剧震,这汉子,赫然是天威院属下的弟子吴有智,本

门弟子会落入百毒门手中,的确使他大感意外。

“这汉子是谁?”甘棠故意发问。

百毒公子道;“‘天绝’门人!”

“天绝门?”

“是的!”

“怎知他是‘天绝’门人?”

“普通点穴手法制不了他。”

“为何被擒?”

“擅闻本门禁地!”

“毁了他岂非要与‘天绝’门结怨?”

“唯其如此,所以不能放他,毁了他神不知鬼不觉。”

甘棠心念疾转,如何才能救得了他,略一思索之后,便已得计,淡淡地道:“奇儿,你

说的这汉子不畏点穴?”

“是的!”

“正好我参悟了一种指法,专点练有邪门武功的人,今日正好一试,现在恢复他的功

力!”

百毒公子掏出一粒葯丸,塞入吴有智口中,然后拍了他一掌。

吴有智神志复苏,功力也告恢复,茫然看了室内一眼,突地面现怨毒之色,怒视着三

人,厉声道:“要把大爷怎样?”

甘棠曲指一弹,吴有智应指而倒。

百毒公子喜极大呼:“妙!妙!叔公,我要学这指法,不学那‘秘魔爪’了!”

甘棠心中暗自得意,他自己是“天绝门”掌门继承人,“武功篇”已完成八段,可算是

本门中第一高手,以本门手法制本门人,当然不费吹灰之力,当下故意道:“为什么?”

“百毒公子”忘形地道:“学会了这指法,对付‘天绝门’中人,岂不太妙!”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奇儿曾与‘天绝门’少主结怨,将来恐怕免不了碰上!”

甘棠心中暗笑,冷冷地道:“听说那少主功力极高……”

“学会了这指法,加上毒,便不怕他。”

“现在是什么时辰?”

“申酉之交!”

“日还未落?”

“是的!”

“好,我要借此人让你父子见识一样奇功!”

“什么奇功?”

“双阳神功!”

冯少丹惑然道:“何谓双阳神功?”

甘棠轩眉动目道:“本身之阳,加上天道之阳,谓之双阳,这功力一经发出,可使对方

骨肉尽糜!”

“哦!”

父子俩同时发出了一阵惊呼!冯少丹欣然又佩服地道:“想不到十多年来,盟叔有这高

的成就。”

甘棠道:“小成就而已,算不了什么。奇儿,你带起他,我们现在就到谷外去一试,不

许任何人在旁窥探!”

“是!”

“百毒公子”喜孜孜地挟起了吴有智,三人走出秘室,冯少丹叫人来吩咐了数语,然后

乘皮筏出了“长阴谷”。

甘棠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有一种重见天日的的快感。

此际,夕阳即将下山,散出金光万道。

甘棠拣了一片平坦之地,命把吴有智放下,父子俩后退三丈,然后,以“天绝门”独门

传音之法,向吴有智传声道:“我是少主,稍停我要你走,你尽全力离开此地,现在不必动

弹。”

传声完毕,悄然弹出一指,解了吴有智穴道。

父子俩目光灼灼地静待这冒牌“丑面人魔”施展随口杜撰的“双阳奇功”。

甘棠心中杀机潮涌,他决心不放过“百毒公子”,考虑着如何下手。

就在此刻——

一条人影,飞泻而来,到了冯少丹面前,单膝一曲,道:“外堂弟子李勇,有事禀

报!”

冯少丹冷冷道:“什么事?”

“弟子等随何香主巡查后山,发现了名姦细……”

“姦细?”

“是的,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甘棠心中一动,转过身来。

冯少丹不耐烦地道:“什么来路?”

“不知道!”

“发现经过情况如何?”

“弟子等巡查后山,在一个石洞中发现此人,看样子是私探本门,中了死亡地带所布之

‘追魂夺命’剧毒,毒发隐匿洞中,弟子等围捕时,损了三位同门……”

冯少丹一瞪眼道:“什么,中了毒还能拒捕杀人?”

“是的,何香主判断对方来头不小,竟能毒发不死,所以不敢擅专……”

“人呢?”

“已在押来途中!”

“好,下去!”

“是!”

顾盼间,一个虬须老者电奔而至,肋下扶着一个血污狼藉的人,到了近前,从肋下朝地

上一掷,躬声道:“外堂香主何子房参见门主!”

“免!”

甘棠目光一扫地上血污人,不由心头狂跳,脱口道:“是他!”

“百毒公子”冯奇也同时激动地道:“奇门派少主!”

被擒的,赫然正是林云,照时日算,他中毒脱身藏匿,当在三日以上。

甘棠望着遍身血污昏迷不省的林云,激动万分,事缘己起,这一份云天高谊,将来真不

知如何报偿。

“百毒”掌门冯少丹面色一连数变之后,皱眉道:“盟叔……”

意思是请示如何处置。

甘棠大声道:“先解了他的毒!”

冯少丹迟疑地道:“愚侄想先问明对方来意。”

甘棠一摇手道:“不必了,少年气盛,别无他意,先给他解毒!”

冯少丹万分不情愿地向“百毒公子”以目示意,“百毒公子”望了冒牌的叔公甘棠一

眼,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些白色粉末,在林云鼻端一抹。

林云打了个喷嚏,睁开了失神的眼,茫然四顾,最后目光停在甘棠面上。

甘棠目注冯少丹道:“人由我带走?”

冯少丹微露一丝苦笑道:“遵命!”

“闲人回避!”

“百毒公子”向姓何的香主一摆手道:“何香主,请回岗位!”

“是!”

何子房施礼转身,疾驰而去。

甘棠重新背转身去,面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阴司公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帖亡魂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