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帖亡魂记》

第十二章 巧计解厄

作者:陈青云

他的心激动而紧张,如果在“长阴谷”外对自己下手的“死神”就是判断中的白袍怪人

的话,此行可说冒极大的险。

连越三座峰头,怪石堆垒的“叠石峰”在望。

他从侧方绕上去,寻找不久前“神机子”匿伏的岩穴,坐了下来,穴中不见“神机子”

的尸骸,可能已由“天威院主程琦”掩埋了。

石林阵中萧声主人既有阵外不许杀人流血的规例,“神机子”何以仍不免一死,下手的

人是谁?白袍怪人抑是萧声主人?

“神机子”为了探查武林高手秘密失踪之谜,结果竟以身殉,他算是替武林尽了力,其

行谊值得“武道”崇敬与敬仰。

三更,可能揭开震惊武林的“血帖”之谜。

白袍怪人会依言而至吗?他真的是自己所见的“死神”吗?

夜幕深垂,峰顶笼罩在一种死寂的恐怖中。

祸福难期的等待,一刻犹如一年那么长。

甘棠勉力静下心来,在石穴中调息运动。星移斗转,三更已到,但却没有听见预期的萧

声。

甘棠走出石穴,藏身在石林阵外可以俯瞰登峰正面的地方。

一等!

再等!

四更已过,既不闻萧声,也不见白袍怪人现踪,这就奇怪了。再默计了一遍时日,三月

之期正是今晚,没有错,怎会毫无动静呢?即使践约的人失约,订约的人总该发出讯号吧!

心情由紧张变成了焦灼,然后,沮丧失望。

五更!

天亮!

晨光驱走了黑暗,峥嵘的山峰由模糊而清晰。

满怀揭破死神谜底的希望,化为泡影。

朝阳照着苍黑的石林。也照见了石缝中的骷髅,这些枯骨,都是武林中有头有面的人

物,一念好奇,曝骨荒山。

甘棠挺身而起,一种莫名的冲动,使他渴想进入石林一探。

无形的恐怖,终敌不过强烈的好奇心,何况,这谜底关系着整座武林的兴亡,冒险是值

得的。

终于——

甘棠不知不觉,向石林阵中欺去。

也许,这是步向死亡,但身为武林人,生与死之间又相差几许!

他全神戒备,步步为营,缓缓向里走去,枯骨,在脚下砰裂,发出刺耳的“嚓嚓”之

声。

顾盼间,深入六七丈,了无异状。

再向里深入,忽见乱石成堆,一片凌乱。

甘棠心中大骇,怪不得一路无阻,原来石林阵已被破坏了,是什么人出的手?那闻声不

见影的女人呢?

偌大的峰顶,一目了然,什么异状也没有,这的确是意料之外的意外。

甘棠怔立在乱石堆中,惆然不知所措。

蓦地——

一个低沉、断续、凄厉的呼声,传入耳鼓。

“我……快要……死了!”

一声接着一声,同样的哀号。

四望不见人影,声音从何而来?

甘棠毛发皆竖,一颗心跳到了嗓子边。

搜索,寻觅,什么也没有发现,声音中断了片刻,又隐隐传来。难道是幽灵鬼魅?但此

刻白日青天,幽灵也不能现身呀!

声音飘忽,似东又西。

“我要……死了!”

声音沉闷得像发自地底,使人听了有一种极不自在的牙痒痒的感觉。

甘棠施展本门绝技“潜听之术”,这一来,声音增大了数倍,默察来源,竟然是发自一

堆乱石之中。

难道石林奇阵被毁时,有人被活埋在石下?这是最大的可能。

甘棠大是振奋,如救出这被埋的人,至少可以解开奇阵被毁之谜。他觑准了方位,开始

挪开大大小小的石块,他不敢用掌力,怕震死其中的人。

石块似乎搬不完,挪不尽,被挪开的,已堆成了小丘。

声音时断时续,逐渐微弱,但判断没有错,声音确是从下面发出。

盏茶工夫之后,看出被石块堵塞的,是一个斜斜的向下的石洞。

他用出神力,继续搬挪,深入五丈之后,不由为之瞠目,倒抽了一口凉气。一块与洞径

同大小的巨石,紧紧塞住洞道,估计在万斤以上,这不是人力所能移动的。

巨石留下了不少空隙,却容不了一个人出入。

凌厉的呼号声虽较前微弱,但听来十分清晰,近在耳边。

甘棠耳贴石缝听了片刻,对着缝隙发话道:“洞内是谁?”

没有反应,呼号依然,看来被埋的人业已距死不远,呻吟呼号,只是出于本能。

如何移开这巨石?

以掌力逐步震开,并非难事,但被埋的人决活不了,缝隙逐渐变大,足足盏茶功夫,才

开出了一个可容匍匐爬入的孔洞。

他吁了一口长气,钻了进去。

内面,是一个五尺见方的巨大石室,石室中央,赫然躺着一个披发怪人,此刻,呻吟声

音已完全停止。

甘棠小心翼翼地走近怪人身边,借石缝透进的光芒,可以看得清楚,是一个鹤发鸡皮的

老太婆,气息奄奄,双目圆睁,再一看,竟然是一个瞽目老妪,身旁地上,抛着一支黑黝黝

的洞萧。

洞萧!

女人!

甘棠不禁心头巨震,这怪老妪不言而喻是支使白袍怪人的石阵主人无疑了。

如果白袍怪人正是自己在“长阴谷”外所遭遇的“死神”,半年前白袍怪人曾向她要求

功力,那说明了她的功力,业已达到不可思议之境,是谁能毁了石阵把她活埋?这未免太令

人难以置信了。

甘棠把对方翻了一个身,探了探脉息,还没有断气,迅快地取出“万应丹”,塞入对方

口中,然后手按对方“天突”大穴,逼入一缕真气。

这一刻,他竟紧张得汗珠直滚。

这一件震栗武林的公案,行将揭开了。

不久,老妪生机恢复,手足微动,最后,开了口:“谁?”

甘棠撤手退开数步,激动地道:“一个武林后进!”

“我……还活着!”

“是的!”

“你救了老身?”

“可以这么说!”

“你怎会到这里来?”

“适逢其会,算是凑巧吧!”

老妪以手撑地,坐了起来,瞽目转了两转,道:“你年纪不大吧?”

“二十!”

“噢!你没有碰上他?”

“他是谁?”

老妪咬牙切齿地道:“一个卑鄙阴险的家伙!”

“他是谁?”

“反噬老身的人!”

甘棠心念一转,道:“老前辈说的可是一个蒙面白袍怪人?”

“白袍怪人?老身不知道。”

甘棠一愕,又道:“那老前辈指的到底是一亻什么样的人?”

“老身双目盲残,不知道他是什么形象!”

“名号呢?”

“也不知道!”

“晚辈不懂老前辈的话意。”

“对方是与老身立约的人!”

甘棠突地想起了上次登峰,以“潜听之术”,听到双方的对话,一方是传以武功,另一

方是执行传功者的条件,不错,这白发老妪可能不知道与她立约的是谁,如果与她立约的白

袍怪人就是“死神”,岂非不可思议,也太骇人了吗?

“死神”茶毒武林,难道是执行她的条件?

这“死神”是六十年前传说已与千名高手同归于尽的“死神”吗?

这老妪究系何许人物?

甘棠的心神因过度紧张而呈现混乱,努力镇定了片刻才道:“老前辈如何称呼?”

“你不必知道!”

甘棠不由为之气结,自己刚救了她的性命,她竟以这种态度待自己。

老妪停了一会,接着又道:“娃儿,你刚才说白袍怪人?”

“是的,怎样?”

“你提出他是什么意思?”

甘棠心想,干脆说出来,也许能探出些端倪,当下沉声道:“三月之前,老前辈曾与他

约定昨晚听萧声会晤……”

老妪陡地站起身来,厉声道:“你怎会知道?”

“那晚,晚辈恰在峰顶阵外。”

“你……说的正是他!”

“与老前辈立约之人?”

“不错!”

“老前辈不知道他是谁?”

“不知道!”

“他是‘血帖’主人‘死神’!”

“死神!”

瞽目老妪堆满皱纹的面孔,起了一阵抽搐,身躯簌簌而抖,枯瘦的双手,在空中一阵乱

抓,洞底石屑纷纷而落。

甘棠不由惊魂出窍,这老妪本来已临死境,想不到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功力,虚空能抓

落岩屑,这种身手,的确是不可思议,只不知何以她在听到“死神”两字之后,如此激动!

“你……碰上了他?”

声音使人不寒而栗。

“是的!”

“你为什么不死?”

“晚辈为什么要死?”

“他的功力,武林中已无敌手,没有人在见到‘死神’之后,仍能活的!”

“他……真的是死神?”

“老身问你何以不死?”

甘棠想起“百毒门”总坛之外,被“死神”袭击的那一慕,余悸犹存,的确,如非他用

的是“天绝武功”,生机不灭,换了任何一个高手,决无幸理,当下冷冷地道:“晚辈是死

里逃生!”

“那你的身手已属数一数二之流了!”

“这倒未必!”

“胡说,老身坚信无人能从他手下逃生!”

“以晚辈所知,的确是如此!”

“你知道他的本来面目吗?”

甘棠一愣,愕然道:“他……不是‘死神’?”

“是!”

“然则何以……”

“他是‘死神’的化身,懂吗?化身!”

甘棠顿时热血沸腾起来,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激动无比地道:“老前辈造就了另一

个‘死神’?”

老妪一点头道:“不错!”

“他大肆展开血腥屠杀,是老前辈要他履行的条件?”

“你知道得太多了,嘿嘿!不错!”

甘棠咬了咬牙道:“为什么?”

“复仇!”

“复仇?”

“一点不错,老身要杀尽那些自命名门正派的人物,取齐各门掌门的头颅!”

甘棠鸡皮疙瘩遍起,汗毛根根倒竖,栗声道:“复什么仇?”

老妪声调一变,以刺耳的声音道:“娃儿,你知道老身是谁?”

“晚辈曾请教过。”

“你听说过‘阴司公主孙小华’这名号吗?”

“这,倒未听过!”

“嗯,见闻大差!就是老身,也就是六十年前‘死神’的未亡人!”

甘棠全身一震,脑内嗡嗡作响,几乎站立不稳,对方竟然是“死神”的妻子,六十年

后,造就了第二个“死神”,对整个武林展开血腥的报复,如此看来,传言不假,真正的

“死神”,业已与围攻他的千名高手同归于尽了!

“阴司公主”接着又道:“娃儿,你想不到吧?”

“的确……想……不到!”甘棠激动得语不成声。

“老身当年负重伤,但幸逃一命,伤愈之后,双目已盲,不得不假手他人。”

“孙前辈是为夫复仇?”

“对!”

“可曾想到尊夫生前作为,那些千万死者,又找谁复仇?”

“娃儿,你敢放屁?”

话声中,向前跨了两步。

甘棠骇然又退了两步,但仍满怀激愤地道:“孙前辈,你这种作法,人神共愤……”

“住口!”

“阴司公主”暴喝一声之后,突地歇斯底里地狂笑起来,笑声凄厉肃然,在石窟中旋回

激荡,甘棠只觉得心神皆颤,逆血翻涌。

笑声,愈来愈烈,窟顶石屑纷落如雨。

甘棠被迫得跌坐下去,以本门心法护住心神。

久久,笑声止歇,“阴司公主”狂声道:“娃儿,你还活着吧?”

甘棠睁眼站了起来,咬紧牙根道:“哼!没有死!”

“也没有伤?”

“没有!”

“好!好!能抵得住老身‘魔笑’而无伤,功力当在百年之上,娃儿,你哪来这身功

力?”

“这似乎没有奉告的必要!”

“可以,老身不问。嘿嘿,想不到造物者会有这奇巧的安排,把你送了来!”

“什么意思?”

“你是最佳人选!”

“什么最佳人选?”

“替代原先与老身立约者的人选!”

甘棠双目暴睁,浑身疾抖,额上青筋股股而冒,厉声道:“孙前辈,你想错了!”

“阴司公主”冷森森地一笑:“娃儿,这可由不了你,你进入此窟,一切便已注定!”

“要我做第三个‘死神’?”

“不错,以你目前功力,再加上老身的全部真无,你将成为天下第一人……”

“然后替你屠杀武林同道?”

“这不过是让天下人知道‘死神’仍掌握武林生杀之权。”

甘棠七窍冒火,若非是顾及对方功力太高,他立刻便出手毁了这疯狂的女魔,为武林除

害。当下栗声道:“你知我怎样想法?”

“怎么想?”

“我离开这里之后,第一个要杀的便是你所造就的白袍怪人,‘死神’第二!”

“嗯!你不这样想,老身也会命你毁了他。他得了老身几乎全部武学,不能如期完成所

约的条件,竟然敢于反噬,炸毁石阵,堵塞石窟,活埋了老身,狼子野心,该是老身一时大

意疏神……”

甘棠反而对这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巧计解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帖亡魂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