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帖亡魂记》

第十五章 天伦梦回

作者:陈青云

他感到极端的兴奋,此番重出江湖,快意恩仇,了却毕生大愿,满腔豪气,呼之慾出。

最后涌入脑海的,是太夫人的三个愿望,是的,他必须在义母有限的生命过程中完成,

聊报大恩于万一。

心念之中,他整了整衣衫,拧开了密室之门,步入甬道。

突然——

一阵杀伐之声,隐隐传入耳鼓,他这一惊非同小可,难道有人侵入了地宫?地宫秘藏在

地底,自开派以来从未有外人涉足过,这杀代声何来?

心中一急,脚步无形中加快,杀伐声愈来愈清晰了。

甬道尽头,是一扇木门,其实也就是后宫的屏风,推开屏风,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迎

面扑来。

“谁?”

“砰!”

人影倒地,甘棠一看,不由肝胆皆寒,倒地的赫然是五婢之一的白薇。

“白薇,发生了什么事?”

“死……死神……”

白薇昏厥过去。

甘棠顿时热血沸腾,杀气冲顶,“白袍怪人”竟然向“天绝地宫”下了手,他无暇顾及

白薇的死活,匆匆塞了一粒“万应丹”在她口里,电奔而出。

内院之中,八大护法之二,与三名执事,分别与两名白衣蒙面剑手拼战,白衣蒙面人的

身手,高得出奇,场面动魄惊心,剑气纵横,破风有声,以五对二,竟然被两名剑手追得毫

无还手之力。

第一次,他发现“白袍怪人”有手下人参战。

暴喝挟惨号,从不同的方向传来,整座地宫,如处在狂风猛雨之中,不知有多少敌人闯

入地宫。

凄哼传处,三名执事之一,被白衣蒙面剑手削去半截手臂,一骨碌滚出丈外。

另两位护法双战一名白衣剑手,也呈不支之势。

甘棠双眼尽赤,大喝一声:“住手!”

这一喝,使人心胆俱颤,耳膜如割。

场中交搏的双方,不期然的各自收手退出圈外去。

两护法与未受伤的两名执事,恭谨地叫一声:“少主!”

两名白衣蒙面剑手双双欺向甘棠,其中之一阴森森的道:“少主,你便是‘天绝门’少

主,好极……”

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咽喉,以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完全慑伏在甘棠的眼神之下,那眼

神犹如利刃,又似有形的电芒,使人心旌动摇,悚栗,惶恐。

甘棠双眼罩住两人,脚步向前挪了三四步,紧抿着嘴,面上尽是栗人的杀机。

两名白衣剑手兀立如两座石像,剑尖下垂,忘了出手,也忘了逃避,一种无形的力量,

完全控制了两人的心神。甘棠一扬掌,只那么轻描淡写地一扬。

“哇!”

“哇!”

两声栗人的惨号过处,两名白衣剑手双双栽了下去,气绝身亡。

三名执事与两名护法,连眼都直了,一个个呆若木鸡。

甘棠虚空一抓,两名死者的蒙面巾被揭落,露出两张精悍的中年面孔。

“认识吗?”

各人如梦乍醒,护法之一躬身道:“卑座等认不出死者来路!”

甘棠抿了抿嘴chún,沉声道:“怎么回事?”

另一护法道:“‘死神’率数十白衣人突袭地宫。”

“情况如何?”

“我方死伤很重!”

甘棠咬了咬牙,一挥手道:“几位出去援手!”

“遵命!”

又一名白衣蒙面剑手,闯了进来,白衫上血迹斑斑,剑身半截赤红,目光一扫,挺剑攻

向迎面的三执事。

“哇!”

可能,他还没有看清是谁出的手,便已了账。

甘棠再次挥手道:“快去!”

话声中,人已穿出小院,奔向太夫人的居处,他最担心的便是太夫人,太夫人正值散功

之期,万一不幸,的确是遗恨千古的事。

死尸!

血!

浮动的人影!

一路所经,尽是怵目惊心的场面,他已无暇支援那些拼死苦斗的本门弟子,身形连闪,

冲入太夫人寝室的外院。

“呀!”

他的双眼几乎爆出眶外,黄梅、紫鹃、红蔷、绿蒂业已横尸院地。

“白袍怪人”面对激愤如狂的太夫人,嘿嘿冷笑。

双方距离在八尺左右。

甘棠飘身上前,厉声道:“‘死神’,回过身来!”

“白袍怪人”这一惊非同小可,竟不知身后有人欺近,陡地回过身来,突然蹬地退了一

步,似乎万分震惊地道:“你,小子。”

甘棠切齿道:“恶魔,你的末日到了!”

太夫人可能料不到甘棠会在此时出关,眼神上,她看出甘棠已如同换了一个人,不由激

动得簌簌而抖。

甘棠窃喜来得及时,太夫人安然无恙,只这么神思一分。

白影一晃,“白袍怪人”闪电般暴扑甘棠。

“砰!”

劲气四迸,人影一触而分,双方的距离拉长到两丈。

这一个回合,犹如电光石火。

双方瞪视片刻,开始举步移身,每一步,似乎都费了极大的气力,缓慢、沉重,久久才

跨出一步,白石平铺的院地,平空添了两行深浅如一的脚印。

移近!

缩短!

双方在距离八尺之处停住,但四只眼睛似乎相胶在一起,连瞬都不瞬。

空气,在刹那之间凝结住了。

暴喝与惨呼之声,仍不断传来,但与这里的情景,宛若是两个不同的境地。

太夫人自顾自地点了点头,喃喃地道:“难得,孩子!”移身上前,在倒地四婢口中各

塞了一粒丹丸,手指连动,分点四婢几处经穴。

工夫不大,四婢竟然活了起来,而后站起身形。

太夫人挥手示意噤声,并指向通往外院的门户,四婢齐齐晃身堵住出入口。

“白袍怪人”做梦也估不到会遇见这等强劲的敌手,本觉不耐,一晃掌。

仅止于一晃,没有攻出去,他感到对方完全无懈可击。

然而,这极细微的异动,已给了甘棠出击的机会。

劲飙猛荡,几乎看不见出手。

一声闷哼,“白袍怪人”退了两步。

一击之后,又归寂然,双方再呈胶着状态。

斥喝声起,两名白衣蒙面剑手闯到院门,四婢分别接战,以二敌一。

一幕惨烈的画面,叠了出来。

白衣剑手的剑术,似已到了登峰造极之境,以四婢的功力,二人对一人,竟然仅只能勉

强遏住来势。

渐渐,甘棠心中急躁起来,他与“白袍怪人”如此对峙,白衣剑手有数十之众,时间久

了本门弟子势将被屠杀殆尽。

心神微分,“白袍怪人”闪电般出手。

人影乍合倏分,双方各打了一个踉跄。

再分再合,骇世惊俗的场面展开了。

刹那之间,劲气雷动,罡风四溢,双方各自施杀手,打得难解难分。

甘棠愈打愈觉得得心应手,许多精奥之处,非如此拼搏无法彻悟,内力如泉,源源而

生,二十个照面之后,“白袍怪人”已迫处下风。

甘棠横定心要除去这武林祸魁,同时揭开这死神的真面目,故此每一击都是致命之招。

但“白袍怪人”的武功太高了,虽落下风,却非三招两式所能制伏。

娇哼声起,黄梅首先被创,栽倒地上,与她联手的紫鹃,芳心大乱,两个照面也告负创

不起。

那名白衣剑手,弹身便奔向太夫人。

太夫人因修“驻颜之术”与内力修为不成比例,违反了“天绝”武学法则,发生了散功

的严重后果,功力只残存十之二三。

白衣剑手连攻三剑,迫得太夫人险象环生。

甘棠目光瞥及,怒火猛迸,暴吼声中,骤聚全身功力,以骇电奔雷之势,发出了最凌厉

的一招“天翻地复”。

这一击在此刻甘棠的手中发生,威力之强,足可震天悚地。

当然,施展这一招所消耗的真力,也是相当可观的,现在,事急燃眉,他不计后果地施

出了这一招。

这一招如不能击倒对方,而对方乘他真力骤灭之下反击,后果不问可知。

但,他没有考虑的余地了。

“哇!”。

栗人的惨号传至,“白袍怪人”身形一连几个用跄,退了七八步之多,蒙面白巾立即被

口血染红了半幅,前胸也是一片殷红。

几乎是同一时间,旁边传出一声凄哼。

甘棠目光转处,不由五内皆裂,太夫人被白衣蒙面剑手绕柱而转,身上已有多处现出血

渍。

“鼠辈敢尔!”

厉吼声中,电扑过去。

“哇!”

惨号再传,血花飞溅,那名白衣蒙面剑手,头碎额裂,横尸当场。

“母亲,不妨事么?”

“没有什么,外面。”

语声未已,两声刺耳的惨哼传来,甘棠蓦地警觉,回身一看,“白袍怪人”已失去了踪

影,院门拒敌的红蔷与绿蒂双双仆倒在地,再一看,双睛几乎喷出血来,二婢胸血飞迸,死

于非命,身躯已毁,“天绝门”歧黄之术再玄妙,也无法使之复活了。

太夫人视四婢如己出,颤声道:“她两个怎么样了?”

甘棠悲愤填膺地道:“没有救了!”

语声中,人已穿门而出。

只这眨眼工夫,一切声音都静止了,暴风雨已成过去,但摧残的痕迹怵目惊人,死伤枕

籍,遍地血腥,未死的,似在噩梦中尚未醒转,四处木然站立。

甘棠闪电般朝地宫出口追去。

令人难以置信,对方竟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全部退去,鸿飞冥冥。

室外,夜幕低垂,原来此刻已是晚上,甘棠知道追已无及,宫内善后待理,只好恨恨地

折返宫中。

宫内,已展开了救死扶伤的工作。

甘棠巡视一周,返回太夫人起居之处。

黄梅、紫鹃、白薇业已随侍,但眼圈却是红红的,悲愤之情难抑。

太夫人幽凄地道:“孩子,真想不到本门会罹此浩劫,若非你适时出关,重创‘死

神’,本门恐怕是毁于一旦了。”

甘棠钢牙咬得格格作响。一字一句地道:“不把‘白袍怪人’和他的手下碎尸万段,誓

不为人。”

太夫人一转话题,关切地道:“孩子,三个月来,你的成就如何?”

甘棠骇然道:“孩儿闭关练功已经三个月了!”

“是的!”

“哦!真是想不到一晃就是三个多月。”

“孩子,我预期你出关时我已不在人世了,三个月,太快了,不到百日啊!”

“孩儿已完成九段,第十段估计非五年以上不为功,所以暂时放弃了。”

“这样很好,看你对敌‘白袍怪人’,功力业已敷用了。”

“谢母亲!”

突地——

一个声音道:“总管东方一扬求见太夫人。”

“进来!”

一个苍发灰袍老者疾步而人,先向太夫人一曲膝,然后向甘棠躬了躬身。

“东方总管,清查结果如何?”

“回太夫人,对方遗尸八具,我方重伤四十,罹难三十七位。”

“罹难的都无救了?”

“生机已绝,都无救了!”

“都是些什么人?”

“四位太上侍婢,五名执事,六名执法,六位护法,其余二十四名系各院属弟子。”

太夫人老泪纵横,咽声道:“以重礼厚葬!”

总管东方一扬躬身退了出去。

甘棠存疑地道:“奇怪,‘白袍怪人’何以探知本宫秘道?”

太夫人道:“是跟踪本门两名弟子而来的!”

甘棠默然,心中像压了千钧巨石般沉重。

太夫人口注白薇道:“传令‘神武院’,封闭现在通道,以防敌人卷土重来,开启第二

秘径。”

“是!”

白薇衔命而去。

大夫人深深地注视了甘棠片刻,道:“孩子,此间善后自有人料理,你可以去办正事

了!”

甘棠恭敬地道:“谨遵母亲之命!”

“行止可有打算?”

“孩儿先赴太行山,寻那白发红颜的怪女人,查询当年残害义父的真凶!”

“好,‘神武院’全部弟子随你入江湖,听你调遣运用。”

“这,孩儿认为一个人之力足够!”

“孩子,俗语说独木难支大厦,也让他们有为掌门人效力的机会,他们在暗中待命,并

不影响你的行动,‘天威院’可作你耳目,程院主阅历极丰,他会安排一切。”

“是!”

“还有,武功不可恃,必须谋而后动……”

“孩儿谨记。”

“本门是否重新扬名武林,全仗你了!”

“孩儿尽力而为!”

“哦,还有你提及的那疯汉,以你的修为足可以医治了。”

“请母亲指示。”

太夫人取出一只小瓷瓶,道:“这里面是一粒特制的‘伏神丸’,患者服下之后,以

‘真丝贯胸’之术,点‘百合’、‘玉枕’、‘华盖’、‘天灵’四穴,然后双手中指按前

额,‘上星’、‘神庭’二穴,由指尖迫入真气,至破金为止。”

甘棠默记了一遍,接过瓷瓶,道:“孩儿记住了!”

太夫人特为甘棠置酒以壮行色,各院香主以上全部参与。

一宿之后,甘棠经由另一个秘道出宫,径奔太行山。

他此番重出江湖,已不再遮掩行动,以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天伦梦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帖亡魂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