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帖亡魂记》

第二十二章 剑拔弩张

作者:陈青云

甘棠在“漱玉别府”之外的斗场中,业已看出两个蒙面少女的身份,身着宫装的是“东

海派”掌门之女孙琼瑶,着绛衣的,是司徒霜。

现在,在床边发话的,正是被尊称为公主的孙琼瑶。

一种异样的感觉,立时流通了甘棠的全身,使得他惊惶不安,但下意识中却又感到无比

的慰贴。

最难消受美人恩,美人殊恩,最令人荡气回肠。

孙琼瑶是他所见美人中的美人,称之天仙化人,并非过誉,贴切极了。

隔着薄如蝉翼的柔丝纱帐,幽香微闻,那极美的轮廓,隐隐在目,像雾里看花,朦胧中

带着美的神秘,又像云雾中的仙子,充满了勾人绮念的诱惑。

心跳自然地加速,面上有些热辣辣的。

他想到初邂逅时,妙目所流露的爱意,司徒霜的话,又一次响在耳边:“公主爱你!”

以前,因西门嵩恶毒的谎言使他自卑,沮丧,那种情绪,帮助他抵御了无边的诱惑,现

在,心情不同了,一朵出自造物主精工培育的绝世名花,近在咫尺,等待着他攀折,他,只

是一个凡人,他无法不动心。

孙琼瑶银玲般的声音再起:“甘少侠,怎么不说话了?”

甘棠心弦陡地一颤,讷讷地道:“敬谢姑娘援手之德!”

孙琼瑶嗤的一笑道:“这不值挂齿!”

“哦!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我临时租赁的屋子,郑州闹市的一角!”

“郑州城?”

“不错!”

“已经过了黄河。”

“少侠,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

甘棠心中一震,又是另外一种感受,若非孙琼瑶主婢适时相救,自己纵不死也落回了

“漱玉别府”,后果不可言喻。

忽地,他想到了为他自己而死的神秘少女“十五妹”,她临死的话,犹在耳边:

“请……葬我在‘大佛窟’对面的墓中……”她为什么一定要选择那里作为葬身之地,令人

无从想象,但这遗言,他必须做到,这是他对她唯一能图报大恩于万一的机会了,再就是为

她报仇……

心念之中,惶急地道:“孙姑娘,请问当日罹难的那位女子遗体如何了?”

“她是谁?”

“在下的救命恩人!”

“哦!她的遗体已经殓棺,寄厝在此宅的后院空屋之中。”

甘棠几乎感激涕零,颤声道:“姑娘,这件事在下终身不忘!”

“言重了!”

“请问今天是初几?”

“十五!”

“今天……是……十五?”

“是的,怎样?”

“没有什么!”

口里漫应着,心中却如油煎,十五,“生死大会”之期,自己势不能代表“天绝门”参

与这大会了……

罗帐轻启,眼前现了一张吹弹得破的粉靥,尤其那一双散发着万种柔情的眸子,令人不

敢正视,四目交换,甘棠感到一阵意乱神迷。

樱桃初破的朱chún,发出了珠走玉盘似的声音:“少侠,听说贵门歧黄之术冠天下,所以

你的伤……?我尚不敢造次用葯……”

甘棠垂下目光,努力定了定神,道:“姑娘,请劳神吩咐为在下备一净室,在下设法自

疗……”

孙琼瑶粉靥微微一红,情深款款地道:“何须预备,难道这间屋子不当意?”

“唉!不!不!在下……”

“这本是我的卧室,你安心疗伤好了,除饮食之外,我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你。”

“在下……岂能……”

“岂能用女子的闺阁,是吗?”

甘棠俊面上涨得绯红,答不上话来。

孙琼瑶盈盈一笑,放下了罗帐,道:“我不扰你了,床头有小磬,有需要时击磬好

了!”

说完,莲步姗姗,翩然而逝,“砰!”房门关上的声音。

甘棠本想出言辞谢,自己不能占用女人的香闺,然而,喉头被什么东西堵住,话无法出

口。孙琼瑶走了,留下了一抹似兰非麝的幽香,和衾枕上原有的淡香融合在一起,她离开

了,但那惑人的倩影,似乎仍在眼前闪晃,久久,他仍回不过神来……

眼前的幻影起了变化,变成了一个淡扫蛾眉,水色宫妆,云发披肩,满面哀怨之色的少

女,她,是林云……

甘棠悚然而震,幻像消失了,一颗心仍跳个不停,他不能做出任何有负林云的事,甚至

起念都不应该。

他从而想到那天与母亲和林云诀绝的那个场面,无疑地,他的行为不但深深地戳伤了慈

母的心,同时也使林云心碎。

推源祸首,他简直无法形容心中对西门嵩的恨到底有多深多厚。

这些意念,使他心头魔障顿消,灵明复振。

他探手入怀,想服本门灵葯“万应丹”,发觉情形有些异样,揭被一看,全身被洁白的

绢布缠裹,看来是孙琼瑶给敷的外创葯,绢布之外,罩了一套绸衫裤。

他费力地转身,发现葯瓶在枕畔,另外还放置两袭外衫,心中不由又起了遐思,这种无

微不至的照拂,表示出对方情意之浓。

他倒了三粒“万应丹”在口中,然后就躺卧之势,闭目行功。

灵葯奇效,半个时辰之后,生机大畅,痛楚全消。

他起身下床,换上外衫,目光浏览全室,布置得华而不奢,清心悦目,虽然是女子的寝

室,却有着七分书斋的气氛,这布置显然是专为了他,更见美人情重。

小几上置有茗点,他不客气地用了些,然后,在靠里壁的一张木榻凉蕈之上,开始以本

门至高心法运功,希望能借略见恢复的一二成内元,释放被封的功力,由于“天绝武学”迥

异常轨,别派高手,根本无法助力,只有靠自己勉力而为。

在这里的心情气氛,与“漱玉别府”的地牢相较,自是有天壤之别,而孙琼瑶在日常饮

用中,掺加的何首乌等提神培元葯料,发挥了极大的效果。

三天三夜。

仅只短短的三十六个时辰,他奇迹般地恢复了全部功力。

也在这短短的三天之中,江湖上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碧天如洗,万里无云,视界极为清朗。

“玉牒堡”后,第三座峰头之上,人头攒动,俗僧道尼丐俱全,人数在千人左右,虽然

有这多的人,但却听不到半丝声息。

每一个人,面上都是沉重万分之色,像有不测之祸随时会临头一般。

所有的目光,全集中向对面一座入云孤峰之上。

叠石峰!

生死大会正在进行,今天,已进入第五天。

这是一场别开生面,也是武林史上空前的一次聚会,各门各派,三山五岳的武林人,都

赶来参与。

其中,最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原本传言已遭了“死神”毒手的“少林”“丐帮”两门派的

掌门人和长老,居然现身参加大会。

生死大会,关系着整座中原武林的存亡绝续,并非个人生死之争。

“玉牒堡主西门嵩”,率手下三十六名锦衣剑士,抱正邪不两立的救世宗旨,在叠石峰

头约战“血帖”主人“死神”和“死神”手下近二十名“死亡使者”。

这一场武林空前的决斗,双方约定至死方休,所以称“生死大会”。

所有武林道的希望,全寄托在西门嵩一人身上,如果他胜了,道长魔消,如他败了,

“死神”将君临天下。

三十六名锦衣剑士与二十名“死亡使者”的命运,取决于各自的主人,哪一方的主人落

败身死,属下自决以殉,这也是约定之一。

叠石峰,孤立云表,峰尖透空,隔峰而望,极为清楚。

今天,决斗已进入了第三天。

此刻,峰头上三十六名锦衣剑士与二十名“死亡使者”,各排一列,分据峰头的两侧,

远远望去,像帝王陵寝中的石翁仲一般,挺立不动。中间,怪石棋布,一白一灰两条人影,

久久才交换一个照面。

三天两夜不眠不休的决斗,似乎已接近尾声,但鹿死谁手,仍无法预卜。

千余会众,一个个的心弦绷得紧紧的,照样也是不眠不休地观望。

不论谁生谁死,西门嵩这种为武林正义不顾牺牲的武士本色,已赢得了普天下同道的赞

赏与敬佩。

这次决斗,较之三十年前“武圣甘敬尧”拼战“九邪魔母”更加险恶百倍,因为这完全

是非生即死之斗。

西门嵩与手下三十六名剑士,大有春秋时燕园的太子丹,在易水送别谋刺秦王的剑士荆

轲,所吟的“风箫箫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视死如归的壮怀,在武林同道的心目

中,是为神为圣的行为。

惊心动魄的场面,在死寂中持续。

倏地——

在两条人影一触之际,灰衣人影倒了下去。

“呀!”

惊呼之声如一片雷鸣,每一个会众的血液在刹那间凝固了,心脏也似乎停止了跳动,所

有的面色成了死灰。

西门嵩倒下去了,这意味着中原武林的命脉被斩断了。

白色人影,连连晃动,似乎也力不从心,无法再上前作致命一击。

“哦!”

爆发的是欢呼之声,灰色人影竟然又站了起来。

对峙——

场面笪归死寂,一分钟有一百年那么长。

足足盏茶光景,灰色人影意外地首先发动攻击。

白色人影,倒下,再起!

灰色人影,上步,再出手。

第四次,白衣人影倒下,不再起来。

又是难耐的盏茶时间,灰衣人影,俯身,双手平举着白色人影,艰难地挪动,到了面对

会众这一面的孤峰边缘,一抬手,白色人影如殒星飞泻而下……

欢呼之声,震得四山齐应。

“死神”死了,武林的祸根除掉了。

飞蝗般的人影,向峰下射落,争先恐后地要一睹这绝世魔头的真面目。

更意外的是,叠石峰头那批“死亡使者”并没有照约定自决殉主,纷纷出手发动攻击,

三十六名锦衣战士,挥剑迎击……

惨嗥之声撕空裂云,不过,工夫不大,像阵头雨似的猛发疾收。

二十名“死亡使者”在转眼之间悉数被杀。

当一些身手特高的会众登上叠石峰头,“死亡使者”的尸体全已被悉数抛下峰后的绝

谷,西门嵩似久战脱力,正闭目垂帘,调息运功。

峰脚怪石嶙峋之中,陈着“死神”面目不辨,血肉模糊的尸体,从峰头被掷落,自无不

粉身碎骨之理。

三十六名锦衣剑士,被高举,欢呼雷动。

“生死大会”结束,“血帖”所造成的末日恐怖也结束了!

事实真的如此吗?

这时,在峰后临绝谷的一面,半峰之间,岩石的裂缝里,夹着一条白衣人影,也没有被

人发现,事实上这岩缝并非特别突出,从上俯视,的确不易发觉。

这一天,也是甘棠借无上心法,恢复了全部功力的那一天。

几天来,孙琼瑶对他无微不至的照料,使他刻骨铭心,然而,也使他感到极度地痛苦,

他明白对方如此做的用心,但,为了表姐林云,他无法分割自己的感情。

男女之间,情感是独占的,自私的,而且像眼睛一样,不能容半点砂子,固然,有不少

人享齐人之福,也有不少明理的女子有容人之量,可是分割的感情,本身已失去了神圣的涵

意。在珍视纯情与节操的人的心目中,兼爱是痛苦而不是幸福。

他爱林云,是毫无疑义的。然而使他感到痛苦莫释的,并非孙琼瑶举世无匹的姿色,而

是她那份奇情殊恩。

两者之间,的确很难取舍,他不能同时爱两个人,即使,林云与孙琼瑶甘心共事,他也

不情愿,何况,两者都是一派掌门千金的身份,彼此很难相容。

他苦苦地思索两全之道,世间极少有两全其美的事,无论如何不可避免的,总有一方受

到伤害。

他不能牺牲一直占据着他心房的林云,但对中途闻入心扉的孙琼瑶,他也不能使她的感

情受到伤害,困难的是情爱之中夹着恩惠。

剪不断、理还乱,他已深深地沉缅在痛苦之中,无由解脱。

人,在性格上有与生俱来的弱点,很多悲剧的发生,在于人忽略了这弱点。

甘棠具有过人的智慧,他明白这弱点,在经过一番内心的挣扎之后,他毅然决定了应该

采取的行动——离开。

离开诱惑,是最智慧的抉择,如若再相处下去,人性的弱点无法克制的时候,难免会做

出错事来,要想自拔,就办不到了。

同时,功力已复,许多的恩怨在等待解决,他没有耽下去的必要。

他从自我的感情束缚中挣脱出来,内心感到无比的舒泰。

他移步窗前,望着窗外庭院中的木石花草,考虑如何措辞。

就在此刻——

房外廊沿上传来一阵语声:“禀公主,赴开封的探报业已回转!”

“哦!情况如何?”

“生死大会业已结束……”

甘棠心头一动,忙聚精会神地听下去。

“胜负谁属?”

“三日夜的拼搏,‘玉牒堡’主西门嵩掌毙‘死神’,尽灭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剑拔弩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帖亡魂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