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帖亡魂记》

第二十四章密室求凤

作者:陈青云

窗外人道:“老身可不是什么高人,过路而已!”

甘棠向青衣剑客颔首示意了一下,从容起身启户而出。

窗外,站着一个徐娘半老的黑衣妇人。

这一应答,惊动了负责戒备的东海武士,纷纷现身扑来。

孙琼瑶与司徒霜也现身而出。此际天色微明,已可辨人面目,在高手眼中,当然不殊白

昼。

甘棠一拱手道:“尊驾不速而至,请示名号?”

黑衣妇人冷冷地朝四下一扫,道:“要他们退下去,我只和你与司徒望谈话!”

甘棠心念一转,道:“我们到城外去谈?”

黑衣妇人道:“最好不过。东门外,我先走了!”

说完弹身飞逝,身法之奇快,令人咋舌。

孙琼瑶秀眉一蹙道:“她是谁?”

甘棠摇了摇头,道:“从未谋面!”

“看来她身手不凡?”

“是的!”

“她有什么企图呢?”

甘棠自然不好主出这黑衣妇人知道他的家事,苦苦一笑道:“无法推测!”

“为什么不在这里谈?”

“她指名要在下和司徒世叔,必有隐衷,所以在下认为城外谈较为适当!”

“我觉得对方行迹可疑……”

“这倒不足为奇。噢!孙姑娘,在下有件事奉告!”

“什么事?”

孙琼瑶向前靠近了两步,与甘棠仅三步之隔,吐气如兰,那*女特有体香,微微散发,

甘棠下意识地心头一荡,定了定神,才道:“令姑祖母‘阴司公主’尚在人世!”

孙琼瑶杏目圆睁,再向前靠近了一步,颤声道:“真的?”

“一点不假,昨天傍晚,我亲眼看到她现身‘叠石峰’头,她本来双目失明,现在业已

被‘奇门派’长老‘神医宇文松’治愈了……”

“啊!谢天谢地!”

“孙姑娘,令姑祖母造成武林空前血劫,而现在据她的语意,似乎仍不愿放过中原各门

派,第二个‘死神’虐肆,是她一手造成,事实揭露之后,中原武林自不会放过她,在下忝

为中原武林一分子,同时‘天绝门’也有血债……”

“甘少侠,她……她人呢?”

“不知道!”

“家父明天可到,会设法使她返回东海的!”

“青衣剑客”业已灭烛而出,与司徒霜在一旁喁喁细语。

甘棠略一沉思之后,以十分郑重的口吻道:“孙姑娘,在下坦诚相告,昨天在下以姑娘

的缘故,未向令姑祖母下手,这点务望姑娘体谅在下的立场!”

孙琼瑶俯下螓首,以很低的声音道:“甘少侠,我尽力而为,使敝姑祖母离开中原

道。”

甘棠不置可否,他不能因私而废公,孙琼瑶对他有恩有情是回事,“阴司公主”欠中原

武林血债又是一回事,当下转口道:“在下告辞了!”

“何时回转?”

两道秋水似的眸光,含着深深的情意,期待地凝视着。

甘棠简直不敢正视对方,把目光微微一偏道:“在下还有事待办,姑娘盛意心领了!”

“你不准备再来了?”

“不会的。”

“也好,我后天离开这里,盼不久再见!”

“会的!”

孙琼瑶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一副慾言又止之态,醉人的眸光,却一直不曾从甘棠的面

上移开过。

甘棠看得心跳面热,故意提高嗓音道:“世叔我们该起身了!”

“青衣剑客”应了声“好!”黯然对司徒霜道:“孩子,爹又要离开你了,你恨我

吗?”

司徒箱凄声道:“不,爹怎么如此说!”

“那你暂时仍与公主一道,爹办完应办的事后,再……”

他说不下去了,单只向西门嵩索仇这一节,生死就无法预卜,也许,这一别也就是永

诀,天下父母心,他不愿增加爱女精神上的负荷,只装得若无其事。

“爹,公主在中原一日,女儿就伴她一日!”

“好,我……与你世兄赴约去了!”

“爹自己保重!”

“爹这大年纪,这一点省得的。”

孙琼瑶仍依依不舍地望着甘棠,多少痴情、爱意、怅惘、幽怨,全在这无声的凝望之

中。

甘棠并非不懂,也不是无情,大恩不报,情意难偿,使他感到莫大的痛苦,只是,表姐

林云已占住了他整个心房,他不能见异思迁,做负心郎,可是当他想到孙琼瑶不避男女之

嫌,危难亲扶,香闺疗伤,这种刻骨的情意,又怎能抛得下。司徒霜又曾透露过孙琼瑶已决

意此生“除去巫山不是云”,如因此而误她一生幸福,岂非是一件终生憾事?

心念之中,不由有些英雄气短起来。

“青衣剑客”适时招呼道:“贤侄,我们走。”又转向孙琼瑶:“孙姑娘,叨扰了,对

小女大德,老夫永铭肺腑!”

孙琼瑶忙道:“前辈言重了!”

甘棠乘机向司徒霜道:“世妹容后再见!”接着又向孙琼瑶作别,像逃避什么似的,匆

匆转身。

为了不惊动店家和旅客,两人越屋而出,直奔东城。

城外,一道土阜之上,黑衣妇人业已伫候。

甘棠与“青衣剑客”径趋黑衣妇人身前,只见黑衣妇人面寒如冰,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目中隐泛杀机,这神情,使二人为之心头一震。

黑衣妇人冷冰冰地道:“司徒望,还记我是谁吗?”

“青衣剑客”熟视了对方片刻,突然欣然道:“你……你是如萍小妹?”

“亏你还记得!”

“自你远嫁关外之后,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你感到意外吗?”

“十分意外!”

“我找到你也是十分意外!”

“小妹找我?”

“嗯!找了十多年了!”

语音仍是那么冰冷,无情,“青衣剑客”面上的笑容消灾了,他直觉的感到气氛有些异

样,窒了一窒之后,问甘棠道:“贤侄,这是你姑母如萍,她出嫁关外蒋家时,你还年幼,

可能……”

甘棠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得一愕,随即行下礼去,激颤地道:“萍姑,我听爹提到过

您!”

甘如萍面色耳地转变为无比怜爱之色,一拉甘棠道:“孩子,苦了你了,想不到甘氏还

留得你这一条根!”

甘棠眼圈一红,悲声道:“萍姑,棠儿愧未能早日了断血仇。”

“孩子,慢慢来,仇家终有授首之日的。”

“萍姑,我的身世……”

“孩子,你是甘氏血裔没有错,但大嫂……”

甘棠一颗心登进提到了腔口,栗声道:“我母亲怎样?”

甘如萍咬了咬牙道:“大嫂不守妇道,也是实情!”

甘棠如被雷击,连退了三个大步,手足一阵发麻,全身像被浸在冰窖里,母亲失德,已

成了不争的定论。这事实对一个作子女的来说,的确太残酷了。

“青衣剑客”沉声道:“如萍,你大嫂绝非这等人,你说话得有根据。”甘如萍面色又

恢复了原先的冷漠,阴寒,目光罩定了“青衣剑客”道:“你为我大嫂辩护?”

“青衣剑客”面色一肃,道:“说是亦无不可!”

“哼!你知道十多年来,我为什么找你?”

“为什么?”

“我要杀你!”

“青衣剑客”骇然退了一个大步,栗声道:“你要杀我!”

甘如萍双目抖露出一片恐怖杀机,厉声道:“一点不错。我奉家兄之命,要杀你这人面

兽心的东西!”

“青衣剑客”激动得簌簌直抖,两眼瞪如铜铃,狂声道:“奉敬尧兄之命?”

“不错!”

“萍妹,你说这话是认真的?”

“十分认真!”

“那是为了什么?”

“你应该很清楚!”

“我一点也不明白!”

“一定要我说出来?”

“当然!”

“你坏我大嫂名节!”

“我?”

“青衣剑客”面色顿时紫酱,脸孔扭曲得变了形,口chún翕张,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灰

白的长髯,猎猎拂动。

甘如萍恨恨地道:“难道你还想否认不成?”

“这……这……从何说起?”

“问你自己!”

“甘如萍,你敢胡说八道,别怪我……”

“哼,司徒望,别以为‘无双流’剑术了不起,我甘如萍不在乎。”

甘棠面色一变再变,内心起了阵阵撕裂的痛苦,他着着实实地体味了人心诡谲这四个字

的含义。记得初临“玉牒堡”,西门嵩以父执身份,表现得大义凛然,结果不择手段地迫害

自己。现在,司徒望又以世叔的身份出现,想不到……

当下,一咬牙,面对“青衣剑客”,俊面全是栗人的杀机。

“青衣剑客”痛苦地哼了一声,道:“贤侄……”

“住口,你不配如此称呼我!”

甘如萍一摆手道:“孩子,你且忍耐片刻,让我把话说完!”

“青衣剑客”仰目望了望天,深厚无比的养气工夫,使他在这种火辣辣的场面中冷静下

来,凛然视着甘如萍,语音平静地道:“如萍小妹,我愿意听听这事的原委!”

甘如萍不屑地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我是无中生有?”

“难道你有根据?”

“当然!”

“什么根据?”甘如萍自怀中取出一样东西,托在掌心,道:“你不会说不认识吧?”

那是一枚古钱,精光雪亮。

“青衣剑客”目光一直,骇呼道:“这是我的剑饰,我也不清楚何时失落的,怎

会……”

“堂堂青衣剑客,怎会连缀在剑柄上的饰物失落了都不知道……”

“这是事实!”

“还有……”

甘如萍又取出一样东西,依然平置掌心中,那是一枚金钗,制作十分精巧,钗头是一只

凤,栩栩如生。

“认识这个吗?”

“这是一枚金凤钗!”

“嗯,不错,不过看清楚了,这凤钗可非凡物,普通的凤钗多一个凤头,而这钗却是展

翅慾飞的金凤,大嫂的名号,由此而得!”

“什么,是大嫂的独特标志?”

“对了,‘凤凰女’三个字的代表。”

“这有何关联呢?”

甘如萍冷笑一声,又伸手怀中,却取出一络头发,道:“司徒望,这古钱和凤钗用这青

丝绾住,你认为是怎么回事?”

“青衣剑客”面泛苍白,汗珠滚滚而落,梦呓般地道:“怎么回事?”

“问你呀?”

“我不懂,不懂,不……”

“那我再告诉你,先兄在你住过的客房中拣到这些东西,当时几乎气煞,立即质问大

嫂……”

“你大嫂承认了?”

“这倒是没有。先兄因气愤过度,甫与大嫂见面,便厉声要大嫂或是滚出甘家大门,或

是自决,大嫂很娇脆,没有分辩也不问原因,自动离了家门……”

“敬尧大哥出示这东西么?”

“没有,那根本不必要,大嫂被责骂后立即出去!”

“天啊!这怎么可能?”

“事后,先兄把这东西交给我,要我替他处置……”

甘棠大叫一声:“司徒望纳命来!”

一掌切了出去……

“砰!”挟以一声惨哼,“青衣剑客”竟未闪让,也没有还手或封挡,硬承了一掌,身

形踉跄倒退之下,连喷了三口鲜血。

甘棠近乎疯狂地暴吼道:“司徒望,拔剑,否则你就没有机会了!”

“青衣剑客”神情木然地望着远方,口里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甘棠再次吼道:“拔剑!”

“青衣剑客”痛苦万状地道:“贤侄,可肯容我说一句话?”

甘棠切齿道:“你还有话说?”

“青衣剑客”双目暴射湛然神光,栗声道:“如萍小妹,贤侄,听我一言,这是一个极

毒辣的阴谋,也许与东海炸船的事件有关。请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查个水落石出。老夫劫后

余生,死何足惜,只是大嫂的名节不可悔,敬尧兄的英名不可污,你杀了我,等于坐实了这

件事。”

甘棠冷冷一哼道:“一个月的时间,你尽可从容远遁……”

“青衣剑客”激愤地大叫道:“你视为叔的为人如何?”

“衣冠禽兽!”

“青衣剑客”全身一颤,老脸起了抽搐,钢牙咬得格格作响,窒了片刻才道:“贤侄,

我不怪你,这事任谁也忍不了,不过,千万别作亲痛仇快的事,一月到期,如不能对你有所

交待,我自决以谢。”

那神情态度,有一种凛然不可犯之色,令人不能不信。

甘如萍:“孩子,就等他一个月!”

甘棠痛苦地点了点头。

“青衣剑客”目中挂下了两行老泪,沉重地道:“贤侄,此事我从西门嵩着手侦察,但

对方不是易与之辈,如我不幸,请贤姑侄继续查探,务要弄个水落石出,因为这关系着大嫂

的清白。”

甘棠一目不解地瞪着对方,对方眼中流露出的是悲愤,痛苦,怨毒之色,眼睛是不会说

谎的,任何姦狡通天的人,眼光中多少流露些痕迹,他开始相信了,也许,这真的是一个可

怕的毒谋,甚至于与“圣城”血案有关,“青衣剑客”东海遇难,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密室求凤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