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帖亡魂记》

第 四 章 白袍怪人

作者:陈青云

甘棠震惊不已地道:“请问这一半如何解释?”

“神机子”道:“老夫也是被萧声引来。凑巧在老夫先一步,有三名高手被引到峰头,

老夫觉出其中蹊跷,凭借淡薄修为,勉力抵御萧声,结果,那三名高手进入石林之后,不再

出来。以后,每逢三五个月不等,必传出萧声,而且都在三更左右,而每次差不多都有高手

被引到此送命……”

甘棠打了一冷颤道:“前辈为何不阻止那些高手进入石林?”

“不行,萧声一起,老夫自顾不暇,焉能发声警告!”

“也可以把此事公诸武林,以免后来者重蹈覆辙,同时合谋对付。”

“也不行。一面恪于誓言,真相不明,不现江湖,同时老夫因抵御萧声的关系,下半身

也已瘫痪,成了废人,根本无法行动!”

“哦!”

甘棠这才注意到“神机子”两条腿业已干瘪得像两根木棍,同情之念,油然而生。心

想,本门歧黄之术冠绝天下,可以活死人而肉白骨,治这偏症,当无问题,俟自己下山之

后,再设法替他医活。当时也不言明,接着问道:“然则前辈何以能警告晚辈?”

“因为你至此之后,萧声已停!”

“原来如此,那吹萧的女人是谁?”

“神机子”瞠目道:“什么,女人?”

甘棠心思极灵,登时醒悟,自己乃是以本门“潜听”之术,听出一个女人声音,其实也

根本没有见到人影,“神机子”不谙此术,可能五年来一无所见,为了不泄露本门武功之

秘,只好含混其词地道:“晚辈听萧声缠绵凄怨,所以猜想可能是个女人!”

“这想法有理,但也无稽!”

“前辈可曾发现到一个白袍怪人!”

“有,萧声便是召那怪人来此!”

“那怪人的来路呢?”

“不知道,像幽灵般地出现,又像幽灵般地消失!”

甘棠暗忖,自己就曾在“玉碟堡”外,发现那怪人的身形,可能这孤峰另有秘道上下,

所以才会有这现象,不过那怪人的身法,的确快得有些惊世骇俗,等闲高手,决看不出来。

当下撇开这问题又道:“前辈在此守伺了五年,难道不被对方发觉?”

“这事令老夫十分不解,这石林中的怪萧主人,似乎是张网而待的样子,愿者上网,老

夫起初也是惴惴不安,但数年下来倒是见怪不怪了。”

“对方诱杀武林高手的目的何在呢?”

“这不能解释为诱杀,老夫默察萧声是在召唤那白袍怪人,至于闻声而至的,只能说是

自投罗网!”

“进去的无一幸免?”

“不错,石隙间不断增加的枯骨便可证明。”

“前辈枯守这石洞,日食饮用……”

“这倒不用愁,洞内有泉,洞外有黄精野岑,皆可充饥解渴!”

“哦!这不太苦了?”

“少年人,个人的甘苦算得了什么。对了,近年来江湖中发生了些什么大事?”

“死神再现!”

“神机子”骇然大震道:“死神重现了?”

“是的!”

“奇怪,传言中‘死神’已在六十年前与围攻他的千名高手同归于尽……”

“传闻有时是失实的!”

“啊!‘死神’复出,武林又将面临恐怖的末日了!”

“听说已有不少帮派遭劫。”

“中原武林反应如何?”

“玉碟堡主西门嵩传柬各门派,准备联手对付。”

“论武功,西门嵩是继‘武圣’之后的第一高手,但,恐怕仍难与‘死神’匹敌,六十

年悠悠岁月,‘死神’的功力岂非更加可怕!”

“是的,但自古邪不胜正,事在人为!”

“好,说得好,贵门将是逆流中的砥柱。”

“不敢,敞门对当为的事,决不落人之后就是。”

“小友可以离开了!”

甘棠思索了片刻道:“晚辈想进石林之中一探……”

“神机子”急摇手道:“不可,进去有死无生。”

“这恐怖的谜底总要揭开,否则不知有多少武林同道遭劫?”

“待寻出端倪之后,设法对付,方为上策,否则眼前就要增加你一个牺牲者,于事却丝

毫无补!”

这是实情,他自己可说半分把握都没有,然而天生的傲性,使他跃跃慾试。

“神机子”道:“小友,如老夫自力不差,你的资质秉赋,是百年罕见的奇材,望你善

予珍惜,不要平白的糟塌了。现在你牺牲了,于事无济,若能善用天赋,将来或可拯救万人

于浩劫之中,生死之间,其结果是不可以道里计的!”

甘棠不由悚然心震,他想到了肆虐的“死神”,也想到了血海深仇,是的,至少在目前

他不能太看轻自己的生命。

心念之中,趋身一揖道:“晚辈谨受教,不过,有一天晚辈会再来的!”

“好,这才是有作为的人。”

“前辈何不也离开此地?”

“不,老夫非贯彻誓言不可。”

“如此晚辈暂且告辞!”

“嗯……”

“前辈还有话说?”

“神机子”犹豫了很久才道:“老夫想托你办件事!”

甘棠毫不思索地道:“前辈尽管吩咐,只要晚辈力所能及,一定办到!”

“老夫一生不受人好处,但愿有个条件交换!”

“条件交换?”

“不错!”

“如果晚辈事实上提不出任何条件呢?”

“那就作为罢论,你走吧!”

甘棠不由大感为难,他在这极短的时间里,对舍己为人的武林先辈由衷敬佩,而对方不

平白受惠的傲气,更引起他内心的共鸣,能有机会为他做点事是求之不得的,但一时之间有

什么条件可提呢!对方已是个半残废的老人,难道真的要对方付出什么代价吗?

突地,他想到了怀中那面取自父亲遗体上的铁牌。

“神机子”博古通今,也许能知道这铁牌的来历,如能弄清楚这铁牌的来路,说不定就

可以弄出仇家的下落。

心念之中,不由大是振奋,喜孜孜地道:“前辈,晚辈请教一件事,算是交换的条件如

何?”

“好,你说说看!”

甘棠小心翼翼地取出怀中那块一面是鹰一面是龙的铁牌,递了过去,道:“前辈可知此

物的来历?”

“神机子”接在手中,反复一审视,陡地神色大变,栗声呼道:“鹰龙魔牌!”

甘棠一怔神,他从来没有听过这名称,脱口道:“鹰龙魔牌!”

“神机子”一把捉住甘棠的手腕,激动至极地道:“你从何处得来?”

甘棠一看事有蹊跷,心头一转之下,平静地道:“是无意中得到的!”

“无意?如何得到?”

“在一座废墟中捡到的!”

“哦!”

“神机子”松开了手,凝目望着洞外黝黑的夜空陷入沉思之中。

甘棠内心却激动如潮,因为这“鹰龙魔牌”可能关系着仇家的来龙去脉,看情形,“神

机子”定知这魔牌的来历,也许还不止此。

“神机子”喃喃自语道:“看来武林的末日已经到了!”

这话使甘棠全身一震,骇然道:“前辈,什么意思?”

“神机子”目射异光,以颤抖的声音道:“你确是无意拾获的?”

甘棠一言既出,只好硬起头皮道:“是的!”

“可有第三者知道?”

“没有!”

“唉!大劫当头,无法挽回了!”

甘棠越听越不懂,剑眉紧蹙道:“前辈,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说‘死神’的死亡敕令‘血帖’已重现江湖?”

“是的!”

“加上这‘鹰龙魔牌’,武林岂非要临末日!”

“前辈还没有说出‘鹰龙魔牌’的来历。”

“神机子”平静了一下情绪,才语音凝重地道:“这‘鹰龙魔牌’现在是第三次出现武

林……”

“第三次?”

“不错,五十年前,九大门派的掌门令主集会洞庭君山‘轩辕台’,研商九派会盟的大

事,‘鹰龙魔牌’突然出现。结果,九位掌门令主失去了颈上人头,随行各派弟子近百,无

一幸免,造成了骇人血劫,天下武林全为之震动,至今还是一个悬案,这是第一次。”

甘棠为之毛骨悚然。

“第二次呢?”

“第二次距今约三十年,当时黑道盟主‘混世魔君古辟’庆祝花甲寿诞,‘鹰龙魔牌’

又现,黑道巨魁四十八人连同主人在内,无一幸免,手下死的根本无法计数。”

“现在是第三次?”

“一点不错!”

甘棠血脉资张,心胸慾裂,看来血洗“圣城”的凶手,是“魔王之王”无疑了,十年前

尸山血海的一幕,又现心头,一天二地之仇,加上无边的怨毒,刺激得他几乎发狂,忘形地

失口叫道:“我不把‘魔王之王’挫骨扬灰,誓不为人!”

“神机子”骇然道:“你怎么了?”

甘棠自知先态,但心气难平,咬牙道:“这等魔头,难道不该杀?”

“话是不错,但谁有这等功力?又何处去寻……哦!”

“怎样?”

“神机子”仓皇地向外看了又看,压低了声音道:“也许对方现在就在附近!”

“何以见得?”

“老夫推断这魔牌出现决非偶然,可能这次血劫与贵门有关,而贵门立派之地,又不为

外人所知,所以才会无巧不巧地让你拣到,你的行动,必在对方监视之中,极可能要从你上

身上查出‘天绝门’立派之地!”

这推断未始不合理,可惜甘棠说的并非事实,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一点,甘棠

心中自己明白,只好将话答话道:“前辈的推论极是!”

“老夫方才说要请托你办一件事作为罢论!”

“为什么?”

“小友,恕老夫直言,目前你处境相当危殆,为了贵门的集体安全,你只有一条路可

走!”

“愿闻!”

“神机子”改以传音入密之法道:“你立即离开此地,设法向贵门示警,但必须不着痕

迹,然后毁去‘鹰龙魔牌’,永绝江湖!”

如果事实是这样,这当然是唯一可行之途,甘棠故意沉思了片刻,道:“前辈的关注,

晚辈已有成算,至于前辈命晚辈所办的事,仍清赐告!”

“神机子”困惑地注视了甘棠一眼,缓缓地道:“贵门行事一向神秘莫测,这一点老夫

相信,至于托办的事,老夫说过不提了!”

“晚辈希望见告!”

“你一定要代劳?”

“是的!”

“神机子”从怀中取出一个用布打成的结子,道:“请把这布结带到嵩山,面交少林掌

门方丈‘广慧大师’!”

甘棠接过手来,道:“这点小事前辈竟然以条件作代价……”

“小友,这不是小事,关系极大,请记住,不能失闪,也不能入第三者之手,你必须要

面交‘广慧大师’本人!”

“晚辈一定办到,要不要回音?”

“不必了,老夫完全信托你!”

“如果少林掌门人万一不能亲身接这布结呢?”

“事出万一时,请你折开看后毁掉,因为老夫对自己究竟活到几时并无把握,这也算是

老夫一件非了不可的心愿!”

甘棠严肃而诚挚地道:“晚辈不会让前辈失望,誓必如命令完成!”

“老夫先行谢过!”

“不敢当!”

“关于那‘魔牌’的事,小友务必千万慎重!”

“敬谢指教,晚辈就此告辞,盼不久能再谒尊颜!”

“你珍重!”

甘棠出了石洞,目光不由自主地又扫向那片石林,只见怪石峥嵘有如幢幢鬼影,隐约可

见石隙中一具具的白骨骷髅,粼粼鬼火,浮游飘飞,显得无比的阴森恐怖,令人有如临鬼域

之感。

他想,我何不在白天前来一探?不错,这是个好主意。

他耳畔似乎又飘起那冰寒刺耳的女人声音,脑海中也浮起那白袍怪人的影象。

的确,这是一个耐人寻味而又恐怖之谜。

“魔王之王!”

他不自禁的把两件事联想在一起,有谁,能造就一个天下第一高手,随心所慾地赐人功

力?那闻声不见影的怪女人是何等样的人物?白袍怪人又是何许人?她要他办什么事而以无

上功力为酬?

他重新折回洞口。

“怎么,你又回来?”

“晚辈还想问一件事!”

“什么事?”

“那‘魔王之王’是男还是女?”

“如果凭称号而论,应该是男的!”

“前辈也无法确定?”

“武林中恐怕还找不出人能断然回答这问题!”

“承教了!”

说完,再度转身离开,方走得四五步……

一声栗人的惨哼,起自身后。

甘棠不由毛发俱竖,电掣般车转身形。

“呀!”

一个白袍怪人,幽灵般站在洞口。

甘棠不期然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怪人,白头罩、白袍、白靴,从头到脚一色白,只在双眼的位置开了两个孔,两道寒

芒,从孔中闪射而出,直照在甘棠面上。

对方,毫无疑问的便是不久前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白袍怪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帖亡魂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