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帖亡魂记》

第 六 章 义重如山

作者:陈青云

甘棠惊得离座而起,脑海里浮现适才大雄宝殿中血淋淋的那一幕,掌门方丈,分明已遭

“死神”毒手,还失去了头颅,而禅床上躺卧的,赫然又是掌门方丈,这未免太不可思议

了,当下骇震莫名地道:“大师父,这位真的是‘广慧大师’?”

“不错呀!”

“这……怎么可能?”

“天绝门极少有不可能的事!”

甘棠心头为之剧震,颤声道:“大师父到底是何方高人?”

披发头陀背转身去,再转过来,面容变了。

甘棠陡地退了一步,激动无比地道:“原来是南宫长老!”

这披发头陀,赫然是化身为“无名老人”的“天绝门”首座长老南官由所改扮,谜底揭

穿,其余的不问可知了。

南宫由再度恢复披发头陀的形貌,道:“少主,请以‘无名头陀’见称好了!”

甘棠点了点头,内心激动无比,武林中传言“天绝门”武功特异,行事诡秘,看来的确

是如此,“天绝奇书”的“武功”、“歧黄”、“计谋”、“驻颜”四篇,几乎包罗了所有

武林杂学。

接着,又存疑不释地道:“长老难道预知少林有此一劫?”

“不,是巧合,前天我到嵩山后峰采集一种葯料,无意中获悉‘死神’向少林传出‘血

帖’,附笺写明今日午正要取方丈人头和十长老的性命,所以毛遂自荐,与监院安排这一着

险棋!”

“险棋?”

“的确是险棋,但侥幸成功了,那些守卫寺门与殿门的和尚,与十长老都事先服下了本

门护持心脉的灵丹,所以能免一死!”

“哦!可是这些受过‘真丝贯顶’之术的,岂非全要变成白痴?”

“这一点另有葯物可解!”

“为什么非要用此术不可?”

“死神杀人,是以一种邪门功夫,逼入受害者的脑部,所以死者毫无伤痕与任何致命迹

象,‘真丝贯项’之术,恰好能迫散那存在脑部的致命邪气,这是本门上一代掌门就那邪功

研创的!”

“那么这位掌门人……”

“牺牲了一位弟子,挽救了方丈一命!”

“如何牺牲的?”

“把那名弟子化装成掌门模样,在殿中待死!”

“这……岂非太残忍了些?”

“那位弟子是自愿的,试想,若非如此,要牺牲多少人命,‘死神’会放手吗?”

“如果被‘死神’识破呢?”

“不可能,第一,此事仅那弟子本人和我、监院、方丈等几人知道。第二,那化装是用

本门易容之葯,除了本门解葯外,永不会变形。”

“这事方丈同意?”

“当然反对,一派之长,岂肯平白牺牲门下弟子生命,所以我暗中用葯,使这位方丈大

师沉睡三日!”

“哦!”

甘棠由衷地赞叹这位首座长老的智计。

南宫由接着施展“真丝贯顶”之术,戳了十长老各一指。然后又道:“少主怎的也到少

林,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受‘神机子’之托,面交方丈一件东西!”

“原来如此!”

“长老的身份对方可知晓?”

“不知道!”

“死神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取十长老性命,带去方丈头,这种功力的确骇人。”

“真的骇人!”

“可有人见到这巨魔的样貌?”

“没有,来去一阵风,只是,我匿伏暗处,略有所见!”

甘棠又告激动起来,迫不及待地道:“长老有何所见?”

“一条白影!”

“白影?”

“不错,通体皆白,从头至尾!”

“哦!”

甘棠立即想到那白袍怪人,如果那白袍怪人就是“死神”的话,那“叠石峰”上神秘的

女人声音又是谁?“死神”怎会受她操纵,而且双方似在进行一项交易,以武功换取白袍怪

人执行她的条件,照此看来,这“死神”绝非六十年前的“死神”。

但仔细一想,又觉不对,“苦竹庵”中白袍怪人为什么不以杀人无痕的邪功取自己的性

命?还有“叠石峰”头匿伏的“神机子”,被白袍怪人残害也非这等死状。

这是一个相当令人困惑的谜。

不过,仍有一点值得怀疑的是,白袍怪人曾在“苦竹庵”现过身,而“苦竹庵”距嵩山

路途并不远,仅一日行程。

当然,单凭南宫长老所见白影,不能据以判定“死神”便是那神秘而恐怖的白袍怪人,

这,只是猜测而已。

“长老可曾听说最近江湖中出现了一个功夫卓绝的白袍蒙面怪人?”

“有,本门‘天威院’程院主两度在‘玉碟堡’附近发现此人!”

“会不会是……”

“这很难说!”

就在这时,监院“无相大师”推门而入,两人话声中止。

南官由向“无相大师”道:“十位长者也换个地方吧!”

“是!”

“无相大师”开门向外低声吩咐了几句,不大功夫,来了十名弟子,分别抱持十长老向

禅房而去。

“无相大师”言笑合十道:“两位请到斋堂用膳!”

南官由转身在少林寺方丈身上点了数指,然后向监院道:“贵掌门在盏茶时间之内可以

醒转,如何向他说事变经过是贵座的事了,我这游方人有事先走一步,斋饭改日再拜

领……”

“怎么佛友……”

“倒是这位施少主停会请代引见!”

“这是理所当然的,佛友此次对本寺殊恩……”

“同属佛门弟子,那些话不必说了!”

说着,拿起方便铲,径自步出禅房。

“无相大师”满面感激之色,大声道:“容贫僧恭送!”

“不必了!”

人已到了另一道殿廊之外。

“无相大师”无可奈何地念了一声佛,转向甘棠道:“施主请!”

甘棠也着实饿了,当下随着监院去膳堂用斋,另由知客陪膳。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监院“无相大师”才匆匆而至。道:“劳施主久候,敝方丈有

请!”

“大师带路!”

原来的禅房中。

“广慧大师”法相庄严,离座而迎,“无相大师”引见之后,退了出去,宾主落座,甘

棠首先开口道:“晚辈受‘神机子’前辈之托,有一件东西面呈方丈大师!”

说着,从怀中取出那布结,双手呈上。

“广慧大师”接过手来,神色之间,甚是困惑,并不立即打开,沉缓地道:“神机施主

还有什么话请施主转达没有?”

“没有!”

“他现在何处?”

“这……恕在下未便奉告。”

“广慧大师”迟疑了片刻,终于打开了布结,展开来是一幅三寸宽半尺长的布条。

甘棠无意与闻别人秘密,把目光移向另一边。

那布条,赫然是一封书函。

“广慧大师”持布条的手,开始发抖,久久,长叹了一声,喃喃自语道:“魔焰万丈,

各门派自身难保,‘圣城’血案,恐怕……”

又是一声叹息,结束了自语。

“圣城”两字,使甘棠全身一颤,想不到这布结会与他家灭门血案有关,他无法缄默

了,心念转了几转之后,声音放得极为平静地道:“方丈提及‘圣城’?”

广慧大师深深看了甘棠一眼,道:“是的!”

“武圣甘敬尧,武林共钦,想不到遭这灭门惨祸。”

“十年来,有心之人并未放弃追查凶手,可惜……”

“可惜什么?”

“如石沉大海,而今有了一丝线索,偏又逢‘血帖’肆虐……”

甘棠一颗心登时狂跳起来,但仍竭力按捺住,故意轻轻“哦”

了一声,道:“有线索了?”

“是的,‘神机’施主这封布结密函,谈的就是这一件事!”

甘棠心中微感愕然,即属密函,“神机子”又一再交代面交方丈本人,对方何故不避忌

的向自己透露呢?

“广慧大师”神色一怔,接着道:“施主,‘神机’这密函是一布结,即未加封,也未

隐秘,而关系却相当重大,可见对施主的信赖之深……”

甘棠心里暗忖,不错,自己如有心窥这秘密,何时不可解开。

“广慧大师”话锋一顿,似在考虑什么,片刻之后,肃然道:“少施主,老衲有个不情

之请。”

“掌门人尽管吩咐!”

“贵门一向以奇才异能为同道所推崇……”

“掌门人过奖了。”

“现在‘死神’肆虐,各门派已呈朝不保夕之势,老衲与十位长老,虽蒙两位大力回

天,但事实上已不能公开露面,否则将为本门招致不测之祸,所以此事老衲意慾托少施

主……”

“只要合于武林公义,在下愿代敝门接受任何差遣!”

“差遣不敢,少施主可曾听说‘九邪魔女’之名?”

“九邪魔女?”

“不错!”

“这……倒未曾听说过!”

“如此,老衲从头简略地为少施主一述。”

“晚辈恭聆!”

“距今约一甲子,正当‘死神’第一次肆虐武林之后数年,中原武林出现了一个绝代美

人叫‘四绝女朱蕾’……”

“四绝女?”

“不错!”

“何谓四绝?”

“人,美绝。武功,高绝。心肠,毒绝。还有一绝,便是万恶之首……”

甘棠暗自会意,出家人不便出口,最后一绝是“婬绝”。

“广慧大师”宣了一声佛号,又道:“她出现江湖不到半年,搅得整个武林一片乌烟瘴

气,一些败德不修的高手,差不多都与她有染,一年之后突然失踪,以后时隐时现,接着整

整十年,一隐不现,直到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母子十人,那女的便是‘四绝女未蕾’,

九个儿子都是与武林中声望地位极高的人士*乱所生……”

“哦!”

这闻所未闻的秘事,使甘棠为之咋舌。

“母子十人,继‘死神’之后,掀起了第二次滔天血动。使武林几乎濒临末日,被称为

‘九邪魔母’,各门各派均告束手,后来,一个正义之士,挺身而出,公开向‘九邪魔母’

挑战,双方决战于由此北向的太行山下……”

甘棠心中一动,脱口道:“太行山?”

“这一战,堪称惊天动地,泣鬼惊神,结果,‘九邪’之中,六死三伤,‘魔母’本身

也告重伤,母子四人,狼狈而遁,武林浩劫算是终了!”

“为何不除恶务尽?”

“当时,那位正义之土,力战一母九子,本身的亏损可以想见,另一方面,他内心仁

厚,力阻赶尽杀绝!”

“那位义士是谁?”

“武圣甘敬尧!”

甘棠如触电般地一震,在心里暗叫了一声:“父亲”!他以有这么一位受武林景仰的父

亲而自豪,但也为那惨绝人寰的血案而悲痛。父亲赢得“武圣”二字之称,的确不是幸致

的。

一股豪雄之气,揉合了复仇的意念塞满了胸膛。

他已意识到“神机子”的布结,说的是什么了。

“广慧大师”满面悲天悯人之色,又道:“神机施主判断‘圣城’血案,可能是‘魔

母’与幸脱死劫的‘三邪’所为……”

“哦!”

甘棠顿时思绪起伏如涛,这一说,当然极尽情理,但父亲死后手中握着的“鹰龙魔牌”

是“魔王之王”的信物,到底谁是凶手呢?这两方面都是不世出的巨魔,说起来都有可能。

同时,他联带想到了“天绝门”三四两代掌门,三十年前被肢解“太行山”下,昔年父

亲大战“九邪魔母”也是同一地点,这其中是否有某些关联呢?

“神机施主的推测是有根据的!”

“请道其详!”

“十年前,‘圣城’遭血洗,‘武圣’遗体有三十七创之多,据事后目击者说,创口呈

三角形,并非普通刀剑,而当年‘九邪魔母’之中的‘首邪’使用的正是三角形三刃怪剑,

所以有此判断。”

“那‘神机子’前辈的意思是……”

“老衲还未讲到正题。”

“哦!”

“神机施主五年前在洛阳城厢偶然发现一座不输王公府第的巨宅,主人正是一母三子,

所以他经长期思考之后,怀疑可能会是‘魔母’与‘三邪’埋名之所,但这关系太大了,如

果不幸而猜中,稍一不慎,打草惊蛇,后果是相当可怕的。”

甘棠几乎不克自制了,他恨不能马上揭开这个谜,声音微颤道:“掌门人的意思

是……”

“请少施主转禀贵掌门人,设法探查洛阳城厢那巨宅主人的来历!”

显然,“天绝门”掌门被害的事,并未传出江湖。

甘棠恭谨地道:“晚辈立即遵命办理!”

“此事务须绝对机密!”

“晚辈知道。”

“至于少施主对敝寺援手宏恩,老衲当铭记五内!”

“掌门人言重了,劫难当头,并非某一门派的事,万勿挂齿。”

“好说!”

“晚辈就此告辞!”

“重托了!”

“不敢。”

“广慧大师”一击玉磬,监院“无相大师”应声出现。

“代本座恭送少施主!”

“遵法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义重如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帖亡魂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