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十一章 剑啸虹飞血洗太岳庄

作者:陈青云

但听离魂妃子一声惊呼,倏撤八尺,手中的飞云堡主早落到了那人手里,就在来人冲向

离魂妃子的同时,穆天虹就像旋风一阵,尾随来人扑去。

来人一手扶着飞云堡主,右掌倏出,大喝一声,呼地劈出。一股迅疾的掌风,劈过如

轮,狂飙般滚出,阴寒蚀骨,威猛绝伦。

穆天虹仓促中不敢正面攫其锋,空中猛地一个翻滚,人已斜闪五尺,这才发现,来人乃

是自己深怕忌惮的武继光,不由满面狰狞,狠狠地道:“好,好,本庄主正要找你呢,想不

到你自行前来送死。”

这时,离魂妃子也已看清了来人乃是武继光,不禁粉脸通红,尖声吼道:“没良心的东

西,原来是你!”

继光面涌杀机,哈哈狂笑道:“今天是你们太岳庄土崩瓦解之时,少要罗嗦,快准备后

事吧!”

铁算子李遇仙紧记那一掌之仇,铁掌盘一摇,叮当乱响,嘿嘿冷笑二声,偕同擒龙手王

逢吉,一左一右疾攻而上。

也许是满厅斑斑血迹,引动了川中五鬼的杀机,五人喉间同时发出一声阴森刺耳的怪

啸,五鬼阴风剑阵,猝然发动,一阵呜呜鬼嗥般的怪音响起,顿时满厅乌光闪耀,直向罗浮

子等攻去。

凌风道长一飘身,冲到罗浮子身侧,大喝道:“待我和罗浮道兄对付五鬼阴风剑阵,石

师弟可与徐少侠对付那十二化雨童子。”

喊声未落,五鬼的攻势已剑山一般涌了上来,跟着十二化雨童子的剑阵,也隐挟排山倒

海之势卷到。

刹时,满厅剑气乌光,掌风山涌,展开一场混战。

五台普静禅师、昆仑广法道长正待上前帮助凌风道长等合力抵抗五鬼阴风剑阵,倏然,

檐头暴喝声起,阴阳秀士侯健已率领了一批黑衣武士,蜂拥攻来,逼得两人不得不返身迎

战。

此时,场中除了穆天虹夫妇站在一旁观战外,其余的人,差不多都已动上了手,武继光

眼看这情形,心里又急又怒。

反手撤出白玉箫,长啸一声,午夜惊魂三式展开,漫天箫影中,狂嗥声起,神算子的一

只右臂竟被齐肩打折,他此刻怒愤填膺,杀心已起,冷笑一声,白玉箫猝然往前一递,吭的

一声,血雨飞洒,神算子李遇仙胸前立时开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鲜血喷出,足有二三尺

远。

武继光一招得手,更不稍停,身形罗旋疾转,呼地一掌,向擒龙手劈去,他存心制敌死

命,这一掌已隐蓄了十成功力。

因他这一掌攻出之势十分突兀,擒龙手避无可避,只得咬牙圈掌,猛地硬迎面出,但听

一声凄厉无比的狂号,擒龙手的一个身子蓦地腾起一丈多高,叭哒一声,摔在阶石之上,一

口上涌逆血,血箭一般喷出足有二三尺远。

继光连杀两个高手,精神大振,凶神一般,大喝一声道:“凶徒拿命来吧!”

白玉箫挟着一溜耀眼发光,连人带箫凌空猛向穆天虹扑去,来势猛恶万分。

穆天虹身为—庄之主,眼看来势凶猛,但绝不能示弱,脚下陡地一滑,倒撤八尺,嘿嘿

冷笑道:“你既一定要找死,本庄主成全你吧!”

双掌悬空一圈一划,呼地一齐劈出一阵蚀骨阴风,匝地卷起,迎着继光上扑的身形卷

去。

离魂妃子也于这时身形一飘,侧面夹攻而上,他俩夫妇知道今晚之战生死存亡很难预

卜,一上来,便竭尽了全力,故双方甫一接触,立成拼命之局,迅疾的掌风,直震得大厅四

周板壁洞穿,檐头瓦片哗啦乱落,情势猛恶已极。

这时,大厅之上,共分了四组拼斗,广法道长和普静禅师对抗的人数虽多,仍然游刃有

余,最吃力的,该是罗浮子和凌风道长那一组,川中五鬼自经上次败于武继光的玉魄剑后,

又把阵法精研了一番,威力已大为加强。

罗浮子虽是七大门派中的第一剑手,凌风道长为武当一派掌门人,亦为这宗奇诡、阴毒

阵势攻得暂时无还手之力。

武继光一面和穆天虹夫妇动手,一面偷眼向场中看去,发觉太岳庄的人愈来愈多,竟把

一座能容二三百人的大厅占得满满的,心念一转之下,觉得再缠下去势必不利。

同时,他决心这夜不让穆天虹再逃出手去,当下,猛运丹田之气,长啸一声,白玉箫猝

交左手,右手一翻腕,金精玉魄剑业已出鞘,这宗神兵利器一经出鞘,立有一道伸缩不定的

蓝色精芒由剑尖吐出,继光猛地一震腕,精芒暴涨,大喝道:“武某今日要代表先师清理门

户了,穆天虹,你夫妇就认命了吧!”

左箫右剑,纵身扑去,但见蓝白两道光芒,划空生啸,恍若灵蛇乱窜,顷刻便把穆天虹

夫妇卷入一片光幕之内,只听一声惊呼,离魂妃子的一绺长发嚓的齐根削去,惊得她面无人

色,连续几个飘闪,人已倒撤一丈二尺。

穆天虹正竭尽一身功力抵抗继光的凌厉进攻,蓦闻爱妾惊呼,以为她已负伤,忙纵身来

援。继光倏然大喝一声,精芒暴长三尺,咔嚓—声,穆天虹的一只左臂又被齐肘截去。

血光飞洒中,他踉跄着几乎跌倒。但他深知此刻若不逃,必遭恶报无疑。当下,牙关一

咬,俯身拾起那只断臂,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偕同离魂妃子双双向庄后疾奔而去。

武继光此刻杀机已动,狂笑一声道:“凶徒,你还想走么?”

狂笑声中,倏地升空而起,不料,蹬起才只五尺,身后一剑气丝,川中五鬼已舍去罗浮

于和凌风道长,犹如五道急旋白烟,狂飙骤雨般攻到,逼得继光不得不把冲起的身形落地,

就一个回旋,突入剑阵之内,箫攻剑削,倏忽之间已攻出十式。

但见漫天乌光剑气,一白一蓝二道长虹,矫夭飞舞,呜啸之声夺魂荡魂,凶猛万分。

川中五鬼这番学了乖,绝不让自己的丧门剑与玉魄剑碰,故继光攻势虽猛,一时之间,

竟也无法冲出阵去。

就这时刻,蓦地——

一声娇喝,一条红影挟着一道耀眼精芒,从四五丈高的檐上直向阵内冲来。

来势之猛,捷逾奔电,但听鬼嚎似的一声惨嗥,催命鬼竟被来人一剑穿胸而过,血光飞

射,噗通倒地。

来人一招得手,剑似长虹亘空,又向另四鬼卷去。

继光目光微闪,已发现来人乃是宫主莫丹凤,急喊道:“凤妹,这就是暗害令尊的川中

五鬼。”

莫丹凤杏眼含威,一脸凄容,尖声吼道:“今天若不把他们刀刀斩绝,誓不为人。”

不过话虽如此,川中五鬼又岂是易与之辈?催命鬼一时大意失手被杀,其余四鬼,早已

暴怒如狂,状类疯虎地扑了上来。一阵阴风潜力,激荡空中,恶臭熏天,怪音刺耳,沉沉黑

雾迅速波及到三丈开外。

此时,双方可谓已把压箱底的功夫施出,继光更立意要为莫郡王复仇,并为江湖除害,

金精玉魄剑尖上的蓝焰,直伸展到三尺五六,嘶嘶,剑光闪闪,连换了五六套剑式,忽的一

招“穷源翻流”,竟把勾魂鬼秦完齐腰斩为二截,狂号半声,便即倒地,肝肠五脏,流了一

地,风流鬼孔一鸣心胆俱裂,撒手暴退,但见毫光一闪,巨阙穴上竟重重着了一下,半声未

哼,颓然倒地而死。

川中五鬼瞬刻之间死去三个,“笑面蛇心”吴独生、“索魂无常”王天,又惊又怒,狠

狠攻出两剑,倏地扭身,飘然跃入后厅,狼狈逃去。

莫丹凤哪里肯放过,纵身便追,继光急喊道:“凤妹,暂时让他们去吧!先解决了这批

凶徒再说!”

话落身形一跃,冲入那批黑衣武士之中,箫影剑削,一时惨呼震天,断臂残肢,满厅乱

舞。

莫丹凤先耳听继光呼叫,也知追已不及,遂把满脸仇恨之火尽皆发泄在那批黑衣武士身

上,挥剑直冲入人群。

她自经服下黄龙子练成的“易筋洗髓”后,功力大进,加上邯郸老人所遗的那颗丹葯,

至少已具一甲子以上的功力,此时杀心已起,剑似飞虹,精芒闪处,血雨飞溅,狂号一片。

太岳庄这批二三流的黑道高手虽凶顽成性,抵抗凌风、广法、普静、罗浮子等几个武林

一流的武学宗师,已是难于应付。这时,突然再加入他二个小煞星,情势立变,刹那时间,

便死伤了二十余人。

继光正以最凌厉的手段,对付黑衣武士之时,蓦然眼光一霄,只见飞云堡主王强浑身血

污,面如死灰,咬牙挥着一只独臂,应付着那批蜂拥进攻的黑衣武土,心中倏觉不忍,陡地

一声大喝,连人带剑,猛扑而上,蓝焰闪处,血光崩现。

察!察!察!劈甘蔗—般,一招之下,连杀了一十二人,余的人纷纷四散。

飞云堡主原是强提着一口尚未涣散的真元拼命支撑,继光赶到面前,他已再也难于支

撑,双膝往前一弯,颓然倒地。

继光天性敦厚,虽然飞云保主并非什么正派之物,但不是行凶作恶之人,眼看他断臂之

处血流如注,连忙把剑一插,出手如电,瞬刻之间,拍遍了他三条经脉,二十处处穴道。

这当儿,大厅之上人影纵模,狂号怒吼,一片混战,继光必须替他闭穴止血,重聚真

气,又须挥动玉箫,抵抗着那些亡命般冲来的黑衣武士,一时显得极为吃力。

罗浮子一眼瞥见,不由又起贪念,古剑—抡,纵身跃近身旁,大喝一声道:“鼠辈胆敢

乘人之危!”

呼的一剑劈出,左手疾哪电掣地向继光腰间的玉魄剑攫来。

继光正运用地灵真经中的“一气朝元”大法,替飞去堡主重聚涣散的真气,耳听罗浮子

喝叫之声,以为他来协助,不料,他竟来上这一手。

刚巧,飞云堡主适于这时苏醒过来,心里一急之下,陡的跃身而起,高喝道:“罗浮道

兄,你这是干什么?”

呼的一掌劈出,罗浮子的手刚刚触及剑柄,蓦觉劲风袭来,本然地收掌往后一撤,睁眼

一看,竟发觉攻击他的乃是飞云堡主,功败垂成,气得他手掌猛地一翻,疾迎而出。

飞云堡主原因心感武继光求助之德,乃强提真气,劈出一掌,以阻遏罗浮子的偷袭,那

敌得住罗浮子雄浑无比的掌力?一掌接实,只听一声惨呼,复又仰面跌出七八尺远。

这时,武继光早已警觉,身形霍地一转,而飞云堡主适于此时重伤倒地,同时他也意识

到这是怎么回事,直气得他剑眉一动,双目隐射精芒,大喝道:“你这贪婪凶残的贼道,简

直猪狗不如,小爷要你的命!”

白玉箫闪起一道精芒,呜!呜!连攻三箫。

罗浮子生性沉鸷,故作不解地高喝道:“你这是干什么?”

古剑抡动,连封带挡化解了继光攻出的三式凌厉箫招。

这时刻,武当凌风道长、五台普静禅师也已双双跃到,同声劝道:“过去的事原属误

会,务盼武少侠不要介意。”

继光冷笑道:“过去的事固是误会,但刚才乖危攫夺玉剑,掌震飞云堡主,又将作如解

释呢?”

凌风、普静同感一愕,转头再看罗浮子时,已不见了影子,原来他自知理亏,早巳悄悄

溜了。

两人同时一叹,低头再看飞云堡主时,伤上加伤,已经奄奄一息,继光因他是为保护自

己的玉剑才落成这个样子,心里甚觉过意不去,俯身正待替他察看伤势,凌风已大声喝道:

“他那点点内伤,暂时还不致恶化,我等先解决了这批恶徒再说!”

继光一震手中白玉笛,高声答道:“好!暂请道长费神,看顾一下王堡主,在下先去打

发那批凶陡。”

纵身又向人群跃去,他把满腔怒火,都发泄在这群凶徒身上,掌劈箫打,所到之处,血

肉横飞,惨呼一片,顷刻之间,连伤了十余人。

这时,场中情势已乱,那批黑衣武士三停已死伤了两停,所剩下的一停,俱都是武功较

高,性情又十分凶暴的亡命之徒,尽管死伤狼藉,满厅都是鲜血淋漓的断臂残肢,绝没有一

个撤身逃走的。

在大厅的另一战局,是十二化雨童子的十二以短剑,围困着劫魂剑徐帆和石逸。这两个

年轻剑客,是七派年轻高手中的佼佼者,剑术精奇,得天独厚,争持了许久,仍不能破去十

二化雨童子的剑阵,心里不禁着急起来。

徐帆掌上猛地一凝功,长剑一震,长笑一声道:“如果连这样小小的剑阵都无法突破,

徐某就枉称劫魂剑了。”

青芒连闪之下,剑光暴长,顷刻之间,削出八剑,层层叠浪,波涛一般冲出十二化雨童

子短剑所布成的光幕,顿现裂缝。

就这刹那间,石逸也已趁机发难,清啸一声,倏把武当“澄澄碧水霄中寒”剑法施开,

刹时寒芒乱掣,冷气森森,呼呼之声大作。

一阵绝命哀号起自人群,三个化雨童子,两个断臂,一个失去了半个脑袋,阵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剑啸虹飞血洗太岳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剑香车千里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