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十二章 摧花辣手逢高招

作者:陈青云

武继光一见来人竟是金蜈宫四大护法之一的三苗之神,暗暗一惊之下,迅速把仅余的二

颗解毒丹纳入口中,凝神敛气调息,以便应付即将展开的恶战。

罗浮子和昊天不吊等人,见来人语气蛮横托大,竟有把在场之人一网打尽之意,顿时大

怒,昊天不吊跨步上前,冷笑道:“阁下是那条道上的朋友,竟敢目中无人?”

三苗之神狰狞地笑道:“老夫知道你们这几人,都是中原武林道上享有一点虚名的人

物,可是今晚遇上金蜈宫的三苗之神,那就叫做煞神临门、死星照命。嘿嘿,干脆就认了命

吧!”

昊天不吊平生冷傲,眼高于顶,不想今晚遇上一个比他还要蛮横狂妄的人,直气得须发

倒竖,三棱眼精芒暴射,嘿嘿冷笑一声。

倏地一挥腕,狭长的乌金剑,宛如干空闪起一道长虹,冷森森、劲风似箭般拦腰卷到。

侧里虎吼般一声暴喝,呼的一阵急疾劲风,狂飘一般卷到,震得吴天不吊的乌金剑,嗡

的一声直荡开去,人也被逼得借势左跨二步。

一个黑塔似的粗壮苗装大汉,闪电般冲到场中,暴喝道:“凭你这贼道,也配和三苗护

法动手?”

喝声刚了,第二掌又挟着排山倒海之势攻到,急疾、凌厉迅猛之极!

这位苗疆老武士绰号黑殃神,与其弟赤煞神,同以掌力雄浑著称,号称苗疆双绝掌,力

能裂石开碑,浑身刀枪不入,天生筋骨结实异常。

昊天不吊微感吃惊之下,倏忽大怒起来,闪身避过掌风,厉啸一声,长剑猝出,疾若飘

风,快逾电闪,顷刻之间,攻出—十八剑。

—时掌风怒啸,剑气漫天,展开一场龙争虎斗。

三苗之神目光冷森森地对着众人一扫,厉声道:“你们还不与我自碎天灵,难道还要老

夫动手?”

雾美人眼看目前情形,悄悄地拉了一下继光,轻声道:“弟弟,我们撤吧!你先走,我

用‘七彩蚀骨神砂’断后,料想他们也无可奈何我等。”

继光慨然答道:“若单图全身而退,武某自信还有这分把握,只是穆天虹夫妻乃本门罪

人,绝不能落入这般人之手。”

雾美人又复劝道:“事到如今,不能顾那么多了,你身中剧毒,等下发作起来怎办?”

提到毒伤,继光不禁豪气尽消,黯然一声长叹。他知一等解毒丹的葯力一过,毒性发作

起来,自己就只有束手就擒了。

雾美人又催道:“快走吧!不要迟疑了。”

反于已扣住了一把神砂。

事到如今,继光已知再也不能逞那匹夫之勇了,丹田微一敛气,人已腾空而起,脚尖刚

刚点到—株古松之上,蓦然——

半空一声暴喝道:“小子,你还想走么?”

呼的一股刚猛无俦的掌风也已当盖下,原来树梢之上,早已埋伏了金蜈宫的高手。

继光惟恐毒发不敢妄用真力,双臂一抖,借势一飘身,人已倒窜而回,刚好和由后赶到

的雾美人会合在一处。

继光身怀黑名单和前古奇珍“金精玉魄剑”,金蜈宫的目的就是他,怎敢再让他轻易逃

走?

继光刚刚飞起,三苗之神已向他冲来,阴森森地狞笑道:“老夫劝你还是老实听候发

落,免得吃那眼前之苦。”

雾美人一声不哼,抖手一把神砂呼地劈面掷去,这一着阴险毒辣之极。神砂出手宛似平

空骤起一屏彩雾。

三苗之神猝不及防,几乎被他打个正着,怪啸一声,双掌齐出,卷起一阵阴风,将神砂

震得漫天激射,人已倒窜而回。

罗浮子为人阴险姦狡,他静立一旁,时时准备乘机撤走,眼看三苗之神等目标正在继光

等,立时悄悄转身,脱兔般向林中射去。

不料,身形刚刚冲到林边,身后已焦雷一般响起一声暴喝,一个赤发灵官似的苗装大

汉,早把他去路挡住,这位凶神就是煞神的胞弟,苗疆有名的赤殃神,双目绿光闪闪,巨灵

掌一把劈胸抓来。

罗浮子微感意外地—滑步,人已暴退五尺,谁知,这位赤殃神看似笨拙无比,身法却是

灵快异常,一抓落空,倏地往前一趋身,另一只手已捷逾电掣似地又向他手腕扣来,端的诡

幻玄奥异常。

罗浮子号称七大门派中的第一剑手,也为这一抓之势骇然大吃一惊,惶然又退八尺,铮

的一声,古剑出鞘,顺手一剑平削而出。

嘶!嘶!发出一阵刺人耳鼓的尖啸,倏地身前涌起一重剑幕才算把赤煞神前攻之势遏

止。

但,这位凶神,绝不因攻势被遏便行停手,怒啸一声,纵身再进,呼呼八掌连环一气儿

攻出,刹时,一阵阵的蚀骨阴风,呼啸山涌,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匝到,直震得罗浮子的古剑

龙吟呜啸,闪闪乱颤。

于是,又一场剑掌互搏的猛烈拼斗展开,暂时无法分出胜负。

妙因师太与九丘叟,眼看金蜈宫来人凶残无比,早放弃了向继光和穆天虹夫妇进行的打

算,就在罗浮子撤身逃走的同时,低宣一声佛号,连地下惨死的追魂叟和摩云叟的尸体都无

法顾及,便即双双纵身而起,疾向罗浮子相反的方向奔去。

蓦地,急风如飘,一条人影,挟着一串阴森怪笑,鹰隼般尾随追到,呼的一阵劲疾如突

的掌风,由背后山涌压来。

九丘叟雁行折翼,悲愤填膺,霍地一旋身,大喝一声,双掌齐出,猛向袭来的掌风迎

去。

妙因师太眼看金蜈宫人手腕一振,白棕拂尘一式“孔雀开屏”疾迎来招,左掌推波助

澜,又攻出一式“力撼天山”。

照理,这二大高手各出全力迎击,来人必难讨好。不料,九丘叟的掌力甫和攻来的那股

潜力一接触,陡发一声狂嗥,人已似断线风筝一般飞起,凌空几个翻滚,倒翻了出去,一口

上涌的逆血,随口喷出二三尺远,被掌风余力一卷,恍如骤洒一阵血雨。

妙因师太禅功深湛,白棕拂尘一入掌风之内,蓦觉心神一震,骇然一惊之下,左掌疾

撤,但已不及,砰!蓬!一声巨大震响,直震得妙因灰缁飘飘,身形暴退,嘴角沁血,溢出

二行紫血。

发掌攻击他俩的人,乃是三苗之神,目睹二人,一死一伤,倏发一阵夜枭般地桀桀怪笑

道:“今晚凡属在场之人,均已身登鬼录,任何人也休想活命!”

箕张着双掌,满面杀机地缓缓向妙因师太逼来。

妙因师太自知难逃,低喟一声,强提一口真气,把伤势压住,手中白棕拂尘斜斜举起,

左掌凝功护住胸前,神色一片凄厉。

就这时刻,林外惨呼声起,一条白影飞鸿一般由林梢飞起,凌空向场中疾泻,其势快逾

闪电。

三苗之神面容倏变,霍地一旋身,双睛蓝焰暴射,纵身一掠,疾向射来的白影迎去。

蓦然——

林外又是一声娇喝,一条纤纤红影,挟着一道极其强烈的青芒,白练也似地拦中向三苗

之神扑出的身形一截。

来势突兀,迅猛之极,但见人影交错,突然疾转,霍地两人一分,双方各自后撤五尺。

继光目光一闪之下,已看清截住三苗之神的乃是莫丹凤,白影则是白衣罗刹符小娟,心

里不由稍安。

符小娟落地之后,一见莫丹凤已把三苗之神截住,立时罗衫飘飘,转向继光扑来,惊呼

一声道:“光哥哥,你负伤了?”

此时,二颗解毒丹的葯力已过,继光已无法再行控制那蔓延的毒性,不禁黯然一叹。

小娟一见这情形,心里更加着急,顺手抓住他的手臂,惶恐地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伤的?怎么如此厉害?”

“摧花公子的银色弯刀。”

“好毒的东西!有天如果被我碰见,我要他的命!”

雾美人在旁冷冷地接口道:“现在不是逞意气,说狠话的时侯,我们还是早点离开此地

吧,再迟他的伤势就不行啦!”

白衣罗刹冷冷瞥了她一眼道:“你算什么东西!姑娘的事用不着你管。”

“你的事情我当然管不着,但你应知道,他是我弟弟,我有权叫他即速脱离险地。”

“他是你弟弟?”

白衣罗刹不禁奇怪万分,迅即转向继光道:“光哥哥,她说得对吗?”

继光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旋又想到她舍死忘生的护卫自己,实不应拒人于千里之外,

况且人家年纪本来比自己大,叫声姐姐也不为过,遂又把头连点。

符小娟不禁把嘴一撇,冷笑道:“一会儿说不是,一会儿又说是的,究竟不知你们是什

么关系?”

气冲冲地一扭身,刚好,目光射到斗场,倏发一声娇喝,人已疾向场中扑去。

原来莫丹凤截住“三苗之神”之后,二人疾雷奔电的交换下二招,便行分开,三苗之神

一见来者,竟是一个年纪轻轻的红衣姑娘,不由心中有气,暴吼一声道:“女娃儿,你是什

么人?何苦年纪轻轻赶来送死!”

莫丹凤冷笑道:“姑娘就是你们金蜈宫蓄意谋杀的莫丹凤,你有本事尽管使出来,看你

家姑娘怕是不怕?”

三苗之神一听来人竟是“金蜈牌令”上必慾杀死的人,干瘪少血的脸上杀机涌现,嘿,

嘿,二声狞笑,倏地叉开五指,劈面抓去,鬼爪连伸之下,疾出一十八招。此魔功力深厚,

武功诡异,心肠更是狠毒异常,攻势一经发动——

顿时,漫空劲气回旋激荡,前后左右尽是幻变莫测的掌风指影,不出几招,便把莫丹凤

圈入一片掌山之内。

莫丹凤自二度从黄龙子学艺后,武功大非昔比,又悟彻了“玄都宝笈”中不少的玄奥,

立时长剑一震,竭力迎击,无奈经验欠缺,被三苗之神抢去先机,一时竟无法腾出手来出招

还击。

但,三苗之神急切间也无法找到她的隙漏,所以连续猛攻了十五六招,仍然难以奈何

她。

三苗之神以一个金蜈宫的护法身份,竟然收拾不下一个女孩,顿时凶性大发,厉吼一

声,掌法突变,呼呼轰轰,撤出掌影,凌厉无匹地连攻三掌。

莫丹凤正竭力运剑,抵抗他强烈的掌风,蓦觉压力骤增,身重如山岳,每发一剑,都须

运足全力,心里一急之下,也把功力贯注剑身,逐渐把剑光圈子扩大。

可是,终以经验、功力均不及对方,仍然处在一个被动挨打的地步,白衣罗刹正一肚皮

不高兴,眼见莫丹凤不敌,同仇敌忾之心油然而生,立时纵身挥掌加入,一上手便把“瑞雪

缤纷三叠式”施出,她的武功绝不在赤地千里符风之下,一经介入,情势立变——

但见阵阵阴风匝地而起,掌影重重叠叠浪潮般涌来,饶是三苗之神功力深厚、武功绝

伦,竟也被攻得连退三步。

莫丹凤原不过是暂时失去先机,身上所受的压力一减,青芒陡长,剑气森森,反卷而

上。嘶!嘶!顷刻之间攻出九剑。

这一来,纵令三苗之神功力通玄,也被攻得手忙脚乱,身不由主地又倒退了五六步。

雾美人见莫丹凤和白衣罗刹已将三苗之神围住,而继光的伤势却是越来越不行了,心念

一转之下,蓦地一俯身,将继光抱起,随又伸手囊中,扣住了一把神砂,展开身法,疾向林

外纵去。

穆天虹夫妇自三苗之神来到之后,便一直闭目调息,没有作声,此时默察形势,觉得这

是一个绝好的逃走机会,雾美人一起步,他俩夫妇也纵身而起,尾随急奔。

几人刚到林边,倏闻一阵暴喝,冲出一批人来,厉喝道:“想逃走么?没那么容易,还

不与我回去!”

呼,呼,数道掌风,劈面袭来。

雾美人疾地一闪身,玉手疾挥,两把“七彩神砂”连环掷出,这种歹毒无比的暗器一经

出手,犹如半空突起一屏彩雾,惨呼声中,早有几人倒地。

穆天虹大喝一声,独臂一挥,一股劲疾掌风跟着劈出,人也跟踪猛扑而上。他俩夫妇都

算得是江湖一流高手,虽在重创之下,余威仍在,这番情急拼命,端的威猛无比。

刹时,便冲开一个缺口,突出林外。雾美人也乘机冲出,唯恐金蜈宫的人追来,返身掷

出两把神砂,方才展开身法,急如星泻地飞驰而去。

三苗之神明明瞥见继光等逃走,但被二位女魔星一轮轮地急攻,自顾不暇,哪能抽出身

来阻挡!

那面昊天不吊对黑煞神之战,罗浮子对赤殃神之战,这时已渐分出胜负,昊天不吊和罗

浮子,虽都用的是自己成名兵器,但二人都是一般地随时思量逃走,都不愿出全力,故经两

个苗疆有名的武士一阵凶猛攻势之后,渐渐陷于被动挨打地位。

罗浮子为人沉鸷,一经发现,那位可怕的人物三苗之神已被白衣罗刹等缠住。立时一震

剑反守为攻,急如狂风骤雨艇连攻八剑,一时漫空金蛇乱舞,森森剑气,着肤慾裂,竟把赤

殃神逼得倒退八尺。

罗浮子本意不在攻取,八剑攻出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摧花辣手逢高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剑香车千里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