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十三章 黄沙无垠神叟指迷

作者:陈青云

继光刚刚纵落阶沿,蓦见檐头一条黑影疾扑而下,骇然之下,双掌一翻,呼地推出。当

他掌劲将吐未吐之时,陡见来人竟是悬空倒裁下来。当下,疾的一改收掌,硬生生地把攻出

的掌力撤回,倏地伸手向前攫去。

还幸他发觉得早,才没有把来人误伤,而且拿捏得正是时候,堪堪一把将来人攫住,倏

地一个旋身,卸去了下冲之势,轻轻放倒地下,竟发现来人乃是丐帮二老之一的银杖叟张

超。

这时,凌风道长和微尘子也已赶到,俯下身去将他全身查看了一遍,却发现他内腑已被

掌力震伤,人已奄奄一息。

继光目视凌风道长道:“待在下替他把阻塞的经脉打通,看看是否有救。”

当下,微一凝神,倏地出手如电,连点“会阴”、“中极”、“气海”、“阴交”等二

十九处穴道。

拿捏既稳,认穴也准确异常,顷刻之交,全身七经八脉全都拍遍,而继光也已累得额上

沁沁汗出。

凌风和微尘在旁,不禁暗暗钦佩不已,自愧不如。银杖叟张超经这一番手术后,人已缓

缓醒转,长吁了一声,张口喷出一口紫血,睁开无神的双跟正待说话,凌风忙摇手阻止。

随命微尘干替他服下了了颗本门的疗伤丹,送到后面静室休养。然后才转过身来,对着

继光道:“依贫道看来,本山四周已广布了金蜈宫的爪牙,银杖叟必系有急事前来本派,才

在路上遭遇了敌方的截击。”

继光点头道:“道长所论极是,但银杜叟为丐帮二老之一,艺业非凡,竟也被人重伤,

可见金蜈宫这次出动的高手不少。”

凌风道长面容十分严肃地点了点头。

二人沉默了一阵,继光忽然想起,如何不见石逸?遂向凌风道:“令师弟在观内否?能

不能请出一叙?”

“他跟随本门一位长老正在练剑。”

“练剑?”他忽然想起了黄山论剑之事,遂又问道:“此次黄山论剑,大概贵派已决定

由石逸兄参加吧?”

本来这种属于机密之事他不应问起,即今谈及,对方也不愿正面作答。但凌风道长为人

坦诚,且把继光当作自己人看待,遂把头一点道:“正是,不过依目前情势看来,恐怕将要

改期了。武少侠突然间问起此事,莫非亦有意问津?”

继光微微一笑,凌风突又觉得自己这话问得不太恰当。以继光现下的武功,问鼎天下第

一剑手,七大门派势将黯然失色,当然他有资格参加,这一问显然是小视了人家。

当下又补充说道:“武少侠武功人品,均属天下第一剑手的最佳人选。贫道认为,在任

何情形下均不应放弃角逐的机会。”

继光笑道:“承蒙道长夸奖,在下实觉汗颜无地,届时如情况许可,倒确想去观光一

番。只是在下所耿耿于怀者,是漠北之事,如无其他变故,拟日内赶往漠北一行,如此一

来,恐不能分身参与黄山论剑。”

话扰未了,突然一人接口大笑道:“兄弟认为,漠北之行,较参与黄山论剑要重要得

多,武兄何时起程,兄弟愿附骥尾。”

但觉人影一闪,石逸已神采飞扬地走了进来,先行向掌门师兄行礼后,转头对继光拱手

道:“哪那阵风儿将武兄吹来贱地,兄弟适因在师伯处练剑未能远接,祈恕失迎之罪。”说

罢深深一揖。

继光笑着还礼道:“石兄那里学来这么多酸礼?”

石逸大笑道:“这叫做礼多人不怪呀!”

继光又对石逸上下打量一会,只见他神仪内敛、光采奕奕,内功似较过去又精进了许

多,不禁也大笑道:“石兄宝剑新磨,今晚正可及锋一试。”  

凌风道长眼看这一对少年侠士,豪气冲霄、英风勃勃,心里也觉十分兴奋,看看天气已

近二鼓,遵转头对随侍的小道吩咐道:“即传无职司的师叔和师兄们,齐聚元始殿,为师的

有话说。”  

道童走后,凌风起身对继光道:“我们且到元始殿再谈吧!”

今晚是武当派生死存亡之秋。表面虽看不出什么紧张之处,实际全派已经总动员,连后

山一位不问外事的长老也惊动了。

武当山的周遭,早已会部布下了警戒,上清宫的两侧,已埋伏了两座最为坚强的九宫剑

阵,专候犯上的金蜈宫人来到。

继光随着凌风到达元始殿,武当派二三代的弟子,已有二十人候在殿内,凌风首先替继

光一一介绍,然后把金蜈宫犯山的消息及本派的决心,又重述了一遍,随命把客房中疗伤的

银杖叟张超,请来殿内叙谈。  

不多时,银杖叟张超,已随着去请的小道童来到殿内,首先向凌风拱手道谢,又谢了继

光助他活穴之德。

凌风连忙起身让坐。

继光细看这位丐帮二老之一的银杖叟,只觉他除了精神略显疲惫之外,伤势似已完全好

了,不由暗暗佩服他的内功精纯。

这时,银杖叟张超,已开始将他受伤的经过略作叙述。

原来,自从太岳庄主的假面具揭穿以后,丐帮立即动员,追查太岳庄主幕后主使之人。

以丐帮耳目之广,自不难立即找到线索,果然不久便已发现漠北有一股势力正缓缓向中

原武林渗进,而且来意不善,后经风尘三侠和银杖叟进一步探究,更发现这股势力就是金蜈

宫这一派的人,而且隐隐有逐次消灭武林各派的企图。

银杖叟得这消息后,立时亲赶各派报告这一消息。不料,刚到武当山下便遇了一伙奇形

怪状的人物,三句不合便动起手来,不到几合,银杖叟便被一种奇异掌力所伤,还幸见机得

早,才逃脱了一命。

银杖叟在江湖的地位,以及一身武功,都堪与各派掌门人并驾齐驱,竟在数招之内伤在

对方之手,由此可见敌势之强了。

银杖叟将经过报告完毕后,每人的心头不期然地都掠上一层暗影,深为今晚之战担心。

继光曾经和金蜈宫的人动过手,认为除了紫髯伯公孙述以及紫衣女是可怕的人物外,余

人均不足为虑。也就因为这一念轻敌,几乎在这一战中失手伤身。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上清宫中的道士们,心弦随着逝去的时刻而渐次拉紧……

笃!笃!笃!更楼突然传来三通更鼓!

全殿的人心头同时哼地一跳,但却不见丝毫的动静。

微尘子略感不耐地打破沉寂,首先开言道:“难道这批凶徒故弄玄虚,今晚不来了?”

蓦然……

檐头一阵阴森怪笑道:“阎王注定三更死,怎敢留人到四更。杂毛们你不要性急,今晚

上清宫内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

语调阴森,字字震撼心弦,微尘子一惊之下,猛喝一声,已和石逸双双向檐头扑去。

继光身为客位,本不愿先行出头,但觉来人语调太过蛮横拨扈,不由自主地也随在石逸

身后向檐头飞去。刚刚到达瓦面,蓦觉左侧人影一闪,似有一人,在向他招手。

仓促中无暇细想,身形就势一旋,已向那条人影追去,轻风般飘忽,宛似一只盘空大

鸟,瞬刻之间,已看清前面那人似是一个女子,一身劲装疾服,起落于丛林绝涧之间,轻灵

快捷异常。

继光存心要追查一个究竟,双臂一抖,一鹤冲天,飞起二丈高,空中弯脚弓腰,猛换一

口真气,急如星泻地俯冲疾射,转眼又逼近了十几丈,已来到—个山谷之内,前面那人影忽

的一个转身,已把脚步停下。

继光也于这时,堪堪抵达面前,竟发现引他来此的,乃是绿袄女郎罗鸿英,因为她曾经

用那歹毒的“百脚金蜈燕尾针”伤过石逸,故继光对她绝无好感,立时把脸一寒,冷峻地

道:“你引小爷来到这里,究竟有什么事?快说!”

罗鸿英小嘴一撇,冷笑道:“人家是好意,何必那么凶,如果你害怕的话,那就马上转

去好啦!”

继光剑眉一掀,长笑一声道:“任你出什么花样,小爷还会怕了你。”

“那就行了呀。喂!我问你,你想不想念我们小姐?”

“你们小姐?她是谁?”继光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不用装呆啦!紫衣女魏紫娟,你敢说不认识?”

“啊!原来是她。”

“她因被金蜈宫主人限制,不准再来中原,特着我向你转告,希望你答应她一件事。”

“我和她虽处敌对地位,但她于我有恩,大丈夫恩怨分明,如果不是强人所难,我绝对

办到。”

“这事并不难,她希望你去漠北一趟,或者自现在起退出江湖之事,闭关练功一年,你

能答应她吗?”

这一件事,说起来都不难,但因不明她的用意,况且如今武林正是多事之秋,他怎可闭

门不问外事?当下并不表示肯与不肯,却反问道:“她要我这样做,用意何在?请你先行说

明吧。”

“这事小女子倒略知一二,但事关金蜈宫的机密,我不敢说。”

继光冷笑道:“你不说我也可以猜到,无非是金蜈宫想对我图谋不轨,你家小姐不好意

思叫我躲避,却故意说是闭门,是也不是?”

“才不是呢!”

“那么就悬金蜈宫即将对各振展开屠杀,怕我从中阻扰,故令我在这个时候远走漠北,

或者闭门躲起来,对吗?”

罗鸿英轻轻一叹道:“你既能了解我家小姐的苦心,那就好啦!你最好现在就离开武

当,免得卷入漩涡,今晚武当恐怕顷刻就要覆灭。”

继光仰面一阵狂笑道:“金蜈宫用这种残暴手段,对付中原武林人,武某但有三寸气

在,绝不令他们称心如意。你家小姐虽于在下有恩,在下终有一天补报,此事万万不能答

应,今晚看在你家小姐份上,不难为你。快走吧!以后相见可就难说了。”

他心里惦记着上清宫,说完话掉头就走,那知走不上二步,人影一闪,罗鸿英已挡在了

他的前面,冷笑道:“俗语说‘痴心女子负心郎’真是一点不错,我家小姐为你平白受那冤

枉,你竟无动于衷,连她这一点点小要求都不肯答应。哼!真是忘恩负义之徒。”

继光倏地把脚步停下,厉声道:“你少要胡说,我武某除了因误服*葯,经她解救得免

被那婬妇暗算外,并未负欠她什么,何谓忘恩负义?况且这宗要求,事关武林整个劫运,叫

我如何答应?“

罗鸿英格格娇笑道:“你真个大言不惭,凭你一人之力能回天意?那真个天晓得,皆诉

你吧!你比那天下第一剑手楚水长鲸陈子亮,自问强些吗?如今他又怎样了?还不是……”

说到这里,倏然住口不言。继光一急之下,陡的往前一趋身,忽的—把将她手腕扣住,

大声道:“楚水长鲸陈子亮,他怎样了,快说!”

“你是在逼供吗?告诉你,我不知道!”

“哼!不怕你不说。”

猛地手下一紧,骤加二成功力,直痛得罗鸿英玉容失色,额上汗珠滚滚流下,兀自紧咬

牙关,尖声吼道:“你这般威逼一个女子,算得什么英雄?”

“我只希望你把楚水长鲸的消息,告诉我就行了。”

“好,说给你听,也不要紧,但你不准说是我泄潜出去的!”

继光把手一松道:“说吧!当然不会说是你透露的。”

“他和铁木道长,凌霄剑客三人,去漠北后已被本……”

蓦地狂叫一声,颓然仆地死去,继光正全神倾听她说话,不防暗中突然会有人对她暗

算,等到发觉已是不及。

抬头四下一搜索,只觉左方一堆岩石后,似有人影一闪,立时一声大喝,一掌护胸、一

掌前探,呼地纵身扑去,身临上空,陡地掌心一吐,一阵阴风暗劲,宛若天风陡降击向岩石

之后,轰然一声大震,碎石纷飞、尘土蔽空,却不见半个人影。

他击出一掌后,真气已懈,身形正直线下落,蓦然……

一缕疾劲的指风,嘶地直袭“灵台”要穴。同时,一声音道:“凭你这点点气候,胆敢

侈言挽救武林劫运,真个不自量力。”

这一式偷袭,阴损毒辣之极,眼看指劲也已沾衣,继光倏地冷哼一声,身躯翻右一荡,

整个的身子在空中已成水平,堪堪把那一缕劲风让过,猛一提真气,一连几个翻滚,人已落

在八尺以外的一块岩石之上。

闪目一看,偷袭的那人早巳不见,但他日力敏锐,仍然发现三十丈外,隐约有一条人影

一闪而逝,只觉那人影颀长瘦削,颇似银刀摩勒吴伦。暴怒之下,正待纵身追去。

突然想起武当上清宫之事,不由暗中连喊道:“糟透啦!只顾在这里和她瞎缠,几乎误

了大事。”

遂取消追赶银刀摩勒的企图,折转身急如箭矢地转向上清宫奔去,远远看见上清宫内灯

火通明,狂号怒吼一片,心里不禁感到十分内疚,身法不由自主地加快,顷刻之间,便已到

了元始殿前。

只见殿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黄沙无垠神叟指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剑香车千里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