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十四章 美人如雾剑如虹

作者:陈青云

继光抬头一看,只见二个苗装武士,架着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僧进来。他一见这老僧,立

时心胆皆裂,凄容满面地高喊一声道:“师父……”纵身便向前扑去。蓦然……

一个冷森森的声音厉喝道:“小子!你若敢再进一步,我就把他宰了!”

银刀摩勒早于这时一掌搭在那老僧的“脑户穴”上,双目炯炯望着继光,只是嘿嘿冷

笑。

这一着果是毒辣无比,竟逼得他硬生生地把冲出的身形撤回,大喝一声道:“银刀摩

勒,你若损伤到我师父的一毫一发,我立时取你的狗命!”

原来这个老僧,竟是化名“云烟”的万里云烟陆通,不知怎的,竟落到了金蜈宫的手

里。

银刀摩勒见武继光急得双睛喷火,怒不可当,不禁得意地一阵大笑道:“小子,你要我

饶他性命不难,第一,把黑色名单送交金蜈宫。第二,即时宣誓加入金蜈宫,彼此都有益,

你师父也可得到保全,至于你那“金精玉魄剑”,金蜈宫绝不稀罕你的,你尽可放心。”

继光怒发冲冠,厉声吼道:“你要小爷答应此事,那是做梦!”  

“哈哈,答应不答应其权在你,小爷绝不勉强。现在给你一点时间考虑,你若一味恃

强,小爷就先把这秃驴宰了,再和你一分高下。”

继光双掌凝功,几度想冲上前去,终因投鼠忌器,怕银刀摩勒真个把师父伤了,那他真

将遗恨终身。

万里云烟陆通,昨晚在许多高手围攻下,本已受到极重的内伤,现又被银刀摩勒将穴道

闭住,已是奄奄一息。

尚幸他功力探湛,经过了这一阵调息后,神智又复清朗起来,睁开双眼一看,只见自己

的唯一爱徒武继光,正满面怒容地屹立在群凶包围之下。许久不见,他已经长得更成熟了,

只觉他英风飒飒,恍若玉树临风,卓然而立。

只是,目前这种情形太使他担心了。他在漠北三年,对金蜈宫常在外面走动的几个高手

的武功,了解得很清楚。在他想象中,武继光的武功纵然精进,也绝不是内中的任何一个高

手的敌手。他轻叹一声,突然开言道:“光儿,你怎么也来了漠北?”

三年来武继光第一次听到师父慈祥的声音,他激动的吼道:“我是来探望师父的。”

“唉……”

万里云烟陆通的这声慨叹,包含了无限的悲哀和失意在内,他并不是为了自己身落虎

口,而是惋惜自己所留下的一点根苗竟也断在漠北。

“师父,您没有受伤吧?”继光关切地问着。

“为师身负重伤已经不行了,你不必顾虑我,更不可答应他们任何条件。”

这意思自然是提醒他,尽可能突围逃走,不要再为他有所顾虑。但继光天性敦厚,怎肯

这样做呢?

他脑际迅速转了几百转,总想不出—个抢救他师父的办法。

这时,银刀摩勒已经不耐烦了,嘿嘿冷笑道:“时限已到,你究竟打定主意没有?答应

还是不答应?快说!”

继光被他蹩得心头火起,双目几乎喷出火来,但又不能冒失行动,一时之间竟怔在那里

无言以对。

万里云烟陆通虽然身负重伤,穴道被制,但他游侠一生,一双老眼何等厉害,眼见爱徒

神仪内敛宝相外宣,分明内外功力已到了上乖境界,尤其这么多高手将他围困,而竟不敢动

手,却要拿他的生命来向他威胁,更可猜到他们必对爱徒十分忌惮。

知徒莫若师,以过去继光的武功来说,今天在场的任何一人,一举手便可将他擒住,何

必要费那么多的周折?因此,他也可肯定,继光必已在这短短二三年间得有旷世奇遇。

暗忖:“今日之局,两全是绝不可能的,何苦为自己这条半死的残命,把爱徒也拖累

呢!看样子我叫他突围,他也是不会走的了。”

当下,把心一横,哈哈狂笑道:“凶徒们,陆爷不慎落入你们之手,早认命啦!若想再

利用老夫作为交换条件的人质,那是打错主意啦,”

说完笑声一敛,对着继光厉声喝道:“为师着你立即离开卜拉寺,不必以我的生死为

念,若不听为师的话答应他们任何条件,那你便不是我的徒弟。”

继光此刻心如刀割,他们师徒之间亲如父子,怎么忍心让师父死在人家手中,而掉头不

顾呢?

但,事实上师父的命已悬在人家手中,他纵具绝世神功,也无法从人家手中把他解救,

故陆通毅然喝令他离开,实是免得自误的最好办法,而继光怎么忍心如此做啊!不禁悲声喊

道:“师父……”

陆通立时声色俱厉地大喝道:“不准多说了,快走!你若不走,为师立时自断心脉,免

得你效那妇人之仁,败我一生英名。”

这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简直无转寰余地,继光也如今日之局势难两全,但他绝不忍在之

时刻离去。正自进退两难之际——

银刀摩勒倏然一阵嘿嘿冷笑道:“老匹夫你想死吗?小爷偏不让你称心如意。”

一伸手,正待再点他几处穴道,蓦然……

一缕指风突由身后“灵台穴”上袭来,这身后攻来的人,来得突兀之极。“灵台穴”又

为全身三十六死穴之一,银刀摩勒若不撤身闪避,势必伤在对方之手,只得霍地收掌挪身住

旁一闪。

就这电光石火的瞬间,武继光早已如一缕青烟般扑到,右手一式“日正中天”猛劈银刀

摩勒的前胸,左掌立掌如刀,疾削他按在万里云烟陆通“脑户穴”上的手掌。他蓄势已久,

一旦发动,快若迅雷、疾逾奔电,凌厉万分。

银刀摩勒一着失机,若再想伤陆通,势必死在继光掌下,逼得他只得怆惶放弃陆通,脚

下一用劲,一个“金鲤倒穿波”猛然往后翻出一丈多远。

在场的许多高手,因银刀摩勒正用陆通的生命在和继光谈判,所以,在警觉上自然而然

地便松弛了几分,等到发觉纷纷暴喝向前冲来时,陆通早已到了继光之手。

站在继光身旁的凌波仙子,也在继光冲出的瞬间短剑一抡,尾随冲出,就在群凶纷纷冲

前的刹那,她已娇喝一声,短剑闪起一片耀眼金芒,嘶——嘶飞快地削出七剑,顿在继光和

陆通身前布起—幢密密光幕。

她那短剑系一柄锋利无比的宝刃,发出的光芒极为强烈,剑气森森着肌慾裂。扑来的群

凶,绝不敢轻撄其锋,只得都把扑前的身形猛又撤回。

这时,继光已发现从后暗袭银刀摩勒的,乃是雾美人罗翠黛。她真不愧为雾美人,竟在

群凶虎视耽耽下,烟雾一般潜到了银刀摩勒的身后,将陆通的威胁解除。不禁感激地瞥了她

一眼,道:“姐姐,真谢谢你啊!你怎么也来了漠北?”

“现在不是叙话的时候,快把令师的穴道解开,姐姐和这位姑娘,暂时还可以挡他一

阵。”  

雾美人嘴里边说着话,手上早扣好了一把歹毒无比“七彩神砂”对着群凶,格格—阵娇

笑道:“诸位如果不怕死尽可上来试试‘七彩蚀骨神砂’的滋味。”

‘七彩蚀骨神砂”歹毒无比,金蜈宫曾有好几个高手,甚至连摧花公子,都死在这宗暗

器之下。群凶一时之间,倒真的不敢冒失上前。  

武继光早于这时把陆通的穴道解开,同时急道:“师父,你老人家赶紧先调息一番,待

光儿助你行功,稳住伤势。”

万里云烟陆通正想出声拒绝时,只觉一股力量甚为宏大的热流,已由“命门”源源注

入,穿经过穴,周流全身,所经之处,伤穴立通,痛苦全失,不禁大吃一惊。

他万料不到仅二三年未见,爱徒的修为已到达这种境界。

当下无暇多想,赶紧宁神祛虑,也慢慢把已经涣散的一点真力提聚,闭目用起功来。

这时刻,保证他俩安全的责任,已完全落在了雾美人和凌波仙子的身上。若以她俩的武

功来说,一个对一个地拼杀,或可支持些时间,如今这么多的高手在场,那就实在危险极

了。

但她俩一个是久闯江湖的女魔星,一个是初生之犊不怕虎,竟然毫无畏怯之容,好像保

护继光的安全,是她们应尽的责任。

凌波仙子挺着那支金芒吞吐的短剑,闪着一双妙目注视着全场,脸上布满了可怕的杀

机。

雾美人则满扣一把神砂,和凌波仙子背向着站在继光右边。这位女魔星尤其奇怪,她明

知杀死了摧花公子后,金蜈宫对她恨入骨髓,却不知一股什么力量暗中驱使着她,关山跋涉

不顾自身危险远道前来漠北。

在场群凶,不过为她们的歹毒神砂和锋利宝刃暂时惊住,片刻头脑冷静下来,早已跃跃

慾动。

鬼手仙翁阴奇,是这群人中的主脑,见武继光居然若无旁人地替陆通疗起伤来,这对他

们来说,简直是一种绝大的侮辱,立即飘身上前,阴森森地道:“塞外生活枯燥,哪位对这

两个娘儿们有意,不妨擒回享用。不过,哈哈,可得小心玫瑰花儿有刺呀……”

这倒是一个最富引诱力的号召,有色魔之称的二个喇嘛本已垂涎慾滴,一闻此话,师兄

弟二人暗中交换了一个眼色,双双往前一纵身,多伦巴扑向了雾美人,格拉则箕张着双手,

缓缓向凌波仙子逼去。

但听一声娇喝,雾美人首先出手,一把“七彩神砂”迎面掷出,左掌推波助澜同时打出

一股柔和掌力。“七彩神砂”本就霸道无比,再经掌力一摧,顿时漫天彩雾缤纷,威力倍

增。

多伦巴虽然凶悍无比,究竟是血肉之躯,半空猛地一拧身,双掌齐发,打出一股掌力,

人也借势向左飘移七尺,方算退出神砂笼罩范围之外。

三苗之神在旁忽地一声大喝道:“这个妖妇,就是伤害摧花公子的真凶,今天务必将她

擒获。”

他嘴里这般叱着,人却仍然站立原地未动半步。这些人都是金蜈宫中重要人物,平日谁

也不服谁,彼此之间毫无情感可言,某人在外吃了蹩丢了人,旁人只有看笑话,绝不会寄以

同情,所以,面对这宗歹毒暗器,谁也不愿再冒险进攻,即令爱色如命的多伦巴也不例外。

只有色迷心窍的格拉,仍然步步进逼,向凌波仙子冲去。

车玉蓉自幼便跟随爸爸——海天神叟学武,武功已得其真传。海天神叟更把一生心血都

化费在爱女身上,不惜到处寻奇葯异果,为她助长功力。

因此,以她现下的功力而论,足可跻身武林一流高于之林。眼看格拉张着双手色迷迷地

一步一步向她逼来,气得她倏地一声娇喝,长剑一震,刷地一剑削出。

但见一溜金芒电闪,倏化一片密如蛛网的金色光幕,渐渐急啸中,隐隐似有万点金星迸

射出来,奇幻之极!

这一招是海天神叟平生得意的招式“日照龙麟”,凌波仙子于急怒中施出倒把格拉吓了

一跳。到底剑招不及歹毒神砂来得可怕,一惊之下,巨灵掌一轮翻飞拍击,顷刻之间施出七

个不同的招式,才把这招化解。

凌波仙子旨在自卫,一式攻出并不进逼,又复—撤身回到武继光身旁。独眼鹫郭飞独目

一翻,嘿嘿冷笑二声,蓦地纵身向继光冲去。

凌波仙子怒喝一声道:“你敢!”

剑芒展处,金星乱迸,一片嘶嘶之声慑人心弦。独眼鹫一身玄功已到通玄,竟也不敢轻

撄其锋,大袖一抖,斜斜闪退了五步,而窥伺在后的格拉,却于这时捷逾一道红光,乘隙由

后攻来。

凌波仙子背腹受敌,她银牙紧咬冷哼—声,纤腰一扭撤剑回身,忽地一招“斜风细

雨”,将格拉的掌力化解。

今天在场的人,无一不是江湖极负凶名的魔头,只是谁也不肯抢先发动而已。独眼鹫一

旦发动,三苗之神、鬼手仙翁也一齐纵身扑上。那鬼手仙翁一身邪功诡异之极,不动则已,

一旦发动,恍若—团乌烟滚到,鬼手连伸之下,竟硬生生地突入剑气之中,来夺凌波仙子的

短剑。

雾美人见凌波仙子三面被攻,只得丢弃神砂攻击纵身来援,多伦巴却早趁她身形移动的

瞬间,红袍展处,呼地掠到身旁,怪笑二声,双手拦腰抱去。

气得雾美人柳眉一竖,冷笑一声道:“你是找死!”

窜起的身形不变,双手兰花拂手往后疾拂,嘶!嘶!一缕缕劲风分取两臂“曲池”大

穴,二只小蛮靴,更就势往“期门”、“玄机”两穴踹去。

出招神速快捷无伦,多伦巴空具一身禅功,竟也几乎着了道儿,还幸他应变神速,嘿的

一声,双臂往下一沉,人已倒撤三尺。

只觉鼻孔一阵香气,雾美人已疾如彩雾一团飞向了三苗之神,此刻凌波仙子自顾不暇,

眼望三苗之神向继光冲去,她却无法分身,还幸雾美人就在这时赶到,她竟不理三苗之神攻

向继光的掌势,玉掌翻飞之下,左手兰花拂手直指三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美人如雾剑如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剑香车千里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