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十七章 鬼手仙翁遇郎中

作者:陈青云

继光刚刚进入山口,蓦闻山口外传来惨呼与暴喝之声,立时返身外奔,来到山口外一

看,刚刚和他说话的智真禅师与胶东渔叟等均已横尸地下,心中暗骇道:“此人出手又狠又

快,不知是怎样的人物?”

俯身细一检查,竟发现均是被震断心脉而死,智真禅师等每人都具有三四十年的精修功

力,想不到仅只一瞬间便被人打死,此人武功之高可以想见,此时来路又走来一群看热闹的

江湖人,为免不必要的误会。正待返身再进山口,突然身后一人,冷冷哼了一声道:“站

住!你是丐帮什么人门下?”

霍地回身一看,却听“绿林圣者”正背负双手,冷冷地瞪着他,心头一转之下,立用传

音入密功夫答道:“晚辈地灵门武继光。”

绿林圣者倏然面现惊容的啊了一声,继光接着又道:“只因金蜈宫对晚辈行动十分注

意,是以化装丐帮弟子以为掩饰。”

运用传音入密的功夫,至少须具有一甲于以上的功力才能使用,晚一辈的人物中,虽有

不少出类拔萃的,但要达到继光这种功力,却是绝无仅有,于是,绿林圣者再无怀疑,随向

他一招手,也用传音入密功夫对他道:“既是武少侠,请随老朽来。”

话落身形倏起,直向一条幽境驰去,继光亦步亦趋,紧随其后,二人脚程都快,刹那已

越过数处山岗,转入一秘密山谷,来到一座小小寺院之前。

绿林圣者毫不迟疑的飘身进入,直趋殿后一间静室,推门入内一看,里面竟坐满了人,

而且个个都是足以震撼江湖的风云人物。

有少林紫虚上人,武当天龙道长、凌风道长、昆仑广法道长、五台普静禅师、峨媚罗浮

子,另外还有一位宝相庄严的白眉和尚,和许多不认识的人。

大家见绿林圣者领了一个小叫化进来,不禁齐感一怔,绿林圣者哈哈一笑道:“我来替

诸位引见,这位小友便是邯郸老人的衣钵传人武少侠。”

室内立起一片惊诧之声,继光双手抱拳,深探一揖道:“在下武继光,参见诸位前

辈。”

闭目盘坐的那位白眉老和尚,蓦地双目睁开,对他一看,立时又把眼睛闭上。

天龙道长笑容可掬的道:“施主不必多礼,快请坐吧!”

这静室之内坐的都是武林硕彦,以及各派掌门人,照说哪有他的坐位,但邯郸老人在江

湖之上辈份祟高,较比天龙道长还要高出半辈,同时他自谷底获得奇遇,二次出现江湖之

后,几次的硬拼狠斗,已成为武林人人瞩目的风云人物,是以大家都对他十分器重。

继光告罪坐下后,天龙道长又复带笑问道:“施主此次前去漠北,可曾得到什么消

息?”

继光遂把在漠北的情形概略说了一遍,天龙不禁慨然叹道:“楚水长鲸一代大侠,想不

到葬身于漠北!”

由武子亮又复勾起了他对师弟铁木道长的悼念,说完又复轻轻一叹。

绿林圣者突然插言道:“照此说来,那金蜈宫主人必是苗疆遗孽无疑,她既敢于与中原

各派为敌,实力必然不可轻侮,此次黄山之会,鹿死谁手还真难说呢。”

白眉和尚倏然双目睁开,低宣一声佛号道:“果不出老僧所料,金蜈宫已倾全力来到黄

山,其用意不问可知,如此一来,不啻是中原武林人与金蜈宫的最后决斗,唉,这场劫杀真

不知将有多少人送命。”

天龙道长沉吟道:“若照近日情形看来,金蜈宫来人的武功,似乎个个都不弱,但金蜈

宫主人还未正式露面,我等能否敌得鸿蒙紫气,实在难说得很。”

凌风道长突于这时面向继光问道:“武少侠近由漠北回来,深悉金蜈宫虚实,可知金蜈

宫的意向如何?”

继光道:“据在下猜测,金蜈宫此次倾全力南来,意在一网打尽中原武林人物,至于她

采取什么手段,那就不得而知了。”

白眉和尚乃是少林硕果仅存的一位长老,也就是担任黄山论剑仲裁人的元元大师,此刻

已由禅床之上立起来,沉声道:“金蜈宫所倚恃者,无非是‘鸿蒙紫气’,届时但能破解此

种真气,其余便不足为虑了。”

绿林圣者曾吃过鸿蒙紫气的亏,深悉此种先天真气的威力,不觉微叹道:“说来实是惭

愧,老夫在野狐禅寺之时,竟然失手于一个女子之手,迄今不知此女是金蜈宫中什么人

物。”

继光接口道:“她是金蜈宫主人之幼徒,此次并未随来。”

绿林圣者身为武林前辈硕彦,大罗天罡掌威力绝伦,竟然输在金蜈宫主人的幼徒之手,

在座诸人除武继光外,心中不禁一齐骇然。

继光见在座都是些老气横秋的老者,自己许多话难于插嘴,而且又不知他们究竟作何打

算,心里十分蹩扭,当下立起身来告辞道:“晚辈拟至黄山周围看看动静,就此告辞。”

这批老辈人物都是自负得紧,武继光虽然誉满江湖,究竟是晚辈,是以都没把他看在眼

里,故他起身告辞,也没什么人挽留。

走出静室门后,凌风突出后面赶来,紧握继光之手道:“据贫道所知,七派中人还没有

人能抵抗此种玄门先天真气,小侠届时务盼到场,否则事情很难说呢。”

随把此次各派预定计划,详细对他说了一遍。

原来元元大师等的计划是利用黄山论剑为饵,引诱金蜈宫的人参与,面由元元大师、天

龙道长等与之较技,先将几个主脑人物击毙,其逃散余孽,则由各派散在黄山四周的门下,

予以各个斗杀消灭。

继光听后点头道:“此事不劳道长吩咐,不论各派计划如何,在下早晚必定要与金蜈宫

主人见个高低。”

话落微一拱手,人已腾空而起,疾向寺外飞去,他一心要找那暗中袭击丐帮子弟的蒙面

人,是以一出寺门,便尽量把身形掩蔽,顺着刚才进山的那条石子小径,深入黄山腹地。

他一路走着,跟睛却不时四处打量,但奇怪得很,只觉空山荡荡,竟不见一个人影,连

刚才进山看热闹的人也下知去向,心里不觉十分奇怪,暗道:“怪呀!这些人究竟那里去了

呢?”

此刻天色已渐渐昏暗,晚风拂过,草木萧萧,显出一片仲秋的悲凉景象,但他绝无退

志,仍然一路搜索前进,蓦然,身形在空中划起一道美妙弧形,人已飞燕掠波般向左侧一处

山峦射去。

显然他已发现了什么,越过山峦,是一处其隐蔽的隘谷,里面显然隐隐传来人声,循着

人声,潜至近边一看,立时心里冷笑一声道:“原来你们都藏在这里。”

脚下只轻轻一点地,人已如一缕清烟似地到了崖头,伏身崖头向下细看,只见谷中至少

聚集了有一百多人,谷口及进入路则散布着十几个人,一个蒙面黑袍老者,和一个蒙面少年

则紧扼进出要路。

只听那蒙面老者阴恻恻的喝道:“金蜈宫主人约请各位来此谷别无他事,只是意慾和各

位认识,现在请诸位报名出谷,金蜈宫决不损伤各位一根汗毛。”

继光细看那批困在谷内的人,原来都是来看热闹的人,但不知怎会来到这里?而这批人

中,实有不少江湖高手,哪肯俯听命于人,立时人群中起了一阵騒动,更有人高声喝骂起

来,但也有不少软骨头,蒙面老者话音才落,便有少数人走到谷口,对那老者抱拳作揖道:

“在下黄河独角蚊龙五,与金蜈宫素无过节,此来专为看热闹,请阁下高抬贵手。”

老者微挥了挥手,意思是令他走,跟着又一个人唱名道:“兄弟姓崔名于英,系西北绿

林道上朋友,特向阁下借道经过。”

老者又轻蔑地挥了挥手,继光暗暗诧异道:“这是什么鬼把戏?”

就这时刻,倏然一阵惨呼声起,第三唱名出谷的人,竟被老者猝然一掌震毙,继光因离

得过远,故没听清他说些什么。

突起的变化,竟把后来准备报名的人惊得连连倒退,蒙面老者却如没事的人一般,桀桀

怪笑道:“金蜈宫的主张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此人鬼录有名,不得不略加薄惩,诸位不

必害怕,仍请继续报名出谷。”

倏然人群中飞出二人,大喝道:“金蜈宫简直欺人太甚,爷爷偏不报名。”

呼的一声,直向谷口射出,此人武功不弱,一跃居然四五丈高,去势有如奔电。

蓦然——

一阵淡蒙蒙的紫气倏由谷口涌来,那人立时狂嗥一声,倒翻了回来.噗塌摔倒地下,七

孔流血狂喷,刹那便行气绝。继光暗骇道:“鸿蒙紫气?”

这一来,人群突然沉寂起来,一丝死亡的威胁,像幽灵一般占据了每个人的心头,半晌

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人再上前报名出谷,继光暗笑道:“刚才智真禅师等好意不让他们进

山,他们气势滔滔几乎动武,这时出事情了,却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头,真是一群窝囊

废。”

蒙面黑袍老者见众人已被婬威所慑,再不敢反抗,得意地桀桀怪笑道:“你们既不愿报

名出谷,那只有屈驾在谷内呆几天,待金蜈宫主人查明白再说。”

突然,人群中走出一个破衣小叫化来,朗声道:“黄山不是金蜈宫私产,你凭什么要把

大家硬行留在这里?”

黑袍老者不禁一怔,觉得这小叫化的口音极熟,当下也未在意,嘿嘿冷笑一声道:“你

是什么人?胆敢出头胡言乱语。”

小叫化就是武继光,因为大家都为蒙面老者的威风所慑,才悄悄由崖头飞下,挺身而

出,当下哈哈一阵狂笑道:“小要饭的名叫‘要命郎中’,专门治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疯魔

之症。”

蒙面老者怒极,双目绿光直从青纱中透射而出,狰狞的一笑道:“好呀!原来你是专门

找岔来的,老夫倒不能不先行成全你了。”

倏地往前一趋身,手臂抬处,五道其黑如墨的劲风,嘶的当头罩下,继光一见这五道黑

色气劲,立时想起此人是谁,长笑一声道:“你今天遇见我这要命郎中,只怕‘鬼手仙翁’

啦!”

鹑衣微闪之下,人已到了他的侧背,哈哈狂笑道:“这一式不够狠,再来!”

蒙面老者见他一口叫破自己的外号,骇然一惊之下,更加暴怒如狂,暴吼一声,身形呼

的一转,双手箕张,环空一绕,左掌如封似闭,右掌虚虚往前一按,一股无形气劲,暗潮一

般向前涌去。

继光知他右掌这招乃是虚式,实际煞着还在后面,但却故作不知,仍然和先前一样,脚

下一滑,又往左面闪去。蒙面老者见他果然如此,不禁大喜,长笑一声道:“小子你上当

啦!”

左掌倏伸幻起一天掌影,呼的劈胸抓来,顿把继光卷入漫天黑影之内,实则继光早料到

这一着,他是存心要试试这蒙面老者究竟有些什么鬼画符。

就这时刻,陡闻一声娇喝道:“蠢东西还不快躲,你是嫌命活长了吧?”

但见一道匹练也似的精芒,猛由崖头倒卷而下,直向蒙面老者拦腰扫去,来势空空突

兀,攻招凌厉异常。

蒙面老者下见剑光有异,不敢怠慢,疾的一收掌,人已倒撤八尺。

继光闪目之下,已看清来人乃是凌波仙子,当下故作惊魂甫定的样子,仍然呆愣的站在

那儿,双目霎都不霎的呆看着她。

凌波仙子对他轻蔑的一撇嘴chún,倏地往前一飘身,短剑指着蒙面老者娇喝道:“姑娘命

令你们即时撤离谷口,让他们都出去,否则莫怪姑娘剑下无情。”

蒙面老者果是鬼手仙翁,他曾经二次和凌波仙子动手,哪把她看在眼内,见她那付天真

娇纵的样子,立时哈哈大笑道:“丫头,老夫劝你这种小姐脾气少发点,只怕此刻连你自己

也走不了啦。”

“哼!你敢不听姑娘的话?看剑!”

嘶!嘶!连环二剑劈出,她因自幼得海天神叟庇护,养成一付极其骄纵的脾气,任何人

也不能对她有半点拂逆,鬼手仙翁胆敢出言反讥,那还得了,立时全力运剑,没头没脑的猛

攻,此刻之间,攻出一十二剑之多。

一时漫天青芒乱闪,威不可当,鬼手仙翁竟被她攻得连退了好几步。

继光偷眼四下一看,窥伺在旁的蒙面黑衣人竟有二十几个,再看谷中那些看热闹的人,

人数虽多,去没有一个够得上和金蜈宫高手动手的人,若果等会混战起来,势必要死伤惨

重,心念一转之下,倏然转身对那群人大喝道:“你们如果想走就趁现在,等下在下可没工

夫来照拂你们了。”

喝声才落,谷内那群人已潮涌一般向前涌上,刹那已冲到了谷口,蓦然——

谷口传来极其冷峻的冷笑,跟着一幢淡蒙蒙的紫雾倏然升起,首当其冲的十几个人,就

像滚汤泼雪一般,连半声未哼便一齐颓然倒下,惊得后来的人,一齐骇然后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鬼手仙翁遇郎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剑香车千里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