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 二 章 地灵真经无敌神功

作者:陈青云

且说武继光坠下悬崖后,身如殒星飞泻在团团飞系中急剧下沉,下沉——

由于降落的速度过于急速,人已逐渐昏迷。突然,斜里一股绝大的吸力,吸得他身形一

窒,神智陡清,睁眼一看,只见岩洞里一条大蟒正张着血盆大口在向他吸气呢。

也许是因为下坠的力量过猛。大蟒的吸力只把他的身子吸得悬空一窒,并没有吸进去,

吓得他惊叫一声,猛力一挣。手中玉剑蓝光电闪,把大蟒惊得电掣般地缩了回去。

吸力一去,身子又复急剧下降。这番离地面。不过十来丈,一种求生的本能,促使他赶

紧凝神吸气,把急堕的身形稳住,一式平沙落雁,缓缓降落地面。

尽管这般凑巧,经大蟒中间一吸。卸去了不少冲力,而降落的地面,又是一片如茵的茂

草,但仍然经不住这股急泻的猛劲。脚尖落地,一连几个翻滚,人已昏厥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刻,方才悠悠醒转。只觉全身骨节象散脱了一般的疼痛。被衡山一鹤

掌风扫中的左肩,亦已红肿起来。他努力挣扎着,想爬起来。终于力不从心。又倒了下去。

此刻,天色虽逐渐接近黎明,但谷底幽暗无比,伸手不见五指,一阵阵的山岚瘴气由潮

湿的泥林中升起。浓雾中,绿光明灭,似隐伏着无数的恶兽妖怪,更不时响毒虫伏蟒那种嘘

嘘吹竹的怪音。

景象凄凉,危机四伏,武继光暗暗喊着自已的名字道:“武继光啊在,想不到你空怀满

腹凌云壮志。今晚竟死在这里——”

过了一会,又自己鼓舞自己道:“我不能死,我绝不能死啊!我连自己的身世都还不明

了,假如武门一脉需要我来延续,假如血海冤仇需要我来伸雪,岂不一切都完了吗?——”

正自惶急万分之时,突然脑际灵光一现,暗道“听师父说。内功精纯的人,可以用内功

自疗伤势。我何不试试?”

于是。暗中试着,真气提聚。尚幸,真气并未全部涣散。经过一段时间努力,居然已经

凝聚。

当下。立即照着贝叶种功的口决。缓缓把真气作周天运转,就这样。调息了足有一个多

时辰,全身疼痛顿时大减,一个翻身爬了起来,闪目四下一看。只见四下削峰插天,郁郁葱

葱。尽是原始森林。自己立身之处,则是一片约有半亩地大的如茵草地。除此之外。都是高

低乱叠的怪石。晓色迷蒙中隐约似有一条极窄的栈道,通向内谷。

此刻他身陷绝地。除了冒险往里闯外,别无办法。于是,挺着那大蓝光闪闪的金精工魄

剑踉跄向谷内奔去,

通过一条极其险峻的狭窄栈道。走了约有百十丈远近,又到达了一处窄得如同一线的狭

谷。两壁削峰千刃,高插云霄。一线亮光从峰顶直射谷内,眼睛突感一亮,这地方比起前谷

有着天渊之别,处处长满了奇异的花草。一陆碧水穿流其间,没有山岚瘴气。也没有遮蔽阳

光的森林伏莽、碎碎的白石铺地。幽静异常。

他暗忖:“若在这个地方找个洁净山洞,潜练功夫,确实妙极。”

但,此刻一身伤痕、又饥又渴,哪有那种闲情逸致啊!顺着一条以乎常有人行走的碎石

路继续前行,曲折迂迥,约有盏茶时间,竟然发现这条路是通往一片光洁如镜的削峰下的一

个山洞。

同时。使他大大吃惊的是,这洞口竟有一条粗有碗口的洁白蟒骨。直穿入洞内。细看这

蟒委实大得惊人,头已伸入洞中,这有五六丈的一条长尾仍拖在外面,直伸到小溪旁,暗中

估比司蟒若在生时。至少也有水缸那么粗细。只不知为什么会死去?

四下削峰,前行无路,他暗忖:“死生有命,我何不进洞去看个究竟呢?”

也可说是一种好奇心的驱使,当下暗把真气凝聚,手提玉剑,缓缓向石洞探索前进。

顺着蟒,弯弯曲曲,走完了一条甬道,又抬级登卜一个较为宽大的山洞,蓦然。一个触

目惊心的怪状。使他大吃一惊。

只见这个方圆不到二丈的石洞内,五彩缤纷,光芒四射,更有一阵阵冷森森的澈骨寒风

从洞内透出。

洞的中间一片白蒙蒙,里面有红光隐射的雾体,雾体的上面有两盏碧荧荧的亮灯,仔细

看了一会,才把里面的大致情形看清。

这洞里石凳石泉,一应俱全,当中一张石榻上端坐身穿褐色长衫、面容十分干瘪的老

者。这老者左手五指如钩,深入大蟒七寸的白骨内,右掌掌心向外,抵住了一颗红光闪耀、

约有鹅蛋大的红珠。那珠是由大蟒的一条其赤如火、长有三四尺三叉长舌托着。

蛇丹红光耀眼,外面绕了一层白蒙蒙的气体。突然流转不停。人和大蟒,因年深日久的

关系,都已变成了枯骨,看那利象。可能是老者正盘坐运动之时突遇大蟒来袭,遂一手抓住

大蟒的七寸。一手挡住大蟒的内丹。双方相持力尽而死。

茶时间,竟然发现这条路是通往一片光洁如镜的削峰下的一个q。同时。使他大大吃惊

的是,这洞口竟有一条粗有碗口的洁白蟒骨。直穿入洞内。细看这蟒委实大得惊人头已伸入

洞中,q有五六大的一条长尾仍拖在外面,直伸到小溪旁,暗中估比司蟒若在生时。至少也

有水缸那么粗细。只不知为什么会死去?

四下削晚前行无路,他暗忖:死生有命,我何不进洞里看个究竟呢?

也可说是一种好奇心的驱使,当下暗把真气凝聚,手提下问剑缓缓向石洞探索前进。

顺着蟒,弯弯曲曲走完了一条四道,又抬级登卜一个较和宽大的山洞,基然。一个触目

惊心的怪状。使他大吃一惊。

只见这个方圆不到二丈的石洞内,五彩缤纷,光芒四射有一阵阵冷森森的澈骨寒风从洞

内透出。

洞的中间一片白蒙蒙,1面有红光隐射的努体,雾体的卜有两盏碧荧荧的亮0,仔细看

了一会,才把里面的大致情形清。

这洞里石凳石泉,一应俱全,当中一张石榻匕端坐。穿褐色长衫、面容十分干瘪的老

者。这老者左手五指如钩,深入大蟒七寸的白骨内,右掌掌心向外,抵住了一颗红光闪耀、

二有招蛋大的红珠。那珠是由大蟒的一条其赤如火、长有三四尺三叉长舌托着。

蛇丹红光耀眼,外面绕了一层白蒙蒙的气体。突然流转人和大蟒,因年深日久的关系,

都已变成了枯骨,看那利。

由这点推测,可知这个老者实非常人。试想,这条大蟒,长有几十丈,而且已经练成了

内丹,气候当在于年以上,老者在焠不及防的情形下。能够和它拼个两败俱伤。功力之高可

以想见。

再看两盏灯时。竟是大蟒的眼睛,碧荧荧地。足有鸭蛋那么大。他原是一个童心未泯的

大孩子。暗想:“这颗眼珠。必是罕世奇珍。将来把它拿来晚上照明,也是好的嘛!”

一耸身,用手攀住蛇头,把它取了下来,只觉入手阴寒彻骨。照得全县均呈碧色,看了

一会,也想不出它的奇处,便往怀时一塞,再不去看它。

抬头又把目光投向大蟒内丹,觉得这东西既是大蟒的武器,必定更为珍贵,又分开老人

的手掌,把它拿到手中,只觉一阵奇寒彻骨,全身打了一个寒战。张口喋喋又打了两个喷

嚏。

就在他张口猛地一吸气之际,嗖的一声。那颗内丹竟直向他咽喉投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赶紧张口想把它吐出,但哪里来得及!立时。全身就际发疟疾一般,

猛抖起来,寒气由丹田直往四肢百骸乱窜,几乎是把地冻昏过去。

他心慌意乱,努力支持着,暗中只是叫苦。熬了约有盏茶时间。突然,一股炽热如火的

热流又从丹田奋起,顷刻之间,直冲十二重接,游遍全身奇经八脉。

这种热火焚身的滋味,较比奇寒彻骨的滋味,还要来得难受。直烧得他汗珠象黄豆般从

额上滚下。

暗想:“这次一定死定了,一寒一热两股力量在体内乱窜。哪里受得了呢?”

大凡一个人在生死关交之时,总会产生一种求生的本能。挣扎着,使自已脱离危境。正

当他被这两股力量折冲得半死不活,神智渐趋昏迷之时,突然又想起刚才曾用“贝叶神功”

口诀自疗伤势的一幕。

此刻,寒热交加,全身骨节几乎快要胀裂。何不用内功心法来缓缓导引呢?也是他一时

福至心灵,当下咬着牙,挣扎着盘膝坐起。凝神静息,缓缓用起功来,这一用功导引,居然

奇效立见。

那两股寒热气体原在体内各走极端。互相排斥,一经他用本身真气导引,流转竟慢慢缓

了下来。

只是武继光内功火候过钱,一时之间,实无法把这两股气体融会。

原来这两股气体,热的是大蟒的内丹,奇寒的是上面那层白蒙蒙的流转气体,也就是褐

衣老者近百年功候修为的一点玄阴真元之气。

当时,大蟒吐出的于年内丹其热似火。恰巧老人所练的玄阴罡煞阴功是一种纯阴功夫,

拼将近百年修为的一点真元,全部逼出体外,将内丹吸住,两下相持,直到力尽而死。

人与蟒虽死。而大蟒内丹仍紧紧把老人的近百年修为的真元之气吸住,并未涣散。两件

东西,虽紧胶一起,却等于无主之魂,武继光既是有肉有血的活人。又属纯阳之体,气机相

引,无意中用力一吸气。竟把它全部吸入肚内。

也就是说,他无意中不仅接受老人近百年的修为真元,而且连大蟒的千年内丹也已成为

己有。

这等于是一个暴发户,也等于是一条小蛇吞下了一条大象,叫他如何受得了?还幸“贝

叶神功”乃是“震宫秘学”。神妙无比,竟在原地足足坐有十天的长时间,方才慢慢龙虎相

调。天地交泰,把寒热两股气体调和,据为己有。

这一来,不啻平平步青云,进入了武学的最高境界。不过,自己并不知道罢了。醒来之

后只觉全身痛苦尽失,先机畅达舒适已极。

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尘土。也没有体会到自已究竟坐了多久。挪步便向老人走去。只

见石床的右侧,摆了一张石桌。桌卜堆满了书籍,除了经、史、子、集等书外。还有各门各

派的拳经剑谱。

顺手翻开一本剑谱看时,上面竟批满了评语。哪一式最神奇,当用何式去破,哪一式有

破绽,应该如何改正,都诠注得明明白白,不禁暗自赞叹道:“这位老人家真是奇人,就凭

这一点,便非常人所能及。”

放下剑谱,又把其他的书翻了一阵。不仅拳经剑谱如此。连那些经书之类,也批满了注

解,心中愈对老人钦佩不巳。突然,他发现书下压了一个小小玉匣。打开玉匣一看,里面放

了一个柬贴,继光自小跟随万里云烟陆通,文武兼修,文学也薄有根底。展开来怕一看。上

面写道:

余地灵教王李梦非也,原期以一身所学。开宗立派,不意所传非人,初传一徒,凶残、

冷僻,竟拐吾女远遁,再传一徒,毒辣,阴险,均无法行吾教。

心灰意冷之余,遂隐迹于此,誓不再出江湖。余武功虽已达三花聚顶,五无朝元之上乘

境界,但世间并无不死神仙,近日突感心思不宁,精神恍惚,噫!岂大限已来临乎?

窃念死实不足惜,痛在未得足以弘扬吾教之人,哀哉!岂天意不令地灵门中有江湖崭露

头角之日乎?

他日如有缘进入此洞之人,盼将余骸骨葬于隔室洞中,愿以案上所遗书籍为赠。

邯郸老人李梦非年月日

看过这封简帖后。心里暗暗好笑道:“幸于是碰到我,如若是别人。把书籍中走后,不

埋你的骸骨,又将如何?”心里想着,抬头一望,果见左面有一个仅容一人进入的小门,走

进小门一看,里面宽不到五尺。地下却有厚厚的黄土。遂把头一点道:“入土为安。我应替

他办好这事。”

拔出玉剑一阵乱挖,金精玉魄剑,神物利器。更兼他此时功力大进。不一会工夫已挖成

一个四五尺深的大坑,蓦然,当的一声响,底下竟横看一块石板,掀开石板一看,下面竟是

一具完整无缺的石棺,石棺之内,平放着一个一尺多长的玉盒,当时也无暇细看,大步走到

老人面前。深深一礼,双手把尸体托了起来放人石棺之内,再把虚土掩盖。

一切就绪之后,方才打开玉盒一着。里面是一本黄经封面的精装抄本。上书“地灵真

经”四个隶字,里面又突夹一张简帖上面写道:

得此经者,即为地灵教之下代教主,望祥研此经,宏扬武学,此经虽属旁门秘学,然而

精习之后,仍可归于正途。

“地灵金丹”一颗,为吾聚多种灵葯练成,食之可抵三十二苦修功果,怕恐得经之人功

力不足难习“地灵美经”也。

银笛一支,为吾当年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地灵真经无敌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剑香车千里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