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二十章 神鬼仙翁独眼龙

作者:陈青云

武继光为追那使用鸿蒙紫气的女郎,冲入林中,不料人未找到,却遇见曾经在宣城向他

下毒的金雪痕,这金雪痕并不讳言他是金蜈宫的人,却坚邀继光谈几句话。继光心怀坦荡,

随口便答应了他。

二人席地坐下后,金雪痕未语先笑道:“武兄年纪轻轻便已誉满江湖,量来醉心你的女

子不少。”

继光不悦道:“你要和我说的话就是这个?”

金雪痕哈哈一笑道:“武兄不必性急,兄弟话还没有说完呢。”复又把脸色一正道:

“可是真正可以武兄匹配之人,却找不出几个来,武兄以为对吗?”

继光见他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心里不禁有些不耐烦起来,立起身来道:“金兄如无其

他的事兄弟可要告辞了。”

金雪痕微微含笑道:“我知武兄明日是黄山论剑会上的主角,但也用不着如此紧张,金

蜈宫主人因慕武兄高义,拟与武兄联手合作,特着兄弟先知会一声,不知武兄意下如何?”

“兄弟早就说过,我和金蜈宫仇深似海,这合作之事请勿谈起。”

“金蜈宫有一紫衣女郎魏紫娟,武兄和她论交,金蜈宫主人有意促成你俩好事,也唯有

此女,才是真正可以和武兄匹配之人,希望武兄切勿错过这种难逢的机会。”

继光这才明白,原来他转弯抹角,绕了一个大圈,所要谈的一句话,无非是利用女色,

引诱自己投入金蜈宫,不由长笑一声,说道:“请金兄代我上覆金蜈宫主人,她的好意在下

心领,一切的事情,明日黄山论剑会上了断,兄弟到时还要领教一番她的盖世绝学。”

金雪痕脸上阴晴不定了许多,轻轻一叹道:“武兄何以如此固执?”

继光立起身来狂笑道:“即令金蜈宫与我没有杀父之仇,像她这种疯狂狠毒的行为,武

某也绝不坐视武林人遭受劫难。”

“金蜈宫主人神功盖世,座下高手云集数以百计,以武兄一人之力,恐怕也难于挽救这

场劫难吧?”

“武某亦知黄山之会,不啻中原武林人存亡之战,死生祸福殊难预料,但这点兄弟绝不

放在心上。”

金雪痕倏然失声一叹道:“想不到武林一般朋友,均把金蜈宫主人视作了杀人魔王,实

际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武兄若知道她的身世,也将一掬同情之泪。”

继光冷笑道:“武某亦知她心怀亡国之痛,但这种报复也太以过份啦,同时据说他还隐

隐存有独霸江湖的野心呢,这种存心更令人难于谅解。”

金雪痕脸上不由倏然色变,他绝未料到金蜈宫主人的机密他竟全都为这少年所知,于是

心中杀机更浓,冷冷一笑道:“武兄既知她有此苦衷,便不应对她再事苛责,人各有志,兄

弟也无法勉强武兄,明天咱们始信峰前再见。”

说完把手一拱,纵身没入林中,继光为人最重义气,他和金雪痕虽是萍水相逢,总算曾

经论交,虽明知在宣城时,对方曾对他下过毒手,但未眼见之事,也就不便谈起,竟听任他

扬长而去。

此刻夜已深沉,突然想起符小娟和莫丹凤何以没有跟来?道她们找不到我径自回去了?

继而一想,这是绝不会的,她们明知自己业已追敌入林,怎会离去?说不定已经穿林过去

了,想到这里,心里到觉发急起来,赶紧一腾身,穿林而过,也向前面追去。

穿过密林,是一片荒草没胫的坟地,寒风拂过,一片萧煞景象,却不见一个人影,心想

也许他们已追到前面去了,纵身正待穿过这座坟地,蓦然——

紫影一闪,紫衣女魏紫娟突然由一座坟莹后转了出来,继光骤见之下不禁一怔,冲口问

道:“咦?你怎么也来了黄山。”

魏紫娟神色黯淡地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来了已经二天了。我是同师伯祖一道来的。”

“你师父不是禁止你不准来吗?”

“是的,但我却必需赶来。”

继光不由诧异道:“那又为什么呢?”

魏紫娟抬头望了他一眼,低头抚弄着衣带没有做声,继光细看她的脸色,比过去清减多

了,妩媚中带着深度的忧郁,和过去的华贵高傲大不相同,二人相对默然了一阵,紫娟倏然

抬头幽幽一叹道:“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继光满脸迷惘的怔了一怔,倏然纵声狂笑道:“你以为金蜈宫主人这次的

阴谋一定会成功?依在下看来恐怕未必。”

旋把脸色一正,朗声道:“姑娘对在下的恩情,在下终有还报的一天,至于贵宫金雪痕

所提的那件事,却是断难从命,区区苦衷尚祈姑娘原谅。”

魏紫娟从没有听过金蜈宫有金雪痕其人,听继光语气,似是那人曾对他提出说什么要

求,而且牵涉到自己,她乃是一个外和内刚,性情极其高傲的女郎,只因对继光一见倾心,

才处处委屈自己,此刻细味继光话中之意,似乎对自己除了感恩之外,毫无一点友情表露,

不觉十分灰心,当下惨然一笑道:“魏紫娟承认春蚕作茧自缚,但我绝不是世俗女子,对所

爱的人必须占有,只是不愿眼看你身蹈危机,才千里迢迢赶来黄山,以期略尽心意,我知你

此刻意气昂扬,哪会把我这薄命女子放在心上,而我却仍然认定你是平生唯一知己。至于刚

才你所提的金雪痕,金蜈宫根本就没有这样—个人,魏紫娟更未向任何人谈及你我结交之

事。”

继光见她剖心示爱说出这番话来,不啻把她的心事赤躶躶地暴露,心里又是惶恐又极感

动,情不自禁地向前连跨二步,极为激动的道:“武某一介武夫,承姑娘如此关心厚爱,实

觉惭愧无地,在下绝非狂妄不知利害的人,和金蜈宫这场决斗乃是逼不得已,盖因我既不能

放弃父仇不报,也不能眼看着中原武林遭此浩劫,同时更未考虑到个人的生死问题,至于姑

娘心意——”

魏紫娟突然打断他的话头道:“够了,够了,魏紫娟此来除了慰我片面相思外,还有一

件重大的事情和你商量,只须你点头,黄山这场腥风血雨立时便可熄灭,不然的话,真是不

堪设想。”

“你我良友会晤,尽可谈些别的,何苦老是提到这事,再说即令武某肯于罢手,金蜈宫

主人又岂肯放下她的屠刀?武林七派也不肯就此干休呀!”  

紫娟轻蔑地冷冷一笑道:“武林七派虽然虚名在外,还没有资格充任黄山事件的主角,

金蜈宫此刻也是势同骑虎,慾罢不能,如今可以影响黄山这场大劫杀的,只有你一人。”

继光大笑道:“姑娘此言大是欺人,想我武某一个后生小子纵有几个老前辈维护,又有

什么力量左右这许多江湖声名显赫的人物。”  

煌γ噬鸬溃骸翱赡懿皇撬亩允郑绻虑楸频酵飞弦簿退挡坏昧恕v挥姓套叛

沈窠#σ黄础!?

非幻点头似是赞佩又似感慨的对他看了一眼,随即一叹道:“老僧方外之人,本来早已

不问外事,只是这场腥风血雨关系着数百人的生命和整个武林劫运,由不得老僧再偷闲,深

望施主体念上苍好生之德,凡事莫为己甚。”

继光深为老僧这种悲天悯人的精神所动,慨然一声长笑道:“大师所言虽是,但这场纷

争主动的并不是弟子,而是金蜈宫主人,似应把这话对她说才对。”

非幻又是一声长叹道:“你可知今日的金娱宫主人业经势同骑虎吗?纵令她想罢手也已

不可能了,而施主这方,除了百毒尊者,黄龙道长等几个成名人物,另外还有一股绝大的势

力介入,故名义上是武林七派和金蜈宫的争斗,实际却是你和金蜈宫两方势力的决斗,而且

你那股势力具有绝大的影响力,这也就是老僧千里迢迢赶来黄山的原因。”

继光不禁有些茫然,暗道:“另外这股势力属于哪一方呢?”

“也许施主认为老僧有些危言耸听,实则老僧句句都是实话,一切到时自知,届时务望

紧记老僧今日之言,老僧另外还有些事处理,有缘容再相见。”

大袖—举,身形冉冉飘起,恍眼之间已出去二十余丈,继光细看老僧所用身法比元元大

师所用的达摩一苇渡江轻功又不知高明了多少倍,心里不由暗暗赞佩不已。

非幻走后,紫娟告辞道:“我得走了,明日之会可能我不参与,一切望君珍重。”

紫衣飘闪之下,人已到了数丈以外,继光怔怔地站立当地,半晌方才发出一声轻叹,紫

衣女的情意绵绵,白眉老僧的再三谆谆嘱咐,实使他感到困惑,紫衣女是金蜈宫主人的徒

弟,白眉和尚是她的师执,自然深明金蜈宫的实力,听他们的口气,似乎对自己劝阻多于警

惕,好象深怕自己赶尽杀绝似的,这不是笑话吗?

金蜈宫收罗的高手不知有多少,而自己仅仅只有五、六个人,胜负显而易见,而白眉和

尚却断定金蜈宫主人必败,难道这是故意骄敌!看那老僧一团正气却又不象是坏人。难道真

个另有一股势力来助?

想到自己年纪轻轻,刚出江湖不久,友人并不多,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人会赶来相助,好

在明日便是会期,到时当可明了,此刻何必去操心,心念一转之下,身形倏起,直向东山口

奔去,到达山口,只觉四周静寂寂地,不见半个人影,暗忖:“她们究竟那里去了?”

转了一会,找不出任何迹象,只得返身又向南山口奔去,到达南山口,仍是一片静寂,

看不出丝毫征兆。

此刻已将近三更,他独自一人奔驰于深林绝涧之中,只觉整个的黄山,就象死去了一般

的沉寂,间或林中传来几声夜枭悲鸣,越发显出夜的阴森可怕。

想到明天面临的一场生死搏斗,立刻意识到这片刻的宁静,正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

奏,自己还有许多事情得和几位老辈人物商量,实不能再这般乱跑了,也许符小娟她们寻不

见自己,已经回去了也说不定。

于是决定先行回去再说,免得黄龙师伯等得着急。

继光回到大伙儿约定聚会的那个山洞,黄龙道长、万里云烟陆通,四海神偷等都候在洞

内,一见他进来不由齐感诧异道:“郡主和符姑娘何以没有同回?”

继光皱着眉把经过情形说了一遍,陆通倏然跳起身来道:“照此情形看来,一定又落到

金蜈宫主人手里里,我们得赶紧设法法营救才好。”

四海神偷冷冷一笑道:“此刻离天明只有一二个时辰了,找又有什么用呢?依老偷儿看

来,还是省点力气,准备应付明天论剑吧,再说大哥已经跑了一夜,明天还得对付金蜈宫主

人呢。”

黄龙道长也觉得此刻如果出来寻找她们,不仅无益,而且影响明天的大事,捻着长髯沉

吟了一会道:“依贫道推测,她俩都有一身不凡武功,最不济也可全身而退,况且还有赤地

千里和百毒尊者二位未回,或许遇上了他们也不一定。”  

万里云烟见大家都这般说,心里虽然着急,却不好再说什么,武继光这时脸色十分难

看,也深为刚才的事而感到懊丧,如果自己不是急于追赶和他对掌的紫衣人,何致于和符小

娟她们失去联络,是以坐在那儿只是发怔。

四海神偷表面看来,似乎怪诞冷傲,其实为人最是热情,对这位“大哥”如今发生了极

其深厚的情感,见他那副满腔懊丧之态,立刻走上前来拍着他的肩膊安慰道:“天已经快亮

啦,还是安心休息一会儿吧,此刻任什么大事你也不用管了。”

继光苦笑摇了摇头,气得四海神偷怪眼一翻道:“难道三哥的话说得不对?”

“对极,但事情千头万绪,叫我如何静得下心去?”

“事已至此,急又有什么用,老偷儿相信那二个丫头死不了。”

继光见他一副体切之情,实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得依言把眼闭上,凝神做起坐功来,

不久便已进入物我两忘之境。

等到一觉醒来,天已大亮,睁眼一看,百毒尊者和海天神叟父女都已来到,慌忙跳起身

来,向大家一一道过早安,正待谈论赴会之事,凌波仙子突然拿出一个包袱来对他招手道:

“今天天下武林各派的人云集,难道你还穿着那件破叫化衣?”

继光把自己全身上下看了看,微微一笑道:“那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呀?”

凌波仙子打开包袱拿出一件蓝缎衣衫来,送到他手里,道:“衣服已经替你准备好了,

非换不可。”

黄龙道长见时间已经不早了,遂从旁接口道:“武世兄你就快换上吧,我等也该走

了。”

继光只得依言接过衣衫,找了个僻静处换上,又用山泉把脸上的易容丹洗去,一切停

当,重又走进洞中。

黄龙道长立刻起身道:“我们这就起程去吧!”

于是,三老一道簇拥着继光,一径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神鬼仙翁独眼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剑香车千里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