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二十二章 风云际会来强敌

作者:陈青云

再说武继光独坐灯下,正自黯然神伤之际,突然耳际传来阵阵衣袂飘风之声,不禁心里

陡的一惊,暗忖:“我这时功力全失,若果来了强敌怎生抵挡?”

就这时刻,倏然人影一闪,白衣罗刹已悄悄溜进房来,噗的一口把灯吹熄,附着继光的

耳朵悄声道:“今晚情形大异寻常,莫非消息已经走漏?”

继光剑眉微皱道:“那没别人,准是那白面书生,这东西真个该杀。”

“哼!等会若果见着他,我必定设法叫他死在银色毒刀之下。”

“此刻天色尚早,谅他们不敢发动,你尽可先行调息一阵,养养精神。”

“不必啦,我想书婬伯伯此刻必已到了稻香村,接应的人也许快来了,我想与其等在这

儿,不如此刻便动身上路,也许这样可以出乎他们意料之外呢。”

继光此刻真是感慨万千,想到自己功力未失之时,连实力庞大的金蜈宫主人尚且忌惮三

分,这时功力一旦失去,竟要连夜逃跑,在使他精神上大受刺激,故半晌没有出声回复符小

娟的话。

符小娟知他心里难过,复又小声劝道:“大丈夫能屈能伸,今晚你不能动手,暂时回避

一下也没有什么关系,等你功力恢复后再慢慢找他们算帐。”

继光长叹一声道:“目前也只好如此了。”

“那么我们就走吧。”

说完倏地伸手一揽,把继光背起,呼的穿窗而出,武继光被人背着逃走这还是第一次,

一种羞恶之心顿时涌上心头,急喊道:“快放下让我自己走。”

白衣罗刹食指搭在chún力嘘的一声道:“小声点,事急从权,待我背你出了城再说。”

竟不理继光的叫喊,仍然急如箭矢的向城外射去,她的轻功本极快捷,虽然背了一个

人,仍然不碍行动,不一刻工夫便已越过城墙来到城郊,继光见她拼出全力奔驰,心里甚觉

过意不去,复又喊道:“小娟放下我,让我慢慢走吧。”

白衣罗剩见他一再叫喊,只得把他放下轻叹一声道:“此刻是什么时候了,你何必如此

拘泥?说实话,如果你不是功夫全失,我们岂会怕了他们?”

蓦然,身后一人冷冷接口道:“既然不怕何必夤夜逃走?”

白衣罗刹不禁悚然一惊,霍地一旋身,却见一个身穿大红道袍的中年羽士,正侧背着一

只手站在身后,冷冷的看着他们。

武继光认得这个羽士,就是当年会同衡山一鹤,意图夺他玉剑的“萧湘羽士”,不由冷

哼了一声,轻声告诉白衣罗刹道:“萧湘羽士。”

白衣罗刹见他只一个人,而且这萧湘羽士之名在她眼中看来,并没有什多少份量,遂冷

冷道:“任他什么羽士也不在姑娘眼内,如果存心不良的话,哼!只怕这林中立时便得多添

一条怨鬼。”

萧湘羽士嘿嘿冷笑道:“是吗?”脚下已一步一步向继光缓缓趋近。

白衣罗刹倏地往前一趋身,挡在继光面前娇喝道:“你若再进一步,姑娘立时取你的狗

命!”

萧湘羽士虽然有恃无恐,大援在后,白衣罗刹这一喝,倒真的怔在那儿,不敢前进了。

白衣罗刹绝不把萧湘羽士放在眼内,但她知道后面追来的还不知有多少,唯恐等会人多

难于照顾,当下一拉武继光道:“这种卑污贪婪之辈理他干什么?咱们走!”

二人堪堪把脚步移动,蓦然,一条人影从林中突出,哈哈狂笑道:“要走不难,腰中神

剑与我留下。”

武继光闪目一看,竟是笑面阎罗宋七,不由剑眉掀动,气愤填膺,暗骂道:“真是虎落

平阳被犬欺,若我武功未失时,只怕他们没有这份胆量。”

这倒是真的,笑面阎罗宋七和萧湘羽士他们是明欺继光功力全失,才敢于生心劫夺他的

玉剑,这时笑面阎罗宋七一到,萧湘羽士立即神气起来,一声不哼,陡的往前一跨步,猛向

武继光劈胸一把抓去。

白衣罗刹娇喝一声道:“找死!”玉掌一翻,虚空拍出,一阵其寒蚀骨的阴风匝地卷

起,其势有若怒涛。

“玄阴罡煞”闻名江湖,霸道无比,萧湘羽士仓促不肯冒失去挡,疾把攻出的手掌一

沉,就势横跨五步。

就在白衣罗刹挥掌逼退萧湘羽士的同时,笑面阎罗宋七骤发一声夜枭似的怪笑,人已疾

若旋风一阵,倏向武继光扑去。

白衣罗刹又急又怒,铮的一声银色弯刀撤出,一式“拂墙花影”,银刀洒出一片银芒,

先行把武继光护住,跟着一声娇喝,嘶,嘶,连攻三式,银刀幻出叠叠光影,挟着点点银

腥,向前暴射而出。

这三式是含怒发出,又快又疾,辛辣无比,萧湘羽士与笑面阎罗虽都是江湖有数的高

手,仍被这种迅猛奇幻的招式,逼得连连后撤。

但,白衣罗刹心挂武继光的安全,不敢太过离去,一经将二人逼退,立即撤退到武继光

身旁。

萧湘羽士和笑面阎罗,都是积年老江湖,看出她这个弱点,彼此互换了一个眼色,立时

想出了一个办法,二人绝不和她正面冲突,只是你进我退的游斗,而且目标都是武继光,容

得白衣罗刹将萧湘羽士逼退时,笑面阎罗又已发动。

这一着果然毒辣阴损,竟使白衣罗刹无法主动攻击,而且疲于奔命,弄得一身香汗淋

漓。

这时心里最难过的莫过于武继光了,自出江湖以来,他不知经过了多少恶斗,遭受过多

少高手围攻,都能凭着他的武功和智慧化险为夷,想不到在他功力日见精进的一天,竟然需

要一个女子来保护他,这予他心灵上的刺激该有多大?  

萧湘羽士见自己的狡计得成,心那欣喜万分,暗忖:“不怕你这丫头厉害,只须时间一

久,终有疏神之时。”  

想到得意之处,不由哈哈大笑道:“丫头,这番总该知道爷爷的厉害了吧?尚不着那小

子即速把剑献出,只怕你也难逃劫难呢。”

白衣罗刹气极之下,粉脸杀机陡现,银刀倏地一震,纵身一刀直向他拦腰卷去,左手便

疑足十二成玄阴罡煞之气,忽的一掌拍出。

萧湘羽士不防她会突然发难,骇然一惊之下,不敢迎击,撤身疾退,白衣罗刹冷哼一

声,银刀舞动,倏忽之间,又劈出七刀,连攻五掌,一时漫天银芒掣动,阴风怒啸如飙,把

萧湘羽士退路全部封住,眼看已是危机一瞬。

虎视在旁的笑面阎罗宋七,虽明明看见萧湘羽士遇险,绝不上前接应,悄悄一趋身,突

然伸手向武继光抓去。

武继光功力虽失,反应仍极灵敏,眼看笑面阎罗手中奔电一般袭到,陡的一幌肩,斜跨

二步,轻轻巧巧的闪了开去,这种反应纯粹是本然的,连他自己都莫名其妙。

笑面阎罗一击不中,嘿嘿冷笑道:“你还想逃吗?别做梦吧!”

倏地十指箕张,又一左一右的抓来,他这一声冷笑,立时惊动了白衣罗刹,也间接救了

萧湘羽士一命。

原来白衣罗刹恨极了萧湘羽士,正辣手频施,准备置他死命之时,忽听身后传来笑面阎

罗的狂笑,不由大吃一惊,疾的一撤招,翻身回向继光赶来,可是,她因一意追袭萧湘羽

士,离开继光足有二丈多远,无论她身法如何的快,也断然不及笑面阎罗近身搏击来的快。

眼看笑面阎罗巨掌已快要沾到继光的衣袂。

蓦然——

一阵其寒蚀骨的寒风,嘶的向笑面阎罗背后“脊梁”、“挂膀”穴上袭到,来势奇突之

极。笑面阎罗若不撤招,势将伤在这招之下,当下不顾得再伤继光,猛的沉腕丢肩,身形疾

的往旁一闪,才堪堪把这招避过。

回头看时,身后不知什么时刻,已到了二个身着玄色大氅,面色十分狰狞阴沉的老者,

他久走江湖,认得这二人乃是川中五鬼中的笑面蛇心吴独生,与索魂无常王天,心头不由一

震,暗中连叫不妙,但表面仍然故作镇定的哈哈一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吴大当家的与

王大当家的。”

笑面蛇心吴独生皮笑肉不笑的冷冷道:“尊驾既还认得我们兄弟那最好不过,今晚之事

就请赏个薄面即时撤手。”

笑面阎罗一怔之下,倏地惨声狂笑的道:“吴大当家的,你也大以把我宋七看得一文不

值啦,姓武的小子与你非亲非故,凭什么叫我撤手?”

吴独生仍是那般似笑非笑的道:“姓武的小子与我们兄弟并无瓜葛,但却欠了我兄弟难

于清偿的血债,今晚我兄弟既已来到,莫说是尊驾你,即令七大门派齐来,也断不准他们插

手。”

这时白衣罗刹早巳赶到了继光身旁,萧湘羽士死里逃生,微微定了定神,也纵身赶到笑

面阎罗身旁,和他并肩站立,他虽知川中五鬼的不好惹,但自己也是成名立万的人,况且五

鬼仅剩其二,(他们并不知三鬼在太岳庄送了命。)在人数上并不输他们。

于是,立刻接口道:“打开窗子说亮话,你们无论用什么手段对付姓武的,我们都管不

着,只是腰间的东西事先可得说清楚。”  

索魂无常吊睛一睁,绿光闪闪,厉声说道:“这事简单之极,东西究竟属谁,咱们各凭

手段,不过话先说清楚,你们若果一定要插手,到时可别怨我兄弟手段毒辣。”

笑面阎罗宋七和萧湘羽士此刻是身骑虎背,进退两难,如果真的撤手,以后他们就不必

在江湖混了,不撤手吧,川中五鬼又委实难惹,笑面阎罗转头迅速向萧湘羽士瞥了一眼,又

干咳了一声,回过头来正待说话,蓦地发现四下林边,不知什么时刻,竟来了许多劲装疾服

的江湖人,人总数在三十以上,一看那服色,便知是川中五鬼的手下,心头不由大感惊异,

把将说出的话咽了回去。

笑面蛇心吴独生察言观色,已知他存怯意,随又一阵阴恻恻的冷笑道:“时间已经不

多,劝尊驾早定主意,我们可不能久等啦!”

笑面阎罗宋七把心一横,倏地退后二步,和武继光等站了一个并排,这行动明显,必要

时他将和白衣罗刹采取共同防卫行动。

笑面蛇心冷眼瞥见,嘿嘿冷笑了二声,把手一挥,四下的党徒立即排成阵势,缓缓逼了

上来,索魂无常王天也当郎一声,把背上那柄加宽的丧门剑撤在手中。

这一来情势立形紧张,萧湘羽士低声对白衣罗刹道:“今晚局势明显已极,他们不仅对

武少侠势在必得,恐怕在场之人都将不利,我们只有暂时联合才能自保了。”

白衣罗刹面无表情的哼了一声,不置可否,索魂无常丧门剑撤出后,震剑正待发动,蓦

然一眼瞥见,场中不知什么时刻,来了一个紫衣女郎,似笑非笑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不由

骇然大吃一惊,脚上不由自主的连退了二步。

这位紫衣女郎在场的人差不多都认识,就是那位连绿林圣者都伤在她手下的紫衣女郎魏

紫娟。川中五鬼曾投靠过金蜈宫,自然到眼认识,笑面阎罗和萧湘羽士也曾见过,只是不知

她此来用意如何?

只有武继光心里雪亮,白衣罗刹也猜着几分,知她绝无恶意,但奇怪的是,她来到场中

后,并没有任何表示,站在一旁就和看热闹的人一般。

索魂无常连退二步之后,见魏紫娟并没有行动,顿觉自己太过失常,当下故作不知,陡

的一声暴喝,纵身一剑,劈面向继光攻去,白衣罗刹冷哼一声,银刀幻起一片银芒,将继光

护住,左袖一抖,灵蛇般向他面门点去。

索魂无常疾的—沉腕,剑气反削白衣罗刹手臂,同时大喝道:“动手!”

刹时暴喝连声,阴风阵阵,围绕四周的人一齐发动,笑面蛇心自在太岳庄受挫,五鬼死

去其三,回到川中后,便即闭门苦练,并把门下的一群弟子,加意训练,蓄意雪报前仇,是

以,五鬼阴风剑阵的威力,又增强了许多,这时全力施展,刹时便把白衣罗刹等卷入一片黑

雾沉沉的剑海之内。

笑面阎罗伸手撤出一支蓝光闪闪的追魂剑来,大声吼道:“今晚不是鱼死便是网破,羽

士,咱们不妨领教一番川中五鬼的阴风剑阵。”

萧湘羽士这时也把背上的长剑撤下,洒出一片剑幕,和白衣罗刹成品字形把武继光护卫

中央。川中五鬼的阴风剑阵虽然威力无穷,要想一时半刻冲破这三个高手的联防阵容,却也

不是容易的事,尤其是白衣罗刹,招式又狠又辣,几乎无人敢撄其锋。

笑面蛇心吴独生为人沉鸷姦狡,虽见紫衣女郎魏紫娟袖手一旁没有动静,但在他心里

上,仍是一项重大威胁,为免夜长梦多,觉得问题愈快解决愈好,当下丧门剑猛一抖,倏发

一阵声如夜枭似的怪啸。

啸声一出,阵势倏然转快,一时漫天黑雾迷漫,呜呜之声震人心弦,夹杂在阴风中的腥

臭也愈来愈浓,顿时笑面阎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风云际会来强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剑香车千里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