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二三章 了恩仇还我游侠身

作者:陈青云

紫髯伯公孙述愕然一惊之下,立时敛容躬身答道:“遵命!”

纵身一掠,已到了紫衣女面前,沉声喝道:“师尊有令,要把武兄带回漠北,请师妹即

速闪开。”

魏紫娟轻轻把继光盘膝坐好,霍地立起身来,柳眉一竖道:“难道您要乘人之危?”

但当她一眼看见金蜈宫主人,满脸铁青的站在那儿时,不由头一低,再也不敢言语了。

柳如烟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重重哼了一声道:“好呀,原来我金蜈宫有了吃里扒外的

人,无怪乎机密尽泄。”

倏又一声震喝道:“魏紫娟,你可知金蜈宫对通敌谋叛的人,采用什么刑罚?”

“先行残肢,然后斩首。”

“哼,知道就好。”

魏紫娟突然不知那里来的一股勇气,骤然杭声道:“弟子触犯门规,自是罪有应得,但

他一个失去抵抗力的人,还请师父网开一面。”

金蜈宫主人呼呼一阵冷笑道:“你倒说得轻松,你可知本宫的一切计议,全部都是坏在

他一个人手里吗?哼!对别人或可商量,对他本宫绝不轻饶。”

魏紫娟还待哀求时,柳如烟已声色俱厉的把袖一挥道:“不用多说了,马上随我走!”

又对公孙述喝道:“即速下手,先行封闭他的穴道,再把他掠到漠北。”

公孙述答应一声,往前一趋身,正待出手,蓦然——

一声极其凄历的长啸倏告传来,大伙儿方自一震,二条人影已掣电般落到了场中,嘿嘿

一阵冷笑道:“趁人决斗之时下手,这也是武林人应有的行为?”

来人乃是赤地千里符风父女,一见继光面如淡金,垂头盘坐地下,不禁怒发冲冠,须发

直竖,白衣罗刹早把那柄银色弯刀撤到了手中,紧张站在继光身旁。

紫髯伯公逊述即就无意伤害武继光,一经赤地千里喝叫,立即把脚步停下。

柳如烟并不认识赤地千里符风,但他从那件黑袍,使她立刻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江湖

轰传一时的香车主人,她可并不把这恐怖人物看在眼里,耳听他发话,竟然故作不闻,倏然

把目光转到白衣罗刹手中那柄弯刀上,用手一指,冷冷的道:“问问那丫头,她弯刀是那里

来的?”

白衣罗刹不等公孙述开口,立即高声道:“杀了摧花公子夺来的,怎么样?”

柳如烟脸上杀机倏现,尖声厉叱道:“把她和那姓武的一并与我带走!”

此时公孙述再也不能装糊涂了,魏紫娟在师父严命下也不能不动手,霍地一飘身,冲到

符小娟面前道:“请恕小妹师命难违,要得罪了。”

素手倏伸,疾向白衣罗刹手腕抓来,白衣罗刹冷哼一声,往左一偏身,避过她这象征式

的一抓,银刀往腰间一插,双掌交挥,倏忽攻出七掌。

她向来动手不容情,七掌之势,有若一阵疾风暴雨,刹时阵阵阴风匝地,掌影层层叠叠

涌至。

紫衣女魏紫娟被迫微退半步,长身一展,随风而起,忽点忽缠,立时也反击了九式,双

方身法都极轻灵快捷,彼此以快打快,刹时便已人影难分。

就对魏紫娟动手向符小娟攻击的瞬间,紫髯伯公孙述也已出手,倏地一俯身,向地下的

武继光抓去。

赤地千里符风大喝一声道:“你敢!”

呼的一掌劈出,一股其寒蚀骨的阴风掌劲,汹桶澎湃卷来。

公孙述紫脸微变,疾的一撤掌,暴退五尺,举掌当胸,沉声道:“阁下若再阻拦,在下

可要得罪了。”

赤地千里仰天哈哈一阵狂笑道:“这就奇了,一个生命危殆的人,你们竟然还放他不

过,反怪符某阻拦,这话从何说起?”

笑音中满蕴悲愤,声若悲禽夜鸣,刺耳已极。

紫髯伯迫于师命,明知此举有违武林道义,却无可奈何,当下一声不响,揉身再进,伸

手又向地下的武继光抓去,赤地千里冷哼一声,毒焰魔掌骤发,呼的又攻出一掌。

这遭公孙述早有防备,不闪不避,伸出的手掌疾的化抓为拍,砰!两掌接实,场中响起

一阵隆隆闷响,双方各退二步,彼此心里有数,内力竟在伯仲之间。

赤地千里一掌攻出,身随掌进,毒焰魔掌施开,迅雷奔电的发出八掌,一阵阵的阴寒罡

煞,随着掌势,波一波涌起,迅即在周遭凝成一幢无形气墙,弥山一般向前压去。

公逊述为金蜈宫主人首徒,功力深厚,为人更刚正豪迈无比,此刻迫于时势,只得纵身

挥掌迎击而上,和赤地千里抢攻起来。  

他俩动手的情形,和白衣罗刹她们的轻灵快捷又自不同,出手一击,都是威猛无俦,荡

人心魄,直震得周遭沙飞石走,尘土弥空,瞬即人影难分。

柳如烟静立一旁,看着他们二对拼斗,知道绝不是短时间所能分出胜负,心念一转,身

形扰如一团飞絮,忽的向武继光平射过去,其快如同一道电闪,就势一俯身,五指纤纤,疾

攫继光后领,这一着大出赤地千里父女意料之外,不要说是枪救,连转念都来不及,眼看她

的五指已快要沾到继光的衣领。

蓦然——

武继光的身子一幌,倏然移开五尺,跟着一跃而起,指着柳如姻怒叱道:“芳驾如此卑

污,哪够得上称作一派宗主?”

这时,赤地千里符风和符小娟都已抛去对手,直抢过来,却意外的发现继光也已跃起,

白衣罗刹大喜,高喊道:“光哥哥你已经复原了?”纵身向他身旁扑来。

魏紫娟原先见柳如烟突袭武继光,心里也觉万骇万分,此刻见他居然无事,一时喜极忘

形地娇喊道:“你的内伤已经不碍事了?……”

话音出口,才知自己失言,倏然把话音咽住。

柳如烟忽见继光跃起,也觉十分意外,但她究不愧为领袖人物,仍然镇定异常,冷眼瞥

见魏紫娟那种惊喜之状,心里十分恼怒,轻轻对她一招手道:“娟儿你过来。”

魏紫娟不知师父何故忽然喊她,只得怯怯地走了过来,轻声道:“师父唤徒儿有何吩

咐?”

柳如烟扬脸冷冷的道:“你此刻还会记得我这师父吗。”

翠袖倏地往外一拂,一股阴柔力道,陡的当头压倒。

魏紫娟那里会防到她突下毒手,竟被这一掌震得惨叫一声,凌空腾起一丈多高,直向衰

草中落去。

正巧她所摔的方向是继光那一方,就势一伸手将她接住,轻轻放倒地下,这一来顿时激

起了他的怒火,剑眉一阵掀动,厉声道:“柳如烟,你不必节外生枝,找旁人出气,你我结

账的日子到啦。”

柳如烟一掌把魏紫娟震伤,怒犹未熄,忽见继光向她叫阵,更觉火上加油,身子陡的往

前一飘,冷冷的道:“尊驾说得一点不错,你我确已到了必须生死一决之时,你划道儿

吧!”

武继光豪迈地长笑一声道:“弱死强存各凭手段,何须划什么道儿。”

“既如此说那就接招吧!”

长袖一抖,“神龙吸水”劈面点到,她刚才亲见武继光和岭南邪神的一生死搏斗,耗去

了大部分的真元内力,觉得这个时期,正是除去武继光的最后时机,是以抢先出手,殊不知

继光得天独厚,刚才和岭南邪神对拼内力,仅仅因耗去真元过多而脱力,并未受伤,经魏紫

娟替他服下二片参王,又调息了这么久,功力已全部恢复,而且觉得比从前还要畅达。

柳如烟一经出手,立即大喝道一声,挥掌迎击上来,他对金蜈宫主人积恨已久,此刻新

仇再加旧恨,使他怒发如狂,一经出手,尽出精微绝学,掌势有若怒涛澎湃,卷起无数道足

以裂石开碑的狂飙,招招逼向对方要穴。

他们三言两语便已展开搏斗,场中所有的人,神情都紧张起来,赤地千里毫无表情的皱

折脸上,重重抽搐了二下,缓缓往斗场凑去。

白衣罗刹虽然性情急燥,出手狠毒,终归是女孩子,心肠较软,虽然魏紫娟是她的仇敌

兼情敌,当他看见她因为继光之事,遭到柳如烟狠毒的一击时,心里倏觉不忍,缓缓把她从

地下扶了起来,又掏出娟帕替她拭嘴角上的血迹,悄声问道:你的伤势如何?”

魏紫娟轻叹一声,摇了摇头,刚巧紫髯伯也于这时走了过来,遂对符小娟轻声道谢,姗

姗向紫髯伯迎去。毕竟她们师徒情深,师兄妹又神态紧张的赶到了斗场边缘,准备万一师父

不敌时抢救。

实际此刻心里最难过的是魏紫娟了,场中作生死搏斗的二人,一方是师父,一方是自己

所心爱的人,任何一方受伤都非她所愿,但象他俩这种不死不休的生死搏斗,那里能够两全

呢?

这时双方出招已在二百招以上,但仍不过是一个序幕而已,柳如烟曾和继光交手一次,

知道这个年青人绝非等闲,同时这一战关系着金蜈宫的整个霸业,是以出招十分谨慎,打来

总是守多攻少,每攻出一招,却又狠辣无比,出人意外。

蓦听武继光高声喝道:“且叫你见识见识地灵门的功夫。”

猛地跨步趋前,猝然攻出一式。

柳如烟只觉他这一式非点非劈,来势怪异非常,乍看不甚出奇,及至快到身前,才发觉

全身各处穴道,几乎都在那来势疾猛的锐风笼罩之下,心头不禁大吃一惊,双袖一阵舞动,

抖出层层袖影,把全身各穴护住,同时弓鞋就地一旋,人已脱出掌劲威力之外。

继光一式占得先机,立时展开一抡的快攻,所用的都是地灵真经上所载的绝学,辛辣怪

异,兼而有之。

柳如烟的一身武功得自扶桑姥姥,自创建金蜈宫以来,自以为天下无敌,这时才知眼前

这个少年的一身功夫,确实博杂无比,竟被他快攻了十五六招,才腾出手来还击,顿时粉面

铁青,杏眼泛煞,尖声吼道:“老娘今晚若不把你收拾,便枉为金蜈宫主人了。”

继光也厉声大喝道:“杀父之仇,诛兄之恨,伸雪就在今朝,恶魔拿命来吧!”

呼呼,消霜七掌旋开,疾雷奔电的一口气功出二十一掌,威猛的罡风潜力,直扫得四周

沙尘滚滚,树木尽折。

柳如烟此刻凶戾之气已发,竟不再避,裙带飘飞,突入掌影之内,但听一阵砰蓬乱响,

竟然硬把他这凌厉的一掌封住,同时尖声吼道:“姓武的你不必发狠,今晚不是你便是我,

反正总有一个离开这人世间。”

继光纵声狂笑道:“芳驾说得—点不错,武某和你势不两立。”

砰!蓬!双方忽然硬对了一掌,各自退后了二步,继光因说话分神的关系,竟多了半步

方才站稳,气得他剑眉一掀,大喝道:“咱们不访再对二掌试试。”

掌一圈,一式“日正中天”,呼的劈胸推出,这掌他已运集了九成以上的贝叶神功。

柳如烟冷冷一笑道:“本宫主舍命奉陪。”

掌心一吐,一股阴柔力道陆掌而出,一刚一柔两股力道接实。

轰!场中又是一声震耳慾聋的大爆响,柳如烟竟被那股奇猛的反弹之力,震得裙带飘

飘,惊蛇般缩回了七八步。

武继光脚步踉跑,蹬!蹬!蹬!连退五个大步。

突然,柳如烟的身子就象弹簧一般,忽的又弹了回来,双袖交叉一拂,一股迷迷蒙蒙的

紫色雾体,骇浪一般涌到,就在双方意图孤注一掷之时,她已把“鸿蒙紫气”运出,猝然发

难。

武继光如今已对他的两极混元真气,具有十足信心,一见她把鸿蒙紫气施出,不禁长笑

一声道:“鸿蒙紫气算不得绝学。”

双掌倏划一太极图形,呼的一齐推出,一青一白两股气劲,犹如两支利箭一股嘶的穿透

紫雾,直袭柳如烟的前胸,来势迅猛突兀之极。

柳如烟蓦地狂嚎一声,断线风筝一般直翻出去足有二丈多远。

这真是一项奇迹,过去继光的两极混元乾坤手,堪堪仅能抵挡柳如烟的鸿蒙紫气,想不

到隔不多天,竟成了鸿蒙紫气的克星。

原来他所接受邯郸老人的近百年真元内力,以及千年大蟒内丹,经过和柳如烟、扶桑姥

姥以及岭南邪神的三次生死搏斗,已全部吸收入本身真元之内,此刻他几乎已具有二甲子以

上的修为,是以两极混元乾坤手施出,威力已能穿透和功力相等的护身罡气。不过他自己不

知道罢了,这时一掌将柳如烟打倒,到使他一怔,但瞬刻便即清醒,大喝一声道:“父仇不

共戴天,柳如烟你拿命来吧!”

纵身又向倒卧在地的柳如烟扑去。

紫髯伯公孙述和魏紫娟,一见师父被继光打倒,不禁心胆俱裂,公孙述怒目圆睁,厉吼

一声,挥掌猛向继光扑来。

赤地千里嘿嘿两声冷笑,一横身把他挡住,公孙述急怒攻心,不分青红皂白,掌风呼

呼,一口气内便劈出了一十八掌,掌掌都是凝足十成功力,势若惊涛拍岸,怒龙腾空,迅猛

之极。

饶是赤地千里功力深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三章 了恩仇还我游侠身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