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 六 章 十二童子闯剑海

作者:陈青云

十二化雨童子久经太岳庄主训练.突然遇敌.竟然丝毫不乱,但见人影闪动,剑光乱

击.早把飞来的两条人影卷入一片剑海之内。

那一红一白两条人影,虽然其快无比,却难瞒黄龙道长和继光的眼光,黄龙道长突然转

头对继光问道:“你可认得那两个女娃?”

继光早已看出,白衣女子乃是符小娟,红衣女子就是抢救他的那个红衣女郎,当时他只

觉得她身法剑术都甚熟悉.正自努力搜括枯肠之际,经黄龙道长一问,猛然省悟.那红衣女

郎使用的剑法不就是郡主在后花园练的那套吗?

当下,冲口答道:“她就是郡主莫丹凤!”

黄龙道长一愣之下,大喝一声,纵身扑上.在场诸人仅见灰影一闪,十二个化雨童子已

惊得纷纷收剑后撤。

白衣罗刹已知黄龙道长身份.也赶紧把剑收住.蒙面红衣女郎却是按剑而立.指着黄龙

骂道:“你是什么人?若想动手就快点进招吧!这般贼眉贼眼地尽看我干什么?”

黄龙道长突然长髯飘动,颤声道:“贤侄女,难道连贫道黄龙都不认识了吗?”

红衣女郎一惊之下,骤然插剑纵身扑上,哭喊道:“师伯!原来是你老人家,真想煞凤

儿了!”

黄龙道长激动地抚着她的秀发.缓缓把她面幕揭开.露出一张容光四射的面容来,那不

就是众人所注目的莫丹凤郡主吗?

就在他掀开莫丹凤面幕的刹那,场中的空气竟突形紧张起来.每个人都拉紧心弦。看着

事情的演变。

当然.最关心的还是武继光和太岳庄主穆天虹以及假莫丹凤了。

这时,庐山真面目一经显露,怪叫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大笑道:“想不到世间居然有

这种寡廉鲜耻的人.竟敢当着许多熟悉内情的长辈面前.硬行冒充人家的闺阁千金。”

山林举子本就心里雪亮.此刻也轻摇纸扇,哈哈一笑道:“妙极!妙极!有这许多孝

女.莫郡王地下有知,亦当含笑九泉。”

此刻继光早已趋身到了莫郡主面前,微笑责备地道:“你欺瞒得我好苦啊!原来你已经

出江湖了。”

莫丹凤羞涩地对他一笑,缓缓地把头低下去,轻喟道“我有我的苦衷.并不是有意骗你

嘛!”

黄龙道长得见故人之女,又逢故友之徒,眼见他俩神态亲资,无限情意,尽在无言中流

露.不禁高兴得纵声大笑起来。

白衣罗刹符小娟从继光护送郡主北上之日起,便注意了他俩行动,自然,这也是她对继

光一见钟情的关系,郡主艺成,以蒙面女侠姿态出现江湖,她也看在眼内,却偏不对继光说

破.她总希望能用一缕柔情,打动继光,从她手中把继光夺过来。

这时,见继光对自己现身竟理都不予理睬,而对莫丹凤却是关切倍至.真情从无形中溢

出,心至不禁感到万分难受。

她原是一个十分任性的人,平日骄纵得有如一位宫主.江湖之上有多少人对她倾倒,但

都不值她一顾.而对继光却是一缕情丝牢牢缚住,只因继光和莫丹凤认识在前.更因江湖人

对她父女多认为是杀人不眨眼的煞星,遂使继光对她印象恶劣,不敢亲近。

她一人怔怔立在庭前,百感交集.就当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莫丹凤身上之时,纵身跃

起.悄悄离去。

太岳主主穆天虹骤见莫丹凤现身.便知一场计算已成空想,复见怪叫化和山林举子冷言

冷语,不断地嘲笑.心中不禁暗骂道:“你两个不用得意,到时叫你知道穆某的厉害。”

但他为人城府极深,喜怒决不形于颜色,仍然声色不露地缓步走到莫丹凤面前道:“你

就是莫丹凤侄女吗?能不能提出有力的证据来取信于大众?”

莫丹凤不禁一怔,她既不认识穆天虹,更不知他所说的话是什么用意。

武继光却在一旁笑道:“这位就是太岳庄的穆庄主,也用香车载了一位郡主来.他疑心

你是假冒的呢!”

莫丹凤不禁冷笑道:“我倒想见见那位郡主是什么模样呢?”

这当儿飞云堡主、怪叫化、山林举子,都已到了面前,皆话公道自在人心,飞云堡主突

然大笑道:“我承认这位姑娘才是莫郡王的亲骨肉,其余都是假的。”

离魂妃子突然接口怒叱道:“胡说!你又凭什么证明我那凤儿是假的?”

飞云堡主身为一堡之主,那肯受人斥责,突然面容一变。冷冷地道:“你嘴里干净点.

王某并非你庄内的那群狗腿子可比。”

离魂妃子本就一腔怒火,勇战往前一趋身道:“你打算怎样?”

“哈哈.王某向不与妇人们一般见识.倘要动手,你不妨叫穆庄主过来。”

“哼!凭你也想和庄主动手?”

“这般说来,王某到非要见识见识太岳庄主的绝学不可了。”

这位飞云堡主此刻怒气勃发.竟大步向穆天虹冲去。

穆天虹为人阶望无比,怎肯在这时和人发生无谓争执,立时把手一拱,陪着笑脸道:

“王昆若想赐教.兄弟理应奉陪,只是此刻恕不奉陪.容把莫家之事解决再说。”

黄龙道长此时已确认莫丹凤便是莫郡王亲女,见她一身功夫已小有成就,心里更喜,竟

再也不理旁人,携着莫丹凤的手道:“贤侄女此刻如无他事,我们就此走吧!”

莫丹凤无限深情地对武继光瞥了一眼,娇声答道:“侄女遵命!”

就这时刻,场中院起一声娇喝,离魂妃子满脸铁青地纵身拦在黄龙道长前面道:“且

慢!事情还没弄清楚呢,怎能就走?”

黄龙道长怒道:“你敢拦阻贫道?”

“若不把真假郡主挑明,那可说不得,只有屈驾稍待片刻了。”

黄龙道长使然纵声长笑喝道:“真假早经在场造友辨明,还有何说?太岳庄这出戏该收

场啦!莫等惹翻了贫道,那时可叫你吃不了兜着走呢!”

穆天虹一向以一副伪善面孔出现江湖,此刻经人把阴谋拆穿,知道再闹卞去有损无益.

眉头一皱,陡地面现怒容地高喊道:“道长与诸位江猢朋友暂请留步,容穆某把此事处理交

待一番。”

霍地一旋身大喝道:“凤儿作过来!”

那假郡主不知他因何事发怒,胆怯怯地款步上前道:“庄主呼唤凤儿,有何吩咐?”

穆天虹杀机满面,冷冷地道:“什么人主使你来向本庄主假冒郡主的?快说!”

那假郡主不妨他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来.还道他是有意做作遂故作悲声地答道:“凤儿本

来就是郡主.何曾假冒?此时必然是……”

“胡说!”

穆天虹不等她说完就猛然举手,向前一按,一股寒风骤起猛朝她当头压下。

红衣女子做梦也想用到,穆天虹会突然下毒手.奈不及防,连半声未哼.便即然倒地死

去。

穆天虹掌毙红衣女子后,怒气勃勃大声道:

“穆某一生做事光明磊落,想不到险被这贱婢把这清誉毁去若不微示薄惩,还道我兄弟

真个有意蒙混江湖朋友呢!”

在场诸人见穆天虹对那位红衣女子下手竟如此毒辣不禁一齐相顾失色。黄龙道长却是连

正眼都不看他一眼.拉着莫丹凤的玉手,倏然纵身跃起,飘飘越过高墙,一闪而逝。

穆天虹也觉没趣,有意无意地盯了继光几眼,领着离魂妃子和十二个化雨童子,扶着负

伤的擒龙手.也出门上马,扬长而去。

武继光因一心注意在黄龙道长和莫丹凤身上,没有注意怪叫化冷眼旁观.心中暗暗叫怪

不已,暗道:“这穆天虹明明是有为而来,何以便这般轻易走了呢?黄龙道长武功莫测高

深,对他多惧三分,还有可说,何以对武继光腰间金用玉魄剑,也不思染指了呢?”

怪叫化性情虽怪,心思却是缤密异常.便知穆天虹暗中必定还有阴谋.肚内冷哼一声

道:

“别人都被你的伪善面孔所欺蒙.我叫化子可不是轻易受骗的人,放着“风尘三友”在

此.你就休想玩弄那些诡什阴谋。”

独启盘算了一阵.抬头向厅中一看,只见武继光仍痴呆呆地站在那儿,而场中的飞云堡

主、山林举子以及峨嵋门下的人,都已不见了,不由大笑着上前,拍着他的肩膀道:“嘿!

人家都走啦!你在想什么呀?莫非魂灵儿也跟着那妞儿飞了?”

其实,武继光此刻脑际里所转念的绝不是莫丹凤,他在想着太岳庄这一派和庄主春风化

雨穆天虹其人。因为有好几次经他暗中留意,觉得太岳庄主的许多武功,酷似地灵门中的功

夫,便存下了一个根究此事的决心。

沉思中,经怪叫化的一番打趣,不禁脸上一红道:

“老前辈作要取笑!晚辈哪是想她呢!我是在想.太岳庄主穆天虹其人有许多令人生疑

的地方呢,你可知太岳庄在什么地方吗?”

怪叫化突然笑容一停,把头连点道:

“即此一端,便见高明,江湖人人都称颂穆天虹为人慷慨好义,而你独能看出他的伪

善,可见你的见解,毕竟高人一等。”

继光素怕人家恭维,连忙打断他的话头道:“老前辈过奖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太岳庄

在什么地方呢?”

“这个连我叫化也不知道。”

“太岳庄既拟在江湖称雄.何以连地址都没有一个。”

“这种故示神秘,便是令人可疑之处。”

“晚辈一定要设法探究出他的庄址来。”

“此刻你仇目遍地,最好还是谨慎为直。”

怪叫化郑重地叮咛着。

提起仇踪.继光突然想起,刚才那些人气热滔滔准备向他发动攻势,为何此刻突然不

见?想到这里.下意识地抬头四下一看.原来天色已亮.金黄色的朝阳已从琉璃瓦上叵射到

厅中。

这才如梦初醒,因为这座莫王府虽然阴沉高大.但仍处闹市之中,一旦打斗起来,必定

惊动行人,多有不使.虽然大家都走了,实则危机仍是四伏,到处都有窥何他的人。

任叫他为人最是热情.此刻对继光已是疑心尽释.突然取下身上的破叫化袋,拿一件破

旧的百补破衣和一颗易容丹来.悄悄地笑道:“为免无谓的争斗,你最好把容貌改一改.候

事情水落石出,再复本来面目如何?”

继光略一思考.微笑点头道:“这样也好,不过我这宗不论不类的装束.会不会引起贵

帮子弟的疑心呢?”

任叫化大笑道:“这点不需顾虑.我叫化自有道理。”

随即从身上取出一枚宝光隐现的古钱,交到继光手中道

“如有麻烦.就把这个取出.交给他们看,便没事了,同时有什么差使,也尽可吩咐,

他们必定会照办的。”

继光这时已改装完毕,变成了一个面容微现黄肿的年轻小叫化.抖着百补破衣,来回在

厅中走了一转,得意地哈哈一阵大笑。

怪叫化又对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觉得并没有什么破绽,这才郑重地道:

“昔年老叫化也曾瞻仰邯郸老人家的丰采并得他老人家不少益处,今后你我还是平论交

吧!别老前辈长,者前辈短的,叫得我怪不受用的。”

未容继光答话,接着又道:“如今风云紧急,老叫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你我就告别分

手吧!一切请小心。”

话落,一路歪斜.奔出大厅,越墙而去。

争闹了一个晚上,继光觉得也该进点饮食,回店休息,遂缓缓走到后园,飒然越过高

墙.向市区走去。长沙城的大街.仍是那般热闹,茶楼酒馆.依旧生意兴隆,到处客满,武

继光满脑子的问题塞满,信步又走到了那家醉仙居。

登楼一看.竟然满楼都是熟人,内中有点苍一指飞侠葛千仞、五台普静禅师、昆仑广法

道长、武当凌风道长、峨嵋五子以及七派中人,憎道俗一共占了二桌。

此外.雅座之上还有曾经向他下手夺剑的枯岭邪神、关东一奇、吴天不吊等独来独往的

魔头,心里不禁暗觉奇怪道:“‘玄都宝录’既经黄龙道长携走,他们不追踪黄龙,却都逗

留在长沙,不知又要干些什么?”

他现在既已改扮成叫化.自然没有人认得了,大摇大摆地径自选了一个座位座下。这几

天来,过往的江湖人太多,他虽是一个小叫化,堂馆们并不敢对他轻视,仍然笑睑迎人地殷

勤伺候着。

当下,随意要了点酒莱,独自低斟浅出,眼光却不时投向七大门派的人,只听一指飞侠

葛干仞,低低地说道:“太岳庄主突然简邀天下英雄,齐集岳麓山,究竟为了什么事呀?”

青阳子迅即答道:“这事不问可知,必定是为了对付老魔师徒嘛,此魔若不剪除,江湖

永无宁日。”

普静禅师低低宣了一声佛号道:“太岳庄主誉满江湖备受同道钦敬.但老增总觉他过于

神秘,不见得是什么正道人物。”

罗浮子接口笑道:“蝉师未免过虑了,各派人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十二童子闯剑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剑香车千里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