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香车千里花》

第 八 章 金头蜈蚣玉牌令

作者:陈青云

他心里虽感吃惊,表面却是神色不露,干咳了一声道:“此事吴兄切莫误会,想那莫郡

王,忠心为国,川南三煞竟遽然下手将其杀害,兄弟若不对之稍施惩戒,江湖上人将谓兄台

杀害忠良,那时兄台将有何说?至于兄台误会兄弟,有谋夺都宝笈之意图,那真是冤枉已

极。”

“唉!区区维护忠良之心,唯天可表,此时解说,也必不见谅于诸兄。”

莫郡王明明是川中五鬼所杀害,穆天虹却轻轻替他们卸责于川南三煞身上,“川中五

鬼”纵使凶残,也不肯当着武林群雄之前承认自己是授意,这时见穆天虹一番诡辩词,说得

头头是道,也不好即时发作。

当下,冷冷一笑道:“穆兄虽是好意,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川南三煞胡作非为,自

有帮规惩处,此种越俎代疱,将我兄弟置于何地?今晚便专为向穆兄请教而来。”

词锋虽是咄咄逼人,但比初来时,已缓和得多了。

穆天虹怎肯失去如此大好机会,忙拱手陪笑道:“此事实是兄弟倚仗彼此交情,一时大

胆地做了,一切还望五位当家的海涵。”

眼珠一转,又复开言道:“如今赤地千里符风及其徒武继光,倚仗着那口上古神兵金精

玉魄剑,肆意杀害江湖同道,我等均为此事忧心如焚。

此外,莫郡王之女,亦经得到‘玄都宝笈’和那牛鼻黄龙子的真传,将来闻知其父乃是

兄台属下杀害,必将误会到贤昆仲身上,倒不可不防呢!”

笑面蛇心吴独生,冷冷哼了一声,目光迅速向四鬼面上瞥而过,在这极短期间,彼此已

交换了一个意见。

穆天虹见自己的一番说词,业已生效,复又慨叹—声道:“闻说莫郡主和那魔崽子武继

光还有一段恋情,他们一个搞成什么样子,五位当家的身怀屠龙之技,还望能挺身而出,替

武林消弭这场劫运才好。”

他故意把“神剑”和“宝笈”说得极缓极重,“川中五鼠”早就风闻金精玉魄剑出现江

湖,“玄都宝笈”也是他们蓄意谋夺的东西,只因当时五人正在加紧练习一种五鬼阴风剑

阵,以备参加黄山论剑,无暇顾及。

这次联袂而西来寻找太岳庄主报仇,只不过是一个借口,经穆天虹一番说词,顿为怦然

心动,哈哈大笑道:“愚兄弟何德何能,竟敢奢言卫道江湖之事,穆兄有此雄心,愚兄弟自

当追随左右,共同对付这批魔头。”

继光冷眼旁观,不禁暗骂道:“真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由这一点,他便对太岳庄主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这时,厅中响起了一阵阵的哈哈笑声,穆天虹在替五鬼向厅中群雄介绍呢!符小娟是个

生性十分好动的人,看了许久,早就有了点不耐烦!穆天虹又一再说要对付她父女,更使她

愤怒,几度想跃身下去,都被继光轻轻用手按住。好在群雄都在乱哄哄地说话,并未发现瓦

面有人。

就在群雄刚刚坐定之际,飒然风响,一个身着绿袄的妙龄少女宛如一头飞鸟般由庄外飞

来,直向厅中落去。

继光心里一动,这不是曾经在酒楼说他魔崽子的少女么?在当时因为是背对他,没有看

到她的面容,这时才看清她的面貌。

此女真可说得上是一个极惹人怜爱的女郎,只可惜那双柳眉煞气太重,脸上更笼罩着一

层令人战栗的冷峻之色,落地之后,闪着那双大眼,全厅一扫。

穆天虹慌忙站起身来,拱手陪笑道:“鸿姑娘来啦!……”

底下却没有再说下去,那位漠北来客文宇屏,也于此时立起身来,躬身行礼,态度甚是

恭谨。

那绿衣姑娘却大咧咧地将手一摆,冷冷地道:“这些人是哪里来的?”

穆天虹连忙介绍道:“这位是峨嵋派掌门人,那五位是‘川中五杰’,那位是……”

罗浮子老姦巨猾,一见穆天虹对她如此恭谨,知道必定大有来头,立即起身一稽首,川

中五鬼中的笑面蛇心原来就对石逸本就—肚皮的怒火,更看不惯绿衣女子的那种骄狂之态,

介绍到他时,故意把脸别过去,冷冷地哼了一声。

绿衣女子大怒,飘身冲到他面前喝道:“你是什么人,敢于轻视姑娘?”

“在下什么人你管不着,我也没有向你报名唱诺的必要。”

“告诉你,以后小心点,哼!惹恼了姑娘可没有你的好事。”

“哈哈,你为什么不说惹恼了大爷照样没有你的好事呢!”

那绿衣少女自入中原以来,还没有人敢如此顶撞过她,气得她柳眉一竖,举手一个耳光

向他打去。

石逸武功深得铁木道长真传,自打便打下极稳固的基础,出江湖后,更是一帆风顺,哪

把这漠北来的野丫头看在眼内,呼地一声,纵身而起,冷笑道:“你是存心向大爷挑战?”

绿衣姑娘满面铁青,一语不发,铮地—声,把背上长剑撤下,嘶!嘶!一连三剑,没头

没脑地向前削去。

出手既快,招式更是诧异辛辣无比,与中原各派剑术大不相同,石逸虽是使剑名家,竟

也被逼得连撤七八尺,一直退到阶沿之前,方才腾出手来拔剑。

那姑娘却是得理不让人,嘶!嘶!又是三剑,连环削出,一时漫天剑气森森,冷风彻

骨,浑如平空布下一幢剑墙。

石逸见这姑娘竟能把内力贯注于剑身中发出,不由心头一颤,立时凝神静虑把剑势施

开,但见一道青芒划空而起,缓慢扩展而来。

毕竟名家身手,的确不凡,尽管那姑娘剑气如虹,满空精芒乱闪,却都被那道青芒封隔

在三尺以外。

因为那姑娘出手过于快迅,竟使太岳庄主连阻拦都来不及,不由搓着双手,连道:“有

话好说,何必动武,有话好说,何必动武呢?……”

那位漠北来客文宇屏则在一旁冷冷地接口道:“穆兄不必阻拦,让中原武林朋友见识见

识塞外奇学,不亦快哉!嘿!嘿!……”

语音之中,充满了狂傲与自信,好象石逸今晚是必败无疑。

武继光深通各派剑术,对所有剑法到眼便知,但却无法看出那绿衣姑娘所用的是什么剑

法,只觉她的剑法大出一般剑术常规,辛辣异常,有许多一般都认为绝对无法出招的姿势,

她却忽然凌厉地攻出两招,使人防不胜防。

再看石逸时,一脸凝重之色,行动之间,沉稳异常,每出一剑,无不是武当派不传之

秘,光明堂正,神幻无比,和对方之剑法恰成反比,不由暗赞—声道:“好剑法!”

此刻双方已疾风暴雨般,连拆了三十多招,不分胜负,那绿衣姑娘往常出手,多则二

招,少则五式,便要置对方于死地,想不到今出一身功夫,竟无法把眼前这少年斗倒,不禁

又急又怒,娇喝一声道:“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这小贼!”

剑势一变,倏忽之间,攻出七剑,一时满空剑气弥漫,丝丝之声大作。

石逸经过于这一阵的拼斗,已大致摸清了对方的招式路子,蓦然长笑一声道:“石某倒

不信,凭你这几手剑术,便能把我奈何!”

手腕一震,轻啸一声,青芒暴涨,但见一道青色长虹,匹练一般,吞吐伸缩,矫天空

际,呼呼倒卷而下,绿衣姑娘之剑势顿时为之黯然失色。

石逸为武当派继铁木道长后唯一的杰出人材,深窥武当剑术奥秘。他年纪虽轻,剑术较

之掌门人凌风道长尤要高出一筹。这番怒极之下,全力运剑,恍如怒龙翻江,声势威猛至

极。

不出三五招,绿衣姑娘已被他攻得连退五六步,漠北来客文宇屏站在一旁,勃然色变,

长衫一掀,一把乌光闪闪的铁骨折扇已撤到了手中。

石逸冷眼瞥见,嘴角泛起一丝冷峻笑意,猛地丹田一提气,蓦地武当不传之秘“澄澄碧

水霄中寒”剑法施出,嘶嘶剑啸,一道匹练似的青芒已向惶然后撤的绿衣姑娘横卷而至。

文宇屏一急之下,大喝一声道:“慢下毒手,文某来也!”

呼的铁扇张开,一招三式,分点“凤尾”、“挂膀”、“精促”,三处大穴,劲风嘶

嘶,犹如半空突起一道闪电。

就这当儿,蓦地……

金芒电闪,绿衣姑娘倏然撤出一条奇形兵刃,绕身一转,丝丝,一阵骤雨般的金芒漫雨

般飞洒而出,猛向石逸当头盖下。

这是塞外的一种独门暗器,名之“百足金蜈燕尾针”,针头含有极厉害的剧毒,暗藏于

金蜈鞭的百足之下,发射时用内力一震即出。

石逸正拟用“澄澄碧水霄中寒”剑法中—招绝学将绿衣姑娘击败,猛见文宇屏从侧背攻

来,逼得他不得不撤招自救,绿衣姑娘就趁这一空隙,将金蜈鞭撤出,突然打出一篷飞针。

双方距离既近,又在仓促中劈下一剑,护住了头面,而手臂大腿之上,仍然中了好几

针。

这种毒针厉害无比,毒性蔓延尤速,一经中上,立感全身麻木。不由大吃一惊,赶紧运

功,用真气将穴道闭住,不令蔓延。

那漠北来客,一见石逸身中暗器,并不因此住手,铁骨扇开合之间,又连续三扇攻来,

绿衣姑娘更是煞气满面地鞭剑齐挥,急攻而上。

石逸万想不到他们竟是如此心黑手辣,急怒之中,大喝一声,长剑一震,青芒如练,

铛!铛!竟和文宇屏的铁骨扇硬撞了一招。他内力虽颇充沛,但因闭住穴道,究竟吃亏,长

剑竟被震得嗡嗡荡开,而绿衣姑娘的长剑,早向面门攻到。

这原是同时发生的事情,石逸纵然武功精纯,也难救这一招之失,眼看剑攻面门,鞭卷

下三路,一个武当少年剑客便将因此丧生了。

蓦然……

半空一声娇喝道:“你们两个打一个,要不要脸?”

但见白影一闪,呼地一股阴风当头罩下,绿衣姑娘若不赶紧撤招,自己便将伤在这股掌

风之下,只得赶紧—收招,横跨五尺,才算把这阵阴风避开。

就在那阵阴风传来的同时,另一股劲疾无比的掌风也象一阵狂飙般向文宇屏卷去,直震

得他踉跄退后了好几步,方才拿桩站稳。

厅内群雄正自看水流舟,眼望着这位武当高弟受窘,而无一人挺身而出打抱不平时,蓦

见瓦上冲下一双青年男女,将绿衣姑娘和文宇屏逼退,不由齐吃了一惊。

飞云堡主首先认出来人乃是符小娟和武继光,不禁惊呼道:“妖女?……”

跟着罗浮子也冷冷哼了一声,道:“好个大胆的魔崽子!”

符小娟最是痛恨太岳庄主,一记毒焰魔掌,将绿衣姑娘震退后,白影一闪,倏向穆天虹

扑去。

突然厅中响起两声暴喝,擒龙手王逢吉、神算子李遇仙,双双纵出,将她拦住,铁算盘

叮铛当头砸下,王逢吉也鬼爪连伸,劈胸抓来。

气得符小娟粉脸杀机涌现,冷笑道:“你们既然找死,那就莫怪姑娘心黑手辣!”

妖躯旋转如风,挥着双掌急迎而上,她武功得自其母“琳琅仙子”亲传。并不在爸爸赤

地千里符风之下,虽在两大高手围攻之下,仍然一派进手招式,轻灵快捷异常。

再说武继光,由瓦面飞下,震退了文宇屏后,立刻走向石逸身旁道:“石兄伤势如何?

不碍事吧!”

石逸咬牙摇头道:“还可暂挺一时。”

其实,他此刻已面现青紫,身形摇摇慾堕,继光赶紧一把将他扶住,轻轻地道:“我背

你离开此地吧?”

那绿衣姑娘一见继光现身,立刻惊咦一声道:“是你?……”

口吻中好象熟识一般,继光根本不认识她,只鼻孔里重重哼了一声,没有出言答理她。

漠北来客文宇屏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继光一掌震退,哪肯就此认输,暴喝一声,倏地趋身

上前道:“阁下慢走,文某领教你几招。”

掌心一吐,呼地一声,一阵迅疾无比的掌风挟着排山倒海之势匝地卷到,他存心在这一

招之下扳回颜面,故而内力已运到了十成。

继光正一手扶着石逸,唯恐掌风波及到他,单掌一圈一划,猛运功力,呼地一掌迎拍而

出,这掌他把内力加到了八九成。

但听裂帛似的一声大震,文宇屏脚步踉跄,又连退了四五步,继光扶石逸,也斜跨了两

步。

文宇屏连遭挫折,凶心大发,铁骨扇呼地张开,纵身又待攻进,绿衣姑娘倏喝一声道:

“慢着,等姑娘我来!”

裙带飘飘,往前一趋身,已冲到了继光面前不及三步的地方停下,剑尖一指道:“你叫

什么名字?”

继光仰面冷冷地道:“小爷武继光。”

那姑娘突然剑尖往下一垂,低着头幽幽地道:“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凶?”

继光长笑一声,道:“既然兵戎相见,哪还有什么好态度?况且你我素不相识。”

“你朋友已中了我的独门暗器‘百足金蜈燕尾针’若不及早治疗,十二个时辰之内,全

身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金头蜈蚣玉牌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剑香车千里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