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尺剑》

第01章 武林三绝剑

作者:东方玉

茶园,是大别山南首一个荒僻的小村落,原是因为附近一带山坡上种植的都是茶树而出名。

茶园村落虽然不大,但它坐落的位置好,西首是铜锣关,南首是松子关,这个小村落正好在两者之间,恰成鼎足之势。往来于湖北罗田、麻城、安徽金家寨(立煌)、霍山、朱屋庙(岳西)的行旅,这里是必经之路,因为走官道,你就得兜大圈子,多上三四天路程,所以这里虽是山间小路,也成为东西交通要道了。

茶园的村子口,有一家卖茶兼卖酒饭面食的小店,一大间土墙瓦房,外面又支了个松棚,放上五六张板桌,十来条板凳,和圆凳凑和起来的位置,你别看它因陋就简,每天午牌时光,每个座头几乎都坐满了人。

今天,还不过已刻,山径上就有人来了!

那是一个头戴毡帽,腰背佝楼的老者,他手上拄着一根用布条包扎的木棍,一步一拄,一看就知他走得很吃力,跨入松棚,就在门口一张板凳上坐了下来,口里直是喘气。

小店里的掌柜兼伙计的老头儿赶忙倒了一盅茶,送到佝偻老者面前,含笑招呼道:“老客官,请用茶。”

放下茶盅,他就觉得这位腰背佝偻的老者有些怪!

因为他就站在他的面前,但却看不清地的面貌!

当然,佝偻老者头上那顶毡帽檐儿压得也低了一些,但帽檐再低,也只能压住他的眉毛,而看不清他面貌的另一原因,却是他花白的连鬓胡长得于思满脸,遮去了大半个脸孔,你就是站得再近,也只能看到他一个狮子鼻而已!

佝偻老者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来,拿起茶盅,一口喝干,就低沉的道:“店家,可有好酒?”

掌柜老儿听他一开口,只觉这位老客官的声音也有些怪!

说他低沉,又有些沙哑,说他沙哑,又有点尖锐,总之听在耳朵里怪不舒服!

但客人开了口,要酒,管他声音有多怪?掌柜的这就连忙陪笑道:“有,有,老客官要刀烧子,还是花雕?”

“烫一壶花雕,再配几样下酒菜。”

佝偻老者口中说着,又“哦”了一声,接道:“麻烦你再来一盅茶。”

“是,是。”掌柜老头儿一手取过瓷盅,转身倒了一盅茶送上,然后又放好坏筷,才匆匆往里头厨房走去。不多一会,端出一壶烫热的花雕,和几个碟子,那是切好的卤蛋、豆子、卤牛肉、咸水花生,和笋干,都是现成的下酒菜。

佝偻老者倒了一盅酒,一口喝干,又倒第二盅,又一口喝干,再倒第三盅,又杯到酒干,一连喝下了三盅,才用手抓起一片卤牛肉,放入口中咀嚼起来。

掌柜老头儿看他喝酒的模样,觉得又有些怪,但喝酒怪,是人家的事,自己何用多看,他识相的悄悄退了下去。

这时小店前面的山径上,又有三个人一路行来,今日生意来得早,掌柜老头儿自然满心欢喜,但那三个人还没走近,只听坐着剥咸水花生的佝楼老者忽然“嘿”了一声。

掌柜老头当然没有去理会地,就巴结的迎了出去,含笑招呼道:“三位客官要歇歇再走吧?”

那三人跨入松拥,一眼看到佝接老者,不禁神色为之一变,互望一眼,脚下也微观趑趄,大有抽腿慾退之意!

佝倭老者适时抬起头来,沙哑的道:“就是你们三个么?好,你们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

原来这三人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走在较前面的一个约莫五十出头,个干瘦小,双臂特长,脸型尖瘦,鹰鼻隼视,身穿青竹布长衫的叫做侯椿年,是河北通臂拳的老拳师。

左首一个也有五十来岁,脸色白中透青,紧闭着嘴chún,一副阴沉模样的,是琵琶手鄢茂元。

右首一个年在四十开外,生相精干,带着一股狠气的是天狼星郎百辉。

通臂猿侯椿年略一抱拳,嘿然道:“桑老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姓侯的,你还不配和老夫林兄道弟。”

佝偻老者自顾自喝了口酒,一面剥着花生,缓缓说道:“难道你们三个不是找老夫来的?”

琵琶手鄢茂元道:“咱门兄弟路过此地,和桑老哥只是巧遇,咱们兄弟找你老作甚?”

“哈哈!”仰按老者突然发出裂帛似的一声洪笑,双手在桌面上一按,霍地站了起来。他这一按,四个桌脚立时被按下去两三寸之多,陷入在坚硬的泥土之中!

佝偻的老者也随着这一起立,腰背一挺,登时高出了一尺有奇,从他压低的帽檐之下,射出两道比闪电还亮的目光,洪声道:“难道你们没听说桑老邪在九宫山得到了一张‘迷踪图’?难道你们没听到桑老邪中了鼠辈的暗算,功力已经尽失?难道你们不是想捡便宜来的?”

一手提着那根缠了有条的木棍,大步走出,每说一句话,就朝三人迈上一步。

通臂猿侯椿年等三人,慑于他的威势,因此佝偻老者(现在已经不再佝偻了)每逼上一步,他们就不期而然的后退一步。

这佝偻老者原来正是名震天下的魔剑桑仝,因为他生性怪僻,一向行事,只凭他一己的好恶,人在正邪黑白之间,大家都称他桑老邪,名列“武林三绝剑”之首。

那“三绝剑”的另外两个则是擎天剑石东华和剑煞秦中龙。

“三绝剑”者,他们三个人使的都是剑,你只要遇上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你绝无还手之力也。

至于桑老邪(佝偻老者)说的“迷踪图”,那更是在江湖上盛传而无人可以证实的一张武林之宝!

有人说“迷踪图”是一张地图,为昔年大顺朝李自成所绘,他搜集了明宫和民间财宝,藏在一处深山之中,得到这张图,可以按图索骥,取到藏宝。

也有人说,“迷踪图”是百年前一位武林奇八七绝书生汇集天下武林各派武功,藏之名山石室的一张位置图,找到石室,可以得到各派武林精华,成为武林第一人。

也有人说,“迷踪图”本身就是武功,参透“迷踪图”,就可天下无敌,反正“迷踪图”的传说很多,莫衷一是。

天底下凡是只有传闻,没有见过的东西,就会越说越玄,越传越神秘!“迷踪图”就是这样被武林中传说得成了人人都想得到的宝图。好像谁得到了它,谁就会平步青云,一下富可敌国,而且还立时就可爬上“武林第一”的宝座一般!

闲言表过,却说通臂猿侯格年、琵琶手鄢茂元、天狼星郎百辉三人,被桑老邪一步步的通来,退出松棚,退到了一片草坪上,三人才品字形站定下来。

天狼星即百辉站在最左边,这时忍不住道:“桑老,咱们兄弟并无开罪之处,你这是做什么?”

桑老邪同样脚下一停,呵呵笑道:“问得好,老夫要你们试试我桑老邪是否真如传言,中了姓阎的鼠辈的散功毒,已经功力尽失?”

通臂猿侯椿年道:“桑老这是误会,在下兄弟并没说你功力尽失。”

他们说得虽然委婉,但每一个人依然双手提胸,凝聚了全身的功力,这不是说他们准备随时出手,而是桑老邪实在太厉害了,他们自非全神贯注,提功戒备不可。

桑老邪道:“老夫不想和你们多噜嗦,好!你们可知老夫如何处置了毒手郎中么?”

天狼星郎百辉道:“你老说出来听听?”

桑者邪道:“老夫要他自己砍下一条右臂。”

通臂猿侯椿年道:“阎老九和咱们兄弟无关。”

“不错。”桑老邪道:“但你们三个跟踪老夫而来总是事实。”

琵琶手鄢茂元道:“这么说,桑老好像不肯放过咱们了?”

桑老邪道:“老夫并不想出手,你们三个也不配老夫出手,这样吧,你们自断右手三个指头,就可以走了。”

天狼星即百辉脸上肌肉扭动了一下,冷声道:“桑老邪,咱们兄弟对你已经够忍让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大家都是江湖上人,咱们并无开罪之处,你要咱们自断三个指头,未免太过份了吧?”

桑老邪嘿然道:“老夫说出来的话,从无折扣,你们自断三个指头,即可无事,等到老夫出手,只怕要加上一条臂膀了。”

通臂猿侯椿年勃然变色道:“桑老邪,你欺人太甚了!”

喝声出口,但听“呀”的一声,面对桑老邪“品”字形三条人影,突然一欺而上,侯椿年一记“龙顶抢珠”,拳风呼然从正面直击桑老邪头部。天狼星郎百辉的“天狼爪”,琵琶手鄢茂元的琵琶手,不约而同的由两侧进招!

这三人在江湖上也算得上一把好手,此时联手出击,这份威势,确也凌厉无匹!

就在三人合围之际,突听桑老邪沉嘿一声道:“你们当真要老夫亲自动手了!”

“呛”!大家耳中只听到长剑出鞘的声音,连剑光都没有看见,三个人但觉右臂一凉,好像被冷水泼过一般,心知不妙,三条人影同时暴退出去!

这一退,不由得同时闷哼出声,原来他们三条右臂,竟然已被人家齐肩切落,没跟着他们身子一齐退出来,鲜血直流如注!

桑老邪好像根本就没有拔剑,大家也没看到他的创,他右手依然提着那根用布条包扎的木棍,站在原地,只是用左手挥了挥,哼道:“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侯椿年等三人痛得连眼睛都发了红,各自用左手点了自己肩头穴道,阻止流血,一声不作,掉头就走。三条人影去势极快,眨眼工夫,已经走得没了踪影。

桑老邪长长吁了口气,愤怒地用木棍在地上狠狠顿了一下,暗自切齿道:“阎老九,你这老小子,再给老夫遇上,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原来他三天前中了毒郎中闯老九的“散功奇毒”,虽被他逮住了阎老九,逼着他交出解葯来,眼下解葯之后,当时运气检查,奇毒确已解去,才要阎老九自断右臂,放他离去。哪知过了三天。发觉“散功奇毒”依然存在,而且已有逐渐发作之势!

桑老邪转过身,正待回入松棚,瞥见自己那张板桌横头上,坐着一个身穿蓝布长衫的人,那八年约五旬,生的獐头鼠目,一张瘦削的黄蜡脸,右手虚飘飘的只剩下一只衣袖,那不是毒郎中阎老九还有谁来?

桑老邪不由怒气陡升,口中沉嘿一声,还未开口!

阎老九早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黄蜡脸准起笑容,连忙拱手道:“桑老,在下总算找到你老了。”

桑老邪双目精光电射,沉笑道:“姓阎的你来得正好……”

“桑老息怒!”

阎老九连退了两步,连连摆手,陪着笑道:“在下三天前忘了告诉你老一句话,你老就匆匆走了,这三天来,害得在下到处找你。”

桑老邪心中一动,问道:“你还找老夫何事?”

阎老九耸了耸肩,说道:“你老三天前服的那一包解葯,但过了三天,还须再服一包,否则仍会发作。”

桑老邪浓眉陡然一竖,沉喝道:“姓阎的,你敢欺骗老夫,大概不要命了?”

“不,不!你老别发火。”

阎老九指笑道:“在下若是对你老有半点不敬,怎会特地给你老送解葯来?万一你老再一生气,又要在下自断左臂,在下岂不连吃饭都要人喂了?”

他已经自断一臂,还会送解葯来,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人?他不怕再断一臂,还会找来,自然别有用心!

桑老邪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这点道理,岂会想不到?口中沉嘿一声道:“你不怕老夫再要你自断左臂么?”

阎老九深沉一笑道:“这回你老不会要在下再断一臂了。”

桑老邪回到位子上坐下,说道:“何以见得?”

阎老九馆笑道:“说来话长,桑老总该让在下坐下来再说吧?”

桑老邪沉声道:“好,你坐。”

“在下告坐。”

阎老九果然走了过来,侧着身子在左边的位子上坐下,一面朝掌柜的道:“掌柜的,给我添一副杯筷。”

掌柜老头儿方才眼看桑老邪砍下三人的手臂,早就吓白了脸,这时听到招呼,没命的应“是”,赶紧送上一对杯筷。

阎老九拿起酒壶,在桑老邪面前斟满了一杯,又给自己也斟满了一杯,举杯道:“桑老,在下先敬你。”

“不用。”桑老邪炯炯目光盯注着他,说道:“有话快说。”

阎老九“咕”的喝了口酒,才转过头去,陪笑道:“在下自断一臂,只是想和桑老合作……”

桑老邪道:“老夫和你合作什么?”

阎老九道:“在下是说你老得来的那张‘迷踪图’。”

桑老邪道:“你想威胁老夫?”

“不,不,桑老幸勿误会,在下有几个脑袋,敢威胁你老?”

阎老九一脸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武林三绝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三尺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