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尺剑》

第11章 投鼠亦忌器

作者:东方玉

“是……是……”金财神道:“他开口要十两黄金,才能配制,也是陆连奎经手的。”

尹剑青问道:“那走方郎中呢?人在何处?”

金财神尴尬一笑,说道:“尹少兄,你找不到他了。”

尹到青道:“他到哪里去了?”

金财神道:“老朽一生行事谨慎,他替我配制了‘散功散’,是何等机密之事,岂可留下活日?”

尹剑青道:“你杀了他?”

金财神道:“老朽交代陆总管干的。”

“你果然心狠手辣!”尹剑青哼道:“这么说,‘散功散’解葯,就永远也没有人会配制了。”

突听有人接口道:“谁说没有人会配?”

只见右后方一道门户中,随着话声,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身穿一件洗得快要发白的蓝布长衫,生得掉头鼠目,一张黄蜡脸,右臂衣袖缚在束腰带里,显然是缺少了一条臂膀,此时带着微笑举步走入。

他身后跟着一个人,穿着相当体面,正是金家庄的总管陆连奎,奇怪的他一只有手,不知是被淮砍断?如今右手衣袖也虚飘飘的只剩了一只袖管。

这黄蜡脸汉子,尹剑青觉得甚是面熟,稍一思索,就想起正是师傅和觉慧上人等人同时中毒的那天晚上,他站在门口,说师傅并没有死的那个人!”

金财神骤睹此人,不禁脸色剧变,惊异的道:“你……没有死?”

原来这黄蜡脸汉子正是毒郎中阎老九,他右臂是被魔剑桑仝砍下的。

毒郎中诡笑道:“金庄主是名满天下的十二煞神中人,江湖上有名的豪富,有钱能使鬼推磨,要杀一个走方郎中,本来只是呶呶嘴的事儿,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

金财神额上流下汗来,说道:“但你并没有死。”

毒郎中诡笑道:“在下没有死,还是拜那句老话之赐。”

金财神道:“哪一句?”

“有钱能使鬼推磨。”

毒郎中道:“因为金庄主虽然富豪,但比起龙城派的藏金来,那是万分之一都谈不上,财帛动心,谁不想分上一点,可以子子孙孙坐吃十代八代,所以在下就死不了了。”

他一指身后陆连奎,笑了笑道:“金在主,不信你看,陆总管不但没有杀在下灭口,还下了决心,跟随在下,为了表示他对在下的友谊,还毅然决然的自断右臂,这可不假吧?”

金财神看了陆连奎一眼,点头道:“好,好,陆总管,金某一向待你不薄,没想到你居然也出卖了我。”

陆连奎陪着笑脸道:“金庄主,这可不能责怪小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阎老九说的没错,这里藏金,胜过庄主财产,何止万倍?就算小人不为自己,也该替小人的子子孙孙打算打算?庄主不是也为了这里藏金,才要小人跟阎老九买‘散功散’毒害你的几个师兄弟的么?小人只是没杀阎老龙灭口,却并投毒害庄主,小人已经是万分对得起庄主了。”

金财神低声道:“尹少兄,你是小女的大哥,咱们总也不是外人,你快解开老朽穴道。”

尹剑青今晚当真是上了最宝贵的一课,眼看这许多江湖成名人物,平日里称兄道弟,义同生死的好友、同门,见利忘义,甚至在还没看到藏金的影子,就早已勾心斗角,先存了互相残杀,去之而后快的杀机,兄不兄,弟不弟,主不主,仆不仆!

难道莽莽江湖,真的没有一个人以道义为怀?

有之,那只有一个人,他,就是自己一直怀疑他不是正派中人的龙城派传人紫煞星司马纶!

但他身中奇毒,早已昏死在地,自己如何才能救他呢?

尹剑青没有理会金财神,连他说的话,根本都没听到,只是目注毒郎中,徐徐的道:“散功散是阁下配制的,那一定有解葯了?”

“没错。”毒手郎中深沉地笑,回答得很快,接着道:“区区没有解葯,天底下就再没有人有解葯了。”

尹剑青道:“阁下既有解葯,可否先救人呢?”

毒郎中泥笑道:“救人当然可以,但不知你小兄弟要我救谁?”

尹剑青一指司马纶,说道:“他是龙城派唯一传人,身负重任,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好汉,在下希望你能给他解葯。”

“好。”毒郎中点着头,目光却注视着尹剑青,说道:“救他是可以,但小兄弟可否回答我一个问题?”

尹剑育道:“阁下请说。”

毒郎中道:“魔剑桑仝,死在百丈峰顶,是小兄弟给他埋葬的么?”

尹剑青道:“桑老前辈既经埋葬,阁下如何会知道的呢?”

“哈哈!魔剑桑仝这老匹夫,区区算定他活不过六个时辰,走不出六十里路,岂会找不到他?”

毒郎中得意一笑道:“他要了我一条臂膀,我要了他一条老命,也该差不多吧?”

尹剑青道:“这么说来,剑煞秦中龙也是你下的毒了?”

“不错!”毒郎中阴嘿道:“他们二魔,算得是使剑的顶尖高手,结果却逃不出区区屈指一弹,所以放眼天下,武林中我阎老九应该是可称王了。”

说到这里,忽然“咦”了一声,又道:“区区要问你的话,却给忘了,小兄弟你见到魔剑桑仝,是在他将死之前吧?”

尹剑青道:“是的。”

毒郎中又道:“他在临死之前,自知毒发无救,因此把那张‘迷踪图’和那柄黑锋铁剑,都交给了你。”

尹剑青点头道:“是的。”

“哈哈哈哈!”毒郎中忽然仰首大笑!

“哈哈哈哈!”尹剑青也同时仰首大笑!

两人笑的声音,只有稍稍不同(人类大笑的声音,都是差不多的)但两人从心头发出声来的原因,却迥然各异!

尹剑青这声大笑,是因魔剑桑老前辈和秦老前辈两人遇害,如今证实是毒郎中害死的,自己当日立志要替二位老人报仇,总算找到了正主。

毒郎中闯老九这声大笑,则是他用尽心机,还赔上一条右臂,始终没有找到的“迷踪图”,果然在尹剑青的手上,他如何不喜?

两人笑声一落,尹剑青突然想到当日师傅,觉意上人等人,无故中毒,后来毒郎中又在门口现身,如今想来,这毒岂非也是他下的吗?一念及此,不觉目注毒郎中,凛然道:“在下也要问你一件事。”

毒郎中道:“好,你问吧!”

尹剑青道:“当日家师和觉意上人等人,无故中毒,那一定也是阁下施的手法了?”

“哈哈!”毒郎中沙哑的大笑一声道:“小兄弟到现在才想到么?”

尹剑青道:“家师等人,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暗施奇毒呢?”

毒郎中道:“那是在下试试令师的。”

尹剑青问道:“你试家师什么?”

毒郎中道:“在下听说令师有一颗辟毒珠,善解天下奇毒,在下在冰壶草堂门口,撒了一把毒粉,原意就是令师发现中毒之后,如有避毒珠,自可轻易就解去了。”

尹剑青道:“但家师并没有避毒珠。”

“那也死不了!”

毒郎中轻描淡写的笑了笑道:“在下撒在冰壶草堂门口的并非致命之毒,何况那一小撮葯粉,有六个人分担了去,哪里还毒得死人?”

尹剑青道:“那么家师等人呢?”

毒郎中摆了摆手,诡笑道:“尹少兄弟稍安毋躁。”

尹剑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毒郎中道:“你等一等自会知道。”

刚说到这里,突听“砰”然一声,右后方一道石门,被人一掌震开,接着只见一行人从门中鱼贯走出。

当前一个正是武功门掌门人况公权,稍后是手执铁拂,脸长如驴的老尼九华绝请师太和她两个门人白竹君、丁敏君。

后面还有十几个人,有僧有道,尹剑青并不认识!

他们是少林寺罗汉堂住持大通禅师,身后紧随四个手持铁禅杖的灰袖僧人,黄山万松山庄少庄主万少泉,(万镇河之子)总管万友声,茅山通天宫二观主葛清百,(冷清风师弟)身后随着个青衣背剑的道人。

毒郎中朝尹剑育深沉一笑道:“嘿,他们居然都赶来了!”

况公权一眼看到尹剑青,就沉笑一声道:“尹剑青,老夫总算找到你了!”

尹剑青凛然道:“你找在下何事?”

况公权冷嘿道:“好小子,你还装蒜!”

绝情师太脸色狞厉,哼道:“尹剑青,你这欺师灭祖的小畜生,如今还有何说?”

尹剑青道:“老师太……”

绝情师太没待他说下去,厉声道:“你不用多说,还不束手就缚?”

尹剑青剑眉一扬,忍不住道:“老师太有话好说,怎地一见面就厉声叱喝,要在下束手就缚,在下究竟犯了你老师太什么?”

“住口!”绝情师太脸长如驴,双目精芒电射,哼道:“你还想狡辩么?”

尹剑青心头不禁有气,双目一瞪,射出两道比冷电还冷的光芒,大声道:“在下何须狡辩,你老师太有什么事,应该明白说出来,你要在尹某面前摆出老前辈的威风,尹某不吃这一套。”

在他们说话之时,进来的十几个人,已经远远围了上来。

绝情师太气得脸色煞白,厉喝道:“小子,你欺师灭祖,毒死师傅,又毒害觉慧上人、冷道长、万庄主、沈师傅(神拳沈中庆)等人,夺得‘迷踪图’,原来是到这古墓中盗宝来的,如今事实俱在,天理昭彰,你还想强辩么?”

尹剑青听得大怒,大笑道:“绝请师太,你也算得是一位武林前辈,对事情既未分清黑白,又毫无证据,就把杀师和毒害诸位前辈的罪名一下加诸在下头上,还不容在下说话,天下有这样的道理么?”

绝情师太年岁虽大,火气却是极盛,突然有手一抬,“呛”的一声,青光电掣,一柄灵蛇吞吐的长剑一指,厉声道:“小子,你敢和老尼顶嘴!”

一点寒星,朝尹剑青胸口点来!这一剑出手之快,动若惊鸿,几乎令人目不暇接!

尹剑青看她忽然发剑,手中松枝朝前一拨,竖眉喝道:“话还没有说清楚,你动什么剑?”

他这一拨,手中只是一支松枝,但却发出“当”的一声清响!

绝情师太一支长剑被震得直荡开去,绝情师太一个人也被震得身子一歪,朝左跨出了一大步,几乎站立不住!

这下直看得所有的人,全都耸然变色,谁也没有料到他一支松枝,竟会把绝情师大连剑带人一齐拨出。

这下,也使得绝情师太大失面子,她又是一个最爱面子的人,在这许多人面前,她这颜面如何丢得起?一时白发飘扬,神情狞厉,双目一注尹剑青,口中厉笑道:“好小子,你死定了。”

右手连振,登时洒出一片剑光,密加尖椎,急疾刺到。

这一阵急攻,当真寒芒如雨,如卷如裹!

尹剑青冷笑道:“听你口气,哪像是出家之人,张口闭口,都要人死,凭你这手剑法,若说要尹某死定了,那还差得远呢!”

右手一抬,松枝朝一阵剑雨中点去。

绝请师太手腕连振,才洒出来的这阵剑雨,少说也连挥了七八剑,但尹剑青却只点出一剑,这一剑就抵得绝情师太的七八剑!

但听“叮”的一声,他松枝正好点上绝情师太的剑尖,一片急骤如雨,原动如星的剑芒,霎时尽敛,绝请师太一个人被震得连退了三步之外。

尹剑青松枝朝她一指,傲然造:“老师太,这是你第二次出手,这两次在下不予还手,已经够客气了,你若是不知进退,还敢第三次出手,尹某就会教你躺到地下,要人抬着你出去了。”

他两次都用松枝把绝情师太震退,就凭这两手,他就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了。

大家也相信他做得到,绝非唬人之言。

绝请师太数十年来,从未受人如此当面斥责,尤其自己以一柄九华剑派的镇山名剑,不但削不断人家手中的一根松枝,两次发出去的剑招,都被对方轻易破去,心头不由急怒交迸,大喝一声,“小子,你……狂……”

突然身子一仰,往后倒去。她是急怒攻心,气昏了过去。

白竹尹,丁敏君二人睹状大惊,急忙把师傅扶住,叫道:“师傅,师傅,你醒一醒。”

绝情师太悠然醒转,长长叹息一声道:“罢了,罢了,为师一世英名,竟然会断送在一个年轻后辈手里,竹君,敏君,随为师走。”

她一下站起身子,举步外行。

况公权忆道:“老师太留步,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胜负乃兵家常事,老师太何必亲怀?”

少林大通禅师也随着走上一步,合十道:“阿弥陀佛,老师太是伸张武林正义,诛戮贼子而来,还望稍留,以竟全功。”

茅山葛清玄也打了一个稽首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投鼠亦忌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三尺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