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尺剑》

第12章 群魔同授首

作者:东方玉

司马纶经毒郎中提起师门旧恨,虽知是毒郎中故意挑拨,但也不禁被地说中了心事,回头看去。

原来这一阵工夫,天杀星翁得奎、寿星寿比南、天机星陆机等三人连遇险把,被颀长蒙面人(石东华)一支长剑逼得团团乱转。

中等身材蒙面人一柄长剑矫若神龙、雷公雷成章。开路神窦锋、丧门神欧阳琥三人本来不是他的对手,等到万少泉挥剑加入,他剑势和中等身材蒙面人,原是一个路子,(中等身材蒙面人即是万镇河)两人剑势开阀,可以互相配合,自然更加把三人逼落了下风。

接着矮胖蒙面人(觉慧上人)扑到,他劈出来的记记都是少林内家重手法“金刚掌”,掌势如巨浪拍岸,巨斧开山,第一掌出手,就把他鼠隗七一人震飞出去。

门神沙老三、山魈竹老四以掌功擅长,但他们旁门来技,在江湖上固可称雄一时,一旦遇上了觉慧上人连续劈出的佛门金刚掌,就小巫遇见了大巫,不堪一击。

他鼠隗七只是以轻功见长,遇上这等势如雷霆的掌势,他的武功就一点不管用了,只是仗着轻功东闪西躲,根本没有一记还得上手。

司马纶眼看着九人已呈不支之象,他自然不好再出手了,但就在这一瞬间,突觉一阵头晕,眼前人影忽然模糊,天旋地转起来,心中明白,自己是受了毒郎中之愚,身中之毒,根本未解,人已砰然跌坐下去。

毒郎中微微一笑,挥手道:“把他们全都拿下了。”

他左手一挥,通臂猿侯椿年、琵琶手鄢茂元、申一绝、慕容新四人率同八名黑衣独臂大汉一齐冲了上去。

那以天机星为首的九个十二煞神早已呈现败象,再加上这些人加入战团,自然很快就手到擒来。

通臂猿侯椿年左手一探,就抓住了寿比南后心,往地上一摔,他身后两个黑衣汉子立即一把撒在地上,迅快把一粒葯丸塞在口中。

他们虽然只剩下一条左手,动作异常敏捷,尤其塞入葯丸之际,身子微侧,遮住了众人视线,没有人会想到独臂帮的手下帮勇,会在此时给擒住的人眼下毒葯。

琵琶手鄢茂元也在此时擒下了雷公雷成章、申一绝、慕容新二人也一连擒住了地鼠隗七、开路神窦锋。

四个煞神一被拿下,其余五人情形支绌,天杀星翁得奎一支铁笔被颀长蒙面人一剑震飞,琵琶手鄢茂元和申一绝双双扑上,鄢茂元一记“琵琶手”击中右肩,申一绝五指箕张一把抓住了他左手,很快把他制住。

天机星睹状大惊,要待救援!

通臂猿侯椿年左臂轻舒,一把抓住他后领,右足膝盖猛地撞在他腰上,也擒了过去。矮胖蒙面人呼吁劈出两掌,门神沙老三赶快往右躲避。

申一绝阴笑一声道:“这是你凑上来的了。”

鬼爪如风,一下点了他左肋穴道,有足轻轻一勾,门神一个高大身躯,登时砰然倒了下去,被两个独臂帮帮勇伸手按住。

接着山魈竹老四也被万少泉剑尖点上咽喉,慕容新趁机一指制住了穴道。

剩下一个丧门神欧阳琥,有如丧家之犬,挥舞丧门剑,要想突围冲出,被中等身材蒙面人飞起一脚踢中有腕,阔剑“当”一声,跌落地上。

琵琶手鄢茂元一跃而上,左臂伸出,一下夹住他头颈,两个帮勇迅忙外上,把他制住。

不过盏茶工夫,九个煞神悉被拿下。

万少泉长剑横购,朝毒郎中走去,道:“现在十二煞神业已全被你手下制住了,你既是一帮之主,就该言而有信,交出解葯来了。”

“万少在主说得极是。”毒郎中阴沉一笑道:“不过万少庄主总该知道在下率众进入古墓来的目的吧?”

万少泉道:“你有何目的,与我并无关系。”

“话不是这样说。”

毒郎中徐徐说道:“敝帮崛起江湖,为时尚浅,不但与各大门派无法抗衡,就是和她们青衣帮也是众寡不敌,自然很难在江湖,开帮立派,第一个就需要金钱,就是开门七件事,莫非银钱不可,在下领他们进入古墓,不想独吞,至少也要分个几成。

目前,喏,喏,少庄主请看,这里除了九华、少林。武当、茅山、和少庄主的黄山各派高人之外,另外还有全师进入古墓的青衣帮这许多高手在场,敝帮论武功、人数、都不足和诸位为敌,在下当日把令尊、石大先生、觉慧大师、冷道长、沈老英雄五位请来,在下并无丝毫不敬之处,只是想仰仗五位虎威,助我一臂。现在是否可请万少庄主再稍待片刻,且等出了古墓,在下定奉上解葯,把今尊等五位交与诸位,咱们各走各的,总可以吧?”

他说的虽然强词夺理,却也有他的理由。

在古墓中若是交出解葯,让石大先生、万镇河、觉慧上人等五人清醒过来,他独臂帮这点人手,当真一个也莫想活着出去了。

万少泉怒声道:“这么说,阁下是不肯放人,不肯交出解葯了?”

毒郎中苦笑道:“在下交出解葯,放了这五位,敝帮的人莫说入宝山空手而回,只怕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古墓,这一点万少在主也一定想得到,在下说过出了古墓放人决不食言。”

万少泉道:“你说的话,有谁能信?”

毒郎中阴沉一笑道:“万少庄主不信也只好信我一回了。”

万少泉怒声道:“我要是不答应呢?”

毒郎中阴哼道:“在这古墓之中,万少在主不答应,那也由不得你了。”

万少泉右手一抬,长剑朝指,道:“你我相去不过三尺,你再说一个不字,我先要你饮剑而亡。”

毒郎中右手一抬,大笑道:“你倒试试看。”

万少泉怒极,喝了声:“好!”

嘶的一声,长剑朝前刺出。

他剑才刺到一半,只见中等身材蒙面人从旁闪出,“当”的一声架开了他的剑势,还把他一支长剑震得直荡开去。

万少泉眼看爹忽然出手,心头一惊,急忙后退了一步。

“阿弥陀佛。”

大通禅师眼见师叔被迷住了心神,投鼠忌器,只得口喧佛号,走上一步,合十道:“万少施主,阎施主说的是实情,咱们原是救人来的,既然阎施主答应出了古墓,交葯救人,急也不在一时,咱们就等他出了古墓放人吧。”

毒郎中阴森一笑道:“大师说得极是,敝帮既要在江湖立足,自然不敢开罪各大门派,再说万少庄主认为在下说的不足信,那更简单,待会出了古墓,在下若再不放人,凭在下这些人,能是大师诸位的对手么?”

茅山葛清玄道:“但愿你言而有信。”

毒郎中苦笑道:“在下若是言而无信,今后还能在江湖立足么?”

况公权道:“好,咱们就相信你一次。”

***

尹剑青冲进石门,脚下不由自主打了一个踉跄!艾青青回过身来关切的问道:“大哥,要不要我扶着你走?”

尹剑育道:“不用,我自己会走的。”

艾青青道:“那就快些走吧,里面还有一个人等着你呢!”

尹剑青道:“是什么人?”

艾青青道:“自然也是你的妹子了。”

尹剑育道:“你说是金步娇!”

艾青青道:“你心里本来就只有金步娇一个妹子了。”

她这话说得自然有点酸溜溜!

尹剑青答道:“我不是为了你会到古墓里来么?金步娇是怕你不肯相信,替我来做证人的。”

艾青青道:“她不是心里只有你这个大哥,肯冒生命危险来跟你作证么?”

说话之时,已经走了七八大远近,艾青青脚下一停,转身朝右首石壁轻按了两下,再伸手一推,石壁间立时被推启了一道门户。

只见一个人影疾快的扑了上来,口中叫道:“大哥!”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金步娇了!

艾青青比她还快,抬手一格,拦住了金步桥扑来的身于,撇撇嘴道:“大哥已经来了,你还急什么呢?”

金步娇被拦得一怔,望着她队随:“艾妹妹,你生气了?”

艾青青推上了石门,裂嘴一笑道:“姐姐这可是冤枉妹子了,他……大哥身上中了毒郎中的毒,你碰上他,也想中毒是不是?”

“你怎么不早说?”金步娇笑道:“我还当妹子吃醋了呢?”

她说到这里,忽然惊讶道:“妹子,你说什么?大哥中了毒?他中的是什么毒呢?”

“好像是‘沾衣毒’。”艾青青一面朝尹剑青道:“大哥你还记得不,这间石室,就是你住了五个月才出去的那一间呀!”

尹剑青点头道:“难怪我进来时,看来依稀相识,有些眼熟。”

艾青青道:“好了,现在就罚你依然在这里坐关吧卜’她从身上取出一本册子,翻了开来,伸手一指道:“你依照书上说的练法,才能把剧毒逼出来。”

一面拉着金步娇的手,说道:“金姊姊,我们出去了。”

金步娇道:“我们不要给他护持?”

艾青青道:“不用,这道石门我从里面锁上了,外面是推不开的。”

两人手拉手退了出去。

尹剑青眼看金步娇已经和艾青青在一起,可见她一路进来,并没有遇上危险,总算放下一件心事。

低头看去,艾青青交给自己的依然是她娘留给她的那册手抄武功本子,她刚才手指之处,正是“疗毒篇”。

篇中述说如何运功疗毒之法,底下有详尽的细字注解对如何运气逼毒,如何引出体外,简单明了,可以一学即会。

尹剑青就依照书上所说的方法,在地上盘膝坐下,依法运起功来。

他练成“秘宗玄功”在内功修为上,已臻上乘境界,但你不懂法门,功力再高也无法把剧毒驱出体外。

如今既懂得了运气疗毒之法,依法施为,果然把正在逐渐蔓延臂部的毒气逼聚一处,然后逐渐从肩头逼入手臂,再由手腕而掌,逐渐逼出几点毒血,体内剧毒,不过盏茶工夫,便已清除。

试着运气检查,身中之毒果已完全消失,心中不禁大喜,暗想:“这本练功册子果然奇妙的很。”

他站起身,跨出石门。(五个月前他就是从这道石门跌进来的,那时石门已经阁上,无法开,他是练了“缩骨功”才从壁间一个小洞中钻出去的,如今这道石门已经打开了)穿行了两间石室,依然不见金步娇和艾青青的影子,一直找到厨房,才见二女正在忙着做饭。

看到尹剑青进来,艾青青奇道:“大哥,你已经把毒气逼出了?”

尹剑青把那册手抄本子还给了她,说道:“这册书上记载的武功,真是奇妙之至,它已经两次救了我了。”

艾青青嫣然一笑道:“我这次回来才知道,我练的是龙城派的武功,这册手抄本,自然也就是龙城派的武学了。”

“龙城派!”尹剑青听了心中一动,忖道:“紫煞星司马纶不就是龙城派的门下么?”一面问道:“你如何发现的呢?”

艾青青忽然忸怩的道:“我不知道。”

“我知道。”金步娇轻笑道:“大哥,我告诉你。”

艾青青急道:“不要,你不要告诉他。”

金步桥柔声道:“好妹妹,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大哥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别人都不重要!不然他不会不顾一切的要来找你,你也应该让他惊喜一下才行。”

艾青青道:“我才不稀罕他惊喜呢!”

尹剑青道:“好妹子,你可以让我惊喜的,为什么不让我惊喜一下呢?”

金步娇抿抿嘴笑道:“人家不肯说,你偏要问,我告诉你,你偏又没问我。”

尹剑青道:“好,那我就请你说吧!”

金步娇目光溜了艾青青一眼,嗤的笑道:“事情是这样、青妹回到这里,心里又气又伤心,你明明嫌她生的丑陋才和人家副帮主(何柔柔)好的……”

尹剑青忙道:“那只是……”

“你不用急,听我说下去呢!”金步娇道:“现在青妹自然知道了,但那时她只是自怨自艾跪在伯母的床前,只是伤心痛哭……”

艾青青道:“我才没有痛哭呢?”

“痛哭也没有关系呀,难道还怕尹大哥笑你不成?”

金步娇续道:“后来她哭得昏过去了,等到醒来,一手按着地面,撑身坐起,居然发现床前有一块尺许见方的石板,有些活动,揭起石板,里面是一个抽屉大的洞穴,放着一册厚厚的书……”

尹剑青道:“又有一册书么?”

金步娇道:“那是艾伯母手写的自身经历,下面是这座石窖的门户走法。”

尹剑青笑道:“难怪青青能够启闭石客中的门户了。”

金步娇道:“最后青妹发现了伯母留给她的一封信……”

尹剑青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群魔同授首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