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尺剑》

第02章 江湖一毒枭

作者:东方玉

渐渐的一支木剑由疏而密,由简而繁,居然使得周围三丈,剑风呼呼,月光之下,但见一片纵横剑影,早已消失了青年的影子。

紧接着但听一声轻啸,一道剑影有如腾故起风,向空直上,在半空中一抖,剑花飞洒,缤纷如风,青年已经飘然飞落原地,抱剑卓立。

只要看他最后一招,“一柱擎天”,你就可以想得到,他就是有“武林三绝剑”之称的擎天剑石东华的门人了。

“武林三绝剑”,二邪一正,这一正就是九宫门名宿石东华,他以一招“一柱擎天”,驰誉武林,博得擎天剑的雅号,不但为人正派,胸怀恬淡,筑庐天柱山下,啸做林泉,是一位与世无争的高人。

这青年正是他唯一的传人尹剑青,从师十年,已尽得石东华的传授,只有剑术一道,才只练了三年。

剑是百兵之主,最是难学不过,有人练了一生,依然无法练到炉火纯青,所以古人有读书学剑两无成这句话。

尹剑青自幼得名师调教,苦练了三年,才有几分火候,说起来已是难能可贵了。

他因南岳庙前石砌平台,地方广阔平整,入夜之后,又无人迹,故而每晚带着木剑到这里来练剑。

这时他一趟剑法,刚刚练完,正在纳气调息之际,忽听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叫道:“年轻人,你是石东华的门人么?”

尹剑青心头一怔,听不清话声发自何处?举目四顾,也不见人影,但人家问到师傅的名号,自然不能不答,这就双手抱拳,躬身道:“晚辈正是家师门下,不知前辈是哪一位高人?”

“很好!”那低沉的声音又道:“你快随我到山上来!”

尹剑青只闻其声,依然不见其人,只得依旧抱抱拳,仰天问道:“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那低沉的声音又道:“老夫要你随我到山顶上去,时间匆促,你且跟我上来就是了。”

尹剑青听得暗暗奇怪,少年人难免好奇,口中应了声“是”,一手提着木剑,果然依言朝山径上走去。

只听那低沉声音在上面催道:“年轻人,脚下加点劲,老夫时间很有限,你要越快越好。”

声音入耳,渐渐远去,那最后一句话,相去已是甚远。

霍山的又一名称是天柱山,山而谓之天柱,山势该是何等峻拔陡峭了。尹剑青的师傅规定他每日清晨,以登山练习轻功,这条山路,纵然险峻异常,但对他来说都是跑得再熟悉也没有了。

他听了低沉声音的话,就立即提吸真气,施展轻功,一路连纵带跃,飞腾而上。

这样足足奔惊了一刻功夫,才算登上山巅,耳中只听那低沉声音笑道:“年轻人果然不错,只比老夫慢了一盏茶的功夫,你这点年纪,实在难得。”

尹剑青听说自己还比他慢了一盏茶的功夫,心头更是吃惊,暗道:“自己时常听师傅夸奖自己,说自己拳、剑、轻功、内功四者,以轻功为第一,这该归功于自己每天都以登山作为练习轻功,自己的轻功,在武林年轻的一辈中已是数一数二了,如今这位低沉声音的前辈,说自己还慢了一盏茶的功夫,这不是说还差得远吗?”

心中想着,目光早已朝那低沉声音的发话之处投了过去。

山顶上天风虽大,但月色却比庙前更清朗多了,但见一方竖立的大石下,盘膝坐着一个花白连鬓胡长得子思满脸的老人,目光炯炯朝自己望来。

尹剑青虽不认识此人,但一眼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位前辈高人,这就急忙走了过去,抱抱拳道:“老前辈要晚辈到山顶上来,不知有什么教言?”

花白连鬓胡老人炯炯目光,只是盯着尹剑青身上上下直瞧,过了半晌,才轻轻叹息一声,含笑道:“石东华有此佳徒实在令人羡煞,老夫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了。”

他说到这里,一手拍拍他身旁,说道:“年轻人,你坐过来,老夫是行将就木的人了,我有两件事奉托于你……”

尹剑青依言走到他身边坐下,说道:“晚辈还没请教老前辈的道号呢!”

白胡老人道:“这个不急,你先听老夫把话说完了,老夫所以约你到山顶上来,是因为这里人迹不到,不虑被人窃听,若是有人上来,老夫就可以发觉。第二,老夫找你的原因,是因为你是石东华的门人,你师傅为人正派,他收的徒弟,老夫自可放心。”

尹剑育道:“老前辈到底有什么事呢?”

白胡老人道:“老夫有两件事,要交付于你,第一件是老夫一位知交好友,突然身放,他在临终之前,托付给我一个重担,就是他有一套精绝天下的剑法,嘱老夫务必传给一个可靠的人,不然他身亡之后剑法也因之而失传……”

尹剑青道:“老前辈,这……”

白胡老人道:“你别打岔,听老夫说下去,老夫当时答应了他,就是今天中午的事,但老夫也将在今晚子时与世长辞了,老夫不能辜负老友临终付托。第二件事,老夫也有一套还算差强人意的剑法,过了今晚子时,老夫数十年苦心钻研的绝学,也将随之湮没无闻,所以再三思维,只有石东华的徒弟可以交付……”

“这个只怕不成。”尹剑青为难的道:“晚辈是九宫门的弟子,岂可见异思迁,何况晚辈也不能再拜在老前辈门下……”

“不用拜师。”

白胡老人道:“老夫只是为了不负老友之托,不使老夫精研的剑法,埋入黄土,就于愿已足,年轻人,老夫为时不多,天下虽大,也无暇去选择人才,你是老夫唯一的希望,好了,老夫话已说完,时间匆促,这两套剑法精微之处,也已无暇和你多说,现在老夫先把老友那七招剑法的口诀说与你听,希望你能够把它记住了,有什么不大了解之处,你等老夫说完了,再提出来问我。”

说完,也不管尹剑青愿不愿意,就把七招剑法口诀,说了一遍,然后又仔细的讲解了每一招的剑势要诀。

尹剑青因为这位老人说得极为沉痛,他不得不听,要知地平日对师门“九宫剑法”本已练得相当纯熟,平日对师傅说的剑术道理,也都能融会贯通,因此对白胡老人讲解的使剑要诀,自然也还能完全领悟。

先前还发觉有许多地方好像不及他原来所学,但听到后来,却又发现和师傅教自己的剑法,大不相同,有许多变化,极为狠毒,也极为深奥。白胡老人把七招剑法的变化,解说的虽然还只是个大概,但已是相当详尽了,他口气微顿,问道:“你记住了么?”

尹剑青点点头道:“晚辈大概都记下了。”

他武功已有相当根基,自可一点即会。

“如此就好。”白胡老人点头道:“现在老夫就给你讲解老夫的一套剑法了,你可得仔细记注,别把两种剑法混淆了。”

接着依然先说口诀,然后讲解每一把式的剑势和变化。

尹剑青愈听愈惊奇,他先前讲老友的七招剑法,已是奇奥辛辣,似乎不在师门“九宫剑法”之下,这回他说的是他自己所创的一套剑法,却更为离奇,许多玄妙之处,竟然远胜师门所学,也就专心一志的默记在心。

同时,他也发现白胡老人在述说剑法之时,不住的使气下沉,好像是在抑制他的伤势一般,但尹剑青还是听得出来,老人说话的气机,越来越不顺了,几句话之中,总要喘上一口气,这种现象是练功的人不应有的。

白胡老人把一套剑法讲解完毕,喘着气问道:“年轻人,这套剑法你都懂了么?”

尹剑青道:“老前辈讲得很详细,晚辈差不多都听得懂。”

“很好!”白胡老人道:“老夫总算把这两套绝世剑法都交付给你了,哦,你……你把两套剑法的……口……诀……背一遍给老夫……听听……好么?”

尹剑育道:“老前辈,你先歇一歇咯!”

白胡老人惨笑道:“不用了,老夫自己知道……”

尹剑青只好依着他,把两套剑法的口诀,背诵了一遍,他默记在心,背诵得居然一字不漏。

白胡老人脸上有了笑容,点看头说道:“年轻人,再有……十年苦练,你可以天下第—……”

右手把身边一支用布包扎的木棍,递给了尹剑青,喘着气道:“老夫这支剑,一向没有剑匣,你把它抽出来,老夫也送给你,你另外去配一个剑鞘,这根木棍,随了老夫几十年,许多人都认得它,你不可再用了。”

尹剑青道:“老前辈……”

白胡老人左手摇了摇,拦住了他的话头,右手伸手入怀,取出一张润叠得很小的东西,塞入尹剑青的手中,说道:“你好好收着,老夫要去了。”

右手一指朝自己心窝点去。

尹剑青睹状大惊,急忙双手朝他手腕扳去,口中叫道:“老前辈你何苦……”

但已是迟了,白胡老人一指点到胸口,喉头同时发出一声轻“呃”双目一闭,一颗头也慢慢的低垂下来。

这一垂下头来,他嘴角间也随着缓慢的流出黑血。

比墨还黑的黑血。

尹剑青看得蓦然一怔,暗道:“这位老人家,原来已经中了毒,是他以精湛的内功把剧毒通住了,难怪方才传授自己剑诀之时,不时的提吸真气,也有急促的喘息,只可惜这位老人家去的太快了,自己连他名号都不知道。”

他把白胡老人交给自己的一张招叠得很小的东西,先塞入怀中,然后朝着白胡老人的尸体,跪了下去,叩了几个头,默默说道:“老前辈英灵不远,晚辈虽然没有拜你老为师,但晚辈蒙你老传授两种技艺,晚辈决不会负你老之托的,你老安息吧。”说完,又叩了几个头,站起身,从布条包扎的木棍中,抽出一支长剑,他想:“这位老前辈既然在天柱峰极顶仙逝,我就该把他老人家的骸骨埋在这里才是。”

他抽出长剑来,原想试试山顶上可有泥土的地方,这就用剑朝地上插去,铁剑居然毫不费力插入,一连在四周试了几处,都是如此,证明这一带都是松软的泥土了,心中大喜,就用剑挖起坑来。

哪知这一挖,才发觉自己挖起来竟然都是山石,心头不禁大奇,再用长剑往山石一刺,又轻快的投入石中,原来这柄看不起眼的铁剑,竟然切石如同切豆腐一般,一时又惊又喜,觉得这白胡子老前辈,必是一位绝世高人无疑。

当下不再多想,迅速的挖了一个一人多高的石坑,把白胡老人盘膝坐好,放入坑中,又把那支扎着布条的木棍,放到他身边,才盖上碎石块。填平之后,用脚踩踏实了,又搬移了几方大石,堆在上面,等诸事完毕,已是满身大汗,气喘不已。

他抬头看看星辰,这一阵工夫折腾,差不多子时已经过了一半,用手抹了把脸上汗水,俯身拾起铁剑和自己一支木剑,循着原路下山,刚从南岳庙左侧一条山径走下之时,就发现庙前平台上,正有两个人在低声说话。

心中暗暗觉得奇怪,夜色已深,这两人到天柱山干什么来的?这就藉着树林掩护,悄悄掩近过去。月光朦胧,依稀只能看到两个人都缺了一条手臂,衣袖虚飘飘的用在衣襟里面。

只听右首一个道:“你没看错,他是朝这里走的?”

站在他对面的那人说道:“错不了,兄弟虽然和他相距很远,但这里只有一条石板路,通到庙前面来。”

右首那人道:“这天柱山是擎天剑石东华隐居之所,他和石东华一正一邪,决不可能会找石东华来的。”

尹剑青心中暗道:“他们说的,可能就是白胡老前辈。”

站在他对面那人道:“他会不会到南岳庙来的?”

右首那人道:“这南岳庙住的只是普通和尚,并无高人,他剧毒已经发作,到南岳庙来作甚?”

现在尹剑青听出来了,那位白胡老人果然中了剧毒。

站在他对面那人道:“那么阎老哥现在打算怎么办?”

右首那人冷笑一声道:“现在子时已过,他纵然未死,也已功力尽失,咱们还怕他何来?自然要仔细的搜了。”

说话之时,目光转动之间,忽然看到石台上放着一件青布长衫,他是个工于心计的人,想到深更半夜,石台上哪来的青布长衫?由此可见这人定然就在近处无疑!

心念这一动就放作不见,一面抬手摸了下下巴,沉吟道:“这样,咱们先到庙里去看看,说不定他就藏身在南岳庙中,亦未可知。”

说完,朝站在对面的那人打了个手势,当先纵身掠起。

站在他对面的那人听他这么说了,也紧跟着掠去,两道人影一先一后,就像两只蝙蝠,接连三个起落,便已越墙而入。

尹剑青眼看两人身手不弱,哪敢怠慢,急忙从林中惊出,伸手拿起长衫,匆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江湖一毒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三尺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