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尺剑》

第03章 古墓练神功

作者:东方玉

这三剑剑势连环,一气呵成,正是锦衣少年最拿手的“连环追魂三剑”一片寒光,如风起云涌,把尹剑青左右两方一起封死,除了硬接,无处可以躲闪,但若要硬接,你手上只有一根青木棍,也无法接得住他锋利的百练精钢长剑!

尹剑青的师傅,名列武林三绝剑,他从师十年,练剑已有三年,对方出手的剑势,他如何会看不出来?右手“嘶”的一声撤出长剑,左足斜跨半步,身随步转,剑随身漾,他手中的铁剑,根本就看不起眼,也不见半点光芒,但听“嗒”的一声轻响,锦衣少年只觉手脱一震,手中登时一轻,心知不妙,急忙往后暴退数尺,耳中听到“当”的一声,自己大半截到刃,已被人家削断,跌落地上!

这一下几乎连青袍老者都没看清(因为铁剑毫无锋芒,目中所能看到的只是锦衣少年的剑光也),心头不期一怔,才定睛看去,自己儿子的长剑已被削断,尹剑青左手握着的只是一根青木棍而已!

“哈哈,小兄弟果然高明的很!”青饱老者大笑一声,接着道:“云儿还不退下?”

锦衣少女睁大双目,说道:“爹,我们该回去啦!”

青袍老者低声道:“为父必须把他来历问问清楚再说。”

举步走上,目注尹剑青,问道:“小兄弟,你是何人门下?”

尹剑育道:“在下只是过路之八,师门无可奉告。”

青袍老者看了他手中青木棍一眼,脸含笑容,徐徐道:“如果老夫猜得不错,令师该是姓桑吧?”

尹剑青心中暗道:“他一定看出自己长剑来历来了,看他神色似乎对桑老前辈甚是忌惮,自己何不诳他一诳?”心急转动,立即神色一肃,抱拳道:“老丈说的正是家师。”

“啊!啊!”青袍老者神色为之一变,口中连啊了两声,接着呵呵一笑道:“老朽猜得没错,少侠果然是桑前辈的高足,老朽真是失敬之至,云儿你还不过来给这位少侠赔个不是?”

那锦衣少年一脸骄横之色,望望乃父。

青饱老者朝他暗暗使了个眼色,喝道:“这位少侠乃是桑老前辈的传人,你败在少侠剑下,乃是无上光荣之事,还不快去赌罪?”

尹剑青连忙摇手道:“老丈不可客气,方才只是误会,说过也就算了。”

“是,是,少侠真是襟怀开朗之人,老朽不胜佩服!”

青袍老者连连陪笑道:“少侠衣衫尽湿,寒在就在前山,请到寒庄稍息,换一件衣衫如何?”

尹剑青道:“不用了,家师和在下约定在此等候,大概也快要来了,在下不能走开,老丈厚意,在下谢了。”

“啊!”青袍老者脸上飞过一丝喜色,同时也有惊惧之容,连忙拱手道:“桑前辈既和少侠约在此地见面,恐怕老朽在此多有不便,那就先告退了。”

尹剑青心中暗暗好笑,也连忙还礼道:“老丈只管请便。”

锦衣少女盈盈秋波一溜尹剑青,说道:“爹,你不是说要请这位少侠到咱们在上去么?人家衣衫都湿了……”

青袍老者忙拦着道:“娇儿,你不知道,桑前辈行事,一向不喜有人干扰,他们师徒约在此见面,咱们自然不便在此逗留了。”

说着,率一子一女,匆匆行去。

丑女瞪瞪眼睛,支撑着站起,望望尹剑青说道:“谢谢你救了我的命,我也该走了。”

尹剑青忙道:“姑娘是不是负了伤?你家在哪里,在下扶你回去。”

丑女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和你师傅约好了,在这里等的么?我……我还不要紧。”

她要待举步,但脚下一软,几乎绊倒。

尹剑青急忙伸手把她扶住,一面低声道:“在下只是唬唬他们的,我师傅不见了,我原是找师傅来的,姑娘方才喝了几口水,体力不支,还是在下扶你回去吧!”

丑女任由他扶着,偏头道:“你快扶我走吧,那老头不是什么好人,我看他只是怕你师傅,你师傅若是不来,他就不会放过你的了。”

尹剑青扶着她走了一段路,那五女要尹剑青扶入一片深林,曲曲折折的走了一阵,才穿林而出,山径愈走愈荒凉,一路上乱石累累,草长过膝,看来很少有人经过,心下暗自起疑,忍不住问道:“姑娘府上还有多远?”

丑女裂着厚嘴chún,笑了笑道:“就在前面,不远啦!”

这样又走了盏条工夫,来到一处山麓,但见古木参天,气氛阴森,一道宽阔的石子路,草长及人,两边排列着许多翁仲,断头缺臂,像是年代久远之物!

尹剑青愈走愈觉疑念丛生,心中暗道:“这里好像是一座古墓!”

现在渐渐走近,更可证实这里是一座古墓了。两人一连走上三层平台,前面不远已经有一张长条石案,案后竖立着由三方大石拼起来的高大墓碑,因有石案挡住了视线,看不到碑上写着什么?

丑女忽然扭头一笑道:“这就是我的家了!”

尹剑青心中暗暗惊疑,也差幸这时候是大白天,若是换了黑夜里,她说出这句话来,不把人吓一大跳才怪!

他回头望望她,那张丑陋的面貌,真使人看了倒足胃口,像这样奇丑无比的人,真该住在荒山里。

丑女看他没有作声,轻笑道:“我不是鬼,你不用害怕。”

说实在,你如果闭上眼睛,光听她的声音,那真是娇美极了!

尹剑青一笑道:“在下并不怕鬼。”

丑女道:“那你怎么不作声呢?”

尹剑青道:“在下心里在想,姑娘一定是住在这古墓后面了?”

“不!”丑女正容道:“我就住在墓里咯!”

尹剑青笑道:“活人怎么会住在墓里的呢?”

丑女道:“墓里有什么不能住的?我娘说,世上到处都是坏人,那些坏人比鬼还可怕呢?”说到这里,已经渐渐走近石案,她伸手一指,说道:“我们要向有过去才对!”

尹剑育扶着她绕到石案有首,原来这座古墓,全是用石块砌成的,高大浑圆,好像一个巨大的石馒头。

从石案右首绕向石坟后面,这本是坟墓的引水道,并不是路,但这里却宽得可以行驰一辆马车。

两人走了数十步路,快到古墓后面东北方,丑女娇声道:“到啦,这里就是古墓的边门了。”

她脚下一停,身子扑在石坟上,双手不知如何一推,石墓的下方,忽然悄无声息的裂开一个只穿得一个人出入的洞穴来。

五女回头道:“你快随我来。”

举步往石级走下。这时已快接近午刻、烈日当空,阳光直射,但那墓窟之中,望去黝黑如墨,看不清一点景物。

尹剑青觉得好奇,忍不住随她身后,走了下去。

这墓届人门处虽然极为决反,但跨入里面,石级极为宽敞。

丑女等尹剑育跨下三级,就扬声叫道:“喂!你停一倍,等我把门推上了再下去。”

尹剑青依言停下来,丑女回过身去,推上了大石。

本来洞口还有阳光映照,这一推上大石,堵住了光线,眼前一黑,就伸手不见五指!

丑女伸过手来,拉着尹剑青的手,说道:“这里很黑,你跟我来就是了。”

尹剑育只觉她的手掌纤细温腻,甚是柔软,他从未握过女孩子的手,心中暗暗忖道:“她说话的声音很娇美好听,手也是如此温软,只可惜脸上生得这般丑陋,真是造物弄人,天不作美了!”

丑女拉着他一级一级的往下走去,少说也走了三四十级之多,渐渐觉得眼前已有稀微的光亮,等到走完石级,已可约略看到四周的景物了,心中暗自惊奇,不知这光亮是从何处透进来的?举目望去,这淡淡的光亮,好似从屋顶透入,光线虽谈,但你只要往上一望,就再也不觉得黑暗了。

再仔细四周打量,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地室,略呈长方,中间放着一张破旧的板桌,和两把木椅,就别无一物。

丑女朝化裂着厚嘴chún笑了笑,说道:“你随便坐一会。”

转过身就翩然往里行去。

这里明明只有一间方方正正的石室,并无门户,但丑女走近石壁,轻悄的用手一推,就推开一扇石门,闪了进去,接着石门重又阁起,依然不见丝毫痕迹。

尹剑青方才忙着走路,倒也不觉得什么,这一停下来,顿觉身上湿漉漉的,感到有些寒冷,只好用手拧着衣角,把湿衣拧干了些。

不多一会,那扇石门开处,丑女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裤出来,笑着道:“你为了救我,衣衫都湿透了,还不快脱下来,我给你拿去烘干。”

她要尹剑青脱下湿衣来?但尹剑育身上只穿了一套短衫裤,当着人家姑娘,如何能脱?不禁脸上一红,说道:“不要紧,待会就会干了。”

丑女看他尴尬神色,心中顿时醒悟过来,眼神中不禁起了些羞意,低下头道:“你穿着湿衣,着了凉会生病的呀,这怎么办呢?”突然她“哦”了一声,说道:“有了,你随我来。”

她转身又朝里首墙角,推开一扇门,回过身来道:“这里有一张木床,我去拿一条被来。”

说完,又匆匆朝方才那间石室走入,双手捧了一条薄被走来,放在床上,说道:“你快进来,把衣衫脱下来,用被裹着身子,我拿去一会就可烘干。”

说完,又返身走出,随手带上了门。

尹剑青确实感到身上冰凉得难受,只好把湿衣脱下,躺在床上,用棉被裹着身子。

只听那丑女在门外叫道:“你脱下来了么?”

尹剑青只得应了一声,丑女推门走入,捧起他脱下的湿衣,回身走出,一面说道:“你躺一会,我去厨房生火,很快就会干了。”

尹剑青道:“麻烦姑娘,真是不好意思。”

五女在门外应遵:“不要紧。”声音已经远去。

尹剑青一个人躺在床上,心中只是想着这丑女怎么会一个人住在墓里的?她方才好像说过她还有一个娘,自己来了一会,怎么没见到她娘呢?

尤其她方才和锦衣少年兄妹动手之际,身法手法,十分古怪,自己时常听师傅讲解当今武林各大门派的武功,却从未听说有五女这等奇异的身法?

正在沉思之际,丑女已经翩然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个木盘,说道:“现在中午已过,你一定还没吃饭,这里没有什么东西、我烧了一锅饭,只有一碟腌笋,你将就着吃吧!”

她把木盘放到床前的地上,又走了出去,把石门推上。

尹剑青一个早上,都没吃东西,腹中早已饿了,眼看木盘中果然放着一双竹筷,一锅白板,和一小碟腌笋,当下也不再客气,端起木盘,用薄被裹着身子,坐在床上,装了一碗饭就吃,饥饿的时候什么东西都好吃,他一口气吃了三碗香喷喷的白饭,才算填饱肚子。

放下木盘,忽然觉得小便甚急,想要解个小便,这间石室,除了一张木床,什么也都没有,一时之间,只好裹着棉被,走下床来,找到里首壁角,较为黑暗之处,正待解手!

哪知右脚踩上一块石头,忽然往下一沉,一个人身不由主顾跌出去。

事起仓猝,他哪里站得住脚?

不,那块石头下沉之际,他一头撞上了石壁,但石壁竟然裂开一道门户,他一下冲了出去,等他站定,人已进入另一间石室之中。心头方自一怔,急忙回过身去,石门业已围起,伸手一推,石壁纹风不动,哪能推得开来?

这下不由得心头大急,沿着石壁用手推了一阵,依然找不到出路,心中不由起了疑念,暗道:“莫非会是丑女故弄狡狯,把自己关在石室之中?但这也不对,这是自己便急,无意间踏动那块石头,才跌进来的,似乎和丑女无关。”

继而一想:“丑女在在这古墓之中,门户自然极为熟悉,自己找不到出路,不妨稍等一会,五女进来没见到自己,自会打开石门进来找的。”

一念及此,也就不再焦急,裹着棉被,静静的站着等候。

等人的滋味,当然并不好受,过了好一会,依然不见丑女的动静,心中不免又焦灼起来。

这样又过了差不多顿饭工夫,忽然隐隐听到有人在石壁外面拍打的声音,因为石壁相当坚厚,纵然有人在外面拍打,声音也十分轻微。

尹剑青急忙用耳朵贴着石壁,仔细谛听,果然可以听到五女拍着石壁的声音,只是听不到她的喊叫之声!

“糟糕,莫非她也不知道这扇门的开启之法?”

心念一动,也就用手掌在石壁上拍了几下,再倾耳听去,外面也有人拍了几下,只是声音渐渐往左移去。

尹剑青灵机一动,暗道:“莫非这堵石壁,要从里面开启,她要自己朝左首拍过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古墓练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三尺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