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尺剑》

第05章 再遇青衣帮

作者:东方玉

金祥生陪笑道:“尹少兄请放心,艾姑娘现在后院,她是敝庄的贵宾,老朽自然待若上宾的了。”

尹剑青道:“我可以去看她吗?”

金祥生脸上略有为难之色,陪着笑道:“尹少兄但请宽心,只是尹少见最好等午后见过那位要见你的人之后,再去看艾姑娘不迟。”

尹剑青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这个要见自己的人没来之前,他们是不会让自己去看艾青青的。

只要有他这句话就好了,艾青青住在他们后院,他们一定会待如上宾,这只要看自己受到的优待,就可以想得到艾青青的待遇了。

他心中想着,不觉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金祥生却陪着笑道:“尹公子请多担待,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柔柔好了,老朽就失陪了,等那人来了,老朽自会着人来访。”

说完,连连拱手,举步往外行去。

尹剑青也没相送,心中只是想着他口中的“那人”,不知是谁?但从他口气听来,此人的身份,似乎比金庄主还高!

“比金庄主身份还高的人?”

突然他想起那天看到的那卷纸卷上,不是有“属金”二字吗?那信鸽自然是庄主发的了,他自称“属”,那一定是对“上司”写的信,“上司”的身份,当然比金庄主高了。

对了,那天金家总管陆连奎对欧阳晓、窦锋二人,神色极为恭敬,方才金祥生又说十二煞神不是他的属下,只是他的朋友,温化龙把自己擒来,只是假地金家庄“待客”。

由此推想,那要见自己的那人,一定是金庄主的“上司”无疑,十二煞神和金庄主身份相等,自然也是那人的“属下”了。

总结起来,就是他们“上司”要见自己,金庄主没办法把自己请来,只好由十二煞神出手了。

这“上司”会是谁呢?

他又为什么要见自己呢?这自然又和那卷纸卷上的“搜索二人”有关了。

“二人”?莫非就是传自己两套剑法的那位老人家?和他口中那位朋友?

他们(金庄主等人)因为一直没找到这两个人,就怀疑到自己身上,所以非把自己“请”来不可,他们“上司”也非见见自己不可了。

尹剑青是个极顶聪明的人,他师傅教他念了不少书,也时常讲过不少武林掌故,他这一冷静下来,把前因后果,零零星星的事情,拼凑起来,也大概可以猜测到几分了。

柔柔送走庄主,回入房中,倒了一杯热茶,轻盈的走到尹剑育身边,一双嫩嫩尖尖的柔美,捧着茶碗,轻启樱chún,卖声道:“尹公子,请用茶。”

尹剑青只“哦”了一声,并没伸手去接。

柔柔飘了他一眼,道:“尹公子,你在想什么呢?”

尹剑青道:“没什么。”

柔柔道:“尹公子那就喝茶呀!”

她把茶碗送到他面前,一双粉嫩的玉手,就展示在尹剑青的眼前,她略带羞涩的等着他来接过去。

就在此时,房门砰然开启,一个身穿红衣衫的少女,像一阵风般冲了进来,口中娇叱一声:“好个不要股的贱婢,你居然敢用狐媚手段,向尹公子献媚。”

玉掌挥处,“啪”的一个耳光,打在柔柔的粉颊上。

柔柔无缘无故挨了一耳光,她手中捧着的茶碗也“撒嘟”一声,落在地上,定睛看去,这个打自己耳光的竟是小姐,不觉目蓄珠泪,慌忙躬下身去,说道:“小婢叩见小姐。”

小姐,自然是金步娇了。

“去!去!”金步娇铁青着脸,哼道:“是谁叫你到这里来诱惑尹公子的?”

柔柔受了委曲,依然低垂着首,答道:“小婢是奉总管之命,来伺候公子的。”

“你伺候得很好!”金步娇哼了一声,挥着手道:“你还不给我出去?还站在这里作甚?”

柔柔应了声“是”,含着泪退将出去。

尹剑青一直没有开口,这时冷冷的道:“大小姐,好威风呀!”

金步娇听得一呆,忽然粉脸一沉,哼道:“我打了她一个耳光,你心痛了?”

尹剑青道:“她是你家的丫鬟,你是大小姐,你爱打爱骂,都和我无关,但你当着我便性子,这不是给我难堪么。”

金步娇又气又急,顿顿足道:“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不是为你好,还不来呢?”

尹剑青心中不觉一动,问道:“姑娘这话,我听不懂。”

金步娇娇喷的白了他一眼,撇撇樱chún,说道:“你当我爱管闲事?”

尹剑青望着她,问道:“那么姑娘……”

金步娇道:“你住在这里,不是自己愿意来的吧?”

尹剑青道:“不错,在下是被你们‘请’来的。”

金步娇忽然噗妹一笑道:“你不要用‘你们’这两个字好不!”

尹剑青道:“你要我怎么说呢?”

金步娇压低声音问道:“是爹要他们把你‘请’来的?”

尹剑青微微摇头道:“我不知道。”

金步娇道:“你连什么人把你‘请’来的,都不知道?”

尹剑青道:“这我自然知道,是十二煞神中的温化龙。”

金步娇问道:“你打不过他?”

尹剑青愤然道:“如果动手,在下未必败在他手下。”

“我知道了。”金步娇道:“是温叔叔用葯把你迷翻了。”

尹剑青心中暗道:“她称温化龙叔叔,由此可见,十二煞神和她爹果然身份相等的了。”一面苦笑道:“直到现在这*葯还没解呢!”

“所以我要来看你咯!”

金步娇忽然粉脸一红,低声道:“我听到你在我们庄上,温叔叔也来了,我就想到你一定是被温叔叔‘请’来的了,他是出了名的瘟神。”

尹剑青道:“谢谢姑娘。”

“我是为你一句谢谢才来的么?”

金步娇双颊卫红,声音压得更低,幽幽的道:“我会设法弄到解葯的,不过只怕要待今晚才行。”

尹剑青想不到她会答应给自己设法盗取解葯,一时望着她不知如何说才好?

金步娇看他只是望着自己,粉脸更红,羞涩一笑道:“我要想想办法,才能弄到,你不能性急。”

尹剑青道:“在下真要谢谢姑娘。”

“又是谢谢。”金步娇轻咳道:“你难道除了谢谢,就不会说别的话了?”

尹剑青低“哦”一声道:“金姑娘,我那妹子好像被关在你们后院……”

金步娇道:“你说那丑丫头是你妹子?”

尹剑青道:“她真是在下妹子。”

“鬼才相信?”金步娇撇撇嘴道:“你姓尹,她姓艾,从哪里排来的妹子的?”

“是真的。”尹剑青正容道:“我一直把她当小妹子看待。”

金步娇关切的问道:“真的没有别的?”

尹剑青道:“什么别的?”

金步娇看了他一眼,微微侧了下身,胀红着脸道:“你们……没好……过……”

尹封青听懂了,他俊脸也蓦地红了起来,正容道:“在下和她只是兄妹之情。”

“我相信你。”金步娇心头暗暗一喜,欣然转过身来,问道:“她中了温叔叔的*葯?”

“是的。”尹剑青点点头道:“我们同时着了道。”

“我知道。”金步娇温柔的道:“我会想办法的,我要走了。”

她转身慾走,忽然又压低声音道:“方才我只是来看你的,所以一时气愤,看不惯她的狐媚样子,才打了她一个耳光……”

尹剑青道:“姑娘不用说了。”

“不!你不懂我的意思。”金步娇低低的道:“现在我要设法救你出去,为了不使爹起疑,所以还是要柔柔来伺候的好。”

尹剑青点头道:“姑娘说的是。”

金步矫含情脉脉的看了他一眼,才伸手拉开房门,只见柔柔就站在门外,心头暗自一怔,忖道:“不知自己和他说的话,有没有被她听去?”一面脸色一沉,冷哼道:“你还站在这里?”

柔柔胆怯的道:“回小姐,小婢是泰总管之命,来伺候尹公子的,小婢如果走开了,总管会责怪小婢的。”

金步娇冷声道:“我和尹公子说些什么,你都听到了?”

柔柔低下头道:“没……没有,小婢什么也没有听到,小婢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听小姐说话。”

金步娇哼道:“你知道就好,尹公子是找朋友,你要好生伺候,快进去吧!”

柔柔应了声“是”,举步走入房来,收拾过打碎的茶碗,另外又倒了一盅热茶,送到手上,低着头叫道:“尹公子喝茶。”

尹剑青抬目问道:“姑娘到金家庄来,已经有多久了?”

柔柔低垂粉颈,答道:“快一年了。”

尹剑青道:“你怎么会到金家在来的呢?——

柔柔道:“小婢家境不好,老父病逝,老母又卧病在床,小婢只好到金府来侍候人了。”

她身世很可怜。

尹剑青道:“姑娘念过书?”

柔柔道:“念过几年。”

尹剑音又道:“也练过武功?”

柔柔心头暗暗一震,摇摇头道:“没有。”她忽然抬眼望望尹剑青,问道:“公子怎么说小婢练过武的呢?”

尹剑青笑了笑道:“金家庄的人,个个都会武功,在下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柔柔轻轻吁了口气道:“那是庄丁,小婢没有卖绝,就不用练了。”

她似是不愿再谈下去,一个轻盈转身,说道:“快午时啦,小婢要给公子端酒菜去了。”

急步往房外行去。不多一会,果然提着一个食盒走来,在一张小圆桌上,摆好杯筷,然后从食盒中取出六盘精致的菜肴,和一壶美酒,她手捧银壶,在杯中斟满了酒,才嫣然道:“尹公子,请用酒菜了。”

尹剑青说了声:“多谢。”

也就不客气,在椅上坐下,持林拿筷,吃起酒菜来。六式菜肴,精致而可口,酒也入口香醇,不觉喝完了一杯。

柔柔就站在圆桌边上执壶侍立,看到他干了一杯,又立刻替他又斟上一杯。

纤细而修长的玉指,嫩红得春笋般的指甲,握着银色酒壶,更衬托出她玉手之美!

尹剑青不自觉的抬目看了她一眼,峨眉、凤目、瑶鼻、樱chún和匀红玉润的脸孔,真像一朵刚迎向阳光,还没有吐蕊的花苞。

清新美丽,没有金步娇那份骄气,虽然她对自己并不骄!

尹剑青心中兀是有些不相信,柔柔会是一个伺候人的丫鬟?

柔柔似乎也微有所觉,脸上飞起轻轻一片红晕,转而有些矜待。

尹剑育也觉得自己不该如此看她,喝完第二杯,柔柔还待替他再斟。

尹剑青一摆手道:“我不喝了。”

柔柔的好处,就是很柔顺,立即放下酒壶,替他装了一碗饭送上。

尹剑青又说了声:“多谢。”

柔柔嫣然一笑道:“小婢是奉命伺候公子来的,公子干么要说谢呢!”

饭后,柔柔送上热面巾,又沏上茶来。

尹剑青喝了一口茶,就说自己有些头昏,要小睡片刻。

柔柔就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又回过身来,说道:“小婢就在外面,公子醒来,需要什么,只须叫一声就好。”

说完,才转身走出去,随手带上了房门。

尹剑青坐得无聊,索性在床上盘股坐定,缓缓调息。

先前他只觉自己气机闭塞,无法运行,哪知这一运气,竟似渐有转机,心头不禁大喜,乃是依照练功行气要诀,缓缓导行,真气果然逐渐推动,不仅痪散的气机,斯可凝聚,而且似乎大有把闭塞在经络的浊气,逐渐祛除作用,集中一处。心头不觉蓦然一动,忖道:“莫非自己练的‘秘宗玄功’,竟有祛素之能不成?”

心念一转,就缓缓纳气,由舌根,咽喉,循足太阴经下行,把集中后的浊气,循足底‘涌泉穴”退去。

这样足足花了顿饭工夫,但觉真气推动浊气,缓缓下行,这股浊气之中,似乎还有不少杂物,悉从“涌泉穴”排出体外,低头看去,一双白袜间,滚出了不少淡黄色的液体,心知定是温化龙下的毒葯了。

一时不禁喜出望外,急忙再运功行气,仔细检查了一遍,发觉体内毒物,果然全已被祛除,一身功力也已完全恢复了。

他先前还不知道“秘宗玄功”果有祛毒之能,如今总算获得证实,心头自是狂喜。一时觉得自己目前还不宜稍露形迹,这就不再盘膝运功,和身躺下,拉一条薄被,盖住了胸口,阖上眼皮,假作入睡。

心中只是盘算,自己下一步骤,该当如何?但自己连庄主这帮人的来历,都一无所知,也就很难预作准备,只有到时候随机应变了。

想着,想着,人也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再遇青衣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三尺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