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尺剑》

第06章 假凤虚凰

作者:东方玉

尹剑青眼光一抬,发现岸上站着四五名佩刀兵勇,还有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穿夏布长衫的老者,赫然是金家庄总管陆连奎。

尹剑青心中暗暗吃惊,忖道:“金家庄的势力果然不小,居然动用了官家的人!”

柔柔自然也看到了,她神色端庄,当真像是一派少夫人的模样!

岸上那为首的兵勇,走近船舱,探头朝舱中打量了一眼,向尹剑青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尹剑青在他走近之时,早已缓缓站了起来,拱拱手道:“在下周少卿,那是我的内眷,到庐州府探亲去的。”

他早经柔柔叮嘱过,说话的声音故意放得缓慢而沉,听来确合他的身份。

那兵勇又道:“你亲戚做什么的?”

尹剑青暗暗一呆,随口道:“敝戚在府台衙门担任钱彀。”

担任钱彀师爷,自然是府尊的亲信。

那兵勇听了这话,立时换了一副笑脸,说道:“周相公对不起了,实在四乡都闹盗匪,咱们奉公差遣,对过往船只,不得不盘问清楚,才能放行,打扰了,你们请开船吧!”

尹剑青含笑道:“不要紧,军爷辛苦了。”

周福立即走上前来,拉起了舱篷,船家就撑开船头,继续上路。

船到江心,柔柔朝尹剑青嫣然一笑道:“公子应付得好,他们对我们这条船,本已经发生了怀疑,要不是你说出和府台衙门的钱彀师爷是亲戚,他们说不定会上船来搜查呢!”

尹剑青道:“我这话也很冒险,他只要再问一句我亲戚姓甚名谁?我就答不上去了。”

柔柔娇笑道:“那也不要紧,你随便说个张三李四,这些巡防兵勇,也不知道府台衙门里有没有这个师爷呀!”

“对呀!”尹剑青道:“看来还是你聪明,方才我话是说出来了,心里真就担心着他再追问下去。”

柔柔道:“你看到陆总管没有,一双眼睛直盯着你脸上瞧,他是老江湖,不知会不会看出你脸上戴了面具?要是给他看出来了,那就麻烦了。”

尹剑青道:“那也没什么,难道在下会怕了他不成?”

翠翠端来早餐,那是一锅白米粥和几碟小菜,尹剑青和柔柔一同吃了。

这条水道,因为通向庐州,江面上来往的船只也增多了。

柔柔等翠翠收拾过碗碟,就要她打开一道船篷,好例览江上景色。

中午时光,船抵横店(地名)距离庐州不过二三十里水程了,船家在江边上停了下来。

这横店虽是一个小镇,但因接近庐州,岸边就停着不少船只,因为水路,二三十里船还得行驶一个多时辰,因此就必须在这里打尖,一条小街上,倒也显得十分热闹。

船停妥之后,周福提着食盒上岸。

尹剑青和柔柔俨然是一对恩爱夫妻,只是凭舱闲眺。

这时走来一个手挽竹篮的村女,脆生生叫道:“卖花,少夫人,要不要买一串茉莉花?”

柔柔抬了抬眼,就朝翠翠吩咐道:“翠翠,你去给我挑一串吧!”

翠翠答应了一声,走出船舱,在那卖花村女的竹篮里,东挑西挑,挑了一串茉莉花,给了她几个制钱。

那村女说了声:“多谢。”

就挽着竹篮,回身行去,口中娇声喊着:“卖花!”

翠翠把一串茉莉花替柔柔挂在胸前。

船舱里登时有一股沁人的花香。

周福提着食盒,从小街上回来,跨入船舱。早有翠翠把自盒接过,然后放到舱板上,打开食盒,取出四盘菜肴,和一箩白饭,她装好了两碗,又取出竹筷,一边叫道:“公子、少夫人请用饭了。”

尹剑青和柔柔对面坐下,尹剑青回头道:“翠翠,你也一起来吃吧!”

翠翠道:“婢子不敢,婢子等公子、少夫人用过了再吃不迟。”

柔柔也道:“翠翠,我们出门在外,你也不用拘泥了,一起坐下来吃吧!”

翠翠道:“少夫人陪公子用吧,菜饭快凉了呢,小婢等一回再吃的好。”

她这句“少夫人陆公子用吧”,听得柔柔脸上不禁一热,口中降了一声:“死丫头。”也就和尹剑青一同进食,翠翠站在一旁,抿抿嘴,粉脸上不禁绽起了笑意。

就在此时,忽听岩上有人高声叫道“少爷、少奶奶行行好哟!”

跟着又有一人接口道:“吃剩的饭菜好布施哪!”

翠翠抬眼看去,只见两名缺了一条臂膀的化子,走进舱口,望着尹剑青和柔柔吃饭,口里唱起莲花落来。

周福走上前去,叱道:“你们快到别处去吧,咱们是过路的。”

左首一名化子理也没理,依然唱道:“炮火不知饿人饥哟!”

右首一个接道:“莫要狗眼看人低哪!”

这话听得周福变了脸色,大声叱道:“什么,你们强要饭,还敢出口骂人?”

左首一个又唱道:“化子骂狗不骂人哟!”

右首一个接造:“打狗也要看主人哟。”

左首一个又唱道:“主人若肯赏碗饭哟!”

右首一个接道:“走狗何必乱咬人哟。”

周福被他们骂成“走狗”自然怒不可遏,大喝道:“你们两个化子当真无法无天了,要饭还敢口里不干不净?”

左首一个又高声唱道:“化子要饭不犯法哟!”

古首一个接道:“睁着狗眼不认识人哪。”

周福听得忍无可忍,嘿然道:“你们两个才是狗眼不认识人!”

喝声出口,双手突出,朝两人肩头抓去。

那两个独臂化子身手毫不含糊,两人同时一个旋身,转到了周福身后,各出左手,五指箕张,朝周福双肩“肩井穴”直落。

周福身手也极矫捷,口中冷笑一声,身形疾转,双掌齐发,迎着对方两只左手击去。

这一记三人出手均极快速,但听“啪”的一声,三掌接实,那两个化子被震得退了三步。

左首化子脸上飞过一丝惊异之色,冷冷说道:“这位管家好高的身手,你报个万儿吧!”

周福哼道:“我是周府的管家,不在江湖道上,没什么万儿好报的。”

右首儿子大笑一声道:“好、好,老大,咱们走,他只是替主子看门的,有什么好问的?”

两人随着话声,扬长而去,眨眼工夫,已在街角处一晃隐没。

柔柔低声道:“公子看到没有,这两人都缺了一条右臂,很可能是独臂帮的人了。”

尹剑青道:“独臂帮这样强横霸道的要饭,还能算江湖上的一个帮派么?”

柔柔撤撇樱chún,说道:“只怕他们来意不善呢!”

尹剑育道:“你是说,这两个独臂帮的人,是冲着我们来的了。”

柔柔攒攒眉道:“方才周福不该和他们动手,这一出手,不就证明了咱们船上的人,会武功吗?”

尹剑青道:“会武功也不犯法呀,难道江湖上只有他们独臂帮的人才会武功?”

柔柔轻轻嗯一声道:“你不知道。”

尹剑青道:“这里离庐州已是不远,在下获金姑娘相救,又获二位姑娘相送,如今离金家庄已很远了,在下这就上岸去,二位姑娘请回吧!”

“啊……不…”

柔柔忙道:“我们奉命把公子送到庐州,才能向小姐有交代,公子不可在这里上岸……”

尹剑青道:“那又何必呢?在这里上岸,和在庐州上岸,不是一样么?”

柔柔美眸一转,嫣然笑道:“那自然不一样了。”

尹剑青道:“为什么?”

柔柔道:“小婢不是告诉过公子么?小姐已把艾姑娘先送出来了,不把公子送到庐州,公子如何找到艾姑娘呢?”

尹剑青道:“你们小姐把青青送到庐州什么地方?”

“小婢不知道。”

柔柔嫣然一笑道:“小婢只知小姐把艾姑娘先送出来了,只要咱们到了庐州,自会有人到岸上来接公子的。”

尹剑青摇摇头道:“你们小姐办事还真神秘。”

柔柔道:“这叫做将门虎女,金庄主是江湖上有名的财神爷,有钱就有人听命,小姐手下,自然也有一批听她命令的人了。”

尹剑青点点头道:“好吧,看来在下也只好听娘子的命令了。”

柔柔听得大羞,她脸上戴着面具,但耳根子都红了,低下头阵道:“公子学坏了。”

尹剑青觉得有趣,大笑道:“在下难道错了么?”

翠翠道:“公子自然没有叫错了。”

柔柔叱道:“你也嚼舌根。”

翠翠笑着收过食盒,独自到里舱吃饭去了。

周福跳落船头,船又缓缓离岸,驶向江心,鼓浪前进。

未牌时光,船驶了将近半个时辰,忽然驶入一条港湾。

周福在船头叫道:“老大体驶错了,到庐州不是朝这里去的。”

“没错。”船老大道:“这里要近得多。”

“不对,不对!”周福大声道:“你快退出去。”

船老大笑道:“不用退,咱们已经到啦!”

船笔直朝芦苇浅滩冲了过去。

周福脸上变了色,厉声道:“你不是宋老七,你是什么人?”

船老太太笑道:“我自然不是宋老七,宋老七昨晚就淹死了。”话声甫出,双脚一顿,“扑通”一声,跳入水里。

翠翠还在后舱吃饭,听到声音,一闪身到了船尾,问道:“周管事,他不是宋老七?”

周福站在船头,直是跺脚,说道:“宋老七昨晚大概遇害了。”

他因船身不大,又在往芦苇中冲去,怕船身不稳,不敢朝船尾扑去,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船老大钻入水里,一点办法也没有。

船尾经船老大双脚一顿,去势更快,船底一阵沙沙轻响,已经冲上浅滩,停了下来。

柔柔在舱里也听到了,赶快探出头来,问道:“周福,是不是出了漏子?”

周福又气又急,躬着身道:“真糟糕,昨晚一点声音也没有,宋老七怎么会出事的呢?”

柔柔急道:“那怎么办呢?船停在这里,这里离庐州不知道还有多远?我看你还是赶快去庐州,也好教人来接……”

只听有人大声唱道:“我的少奶奶呀,化子已经来迎接哪?”

又有一个接着唱道:“相公,少奶奶呀,快些请出来哪!”

一听声音,就知是方才那两个独臂化子!

周福听得大怒,洪笑一声道:“果然是独臂帮的人!”

迥自四顾,这一瞬间,两边芦苇间,走出七八个独臂汉子,方才的两个独臂化子,也赫然在内。

其中一个为首的年约五旬,脸色白中透青,紧闭着嘴chún,一副阴沉模样,此时忽然冷冷一笑道:“阁下原来是青衣帮的周管事,兄弟幸会得很。”

周福竟会是青衣帮的周管事!

周福一怔,定睛看去、嘿然道:“原来是哪老哥,数年不见,老哥竟然成了独臂帮的头儿了。”

他正是琵琶手鄢茂元!

鄢茂元深沉一笑道:“周管事好说。”

周福道:“鄢老哥率领帮众,意慾何为?”

鄢茂元逆:“兄弟听说贵帮劫持了一位姓尹的少侠,不知可有此事?”

周福怒声道:“鄢老哥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这个周兄不劳动问。”鄢茂元道:“周兄只要告诉兄弟可有此事就成了。”

周福哼道:“有如何?没有又如何?”

鄢茂元阴沉一笑道:“有,兄弟请贵帮放个交情,把尹少侠放出来。”

周福道:“没有呢?”

鄢茂元道:“兄弟立时就走。”

周福哼了一声道:“那老哥和尹少侠有过节?”

“哈哈!鄢茂元大笑一声道:“兄弟和尹少侠哪有什么过节,只是兄弟和他师尊石大侠倒颇有渊源,石大侠无故失踪,兄弟总不能坐视他门人也遭人劫持吧?”

“哈哈!”周福也打了个哈哈,道:“石大侠为人正派,息隐林泉,不入江湖,鄢老哥在江湖上,令人不敢恭维,不知和石大侠加问会攀上渊源的?”

鄢茂元怒声道:“周馥,你敢对兄弟如此说话。”

原来周福,他叫周馥。

周馥道:“你要兄弟怎么说?”

鄢茂元道:“你先回答我一句,贵帮可曾劫待了尹少侠?”

周馥道:“兄弟说没有,鄢老哥就肯相信了么?”

鄢茂元道:“兄弟得到消息十分可靠,周兄如果言不由衷,兄弟自然不会相信的了。”

周馥道:“那么鄢老哥的意思,又当如何呢?”

鄢茂元道:“周兄若要取信于人,就要他们打开船舱,让兄弟瞧瞧。”

周馥怒声道:“办不到。”

鄢茂元沉笑道:“兄弟既然说出来了,办不到也要办了。”

周馥道:“鄢老哥带了几个人来,可是想倚多为胜么?”

鄢茂元道:“那就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假凤虚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三尺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