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尺剑》

第07章 幽林兄妹盟

作者:东方玉

尹剑青道:“在下周少卿。”

司马纶细听他说话声音,似是故意低沉了些,没有尹剑青说话那么清朗,但总可以听得出尹剑青的声音来,心中不禁暗暗好笑,同时也证实了尹剑青确是被青衣帮劫持出去的了,一面拱拱手道:“原来是周兄,在下久仰得很。”

柔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司马先生究竟有何见教?现在当着贱妾可以说说清楚了。”

司马纶心中已经有了底子,大笑一声道:“这位周兄,极似在下一位故人,在下有一请求,不知周兄可肯答应?”

柔柔道:“拙夫一向从未在江湖走动,大概不会认识司马先生的了。”

司马纶笑道:“副帮主这么说,岂不见外了?何况在下还没有说出来,周兄是否同意?副帮主怎好代周兄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

柔柔冷笑道:“司马先生这话就不对了,夫妻一体,贱妾代拟夫回答,这有什么不对?”

司马纶目注尹剑青,问道:“周兄的意思呢?”

柔柔一手挽着尹剑青,柔声道:“夫君,他要你回答,你就问问他吧,他有什么事?”

尹剑青到底出道江湖为时尚浅,在这种场合,他已经弄不清到底青衣帮和司马纶之间,孰友孰敌?听了柔柔娇声说话,就随口问道:“司马兄有什么事?”

司马纶眼看柔柔挽着他臂膀,她要他开口,他才说话,心中不沉一动,暗道:“莫非尹剑青受制于人,才会有这等情形!”

心念转动,含笑道:“在下觉得周兄口音极热,可否取下面具来让在下一瞻周兄丰采,也许真是故人也说不定,不知周兄意下如何?”

柔柔手挽尹剑青,偎倚着他,作出十分亲昵之状!

尹剑青被她当着这许多人,如此亲呢,心头微生荡漾,道:“在下和拙荆外出,一向戴着面具,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司马兄这一要求,未免强人所难,在下碍难遵命。”

司马纶越看越觉得尹剑青是被柔柔(他不知道这位青衣帮副帮主是柔柔)所制,不觉剑眉微剔,大笑道:“周兄该不是在下好友尹剑青吧?”

尹剑青心头微微一震,还没开口。

柔柔冷笑一声,作色道:“司马先生此话未免太过份了,拙夫明明姓周,怎么会是你的朋友尹剑青呢?你把贱妾看成了何等样人?”

司马纶大笑道:“这位周兄,明明就是敝友,贵帮从金家在劫持敝友,在下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副帮生最好把周兄放开了。”

话声出口,身形一晃,以闪电身法,欺到了两人面前,挥手一掌,朝柔柔迎面拍了过去。

金雕、金燕虽然近在左侧,但司马纶这下身法实在太快了,两人几乎拔剑都来不及!

尹剑青眼看司马纶忽然出手,他不知道柔柔武功如何,但司马纶这一掌的来势,十分劲急,怕伤了柔柔,口中不觉嘿一声道:“司马兄怎可对拙荆如此无礼?”

他右手臂膀,被柔柔挽着,只好身形一侧,带动柔柔娇躯,滑退半步,左手一招,横臂朝前格出。

这下双方动作,何等快速,但听“啪’的一声,司马纶一掌,正好击在尹剑青的手腕上,两人谁也没有被震后退。

司马给原以为自己这一掌,可以把柔柔逼退,那么尹剑青就可以不受她的胁迫了,哪知尹剑青竟会出手护着柔柔,由此看来尹剑青似乎并没有受制于她。

他怔怔的看了尹剑青一眼才往后退了一步,问道:“原来尹兄没有受制于她了?”

尹剑青微笑道:“司马兄此言错矣,她是我妻子,我怎会受制于她?”

司马纶听他声音,明明就是尹剑青,他突然明白了,青衣帮一定使用美人计迷住了他!不觉大笑道:“哈哈!英雄难过美人关,一夕恩情,竟使尹兄入彀,成了青衣帮的俘虏了。”

“往口!”尹剑青大喝一声道:“司马兄你说什么?”

司马纶大笑道:“难道在下说错了么?”

柔柔一手紧挽着尹剑青,娇柔的道:“夫君,你干么生这大的气,咱们不用理他,还是回船吧!”

司马纶冷笑道:“今日之事,贵帮不把尹兄留下,要走只怕没有这么容易呢!”

尹剑青脚下一停,怒声道:“你们要待如何?”

司马绝道:“青衣帮的人,可以离开,但尹兄必须留下。”

柔柔娇声道:“你们要留下我夫君,那是存心和我青衣帮作对了,和青衣帮作对,对你们是没什么好处的。”

尹剑青怒声道:“我不姓尹,我也毋须留下。”

司马绍道:“尹兄,你是受了她们的骗,你不应该和她们一起走。”

尹剑青怒笑道:“她是我妻子,我不和她一起走,这话怎说?”

司马纶大笑道:“尹兄既然坚不承认,兄弟只好请一位证人出来了。”

他说到这里,举手向空连击了三掌。

尹剑青、柔柔不知他说的证人是谁,心中正感狐疑!

就在此时,突见从船舱中翩然跃出一条人影,飞身落地。

这证人会从船舱里飞出来,已使尹剑青和柔柔同时一怔!但等到看清对方面目,尹剑青和柔柔更是惊诧得不知所云!

这人会是谁呢?

她是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虽然有一头光泽的长发,但一张黝黑的脸上,皮肤疙瘩凹凸,加上蒜界厚嘴chún,生得奇丑无比,原来竟是艾青青!

她飞身落地,目中含着雾一般泪水,目光呆滞,望望手挽着手的尹剑青和柔柔,大声道:“你是尹剑青,你化了灰我也认得出你,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这几句话,说得比连珠还快,话声一落,突然转身朝岸上疾奔而去。

这是出人意外的事!

尹剑青心头一急忙叫道:“青青,你听我说。”

艾青青已经跑出老远,她充耳不闻,脚下奔得更快。

尹剑表大叫道:“青青,你等一等。”

柔柔失色道:“你……”

尹剑青一下挣脱她挽着的手臂,双臂一抖,一道人影凌空飞起,快得如同鹰隼展翼,划空追了下去。

这下,也当然大出司马纶意料之外!

他只想由艾青青来当面揭穿尹剑育的身份,但想不到丑女多情,一怒而去,更想不到艾青青这一走,尹剑青会舍了柔情如水,如花似玉的新欢,去追一个貌如无盐的丑姑娘!

还有一点使司马绍想不到的是尹剑青只是剑术名家石东华的门人,年纪不大,但追去时施展的凌空飞驰,浮光掠影身法,几乎是武林中只有传闻的绝学!

柔柔一个人水立当场,像是失落了灵魂,目送尹剑青划空飞逝的人影,现在早已看不到他影子了,她还是一动没动,目视远方,一眨也没眨!

司马纶突然挥了挥手,示意大家退走,他正待飞身纵起!

柔柔突然眼珠一动,滚落一颗晶莹的珠泪,口中娇声喝道:“姓司马的,你给我站住。”

司马绍住足,尴尬一笑道:“副帮主还有什么见教?”

柔柔在这一瞬间,娇柔之态尽敛,冷然道:“今日之事,自然是你和敝帮作对了,青衣帮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司马纶大笑道:“如今事实证明,是贵帮劫持了在下的朋友,在下不和贵帮计较,已经很客气了,理亏在你,副帮主老是还要找在下算帐,那就说不过去了。”

柔柔切齿道:“你姓司马的既然惹了青衣帮,就没有理好说了。”

司马纶脸色微微一沉,还是含笑道:“天下虽大,理只有一条,贵帮如果不讲理,那就随贵帮看着办吧!”说完,一转头道:“咱们走。”

率同金财神等人,很快的走了。

柔柔冷厉的目光,一下子转到了独臂帮二位副帮主的身上,哼道:“侯植年、鄢茂元,你们两个狗东西,给我听着,事情由你们而起,错开今天,你们两个再给我遇上,我不会饶你们的。”

侯椿年、鄢茂元好歹也是个副帮主的身份,被她骂成“拘东西”,已是不堪,何况还说再遇上不会烧过他们,这话当着许多独臂帮弟兄面前,二人如何受得了?

“好,好!”侯椿年首先怒笑一声道:“你既然说出错过今天,那等再遇上的时候,侯某也自然非领教你的路数不可,咱们走着瞧!”

琵琶手鄢茂元深沉的一阵嘿嘿冷笑,说道:“咱们只知道你是青衣帮副帮主,你最好亮个万儿,鄢茂元也好找你。——

柔柔冷声道:“你只要找找金凤副帮主就好。”

金凤副帮主,这也不是她的名字。

翠翠接口道:“不用定着瞧,有本领今天的事,就今天了结。”

柔柔道:“你不用多说,随他们去。”

侯椿年、鄢茂元自然知道今天这边人数虽多,但绝非青衣帮的对手,因此只作不闻,满脸怒容的率着人走了;从此,独臂帮和青衣帮结下了不解之仇。

*****

尹剑青施展轻功,一路追了下去,艾青青总归比他先了一步,所以等尹剑青追到岸上,已经没了艾青青的倩影。

他这时心头只记着艾青青。她是自己从古墓里把她带出来的,她是个从未在外面走过,涉世未深的人,又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自己曾答应过她,要好好照顾她的。

虽然自己只把她当作亲妹妹看待,但对她有道义上的责任。他越追不上她,心里就越急,越觉得对不起她,也就越发放腿急奔。

如今是大白天,这临近庐州的大路上,行人车马不绝于途,他不能再施展惊世骇俗轻功,就是这样一路放腿急奔,快逾奔马,也已经足够引人测目的了。

这一阵工夫,口也渴了,他迎头四顾,看到左侧林边,正有条溪流。

这就走了过去,踏着大小石块,来到溪边,蹲下身去,用手捧着溪水,洗了把脸,觉的甚是清爽,再捧着水,喝了两口,刚站起身,只听一个女子声音娇喝道:“你们不许过来。”

声音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尹创青听来觉得甚是耳熟。

他现在一心只惦记着艾青青,听到声音,不禁心头一惊,忖道:“莫要是青青!”

一想到青青,一个人不由弹了起来,往那片松树林中飞扑过去。

树林子不算太密,有些地方只长了几棵小松,就疏朗朗的空出了一大片,尹剑青一路往林中寻去,有些较远的地方,仍可一目了然。

只听一个男子声音笑道:“小姑娘,这有什么好怕的?咱们不过三个男人,三个人和一个人也差不了多少,你只要眼睛闭一闭不就都过去了。”

这话说得很脏。

尹剑青听到了,但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反正不是好事就是了。

那女子声音道:“你们要干什么?”

另一个男子婬笑道:“咱们要干什么,你还不知道?”

第三个男子道:“反正有你的乐子就是了。”

那女子声音叱道:“你们还不让开?”

尹剑青随着话声,找到他们了!

那是三个彪形大汉,品字形围着一个红衣少女,红衣少女手中紧握一柄银弯刀。飞红双颊,和三个大汉隔着一棵大松树,目光紧盯着三人,一眨都不敢眨。

尹剑青先前以为是艾青青,哪知林中被困的竟是金步娇,心中虽感失望,但自己遇上了岂能袖手不管?

站在金步桥左首的汉子姦笑道:“小姑娘,乖乖放下兵刃来,大爷们都是玩刀玩大的,你这点能耐少在咱们面前唬人了,你是个聪明人,事情摆在面前,就算你是皇帝老子的女儿,今天不答应就过不了门……”

金步娇听得大怒,叱道:“你们大概不要命了。”

身形晃动,突然疾欺过去,银刀一指,直袭对方心腹!

左首那汉子脚下后退半步,回头朝两个同伴大笑道:“你们看,这小妞竟然找上我,看来该让兄弟拔个头筹才……”

才字下面,应该是“是”字,但他“是”字还未出口,突然“啊”了一声,一颗石子不知从哪里飞射过来,竟然打落了他两颗门牙!

他自然知道这颗石子,决不会是金步娇发的,因此他吐出一大口血水之后,目光投向石子飞来方向,发狠的道:“这颗石子,什么人发的,老子九岭三雄……”

“扑”!又是一颗石子突然飞来,正好他张大了嘴,说到“三”,石子笔直飞进他的喉咙,“雄”字刚出到一半,口中“呃”了一声,石子硬生生嵌入他喉咙底,翻着白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站在中间的汉子睹状大惊,急急问道:“老萧,你怎么了?”

左边汉子被石子塞住气管,一张带有刀疤的脸上,已胀的色若猪肝,只是用手指着喉咙,惶急得冒出了满头大汗!

中间汉子看他打落两颗门牙,立时明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幽林兄妹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三尺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