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尺剑》

第08章 龙城群英会

作者:东方玉

面具既是青衣帮的,尹剑青不好不答应,只得伸手从脸上徐徐摘了下来。

揭开面具,露出来的自然是他庐山真面目了。

祁七婆婆眯着一双水泡眼,朝尹剑青上上下下一阵打量,然后又转到金步娇的身上,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阵,才问道:“她是你什么人?”

金步娇不待尹剑青回答,抢着道:“他是我大哥咯!”

“才不是呢?”张翠翠撇撇嘴道:“婆婆,她是金财神的女儿金步娇。”

“金财神的女儿!”

祁七婆婆用手向空指点着,口中说道:“金财神把他掳到金家庄去,柔柔把他从金家庄救出,他又自顾自的跑了,金财神的女儿又和他在一起,柔柔又一路追了下来……唔,唔……”

她忽然若有所悟,脸上两个腮帮子不由得鼓了起来,恶狠狠瞪了尹剑青一眼,哼道:“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尹剑青被她问得莫名其妙,望了望祁七婆婆,说道:“老婆婆,你这话在下听不依。”

“听不懂?”祁七婆婆怒声道:“你还在老太婆面前装羊?”

尹剑青道:“婆婆总有所指吧?”

“我自然有所指而言。”祁七婆婆冷笑道:“你还说不懂?哼,你自己心里明白。”

尹剑青道:“在下真的不明白,还望婆婆指教。”

祁七婆婆道:“不是你,柔柔会白挨了一记‘百步神拳’?你说,你究竟是何居心?”

尹剑青当真被她说得一头雾水,望望祁七婆婆,说道:“在下……”

他真的说不出什么话来。

祁七婆婆哼道:“你没话可说了吧?年轻人做事要干干脆脆,你生了一张讨人喜欢的脸,就一会和这个好,一会和那个好,这算什么意思?”

尹剑青被她说得脸上一红,说道:“婆婆,这话从何说起……”

“你还不承认?”

祁七婆婆截着他话头,重哼了一声,说道:“你不和柔柔好,她会舍身相救,把你从金财神手里救出来?她以副帮主之尊,会和一个陌生男子一路上假扮夫妻?你居然无情无义到自顾自走了,还在半路上约了金财神的女儿私奔,不是为了你,柔柔会一路追踪找你,受尽委屈,你……你小子真是毫无良心……”

她越说越气,一手抓过朱漆鸠枝,重重朝地上一顿喝道:“老太婆最讨厌就是这种无情无义的人,真该把你一杖劈了!”

尹剑青给她数落得啼笑皆非,还没开口。

张翠翠抢着道:“婆婆,不是的……”

祁七婆婆嘟着双腮,哼道:“怎么会不是?事情明明摆在眼前,年轻人这些花花妙妙的事儿,老太婆还会不懂?”

张翠翠道:“婆婆,这位尹公子是追一位艾姑娘来的。”

祁七婆婆哼道:“他还有一位艾姑娘,我说对不?年轻小伙子,当真没有一个靠得住!”

张翠翠跌足笑道:“婆婆,你完全误会了。”

祁七婆婆张目道:“老太婆哪里误会了?”

张翠翠道:“副帮主把尹公子从金家庄救出来,半途上给独臂帮的人拦住了……”

祁七婆婆嘿然道:“独臂帮算得什么东西?”

张翠翠道:“后来又赶来了紫煞星司马纶一帮人……”

祁七婆婆道:“司马纶是谁?”

张翠翠道:“司马纶就是紫煞星哈,据说十二煞神全听他的。”

祁七婆婆道:“老太婆从未听人说过。”

张翠翠道:“后来司马纶他们把艾姑娘放出来……”

祁七婆婆道:“你这小丫头,一会说东,一会说西,老太婆越听越迷糊了,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我也弄不清,我只问你一句话,咱们柔柔是不是迫他来的?”

张翠翠点点头:“是啊,副……”

祁七婆婆道:“这不就结了么?小伙子,你就跟老太婆到青衣帮去,让帮主去瞧瞧。”

金步娇道:“我大哥为什么要跟你到青衣帮去?”

祁七婆婆道:“没你的事,不用你多说。”

金步娇气道:“怎么没有我的事?”

祁七婆婆没看她一眼,只是瞪着水泡眼,朝尹剑育道:“你去不去?”

尹剑青道:“老婆婆,凡事都有一个理由,你要在下到青衣帮去做什么呢?”

祁七婆婆沉着脸道:“老太婆从不和人说理由的。”

金步娇接口道:“我大哥也从不跟人走的。”

张翠翠撇嘴道:“不要脸,谁是你的大哥,叫得倒怪亲热的。”

“小丫头,你给我闭嘴!”

金步娇想起方才尹大哥和自己……她骂自己不要脸,这句话不禁触忏了兰心,粉脸骤然红了起来,叱道:“你再说一句,我就撕了你这张臭嘴!”

“你才臭嘴!”张翠翠可不饶人,虎的站起身来,一手叉腰哼道:“你来嘛!”

尹大哥刚吻了自己,她骂自己“臭嘴”!

金步娇越听越气,纤腰一扭,忽的窜了过去,哼道:“臭丫头,看我饶了你才怪!”

扬手就是一掌,拍了过去。

祁七婆婆朱漆鸠杖一栏,把金步娇隔开,一面回头道:“翠丫头,你给我照顾柔柔,不许多事。”

张翠翠有祁七婆婆给她撑腰,哼了一声,道:“别人怕你是金财神的女儿,我可没把你看在眼里,哼,狐狸精,你算什么东西?”

金步娇给祁七婆婆鸠杖拦住,她知道自己决不是这个老太婆的对手,心里虽然气恼,又不敢硬冲上去,顿顿足道:“臭丫头,你过来,姑娘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张翠翠撇着嘴,冷笑道:“凭你配么?你只会迷迷男人。”

金步娇尖声骂道:“你才是狐狸精,你才专门迷男人的……”

“好了!”祁七婆婆不耐的喝道:“你们烦不烦?”

她回过头来,朝尹剑青道:“小伙子,你没看到柔柔为了你,才被姓况的击伤,你不该随我老太婆去么?”

金步娇道:“击伤柔柔的是况公权,又不是尹大哥,你追不上人家,让况公权跑了,竟然怪到尹大哥头上来了。”

“况公权跑不了的。”

祁七婆婆重重哼了一声,续道:“这笔账,老太婆自会找姓况的要回来的,但小伙子,你却非跟老婆子去不可。”

金步娇道:“尹大哥,这老太婆无理可喻,咱们走吧!”

祁七婆婆白发飘动,怒声道:“小丫头,你敢和老太婆使拗,不是你,这小伙子会对柔柔变心?”

“柔柔,柔柔!”金步娇不屑的道:“柔柔不过是我们金家庄的一个丫头,她假冒我的名字,我没找她算帐,已经很客气了。”

“你放屁!”祁七婆婆这回真的动了怒,沉喝道:“好个丫头,你敢在老太婆面前放肆,看我不劈了你?”

挥手一杖,朝金步娇当头劈了过来。

这一杖风声呼然,有如泰山压顶,声势甚猛!

金步娇不敢硬接,急忙闪身往旁边跃开,哼道:“难道我说错了?难道柔柔是找金家庄的丫鬟,还是假的不成?她前晚才逃出金家庄来的,不信……”

祁七婆婆方才那一枝,原是唬唬她的,闻言不觉怒声道:“小丫头,你真想找死!”

劈空的鸠杖,枝头一昂,漾起一圈杖影,朝金步娇当胸直送过来。

这一杖因她漾起的枝影,足有笆斗大一圈,任你金步娇往左,往右闪出,或是往后跃退,都逃不出她杖势范围之外!

她随手一圈,竟然把一个人的退路完全封死,就可看出这位老婆婆在鸠杖上的功力,有何等深厚。

尹剑青看出祁七婆婆这简简单单的一杖之中,却隐藏了几个变化,凭金步娇的武功,决难逃得过这一杖,纵然祁七婆婆并无杀人之心,这一杖如被击中,也得身负重伤!

到了此时,尹剑青不得不出手了,身形一晃,左手一探,五指如钢,一下抓住了祁七婆婆的杖头,说道:“老婆婆不可出手伤人。”

祁七婆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鸠杖,竟会被尹剑育如此轻易就伸手握住了,不觉愕得一愕,沉声喝道:“小伙子,你身手不赖啊!”

尹剑青练的“秘宗玄功”,身法极快,迷踪者迷失踪影之谓也,她一时骤不及防,自然没看清楚。

尹剑青抓住她杖头,只是一瞬间的事,自然很快就放开了,祁七婆婆在他松手之际,手腕轻振,杖头倏地翻起,轻灵无比,朝尹剑青肋下“捉命穴”点来。

这一记,声出杖到,快得几乎只似电光一闪,枝头便已触到尹剑青的衣衫!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尹剑青吸气后退了一步,朗声道:“老婆婆有话好说,何用动怒?”

他这吸气后退,祁七婆婆的杖势自然落了空。

祁七婆婆盛名久着,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难惹人物,这回第一杖被尹剑青抓住,第二杖又落了空,这是她出道江湖数十年来从未有过之事,如何肯停?口中沉哼一声道:“好小子,你先接一杖再说!”

喝声中,白发飞扬,朱漆鸠杖刷的又是一杖扫了过来。

尹剑青学成“秘宗玄功”和“迷踪剑法十八式”,其中自然包括了身法,只见他身形轻轻一晃,又巧妙的避开去。

祁七婆婆这回杖势扫出,睁大了眼睛,望着尹剑青,心中还暗暗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这一杖如何闪得开去?”

她心念还未转完,尹剑青已然轻灵的闪开去,这下直看得祁七婆婆心头暗暗一楞,付退:“这小子,使的是什么身法?”

要知祁七婆婆年纪虽已七老八十,火气可丝毫不减,一连三杖,全被尹剑青让开,(第一杖是被尹剑青接住的)气就大了,口中嘿了一声,一言不发,右手连振,一支朱漆鸠杖,发如飞龙,刷刷刷又是三杖,接连挥出。

这三杖和方才单独使出的一枝,声势便自不同,但见杖势起处,漾起一道朱红,像长江上的木排一样,乘风破浪,一排接一排的涌来,势道之强,劲风四卷,好不凌厉?

说她杖势像木排,这倒一点不假,不信你拿一根棍子,向天飞舞,如果舞得快的时候,远看过去,就会漾起一排影子,但你是没有功力的人,如果再贯注上内功,那么虽是影子,也一样可以伤人。

不过话要说出来,漾起的影子,虽有一排(她连发三杖,也就成为三排),但实际上,却只有一支鸠杖(三招,不过是三杖而已)。

尹剑青练成了“秘宗玄功”,自力自然胜过练武之人甚多,三排杖影,旁人纵或看得眼花缭乱,他却看得清清楚楚,于是展开身法,身形随着连晃三晃,先往左闪出(避开了第一杖),再侧身避招(避开第二杖),再一个轻旋,不退反进(第三杖刚好落到他身后)。

这身形晃动之间,像逆水游鱼,随着对方杖势,青影飘忽,在祁七婆婆杖影中闪来闪去,终于闪出了杖影之外。

祁七婆婆这三杖出手,更加注意他的身法,但她看到的,只是自己每一记杖势,都是贴着尹剑青身子划过,就有这么巧妙,只一分之差,擦身挥落,没碰上对方衣衫!

这如果仅是一招,也许这小子是无意避开的;但一连三招,招招都是如此,不禁看得祁七婆婆心头大奇,暗道:“石东华纵然是九宫门名宿,但九宫门从无这等神妙的身法,就算是石东华亲自上场,除了和自己硬拼,要这样奇妙的闪开避开去,只怕也未必办得到,这小子是从哪里学来的呢?”

心念闪动,手中朱漆鸠杖不觉一停,哼道:“小伙子,你怎么不敢接我老太婆一杖吗?”

这话自然是用的激将法了,在她想来,尹剑青不过学得一套神奇的身法而已,若是要和她动手,就未必接得住她沉重而凌厉的鸠杖。

再说,凭她祁七婆婆的名头,如今一连出手了六招,(第一招不是对尹剑青发的)都被尹剑青避了开去,那是杖着身法取巧之事,如果真正动手,不出几招,准可把尹剑青击败,击败尹剑青这脸面自然也挽回来了。

她这句激将法,若是使在老江湖身上,也许并不管用,因为尹剑青已经接住过她一杖,避开了五杖,自然用不着再动手了,但尹剑青是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何况又当着金步矫(方才他还吻了她),和张翠翠两位姑娘。

天底下,只要是男人,又是年轻的男人,当着漂亮的姑娘面前,是决不肯失面子的!

尹剑青自然也不会例外,口中大笑一声道:“在下已接连让了老婆婆五杖,老婆婆如果认为非要在下接你几枚不可,在下当得奉陪。”

“很好!”祁七婆婆一阵嘿嘿干笑道:“你只管闪来闪去,不肯接招,那算得了什么?小伙子,你只要接得住我老太婆五杖,老太婆拍屁股就走,决不勉强你跟我老太婆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龙城群英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三尺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