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尺剑》

第09章 颠倒八门阵

作者:东方玉

他说来婉转,好像是替尹剑青设想,实则无非想从尹剑青口中,探出“迷踪图”的下落。

尹剑青怒声道:“阁下说的,全非事实,在下尚有事去,恕不奉陪了。”

天机星大笑一声道:“尹小兄弟,你且仔细的想想,兄弟说的,句句都是金玉良言,年轻人一时冲动,受人利用,只要小兄弟说出其中原委,大伙都可为你作证,否则今后你在江湖上,只怕是寸步难行了。”

尹剑青道:“阁下好意,在下心领了,江湖上虽有许多人误会在下,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造谣中伤,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在下告辞。”

雷公雷成章洪喝道:“小子,你还想走?”

尹剑青俊目放光,大笑一声道:“在下要走,什么人能不让我走?”

寿星寿比南道:“在咱们这些人面前,你走得了么?”

金步娇道:“寿伯伯,尹大哥……”

寿比南道:“小侄女,这件事,你不用说了,乖乖的睡一会吧!”

随手一拂,点了金步娇的睡穴。

尹剑青微微一笑道:“七位要和在下动手,一起上?还是车轮战?”

雷公雷成章尖喝道:“对付你这小子,还用得着车轮战?一起上么?”

尹剑青笑道:“那么阁下不妨先试试看?”

“不错。”雷成章尖声道:“雷某正要先出手了。”

他两手一翻,右手雷公锤,左手雷公钻,正待出手!

“且慢!”尹剑青喝声出口,朝他微微一笑道:“阁下手中既是兵刃,又是暗器,在下手中却无兵刃。”

雷成章道:“你怎不亮出兵刀来?”

尹剑青微笑道:“在下身上本来就没带兵刃,但这倒不是问题,在下可以取一支兵刃,不过要老哥稍候了。”

雷成章一双炯炯目光紧注着他,问道:“你要到哪里去取?”

他怕他乘机开溜,是以全神贯注,只要发现他想逃,手中雷公钻立时可以发出。

尹剑青道:“就在后面。”

他好整以暇,缓步走到一颗大松树底下,目光上下打量了一阵,右手一挥,“喀”的一声,砍下比大拇指略粗的一根松枝,左手轻轻一抡,就削去了横技,拿在手中,倒有三尺来长,回身过来,从容一笑道:“在下今晚就以这支松枝代剑,会会名满江湖的十二煞神。”

说到这里,才目光一抬,望着雷公雷成章,松枝一指,说道:“老哥现在可以出手了。”

天机显陆机看得暗暗忖道:“这小子年纪不大,但仅凭他这份从容不迫的气度,老八就不只输他一等了!”

雷公雷成章是个火爆脾气的人,眼看尹剑青折了一支松枝,居然口发狂言,要会会十二煞神,不由得勃然大怒,洪喝一声道:“好狂的小子,接把!”

身形突然欺上,左手杨处,雷公钻疾打尹剑青右肋,右手雷公锤朝上一扬,击向尹剑青头脸。

这一招“上下交征”,使得果然十分凌厉!

尹剑青站在那里,连动也没动,只是右手一扬,三尺松枝“嗤”的一声,朝前划出!

松枝在他身前划起了一道弧影,正好把雷公一把两式攻到身前的一钻一锤,一齐封住,竟似一道坚墙,再也攻不进去。

不!雷成章钻、锤和松枝乍接,但觉一股极大的震力传了过来,追得他不由自立后退了一步。

雷公雷成章不由一怔,定睛看去,尹剑青手执松枝,和没有出手一样,站在那里,望着自己微笑。这下雷成章气就大了,口中暴喝一声,脚下一退即上,一钻一锤,寒芒连闪,眨眼之间,攻出了五招!

他外号雷公,身子又瘦小如猴,十分灵活,这五指,忽左忽右,忽点忽击,当真快老闪电,动若雷奔,一钻一锤带起的尖锐嘶啸,也同样使人刺耳惊心!

尹剑青依然若无其事,在地五招凌厉攻势之中,只不过双足前后左右的各自跨了半步。仅仅这跨出半步,就可以避开雷公的一招,五招抢攻,他只跨了五个半步,就完全避开去,直等地攻出五把之后,尹剑青才松枝一挥,朝雷公挥了过去。

只挥了一下,轻描淡写的一下!

雷公雷成章一个人随着他松枝一挥,就像稻草人一般,“呼”的一声,被凭空摔了出去,又“砰”一声,背背着地,跌了个四脚朝天,连雷公钻,雷公锤都脱手跌落地上!

尹剑青这一记挥出的松枝,看去简单已极,但名动江湖的十二煞神中六名高手,竟然没有人看得清这一招如何会把雷公摔出去的?

这就是“迷踪剑法”!“迷踪剑法”的招式,若是让人家看得清楚,就不能称为“迷踪”了!

这下直看得寿星寿比南等人莫不凛然变色,山魈竹老四赶紧一跃而出,伸手把雷公从地上扶起,问道:“八哥没事吧?”

雷公这回当真像雷公了,一张尖瘦脸气得通红,连两颗眼珠都射出了枝枝红光,弯腰从地上拾起兵器,切齿道:“我和这小子拼了!”

这也难怪,二十年来从未栽过筋斗的雷公雷成章,居然在对方一招之下,栽了下来,江湖上人咯,这筋斗谁栽得起?

寿星寿比南手提弯曲古藤杖,从大石上一跃而下,笑嘻嘻的道:“老八,你且退下,这位小哥招式透着古怪,还是老哥哥和他试几招看看!”

他在十二煞神中排行十一,实则是十二人中的老二,他说出来的话,雷公自然不敢不听,恶恨恨的瞪了尹剑青一眼,才悻悻退下。

寿比南朝前走上三步,已和尹剑青相距不足五尺,右手弯曲藤杖往地上一拄,笑眯眯朝尹剑青点点头道:“老夫方才还没把小哥看在眼里,如今看来,你还真有一手,来,现在老夫来领教高招吧!”

尹剑青一抱拳道:“老丈不用前倨后恭,在下不过微末之技,并不足道,方才也只是为了自卫,并无伤人之意……”

这话是说他手下留情。

寿比南依然笑嘻嘻的点点头道:“小哥出手没有伤人,这番盛情,咱们都心领了,但咱们兄弟外号十二煞神,从这外号,小哥一定可以想得到,咱们出手就会伤人,所以小哥也毋须客气,好了,现在小哥可以发招了。”

尹剑青听得暗暗有气,他这话好像是说自己虽然手下留情,他们却不领情,哼,自己要伤人可容易得很!地仰天朗笑一声道:“杀人在下当然会,在下若是像十二煞神一样,出手就要伤人的话……”

他拖长语气,双目之中,寒光突然暴射,一下从丧门神欧阳琥、开路神窦锋、门神沙老三、山魈竹老四、雷公雷成章等五人脸上扫过,嘿然道:“只怕今晚在场的七位十二煞神,早已只剩下……”

他目光再从天机星陆机,回到寿比南身上,才缓缓说道:“只有老丈二位了,试问老丈,今晚还有这等声势,硬要截住尹某么?”

他这番词锋犀利,咄咄逼人!

丧门神欧阳琥等人,被他说得不禁脸上发热,作声不得!

天星机心头也是一凛,忖道:“这小子目中精芒如电,内功之高,几乎远在自己几人之上了!”

寿星寿比南同样被他说得一呆,人家说的可是不假,在场七人,已有五人败在他手下,当真一个都没有负伤,以地方才对付老八的一招,他确实有伤人之能!

尹到青没待寿星开口,又冷傲的道:“老丈赐教,在下自当奉陪,不过在下和人动手,从未先出手过,老丈先出手也是一样。”

寿星寿比南呵呵一笑道:“小哥这份风度,颇令老夫心折,不过老夫要告诉你,我这支七弯八曲寿星公杖,重逾八十斤,你可得小心!”

重逾八十斤,这是说他这支寿星公杖,外表看似古藤,实系纯钢所铸!

尹剑青道:“多承老大指点。”

寿比南喝道:“老夫那就不客气了。”

右手一抬,挥杖劈来。杖势乍起,就如急流奔放,但见一排弯弯曲曲的杖影,连绵一片,汹涌而来,使人无法辨出他这一杖究有多少变化?

寿星公杖果然非同小可!

尹剑青喝道:“好杖法!”

手中松枝迎着朝前点了出去。他这一式,看去毫不起眼,只是随手点出!

所有的人不由看得暗暗冷笑,十一哥这柄钢杖专销敌人兵刃,别说你手中只是一支比拇指略粗的松枝,就是百练精钢的长剑,也会被他一下绞成几段!

这不过是几人心念一转的工夫,松枝和七弯八曲寿星公杖已经很快就接触上了!

但听一阵连珠般“当”“当”啊,传入众人耳际,谁也无法数得清双方一个杖势一挥,一个松枝一点,究竟一共相击了多少记?

最使人感到凛骇的,尹剑青手上明明只是一支松枝,竟然会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枝影,剑影,(实则是一道松枝)同时消散,两个人依然恢复了刚才相距六尺的相对而立!

尹到青手中执着三尺长一支松枝,居然丝毫未损!

寿星寿比南手中是一柄纯钢寿星公杖,当然也丝毫无损,但寿星公一张孩儿脸,却变了颜色!

只此一招,寿星寿比南已经落了下风,也看得在场的人莫不耸然动容!

寿星望望尹剑青,点头道:“如论较技,老夫这一杖已经落了下乘,但今晚形势不同,咱们应该分出一个高低才行。”

尹剑青道:“既已动手,自然要分个胜负了。”

右脱一振三尺松枝,疾然攻出。这一招松枝划起,就听到“嗤”的一声,从松枝上划出来的居然会是森寒剑气!

寿星寿比南心头暗暗一凛,口中大喝一声,寿星公杖一挥,泛起一排杖影,护住了全身,但听金铁交鸣声中,寿星封闭了尹剑青第一剑,杖势一送,还击出手。

尹剑青朗笑一声道:“老丈小心了!”

喝声甫出,人已随声逼进,右腕摇处,松枝化作匹练般卷出!

不,他一剑出手,松枝挥动,剑气迸发,一支松枝竟如霜刃卷雪,寒芒掣电,一剑紧接一剑击出,势如排山倒海船直压过去。

寿星寿比南半生闯荡江湖,何止身经百战,却从未见过这等势道,他挥动寿星公杖,一面封解,一面脚下连退,几乎连变了十几个招式,同时大家也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七声“当”“当”连响,才算把尹剑青的一连七式剑招,挡了过去。

但他一条右臂几乎已被震得酸麻无力,心中惊讶不止,暗道:“这小子内功之强,似乎还强过我寿星公之上了!”一面怵然道:“你……小哥使的‘七剑连环’?你……和剑煞秦前辈……”

“没有关系。”

尹剑青朗笑一声道:“在下只不过替秦前辈保存这一套剑法而已,寿老丈能接得下‘七剑连环’,只怕接不下在下这一剑了。”

喝声甫出,松枝一挥,又朝寿星攻来!

方才七招,剑剑如匹练飞卷,大家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但这一记划出来的松枝,忽然变得诡秘迷离,没有一个人看得到他松枝划向何处?

寿星寿比南听他说出:接得下“七剑连环’,只怕接不下他这一剑的话,心知尹剑青若无把握,不会说出如此托大的话来,因此在尹剑青松枝还未挥出,他七弯八曲寿星公枚已如龙飞蛟腾,左右飞舞,先护住了身躯。

也不知尹剑青这一剑是如何乘虚而入的?但听一声闷哼,寿星寿比南杖势乍停,一个人不由自立脚下连退了五六步之多,才以杖拄地,口中连端了两口大气,才算站停下来。

大家不知寿星公伤在何处?正待发问!

尹剑青早已在逼退寿星公之后,并未追击,身形疾发,一下掠到金步娇身边,挥手一掌,拍开了她睡穴,拉着她右手,口中喝了声:“快走!”

金步娇穴道一解,口中惊喜的叫了声:“尹大哥……”

大家眼看尹剑青突然舍了寿比南,拍开了金步娇穴道,拉着她就走,不觉猛然一惊!

开路神窦锋提着板斧,大声道:“小子,你把金步娇放开,拉着她算什么英雄?”

尹剑青手横松枝,大喝一声:“谁敢过来?”

他这声大喝,当真威武凛然,已经窜身而出要待追上去的人,被他这声大喝给震慑住了,每一个人脚下都不禁现出趑趄之状!

尹剑青一手拉着金步娇的手,说道:“她和我一起来,是为了要找一个人,她非帮助我找到这个人不可,因此她也非和我同去不可,诸位真要再跟在下纠缠不休,十二煞神中,至少有半数的人,要横尸于此,信不信悉听尊便。”

说完,一拉金步娇,说道:“妹子,我们走。”

两人匆匆往古墓前面奔去。

天机星陆机望着两人去远,摇着头道:“此人小小年纪,一身武功高不可测,咱们几人围上去也不是人家对手,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颠倒八门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三尺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