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10章 受命令主

作者:东方玉

严文兰道:“女儿怎敢跟娘谎报?穆七娘这次以追寻小妹为名,夜入兰赤山庄盗取女儿的符令。”

老夫人莞尔笑道:“文儿,以你武功,她能把令牌盗走么?”

严文兰道:“娘莫要忘了她是拍花党出身?”

老夫人面分微变,哼道:“她敢对你施*葯么?”

严文兰道:“她既盗取符令,还有什么不敢的?”

老夫人问道:“后来呢?”

严文兰道:“她自然得手了,但她没料到从女儿房中穿窗出去的时候,被女儿手下一名使女看到,她感到甚为惊奇,穆嬷嬷怎么会舍了房门,鬼鬼祟祟的穿窗出去,她就把目睹之事告诉了杖鹃,杜鹃赶进房来,才发现女儿中了迷香……”

“真想不到!”老夫人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哼道:“后来呢?”

严文兰道:“女儿发现符令被盗,立即派人暗中侦查穆七娘行踪,终于在分水客店中把她逮住,押回兰赤山庄,果然从她身上搜出失窃的符令,但就在此时,她被人劫走了……”

老夫人身躯一震,急急问道:“她如何会被人劫走的?

在什么地方劫走的,那是什么人?”

严文兰道:“就在兰赤山庄大厅上,女儿正在问她话,而且有许多人在场,只是那人身法太快了,来去像一阵旋风,女儿和在场的人,都没有看清他的面貌,好像是一个跛子……”

老夫人愤怒得一张脸阴沉如铁,浓哼一声道:“这么说穆七娘果然投到对头手下去了,她……真该死……”口气一顿,问道:“后来呢?”

严文兰道:“女儿派出所有的人,分成几路搜索,一直没有穆七娘的消息。”

她听飞跛子说过穆七娘已投崖而死,但她没有说出来。

老夫人唔了一声,顺手从小几上取过白铜水烟袋,点起纸媒,缓缓的吸着,过了好一会,才抬目道:“娘叫你回山,想问问你,咱们的事情,进行得如何了?”

严文兰道:“女儿遵照娘的指示,都已顺利完成。”

“如此就好!”老夫人嘉许的道:“好孩子,真辛苦你了。”说到这里,一手放下水烟袋,忽然坚决的道:“好,咱们立即采取行动,你午后就下山去,调集人手,分批上路,在大别山小界岭会合,娘也会及时赶来的。”

严文兰疑惑的道:“娘,对头巢穴在大别山么?”

老夫人道:“你不用多问,照我说的话去做好了。”

严文兰应了声“是”,起身道:“女儿那就告退。”

起身退出,刚跨出楼宇大门,踏上白石砌的花间小道,突听右首花丛间有人娇呼一声:“大姐!”

一条绿影,飞闪而出,迎了上来,那是严玉兰。

严文兰含笑道:“小妹,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花丛里,差点吓了我一大跳。”

严玉兰一把拉住了大姐的手,说道:“我是听画眉说的,大姐回到山上来了。我想,你一定先去看娘的,所以躲在这里等你。”

严文兰和她并肩走在花林石径上,含笑道:“你干么要躲在花林里等我?”

严玉兰回眸看了大姐一眼,低低的道:“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严文兰看她话声说得很低,神情也很神秘,忍不住问道:“小妹,你有什么重要的事?看你好像很神秘咯!”

“嗯!”严玉兰拉着她在一方大石上坐下,神色郑重的道:“大姐,你先要答应我,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出我之口,入你之耳,可不能告诉第三个人。”

严文兰含笑看着她,只觉妹子说得很认真,这就点点头道:“好,我一定不说,你说呢,到底是什么事?”

严玉兰道:“我要大姐帮忙,救一个人……”

她晶莹如玉的脸,不禁飞起一片轻红!

严文兰道:“你要我救什么人呢?”

“这人你也认识。”

严玉兰道:“他……他……被奶娘用‘无忧散’迷失了神志……”

“被穆七娘迷失了神志?”

严文兰心头陡然一震,急着问道:“你说的是谁?”

就凭这句话,问得如此急促,如此关切,若是换一个人,早就听出来,看出来了;但严玉兰心地纯洁得像一张白纸,她自然不会去注意这些,低低的道:“他就是卓少华嘛!”

“卓少华?”

严文兰身躯一震,霍地回过头来,目注严玉兰,问道:“他人在那里?”

严玉兰道:“就在山上。”

严文兰道:“是什么人把他送到山上来的?”

“是我。”

严玉兰一颗头低垂下去,说道:“我跟奶娘要解葯,奶娘不肯,我想,我把他带到山上来,跟娘要解葯,娘一定会给的……”

严文兰道:“娘也不给是不是?”

“是啊!”严玉兰道:“所以我听说你来了,才来找你的,你跟奶娘要,奶娘一定会给的了。”

她还不知穆七娘已经投崖死了。

严文兰道:“这件事我可以给你办到,但你必须老实告诉我……”

严玉兰连耳根子都红了,她还以为大姐要问她什么话,在车上他吻了自己,这话如何说得出口?她只轻轻“嗯”了一声。

严文兰道:“你可知道穆嬷嬷为什么要给卓少华服‘无忧散’的?”

严玉兰一颗心放下来了,大姐不是问车上那回事了,她低低的道:“那是奶娘从他身上搜到大姐的一方玉佩,奶娘说这事不能让大姐知道,所以给他服了‘无忧散’……”

这回使严文兰心头猛跳,脸也红了,急急问道:“这事还有什么人知道?”

严玉兰道:“玉佩是画眉搜到的,只有奶娘和我三人知道。”

严文兰道:“没告诉娘?”

严玉兰道:“没有,奶娘告诫我们,对任何人都不能说。”

严文兰暗暗吁了口气,叮嘱道:“这件事,你千万不能跟娘说。”

严玉兰道:“我不会说的,画眉自然更不敢说了。”

严文兰又道:“就是娘问起来也不可说,知道吗?”

严玉兰点着头道:“我知道,但大姐,你也不能说我求你跟奶娘要解葯的事啊!”

严文兰笑了笑道:“傻丫头,我要你不可说,我怎么会说出来呢?”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子,塞到严玉兰的手中,说道:“这就是‘无忧散’的解葯,你收下好了。”

严玉兰大喜过望,一脸感激的道:“大姐,你真好!”

严文兰看她一脸俱是喜色,心头不觉微微一凛,忖道:“小妹是个天真无邪的人,自己给她解葯,看她竟然如此高兴,莫非她也暗暗恋上了卓少华不成?”

心中想着,人已站了起来,说道:“小妹,我要走了,娘要我午后立即下山,现在快午牌时候了,我还有事去。”

严玉兰把葯瓶揣入怀里,说道:“大姐不和我一起吃过饭再走吗?”

严文兰道:“我还要找顾总管去。”

说完,匆匆走了。

严玉兰拿到了解葯,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高兴,她那还停留,一个人就像一阵风般朝前山宾舍飞奔而来,直到行近宾舍,才稍稍放慢脚步,跨进院子,口中就叫道:“秋月,王相公回来了么?”

秋月听到小公主的声音,急忙迎了出来,躬着身道:“小婢见过小公主。”

严玉兰道:“我问你王相公回来了没有?”

“是,是!”秋月回道:“回小公主,王相公早就回来了,现在正在用饭呢!”

严玉兰没待她说完,急步走了进去。

卓少华一个人正在吃着午餐,看到了严玉兰,急忙叫道:“严兄……小公主,你吃过饭么?”

“还没有。”严玉兰俏生生地走近桌边,回头一看秋月并未跟着自己进来,心中忖道:“这丫头倒是识得好歹。”

她急忙从身边取出葯瓶,一下塞到卓少华的手中,低低说道:“这是‘无忧散’的解葯,你快收好,轻则一粒,重则两粒。”

接着才盈盈一笑,声音稍大,说道:“我不知道你回来了没有,才来看看你的,好啦,我也要上去吃饭啦!”

一面又低低的道:“晚上我再来看你。”

说完,翩然往外行去。

秋月站在阶前,一见小公主出来,立即垂手道:“小公主要走了么?”

严玉兰道:“我只是来看看王相公回来了没有,没有别的事。”

说罢,很快走了出去。

卓少华在严玉兰走后,饭也吃好了,秋月收过碗盘,又沏了一盏茶送上,乌黑的眼珠一溜,笑道:“王相公,小公主和你很谈得来?是不?”

卓少华道:“你怎么知道的?”

秋月抿嘴一笑道:“小婢看得出来。”

卓少华不愿和她多说,站起身来道:“我要去休息一会。”

秋月道:“要不要小婢伺候?”

卓少华道:“不用了。”

转身往卧室行去,随手关上了门,才从怀中取出葯瓶来,打开瓶盖,里面葯丸颗粒,竟然只有苋菜子那么大小。

他听严玉兰说过,轻则一粒,重则两粒,自己也不知道是轻是重?当下就倾了两粒,放在掌心,然后用舌尖蘸着吞了下去。

他心志至少还有一半尚未清楚,但对“无忧散”解葯,却是牢记在心,一刻也没有忘记过,这是老哥哥告诉他的,只有穆嬷嬷有“无忧散”解葯,只有服了解葯,自己才能想得起从前的事情。

他唯一相信的人,就是老哥哥。第二个可以完全相信的人,是严玉兰,因为严玉兰对他好,她说的话,又和老哥哥说的一样。

所以他也确信自己神志被迷,严玉兰把葯瓶交给他,他就很快的吞服下去。

现在,他只觉头脑有些昏胀,眼皮也渐有沉重之感,这是葯性渐渐行开了,他打了个呵欠,和衣往床上躺下。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卓少华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这一觉使他真正醒过来了,但觉头脑清明,从前的事情,自然全部清晰的想起来了,就是被迷失神志以后的事,也历历如绘,全在眼前!

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呢?

师傅和师叔全被囚禁在北岩,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那老夫人到底是什么人?被他们囚禁的当然不止是师傅、师叔,也许还有很多正道中人,他们到底有些什么阴谋呢?

一连串的问题,涌上心头,却没有一件能够解答的。

如今卓少华神志既已恢复,他自然有了思考能力,决定要把这些问题求出答案来。因此唯一办法,他目前只能装作神志依然被迷,且等弄清楚了周围环境,先把师傅和四师叔救出来,再作道理。

心念转动之际,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奔了进来,他已可分辨出,来的正是秋月,于是重又和衣躺下,装作入睡模样!

接着只听秋月叩着门道:“王相公,你醒过来了没有?

顾总管来了!”

卓少华应了一声,才起身下床,问道:“是什么人?”

秋月在门外道:“是小婢秋月,顾总管来了。”

卓少华开出门去,秋月身后,果见顾总管一个矮胖身躯已经走了进来。她似乎有着急事,一见面就叫道:“王相公,老夫人请你,快随老身去见老夫人。”

卓少华不知老夫人忽然召见,有什么事?他故意目露茫然之色,问道:“老夫人叫我吗?”

顾总管已经不耐的催道:“老夫人有事,王相公快些走吧!”

听她口气,似乎很急,卓少华心头不由得暗暗一动,忖道:“严玉兰给自己的一瓶解葯,莫非是偷出来的,给老夫人知道了?好在自己神志已经恢复,那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一面点着头,应道:“好。”

顾总管话声一落,早已刻不容缓的转身往外就走。

卓少华就跟着她走出宾舍,顾总管脚下走得很快,卓少华自然也只好跟着她加快脚步,但一面却暗暗留心着所经过的路径。

只觉这座山谷占地甚广,从宾舍到老夫人住的那幢楼宇,差不多足有半里光景!

楼宇是在整座山谷的中央,四面花林中间,都有通道,但每一条通道都弯弯曲曲的,似乎按九宫、八卦方位,隐含奇门布置,难怪自己走过两次,还是弄不情方向,要是没有顾总管在前面引路,一定会走迷了路。

顾总管领着他走近楼宇,忽然脚下一停,回身叮嘱道:“王相公,你记住了,见了老夫人,要称她城主,自己要称属下,老夫人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应是,知道吗?”

卓少华道:“我记住了。”

顾总管道:“好,你随我进去!”

卓少华跟着顾总管跨进堂屋,老夫人就端坐在一张高背椅上。

顾总管急忙趋上一步,躬身道:“回城主,王阿大来了!”

卓少华学着顾总管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受命令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