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11章 四路长征

作者:东方玉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印到胸口,口中朗笑一声道:“去你的!”左手轻轻朝前推出。

要知他练的“九阳神功”乃是乾阳真气,正是所有阴功的克星,连城主都几乎不敌遑论辛嬷嬷了。

这回双掌相交,连“啪”的一声都没响起,辛嬷嬷但觉自己手掌,有如印上了烧红的烙铁,把凝聚掌心的玄阴掌力,悉数化去,一股炙热气流,直逼过来。全身真气,全都受到波动,心知不妙,再待后退已是不及,口中闷哼一声,登登的连退了五步之多。

秋月和站在门口的青衣少女,睹状大惊,急忙双双抢了过去,问道:“辛嬷嬷怎么了?”

卓少华大笑道:“你还要把本座拿下治罪么?”一面接着道:“不要紧的,她只是右臂真气,被本座震散而已,休养三日,右臂即可复原,本座若是要取她性命,早就震散她一身真气了,秋月,你还不走在前面,给本座带路?”

秋月不敢违拗,口中应了声“是”,只得走在前面带路。

卓少华大笑道:“本座不用令牌,一样走出来了。”

秋月心中也不禁暗暗起疑,忖道:“这位王令主到底神志是否迷失呢?看他说话、行动、有时和好人无异,有时又好像不太清楚,任性得很,今晚之事,如果是神志清楚的人,就不会和辛嬷嬷冲突起来的了。”

山谷不远,一片空地上,一共停着三辆双辔马车,秋月脚下一停,说道:“启禀令主,这三辆马车,是留给咱们乘坐的了,令主可要他们分乘后面两辆,这前面一辆,是专为令主准备的。”

卓少华点点头,就朝身后十二名黑衣人吩咐道:“你们分乘后面二辆,可以上车了。”

十三名黑衣人自然唯命是从,分别登上了后面两辆篷车。

秋月走到前面一辆车旁,举手撩起车帘,嫣然一笑道:“王令主请上车了。”

卓少华没有说话,大模大样的跨进了车厢。秋月跟着钻进车厢,随手放下车帘,举手拉了下铃。

车把式听到铃声,不待吩咐,扬起长鞭在空中“劈拍”作响,两匹健马立时展开四蹄,辘轳声中,车子缓缓弛上山路。令主的座车自然是第一辆先行,接着第二辆、第三辆也跟着相继上路。

卓少华没想到自己上山的时候,和严玉兰同车,如今出来了,还会有一个善解人意的秋月作伴。他想到自己和严玉兰在车中那一段旖旎风光,鼻中却闻到了从身边秋月身上传来的缕缕幽香!

女子身上的幽香,总是有着极大诱惑力的,这使卓少华坐在车上,连柔软的车垫都成了针毡,他只好闭上双目,正襟危坐,作出假寐之状!

秋月看了他一眼,柔声叫道:“王令主。”她叫得很轻,很柔,也很媚!

卓少华不得不理,张目道:“什么事?”

秋月嫣然一笑道:“车中准备了美酒佳肴,是给王令主消夜的,可要小婢伺候你饮酒么?”

卓少华问道:“他们那两辆车上,可曾也准备了酒莱吗?”

秋月美目流盼,轻笑道:“这是顾总管特别吩咐给你准备的,你是令主咯,令主和属下的待遇,自然不同了。”

卓少华道:“可惜本座不善饮酒。”

“不善饮酒能饮酒。”秋月媚笑道:“不善饮,那只是说量不洪,不是不喜欢饮酒,或是不会饮酒了,酒菜都准备了,不吃多可惜,这样好不?你少饮些也就是了。”

车中有灯,灯是一盏小巧的琉璃灯,不太明亮但正好够照明,使你看得清车厢中的人面,和车厢内的景物,其实卓少华没有灯也看得见,但秋月没有灯就看不到了!

卓少华听说酒菜是顾总管特别给自己准备的,如今又看到秋月一双剪水双瞳,对自己含情脉脉,含羞作态,心中已经明白,她(顾总管)要秋月随行,明的是给自己作向导,暗中则是监视自己的行动,原来还另有目的,想用“美人计“笼络自己!

一念及此,心中不禁暗暗冷笑:“你们想用美人计,那是看错人了。”一面微微点头道:“本座一向没有消夜的习惯,我看不用了。”

秋月甜甜一笑道:“长途跋涉咯,不吃些消夜,何以遣此长夜?你……你看这样好不?你若是觉得一个人喝酒没有意思,那……那小婢陪你少喝些,总可以了吧?”

她说话之时,有着说不出的腼腆,双颊飞红,不胜娇羞,在灯下更是引人入胜!

“不!”卓少华心里暗暗冷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他说了个“不”字,依然摇着头道:“我喝了酒会头昏,坐在车上头昏昏的多不舒服,你要喝,就一个人喝好了。

秋月粉颈低垂,抬眼幽幽的道:“小婢也不会喝,令主要喝,小婢不得不伺候着陪你少喝些,令主既然不喝,小婢自然也不喝了。”

卓少华没有理她,又微微阖上了眼皮。秋月一个绵软的娇躯,傍着卓少华渐渐倚偎过来,娇声道:“王令主,车子这样颠簸,你能睡得熟么?”

卓少华没睁眼,随口道:“养养神也好。”

秋月咭的轻笑一声,才道:“王令主轻轻年纪,倒像老僧入定一般!”

话声未已,车子突然重重一顿,秋月“啊”了一声,乘机一下扑入卓少华的怀里。

少女丰满的娇躯,纵体入怀,尤其是黑夜里,行驰在荒山野地的车厢之中,而车上又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更何况秋月貌本秀美,生性娇柔、婉转,而又善体人意。

若非卓少华方才听了秋月的话,早已觑穿了这是顾总管的美人之计,这干柴烈火,岂有不燃之理?他双目微睁,伸手把她扶住,轻声道:“姑娘坐好了。”说完,又微微阖上了眼睛。

秋月双颊绯红,羞涩的道:“多谢今主。”

卓少华依然没有理她,当然也没睁开眼睛来看她。

秋月显然感到有些委曲,低低的叫道:“王令主。”

卓少华道:“什么事?”

秋月不胜幽怨的道:“你对小婢不理不睬,是不是小婢不值一顾么?”

卓少华睁目微笑道:“本座觉得有些困意,怎会不理姑娘呢?”

秋月嫣然一笑道:“那么令主怎么连看也没看小婢一眼呢?”

卓少华因她是顾总管的耳目,不得不虚与委蛇,这就笑了笑道:“本座现在不是看着你么?你有什么话,那就说吧!”

“小婢也没什么事。”秋月缓缓挨着他身子,仰起脸,问道:“王令主,你看小婢美不美?”

她这一仰起脸,一颗头就倚在卓少华的肩窝里!星目盈盈,凝视着他,但脸上却胀红得如大红缎子一般?

卓少华冷笑道:“你很美。”他不敢看她,看了怕把持不住!

秋月虽然感到羞涩,但他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却又感到大是失望,幽幽的道:“王令主怎么不看看小婢呢?”

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只怕你不看她,只要你看上一眼,就不怕你不着迷。

卓少华笑道:“本座和姑娘相识已有两天了,你生得如何,本座如何不知?”

他仍然没有看她,口气也说得淡淡的。

秋月眨动了两下眼睛,忽然从她眼角间滚出两颗晶莹的泪珠,幽幽的道:“小婢知道,王令主一定是瞧不起小婢了。”

卓少华听她声音有些凄楚,忍不住回头朝她看去,只见秋月脸上挂着两行泪水,看去楚楚动人,不觉讶然道:“姑娘哭了?”

他这四个字听到秋月耳中,忽然一头钻进卓少华怀里,生似引起了她心底无限委屈,不由得双肩耸动,抽抽噎噎低泣起来!

“在下怎会瞧不起姑娘?”卓少华柔声道:“姑娘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可是怪在下不通人情么?”

不通人情,就是不解风情之谓!

秋月忽然抬起头来,眼中泪珠依然像断了线的珍珠,滚落下来,幽幽说道:“小婢怎敢怪令主呢?令主心里,一定以为小婢是个下贱的人了,其实小婢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只是从小被穆嬷嬷拐到山上来的,小婢并不是像令主心中想的那样婬贱……”

卓少华道:“在下并无此心。”

秋月道:“这是令主故意安慰小婢之言,小婢方才只是逼不得已,才……才勾引……令主的,小婢真……羞死了。”

“逼不得已?”卓少华故意目光一注,问道:“姑娘此话怎说?”

秋月拭着泪水,望望他,忽然好似下了很大决心,说道:“小婢除了一死,已没有什么可虑的了,但小婢却有一段很重要的话要告诉王令主,只是在小婢没说出这段话之前,小婢想问王令主一句话,也希望王令主能够很坦诚的告诉小婢。”

卓少华听她说出“除了一死,已没有什么可虑的了。”

心中不禁暗暗一动,忖道:她说这话的意思,分明是顾总管交给她的任务,若是不能达成,就得受到严厉处分了。

一面目注秋月,问道:“你要问我一句什么话呢?”

秋月眨动眼睛,盯着卓少华,低低的道:“据小婢看来,令主神志似乎很清楚。”

卓少华微微一笑道:“在下神志自然清楚得很。”

秋月追问道:“王令主这是说神志并未被迷失了?”

卓少华道:“在下神志当然没有迷失。”

秋月娇靥上有了喜容,点头道:“令主说得很坦诚,小婢也自当坦诚相告,小婢看得出来,城主和顾总管自然也看得出来了,这就是派小婢来伺候令主的用意了。”

美人计没有成功,美男计却成功了!

卓少华点头道:“这一点,在下可以想得到。”

秋月道:“所以顾总管,交给小婢一小包葯物,交代小婢在今晚晚饭时候,下在王令主的茶水或饭菜之中,这是一种遇水即化,无色无味的葯物,服了之后,也并无异状,但只要喝上一小口酒,就会发作……”

她说到发作,一张粉脸又骤然胀得通红。

卓少华心头暗暗一凛,问道:“你在我酒莱中下了葯物,所以方才劝我喝酒的了?”

秋月道:“没有,那包葯物还在小婢身上,小婢没……敢下在你酒莱里。”

卓少华道:“那你为什么又没下呢?”

秋月红着脸,低头说道:“因为……因为下了那包葯,六个时辰之内,必须用酒引发……若是过了六个时辰,就会终身成为痴顽之人……”

卓少华道:“发作起来又如何呢?”

秋月脸色更红,碍口的道:“所以……所以顾总管要小婢……来伺候你了……小婢心中甚是害怕,才没敢下在你酒莱里,但顾总管吩咐的,若是小婢没……没伺候你的话,小婢就会得到最厉害的处分,所以小婢心里又很急,方才……才会不顾羞耻……”说着、说着,忍不住又流下泪来,说道:“小婢看你是正人君子,心里矛盾得很……”

她忽然抬起头,脸上还有泪痕,却凄然一笑道:“现在小婢想通了,小婢就是一死,也决不敢再害令主了。”

这番话,听得卓少华全明白了,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顾总管想用秋月笼络自己,控制自己,她居然作出如此卑鄙无耻的手段!

他心头对秋月不禁升起了感激和怜悯之心,望着她,说道:“姑娘不肯下毒,不但保全了在下,也保全了姑娘,在下对姑娘十分感激,只不知姑娘今后如何向顾总管交代呢?”

“小婢死不足惜。”

秋月抬眼看了他一眼,才道:“只是王令主并未被迷失神志,又如何自处呢?”

她这句话问得很巧妙,也是含有试探之意!

卓少华坦然道:“在下对姑娘也毋须隐瞒了,在下目前对芙蓉城实在并不了解,对此行任务,也一无所知,因此也无法预定行止。”

秋月道:“这么说,你这令主还要继续干下去了?”

“这很难说。”

卓少华沉吟道:“在下从种种迹象观察,芙蓉城决不是什么正派人物,所以在下必须全盘了解之后,才会离开,如果芙蓉城乃是一个江湖罪恶组织,在下是江湖人,练武之人的天职,是除暴安良,岂能容他们制造罪恶,为害武林?”

“这恐怕不容易吧?”

秋月俯首道:“小婢从小生长在笑蓉城,除了城主法规极严,好像也说不上罪恶两字,也许小婢知道的太少了……”

卓少华道:“姑娘心地善良,能出污泥而不染,因此在下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妥善之策,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秋月一双盈盈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四路长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