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12章 江南严家

作者:东方玉

章四虎道:“令……令主说的是,干……干娘说的,小的描的老虎头,比几个小丫头描的好得多了。”

卓少华问道:“你念过书吗?”

“没有。”章四虎脸上一红,说道:“但……小的会……会写自己名字。”

秋月笑道:“真了不起,你将来当了画家,能够在画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也差不多了。”

章四虎道:“小……小的看人家在画上题了许多字,觉得很……很有意思,所以小的画……画了一张老虎,就……就一连写上五个‘章……四虎’……”

秋月道:“那为什么呢,名字只要写一个就好,你为什么要写这许多呢?”

章四虎得意的道:“那……那才是书画呀,小……小的还在名字下面,捺了手印呢……”

卓少华愈看愈觉得章四虎庸俗,没念过书的人,连说话都俗不可耐,有这种人站在你面前,你如果还喝得下酒,不呕出来,你就了不起。

卓少华心里直是作呕,挥手道:“本座看到过你给辛嬷嬷鞋上画的老虎头,那天她正好穿在脚上,确实很好。”

章四虎听到令主称誉,连忙陪笑道:“干……干娘脚上穿的鞋,每一只都……都是小……小的画的。”

卓少华看看已过了不少时光,这就一挥手道:“很好,你现在可以下去了。”

秋月笑着道:“章管事,我要建议你,以后替辛嬷嬷鞋头上画老虎头,莫忘写上‘章四虎’三个字,再捺上手印,这样才算是金石书画都全了呢!”

章四虎朝她傻傻一笑道:“小……小的记下了,小的以……以后就……就这么做。”

说着喜孜孜的退了下去。

卓少华摇摇头道:“这样一个浑人,也梦想当画家?

听他说话,就令人作呕。”

秋月媚笑道:“那么令主还叫住他作甚?”

卓少华道:“我是故意留住他,不让他到前舱去的,他虽是浑人,但如果给他看到了大家以‘传音入密’交谈的情形,只要透露一点给顾总管,顾总管就会抽丝剥茧,发现咱们的行动。”

秋月道:“那你就该把章四虎多留住他一会,前舱服了解葯的人,眼下正在逐渐清醒之中,九眺先生和董大侠要分别和他们说话,就算是‘传音入密’,只要稍为注意,就会看得出来。”

卓少华道:“那……”

秋月嫣然一笑道:“令主不用着急,你只顾用酒饭,小婢出去瞧瞧,有没有人在前舱负责监视就知道了。”

说完,翩然往舱外行去。

不多一会,秋月已经回进舱来,说道:“小婢在船上站了一回,章四虎已经回到后舱去了,前舱十三位使者都已吃过饭了,现在静静的坐着,舱外并没有人暗中偷觑。”

卓少华点头道:“如此就好。”

秋月嫣然一笑道:“令主现在总可以放心了,你也好憩一回吧!”

卓少华道:“我不想休息,再过一会,还要去听师傅的消息呢!”

秋月倒了一盏热茶送上,说道:“令主用茶。”

卓少华接过茶,轻轻喝了一口,便自放下,说道:“我这就到前舱去,师傅他们大概都已说清楚了。”

秋月轻笑道:“你真是个急性子的人,连一会也停不下来。”

卓少华跨出中舱,就端起令主的架子,昂首阔步,缓缓跨入前舱。秋月紧随他身后,卓少华跨入舱去,她就在舱门口站停下来。

十三名黑衣人看到卓少华走进来,正待起身,卓少华立即一摆手道:“诸位请坐,在船上不用多礼了!”

十三名黑衣人听他这么说了,果然坐着不动。

卓少华依然在中间靠舱的位子上大模大样坐下。

他才一坐下,就听师傅以“传音入密”说道:“少华,事情全谈妥了,独行叟(天字)、石开天(地字)和紫云道长(黄字)等人,都表示愿意支持你,且等到了地头,看看芙蓉城主究竟有何举动,再作计较。”

卓少华一手托着下巴,也以“传音入密”问道:“师傅,师叔,可曾问过他们,有人知道芙蓉城主的来历吧?”

“都不知道。”

九眺先生道:“这里的人,都没见过芙蓉城主本人,因此一时之间,推测不出她的出身来历来。”

卓少华又道:“那么元字呢,有没有人认识他?”

“没有人认识他。”

九眺先生道:“此人似是从未在江湖上走动,若是江湖上人,就不会不认识了。”

卓少华道:“以师傅看来,他会不会是芙容城派来的人,故意装作神志被迷,混在大家里面,监视我们行动的?”

九眺先生道:“据为师观察,此人终日落落,闭目枯坐,从未向任何人投过一瞥,确似被迷失神志的人,不似派来的姦细。”

卓少华道:“现在弟子该当如何,还望师傅指示。”

九眺先生道:“你自然该以令主身份,和平日一样,不用对为师等人客气,以免露出破绽,而且你也不用经常到前舱来,他们既然给你准备了中舱,你就该住在中舱为是,有什么事,为师自会告诉秋月姑娘的。”

卓少华应了声“是”,也就起身回转中舱。

这时天色已黑,但因这趟水程,顾总管交待过章四虎,必须在明天傍晚以前,赶到地头,因此水手们轮流休息,晚上也并未泊岸,依然航行。

卓少华回入舱中,秋月也紧随着走人,低声问道:“令主,他们醒过来了么?”

卓少华点点头,就把师傅说的话,告诉了她。

秋月喜道:“这样就好了,小婢担心的是这些人都是武林知名之士,一旦恢复了神智,就不肯听你的,那岂不弄巧成拙么?”

卓少华道:“这事幸亏有师傅和四师叔在场,否则要我一个个地去说服他们,那就难说了。”

秋月道:“好了,事情都办妥了,时间不早,令主可以休息了。”

卓少华道:“不忙,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秋月道:“令主还有什么事呢?”

卓少华道:“关于元字那个人。”

秋月道:“元字怎么了?”

卓少华道:“我听师傅说,所有的人,都不认识他,足证他是个从未在江湖上走动过的人,那么他如何会被芙蓉城囚禁,甚至迷失神智的?你有没有听说过?”

“没有啊!”

秋月道:“这种事,除了城主、顾总管,只有贾嬷嬷会知道,平常是不会有人说起的……”

刚说到这里,忽然轻“哦”一声说道:“小婢想起来了!”

卓少华问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秋月道:“只不知是不是他……”

卓少华道:“你说出来听听!”

秋月道:“那是好多年以前,小公主每天都要到北岩去练剑,小婢那时年纪还小,只知道北岩住着一个剑术很高的人,好像大公主的剑法也是他教的,旁的小婢就不知道了。方才小婢想起北岩是囚人的地方,那么很可能就是此人了。”

卓少华点点头道:“有此可能,只不知这人是谁?”

秋月忽然压低声音道:“小婢听说这次贾嬷嬷也随城主出来了,如果觑个机会,把贾嬷嬷诱出来,就可以问出这个人的来历了。”

卓少华笑道:“这一来,不会把事情都弄僵么?”

秋月道:“目前这批人全都已清醒,最多也只能和令主一起到达地头,难道他们还会一直跟令主下去吗?”

卓少华颔首道:“你说得也是。”

秋月道:“这些都是以后的事了,小婢已经铺好床铺了,令主早些休息吧!”

卓少华问道:“你呢?”

秋月粉脸蓦地飞红,螓首低垂,说道:“令主只管睡好了,小婢就在舱板上打个盹就好。”

卓少华道:“你到铺上去睡,我还要运功呢。”

秋月道:“那怎么成?”

卓少华道:“你还不知道,我跟老哥哥练功的时候有几个月都没睡觉,就是整天整晚的坐着练气,我已经习惯了,再说这几天都没好好的运功了,所以今晚要坐下来练功,你只管到铺上去睡好了。”

秋月还待再说!

卓少华道:“你再不去睡,我就点了你的睡穴,把你抱上去。”

“不要……”秋月粉脸更红,羞涩的道:“令主是故意要把床铺让给小婢的了,小婢……”

卓少华道:“你不用多说,我叫你去睡,你只管睡就是了。”

说到这里,举手一挥,熄去灯烛,就独自在舱板上盘膝坐下,运起功来。

秋月看他这么说了,不敢违拗,只好含羞和衣睡到铺上去。

过不一回,只听舱外甲板上有人轻手轻脚的走近过来,以耳贴着舱篷,似是想窃听舱中的动静。

卓少华一听他的脚步声,就知是病猫章四虎了,心中暗暗冷笑,抬手点出一指,就再也不去理他,自顾自运功了。

翌日清晨,秋月很早就醒过来了,她悄悄跨下床铺,眼看卓少华脸上红光满面,肤色晶莹有光,心知他正在行功之中,不敢惊动,轻轻折叠好床铺,就坐在铺上,不敢稍动,也不敢开出舱门去,因为卓少华独自在舱板上运功,是不能让人知道的。

(这中舱就是让卓少华和秋月住的,如果给章四虎看到卓少华坐在地上,两人并未同床,传到顾总管耳中,岂不是会引起她的疑心?)

这样足足过了一顿饭的时光,卓少华才缓缓睁开眼来。

秋月忙道:“令主醒了么?”

卓少华站起身,看她已把铺叠好,含笑道:“你起来得这么早。”

秋月道:“不早了,令主没有醒,小婢不敢开门出去。”

卓少华道:“你现在可以开门出去了,叫章管事进来。”

秋月道:“令主一清早叫章管事有什么事?”

卓少华笑了笑道:“他已经在甲板上站了一晚了,你去叫他进来,我要问问他。”

秋月意外的道:“他在甲板上站了一晚,那是做什么呢?”

卓少华冷冷道:“他自然是奉命偷听我们来的了。”

“偷听我们”,自然是偷听“夜来风雨声”来的了。!

秋月一张粉脸又不禁飞起两片红晕,低声说道:“不知昨晚小婢和令主说的话,会不会被他偷听去了?”

卓少华道:“没有,他是在我熄灯之后才偷偷掩过来的,被我制住他的穴道,现在还在舱外呢,等你出去,我再解开他的穴道。”

秋月打开门闩,走了出去,果见章四虎傻头傻脑的站在舱外,一颗头紧贴着篷,作出窃听之状,心中暗暗觉得好笑,就娇声叫道:“章管事,你在做什么呢?”

病猫章四虎穴道受制,四肢动弹不得,这个样子已经整整站了一晚,等到天色大亮,他心头正在焦灼,听到秋月这么一叫,更是慌张。但这一慌张,突觉身上一松,四肢居然已能活动,口中不觉“啊”了两声,立即陪笑道:“秋……秋月姑娘,你……你早……小……小的没……没什么……”

秋月脸色一沉,说道:“那你站在这里作什么?”

章四虎急得酒糟鼻通红,忙道:“小……小的是来听……听令……令主和……和姑……姑娘起来了没……没有,小……小的好……好准备早……早……早餐……”

秋月道:“令主叫你进去,快随我来吧!”

章四虎听得一惊,蹑嚅道:“令……令主他……他……”

秋月道:“不用多说,快跟我进去。”

章四虎果然不敢再多说,跟在秋月身后,走入中舱,就慌忙躬着身,嗫嚅地道:“小……小的叩见令……令主……”

卓少华喝道:“章四虎,你好大的狗胆!”

章四虎吓得心头一颤,双膝一屈,跪了下去,连连叩头道:“小……小的没……没有……”

“你在舱外偷听,还说没有?”

卓少华大马金刀的坐在椅上,冷哼一声道:“说,你是什么人派来的姦细,若不从实招来,本座就毙了你。”

“真……真的没……没有,令……令主开恩……”

章四虎爬在地上,不住的叩头,说道:“令……令主,饶了小……小的吧!”

“你当本座不知道么?昨晚你穴道就是本座把你制住的。”

卓少华喝道:“你只要说出是什么人派你来偷听本座的,本座就饶你不死。”

章四虎早已吓得面无人色,趴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说道:“小……小的是奉顾……顾总管之命,听……

听听令……令主和秋月姑……姑娘说……说些什么,小……小的不……不是姦细,小……小的下……下次不敢了……”

卓少华哼道:“顾总管还交代了你些什么?”

章四虎道:“没……没有了,小……小的不……不敢说……说谎。”

秋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江南严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