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13章 夜围武当

作者:东方玉

紫云道长稽首道:“武当派能在武林中巍然不坠,实出道兄之赐。”

“这可不敢。”

独行叟笑道:“此次若非卓少侠预先得到解葯,只怕整个武林都会不堪设想呢!”

九眺先生道:“小徒年轻,前辈这么说,小徒如何敢当?”

独行叟笑道:“你做师傅的难道还看不出来,卓少侠一身造诣,在咱们这一行人中,只怕无人能出其右呢!”

卓少华脸上一红,说道:“老前辈过奖。”

独行叟道:“好了,咱们不谈这些,卓少侠,咱们这一行人,仍然以你为令主……”

卓少华道:“晚辈……”

“不用急。”

独行叟微笑道:“你是明的,老朽是暗的,目前情况不明,也无从预作安排,你只管当你的令主,等到了武当山,老朽便会指点你的。”

当天傍晚,车抵王家店,天色已经快要昏黑,这是总令主交给卓少华的行程单上落脚休息的地方。

路旁一棵大树下,早已有一个身穿蓑衣的老人,手持一盏红灯,站在那里。

第一辆车上的车把式忽然扬起长鞭,在空中劈劈拍拍的连响了四声。

那蓑衣老人一声不作,转身就走。车把式驾着车,缓缓相随而行,不多一回,赶到一座大宅院门首,院门早已敞开着,两辆马车一直驰进庄院,才行停住。

一名庄丁模样的人,立即掩上了大门。

车把式一跃下车,打开车厢,躬身道:“令主请下车了!”

秋月当先跃下,卓少华和独行叟等人,也依次下车,这时第二辆车上的人,也已鱼贯下车,由卓少华领先,登上石阶,跨入大厅。

厅上早已灯火辉煌,品字形摆好了三张八仙桌,卓少华在居中一桌中坐下,大家各自依次入席,两名庄丁端上香茗,接着就陆续送上酒菜。

饭后,十三名使者的住处,是在两边厢房之中,令主卓少华则在上房。

秋月引着卓少华登楼,打开房门,侧身道:“令主请进。”

卓少华跨入房中,但觉一阵沁人的幽香,扑面而来!

房中悬一盏琉璃灯,灯光明亮而柔和,但见奁镜、牙床、绣帐、鸳衾、锦墩、香笼,无不精细华美,色泽艳丽,布置奢华得简直像皇宫一般!

不,简直是富豪入家千金小姐的香闺,也有些像新婚的夫妇洞房。

卓少华看得一呆,说道:“怎么如此奢华?”

秋月嫣然一笑道:“这是他们特地给令主准备的了!”

她说话之间目光一瞥,看到一张铺着厚厚锦褥的木床上,并排放着两个绣着一双戏水鸳鸯的枕头,粉脸不禁蓦地红了起来。

卓少华微微攒了下眉,说道:“我们只是在这里过路,一宿即行,何必如此费事?”

秋月走上一步,悄声道:“他们这般布置,一定是顾总管吩咐的了,也许她对令主和小婢已经起了怀疑,故意以此相试。”

卓少华道:“她要试什么?”

秋月红着脸道:“她也许会在暗中查看小婢是不是真的……伺候了令主?”

卓少华怒声道:“她敢来窥伺,我就把她拿下,押着去见城主。”

秋月急道:“你千万不能这样做,小不忍,则乱大谋,你还是忍耐些的好。”

卓少华道:“你要我如何忍耐?”

秋月红着脸,低下头去道:“今晚……小婢和……和令主……一起睡到……床上去,她就不会起疑了。”

卓少华道:“这个……”

秋月含羞带愧道:“令主身负重任,不能使顾总管心中稍存疑念,令主只要心中清白,小婢并不在乎。”

卓少华握住她的手,含笑道:“你真了不起。”

说完,举手一抬,灭了灯烛,牵着她的手,放下金钩,一同进入罗帏。

秋月在这一瞬间,一颗心跳得好猛,连她娇躯都不由自主的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

卓少华从未和少女同过罗帐,自然也会感到有着异样的感觉,急忙放开了她的手,低声道:“你不用怕,我们各睡一头,和衣躺下就是了。”

秋月像梦呓般轻“嗯”了一声,依言和衣躺下,拉着薄被,蒙住了脸,羞得一动都不敢动。

卓少华也和衣躺下,他从未和少女同床共被过,自然会气促心跳,百脉愤胀,但他竭力地忍住了飘荡的心,飘荡的情绪,屈身而卧,同样不敢翻动一下。

耳中听到初更的更锣,他依然无法入睡,现在又听到二更的更锣了!

突然,窗前响起”嘶“的一声轻响!

这声音几乎是极为轻微,但卓少华听到了,隔著一层罗帐,轻轻抬起头,张目朝窗外看去。

月痕朦胧,人影朦胧,只听有人轻声道:“卓贤弟已经睡了么?”

卓少华一楞,起身下床,问道:“窗外是什么人?”

那人轻声道:“贤弟怎么连愚兄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卓少华怔得一怔,还未开口,只听到那人轻声道:

“贤弟快请出来,愚兄不便在此久留。”

卓少华这回听出来了,口中低哦一声,喜道:“你是大哥!”

大哥,就是蓝允文了。

他迅快推开窗户,穿窗而出,目光一注,走廊上站着一个斯文俊逸的蓝衫文士,那不是蓝允文还有谁来?心中不由一喜,一步抢上前去,伸手握住了蓝允文的手,欣然道:“大哥,数月不见,真教小弟想煞了!”

他说得真情流露,一脸俱是欣喜之色。

蓝允文脸上一红,含笑道:“贤弟总算没有忘记愚兄。”

目光一转,轻声道:“这里面不是谈话之所,贤弟随我来。”

说着,双足一点,朝槛外屋面上飞掠出去,身法轻灵已极。

卓少华心中暗道:“好啊,原来大哥一身轻功居然不在自己之下,自己还一直以为他不会武功!”

心念转动,也立即提吸真气,跟着他飞身而出。

蓝允文似是故意卖弄,掠出庄院,一路提气飞行,快得像流矢掠空,只是朝前奔行。

卓少华看得心头暗暗好笑,忖道:“大哥这是有意试试我的了。”

他经老哥哥输给了他二十年功力,足可当得人家三十年苦练,是以任你蓝允文飞行如何快速,他始终不即不离跟在蓝允文身后,一直保待了一丈光景的距离。

片刻工夫两人已奔出几里路,前面正好有一座小山,蓝允文纵跃如飞,一口气掠上山顶,已然感到有些气喘。

回头看去,卓少华也已跟在身后掠上山来,依然气不喘,脸不红,含笑说道:“大哥,你瞒得小弟好苦,原来大哥一身武功,竟有如此高明!”

蓝允文胸口微见起伏,轻轻叹了口气,道:“愚兄比起贤弟,毕竟还是逊色多了。”

卓少华望着他道:“大哥把小弟引到这里来,可有什么事么?”

蓝允文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贤弟春宵一刻值千金,愚兄无端把你引到这里来,不会怪我有扰鸳鸯梦吧?”

卓少华脸上一红,说道:“大哥说笑了,小弟……”

蓝允文轻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贤弟这一路上,都有如花解语的人儿伺候着你,难道还想瞒着我么?”

卓少华胀红着脸,说道:“大哥误会了。”

蓝允文大笑道:“贤弟和那位姑娘日则同车,夜则同帐,还是愚兄误会你了么?”

卓少华道:“小弟怎敢欺瞒大哥,唉,小弟和秋月姑娘,根本只是假凤虚凰罢了!”

蓝允文看他说得认真,不觉奇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卓少华道:“此事说来话长。”

蓝允文含笑道:“那就坐下来再说不迟。”他找了一方大石坐下,用手拍拍身边,说道:“贤弟坐下来说不好吗?”

卓少华在他身边坐下,就把自己如何被穆七娘迷失神志说起,一直说到此次行动,顾总管派秋月姑娘前来监视自己,所幸秋月深明大义,一路上和自己住宿与共,只是为了免得使顾总管起疑,大概说了一遍。只是没把秋月如何帮助自己,解去师傅等人身中之毒这一段说出来,那是因为此事关系重大,自己不能对蓝允文说的了。

蓝允文听到这里,不觉欣慰的点点头,嘉许道:“贤弟人品清高,愚兄果然没有看错人。”

卓少华问道:“大哥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呢?”

蓝允文微笑道:“愚兄是看到贤弟,才一路跟了下来的,所以要把贤弟引来问问清楚。”

刚说到这里,突听八九丈外,砰然一声,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一团黑影,从山后草丛间,像皮球般滚了出来。

蓝允文惊咦一声道:“像是一个人!”

卓少华惊奇的道:“这会是什么人呢?”

蓝允文站起身道:“咱们过去看看!”

两人同时朝那团黑影走了过去,这一走近,才看清果然这团黑影是人,一个身穿黑衣,蜷曲身子的矮胖老妇人。只是双目紧闭,似是被人点了穴道,已经昏过去了,但却依然保持着双手抱膝,蹲伏的姿势!

两人目光这一投注,蓝允文脸色骤变,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失声道:“会是顾总管!”

一点没错!这黑衣矮胖老妇正是芙蓉城主手下最亲信的顺总管!

卓少华没有注意到蓝允文的脸色,更没有注意蓝允文和他同时叫出“会是顾总管”这句话,只是惊奇的望着顾总管,说道:“她好像是被人制住了穴道!”

蓝允文冷哼一声道:“她一定是跟踪我们身后来的了,看她依然保持着蹲伏的姿势,这点穴手法倒是高明得很!”

卓少华心中暗道:“顾总管一身武功,极为了得,此人一举就制住她穴道,而且又让她保持蹲伏的姿势,从草堆中滚出来,分明是给自己示警,这人不是独行叟,就是紫云道长了。”一面故作沉吟道:“这会是什么人出手的呢?”

蓝允文没有作声,他自然想得到顾总管受制于人,这出手的人极可能尚未离去,因为凭他的听觉,并没有听到丝毫声息。因此他两道冷电般眼神,只是朝四周黝黑的草丛和较远的树林间打量着,但任他目光如何锐利,依然连一丝影子也看不出来!

就在卓少华话声甫落,突听一个清朗声音接口笑道:“你想想就可以想得到,天底下会有什么人出手和我一样的?!”

话声入耳,两人身前,已经多了一个背负着双手的中年文士。

这人生得修眉朗目,神态清逸,身穿一袭蓝衫,腰束玉带,含笑望着两人!

蓝允文几乎连他如何来的都没看清楚,心头悚然一惊,急忙一手拉着卓少华迅速后退一步,喝道:“你是什么人?”

卓少华被他拉着退后,心中却惊喜道:“大哥,他是老哥哥。”

老哥哥当然是飞天神魔谢长风了!

“哈哈!”谢长风炯炯目光,看着两人,朗笑一声道:“老哥哥早就来了,这矮胖婆子一上山,就被我定在这里,小兄弟,她隐身的地方,和你相距不足十丈,你应该听得到才对,老哥哥看你们只顾说话,似乎一无所觉,才让她滚出来的。”

卓少华红着脸道:“小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老哥哥。”

他拉着蓝允文的手,说道:“大哥,小弟给你引见,他就是小弟的老哥哥,你也叫他老哥哥好了。”

蓝允文朝谢长风拱拱手道:“老哥哥,在下蓝允文……”

谢长风大笑道:“老哥哥若是早知道你和小兄弟相处得很好,咱们在兰赤山上,那一架也可以不用打了。”

卓少华惊奇的道:“大哥,你和老哥哥打过架么?”

蓝允文脸上一红,说道:“没有,大概是老哥哥看错人了。”

谢长风又是一声朗笑道:“你瞒得过小兄弟,如何瞒得过老哥哥?你难道不是严文兰吗?”

“严文兰”这三字钻进卓少华的耳朵,不由得又是一怔,严文兰就是芙蓉城的“大公主”,四路人马的总令主?

他会是严文兰……心头一动,不由自主的朝蓝允文看去。

蓝允文一张脸登时胀得红通,说道:“我……不是,贤弟,你和老哥哥谈谈,我要先走了。”

他急着要走!

谢长风大笑道:“严姑娘,你是武林儿女,保用忸怩作小女儿态?唔,你眼光不错,谢某的小兄弟,你打着灯笼跑遍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来,老哥哥会支持你们的,你不用走,该走的是老哥哥了。”

一手提着顾总管,一道人影,摇曳而去!

这下,真把蓝允文羞得无地自容!

卓少华怔怔的望着蓝允文,过了半晌,才道:“大哥,你真是大公主么?”

蓝允文在这一瞬间,清如秋水的目光之中,已经变得含情脉脉,略带羞涩,点着头道:“卓兄弟,老哥哥已经把我揭穿了,我也用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夜围武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