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15章 父女重逢

作者:东方玉

雷东平心头更急,因为那声长啸,正是要大家撤退的暗号,但此时他对手田无忌双掌如飞,他只能奋力和对方攻拒,如何还走得了,何况身后又来了个形意门的前辈高手,忙道:“石二叔先叫田无忌停手,如何?”

“好!”石开天应了一声,回头道:“秋月姑娘,你要月字使者住手。”

秋月答应一声,立即高举令牌,叫道:“月字使者,请住手。”

田无忌听到秋月的娇喝,果然双手一停,收住了势。

雷东平也自住手,转过身凄然道:“石二叔,我这老侄遵命住手,但我必须立即退走,否则我小孙子,就只怕难逃魔手了。”

“不要紧。”

石开天含笑道:“老侄台,咱们会设法的。”

“好吧!”雷东平点着头道:“我听石二叔的,两个小孙子,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石开天道:“你可知劫持你孙子的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雷东平道:“他只要我听命卓盟主。”

“卓盟主?”石开天道:“他并不是卓清华。”

现在战场上只剩下胜镇山和陆鸿藻、恶财神和徐桐两对,还在激战未休,另外则是元字和孟氏三雄也尚在拼斗之中。

石开天和雷东平一起回到阶前。对面芙蓉城主一路,果然一直保持中立,并未发动攻击。

独行叟道:“石兄,你说的究是怎么一回事?”

石开天攒着眉道:“此事兄弟一时还想不通,这幕后之人,究竟是谁,竟有这许多人都是被威胁而来,攻击武当。”

独行叟看了雷东平一眼,问道:“雷兄也不知么?”

雷东平道:“说来惭愧,在下连对方的面都没见过。”

步真子因师叔(紫云道长)和掌门人都已退入宫去,(玄真子是掌门人,对方有两路人马从左右越墙而入,他自然要回宫去坐镇指挥,紫云道长是后来眼看大门前的战事已经稳定下来,但宫中依然在激战未休,才回过去的。)

不知宫中情形如何?

心中虽然焦急,但又因独行叟、石开天不是武当派的人,自己如果再回进去,让人家替武当派守紫霄宫大门,自然说不过去,只得站在一边。

此时眼看独行叟只顾和石开天说话,对九眺先生和卓少华两人追卓清华下去并未在意,忍不住道:“二位前辈,九眺先生师徒二人,去追卓清华,可要贫道率敝派弟子赶去支援么?”

他是武当八宫之首,对卓少华的武功并不十分清楚。

独行叟朝他笑了笑道:“有卓少侠追下去了,咱们就不用替他们担心了。”

九眺先生紧随卓清华身后,衔尾疾追,卓少华紧随在师傅身后,三人起落如飞,等于掠空飞行,快到无以复加,(这是指卓清华、九眺先生而言,卓少华跟在师傅身后,当然不敢超越师傅,其实他只是用了七成脚力而已)

片刻工夫,便已追下紫霄峰。

九眺先生心知徒儿一身功力,已在自己之上,自己如果不说,他跟在身后,一直不敢超越自己,这就一挥手道:“少华,他只是假冒大师兄的贼人,你快赶上去截住他,才能追问出大师兄的下落。”

卓少华听得身躯一颤,立即一吸真气,身形电射而起一下从师傅身边掠出,宛如紫燕掠波,贴地平飞出去。

前面的卓清华正在飞奔之际,忽觉身后疾风飒然,有人紧追下来,距自己不及一丈,他原是久经大敌之人,心知追来的人,一身轻功,似是高过自己甚多,不宜直奔(直奔人家就会超过他拦到前面去)因此在奔行之中,忽然一个急转,朝右首一片树林中投去。

人还未到,左手一扬,打出一团黑越越的东西。

卓少华本待越过他的头顶,落到前面,先截住他的去路,那知前面卓清华竟然一下转而向右,朝林间射去。这原是瞬息之间的事,卓少华随着一个急转,跟踪追到林下,突觉迎面飞起一团黑烟,烟势蔓延极快,倏忽已成为一幢,封住了去路,不见了卓清华的踪影!

到了此时,卓少华才相信他不是爹了,爹是个正直的人,怎会使出这种下五门的黑烟来?心头不禁大怒,口中沉喝一声,挥手一掌,朝黑烟中击了过去。

他有老哥哥输给他的二十年功力,旁人就是勤修苦练三十年,也练不到他的境界,更何况他练的“九阳神功”,乃是吸收太阳精英而练成的,正是旁门各种阴功、烟雾等克星,掌风出手,立时把一幢犹在生生不息,逐渐蔓延的黑烟,冲开了丈许长一道!

但就在此时,只听黑烟中有人阴嘿了一声,右肩随着一麻!也就在此时,只听师傅紧随身后而来,口中喝道:“少华,快快止步,遇林莫入,谨防黑烟有毒……”

他声随人到,但已经迟了一步,卓少华身子摇了两摇,突然扑倒下去。

九眺先生睹状大吃一惊,问道:“少华,你怎么了?”

卓清华已从一幢黑烟中现身出来,阴笑道:“这小子不除,终是后患,所以他非死不可。”

长剑一举,正待朝卓少华劈下。

九眺先生长剑迅速一挥,“挡”的一声,把他剑势架开,嗔目喝道:“好个恶贼,你害死大师兄,我正要你偿命。”

右手长剑一颤,剑光连闪,朝卓清华刺去。

卓清华大笑道:“司空靖,凭你也配口发狂言?”

此人武功十分了得,尤其一手剑法,不但深得“六合剑法”的神髓,更兼通各家剑术,九眺先生连用黏、绞、击、刺几种手法,想逼住他的剑势,乘机施展“三指功”,但对方不仅封闭严密,而且以攻还攻,九眺先生左手始终无法出手。

不大工夫,已经对拆了二三十招,双方愈战愈烈,两柄长剑划起一道道如虹剑光,到处剑花错落,人影转淡!

突听半空中大喝一声:“你们还不给我住手?”

一道人影,疾然在两人剑锋交错之间,直泻而下!

拼搏中的两人但觉喝声入耳,剑势生似受到极大的阻力,再也递不出去,心头不期大骇,急忙各自后退了一步。

定睛看去,只见原先自己两人交手的中间,已经多了一个身穿天蓝长衫,修眉朗目,丰神俊夷的中年文士!

他瞧也没瞧两人一眼,落到地上,急忙朝躺卧着的卓少华俯下身去,目光一注,不觉怒哼一声:“是什么人用这等歹毒暗器,伤了我小兄弟?”

他连头也没抬,右手朝卓少华右肩轻轻一按,两个指头已拈着一支寸许长,色呈朱红的细针,直起腰来。

在这一瞬间,卓清华早已悄悄隐入树林,走得没了踪影。

九眺先生听来人口气,便已猜到面前这蓝衫文士,敢情就是昔年武林中人闻名丧胆的飞天神魔谢长风了。

他站在边上,眼看谢长风两个指头从徒儿肩上,起出一支朱红细针,不由大吃一惊,失声道:“离火针!”

谢长风轻哼道:“离火针是南海雷门以南万离火精英炼制,虽然歹毒,还不是淬的剧毒,这是魔教的‘朱雀绝命神针”,所谓‘米雀’,实是用鹤顶红炼制的奇毒……”

九眺先生听得心头猛颤,惊骇的道:“这么说,少华是没有救了……”

“哈哈!”谢长风清朗的大笑一声道:“谢某的小兄弟,何惧区区鹤顶红?”

九眺先生急忙拱手道:“前辈是……”

谢长风看了他一眼,含笑点头道:“你就是我兄弟的师傅九眺先生了,唉,你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小兄弟身中毒针,你还和贼子拼命的玩剑,若不是老夫赶到,小兄弟纵然不死,一条右臂势必也要残废的了。”

九眺先生被他说得满脸通红,道:“前辈说的是,在下当时只当小徒中了他的毒烟,他趁小徒昏迷,意慾加害,在下不得不加以阻拦,才动手的。”

谢长风道:“此人心机阴毒,和你动手,正是要让小兄弟慢慢的毒发无效,其实小兄弟练的‘九阳神功’,不畏任何剧毒,天下奇毒,都可以炼化,只是他不懂如何炼化.只是让体内的九阳真气,自己去和奇毒抵抗,才会昏迷不醒。”

九眺先生道:“前辈,小徒……”

“不要紧。”

谢长风道:“你把人扶起来,老夫给他运气周,把奇毒炼化,自可无事。”

九眺先生闻言唯唯应是,急忙走过去,自己先行坐下,然后把卓少华身子扶起,盘膝在地上坐好。

谢长风也没坐下来,只是跨上一步,右手一伸,按在卓少华头顶“百会穴”上,就催动真气,缓缓度入,一面随口说来:“小兄弟,快依老哥哥传你的行功口诀,缓缓行气。”

九眺先生双手扶着卓少华的身子,心中暗道:“他替少华运气炼毒,怎么不坐下来呢?而且在催气运功之际,还能开口说话,此人功力之深厚,只怕当世武林中,没有人能出其右了!”

不过盏荣工夫,谢长风就收回手去,笑道:“好了,小兄弟这回又便宜你了。”

卓少华霍地睁开眼来,叫道:“老哥哥。”

九眺先生没想到卓少华中了魔教剧毒无比的“朱雀绝命针”,居然不过盏茶工夫就能把剧毒炼化,心中更是惊讶不已,起身拱拱手道:“前辈神功,当真出神入化,在下不胜钦佩之至。”

谢长风哈哈一笑道:“练功不能祛毒,那就不用练功了。”

伸手从袖中取出一支金笛,递给了卓少华,说道:“小兄弟,武林多事,老哥哥这支金笛,你现在可以使用了!”

卓少华道:“老哥哥自己不用么?”

“哈哈!”谢长风大笑道:“老哥哥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经不使兵刃了,这支金笛,挂在身上,只是当当招牌的罢了,你只管拿去就是了。”

卓少华这才接过金笛,说了声:“谢谢老哥哥。”

谢长风笑道:“对老哥哥还用得着说谢么?走,今晚武当山已经可以没事了,有两路人马,已经由老哥哥和酒鬼牛鼻子把他们撵走了。”

卓少华问道:“老哥哥,酒鬼牛鼻子是谁?”

谢长风道:“酒鬼牛鼻子他说也认识你,你不认识他么?他就是黄山醉道人呀!”

九眺先生问道:“前辈和醉道长惊退的两路人马,不知是些什么人?”

他称谢长风前辈,但徒弟却只叫他老哥哥,这是江湖上人所谓各交各的了。

谢长风道:“给老夫撵走的一路,是魔教教主一元子,和他几个徒子徒孙,酒鬼牛鼻子是在后山,被他撵走的好像是茅山通天观一路人马。”

说到这里,忽然问道:“红灯会的人还在紫霄观么?”

九眺先生应了声“是”。

谢长风忙道:“那就快些走。”

他“走”字出口,人已腾空飞起,去势如箭,瞬息之间,就走得无影无踪。

九眺先生叹息一声道:“练武能练到像这位前辈,可以说已经是出神入化,少华,你能得蒙这位前辈垂青,真是天大的造化,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紫霄宫前面,依然灯火通明!

越墙侵入紫霄宫的两路人马,(第二路令主三湘大侠张椿年率领的人马冲向左侧,和第三路令主金刀李千钧率领的人马冲向右侧,均已越墙进入紫霄宫)经武当派留守紫霄宫的归真、履真、全真、守真四子,分率门人在大殿前面的大天井中迎头拦住。

紫霄宫大天井中,本已由门下弟子在左右两侧,各列下了五座“五行剑阵”,两路人马闯入天井,十座“五行剑阵”立时发动,把敌人悉数包围在大天井左右两边。

这时宫外激战也已同时发动,因大门前有独行叟指挥作战,武当掌门玄真子率同玉真、启真、清真三子赶回宫去,(步真子正在和卓清华动手)宫内实力登时大为增强。

十座“五行剑阵”,逐渐缩小包围,首先把两路人马的手下逐个擒下,到了最后,左边五座剑阵,有三座已经撤下,只有居中一座,由归真子亲自指挥的困住了铁指绵掌张椿年。

稍前一座由履真子亲自指挥的困住了风雷剑吴南强,二人被隔离了困在阵中,自然不消多时,便被擒下。

右首的情形,亦复相同,一座剑阵,最后只剩下全真子亲自指挥的一座困住了金刀李千钧,也差不多同一时候,就被拿住了。

现在,紫霄宫内,战事已经结束了。

紫云道长和掌门人玄真子,又已相偕回了出来。

芙蓉城主一路人马,依然高挑着二十四盏红灯,停在白石牌坊前面,并未发动攻势,遥遥和紫霄宫前面的群雄相峙。

现在,紫霄宫门前,实力已经大增,计有武当掌门玄真子、紫云道长、步真子、峨嵋独行叟,形意门名宿石开天,秋月代替令主,率领的“月”字血手煞神田元忌,“盈”字翻天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父女重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