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16章 姹女大阵

作者:东方玉

芙蓉城主满脸喜容,站起身道:“但凭前辈吩咐。”

谢长风大笑道:“到时老夫一定会来喝喜酒的。”

话声出口,人影已渺,大厅上这许多武林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看他是如何走的?

玄真子、紫云道长连忙急步趋至厅外,向空稽首道:“贫道恭送前辈。”

独行叟轻喟一声道:“练武之人,能练到谢前辈这样飞行绝迹,已是介乎仙凡之间,我辈只怕再练上五十年,也望尘莫及呢!”

石开天道:“再练上五十年,咱们这把老骨头只怕也要散了。”

芙蓉城主道:“谢前辈已走,对声讨魔教之举,刻不容缓,咱们该有个决定才是。”

紫云道长道:“城主之言甚是,谢前辈临行推举独行老施主为主帅,那就请老施主升座点将,人手如何分配,悉凭老施主调遣了。”

石开天道:“不错,不过老朽认为独行前辈担任主帅,还该有两位副主帅,最适当的人选,莫过于紫云道长和城主二人,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大家一致表示赞同。

紫云道长摇手道:“贫道万万不敢。”

石开天道:“这不是你道兄敢不敢的事,这是大家一致同意的。”

紫云道长道:“讨伐魔教,武当派义不容辞,但敝派尚有掌门人在此,贫道如何敢逾越,此其一,如论资望,石老施主应在贫道之上,此其二……”

“不用说了。”

石开天笑道:“贵派今晚虽无损伤,但初经大敌,贵掌门人自应坐镇武当,不可轻离,讨伐魔教,贵派只要派一、二位道兄和大家同行就好,这和道兄担任副主帅并无冲突,至于兄弟,随便派个职司,兄弟无不从命。”

独行叟道:“二位道兄不用再争执了,此次讨伐魔教之旅,虽是大家凑起来的,但主要人物,还是以武当派和芙蓉城为主,所以紫云道兄和芙蓉城主提任副主帅,正是十分恰当的安排,何况这是为武林扫除邪魔,正是我辈应尽的天职,每个人都要自告奋勇,老朽就毫不椎辞,二位也该当仁不让才是。”

紫云道长、芙蓉城主都肃然道:“既是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石开天大笑道:“好了,现在就请大元帅发令了。”

“好!”独行叟龙行虎步,走到中间站定,目光左右一顾,掠过众人,说道:“卓少兄。”

卓少华连忙站起,应道:“晚辈在。”

独行叟道:“老夫派你为此行先锋,你可率领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五人,明日清晨下山,首途茅山,至石母岭待命。”

卓少华躬身道:“晚辈遵命。”

九眺先生心中总以为卓少华必和自己师兄形成一路,如今听独行叟派他当先锋,自然有些意外,但这是独行叟分派的,自己不好多说。

独行叟回头朝紫云道长问道:“贵派打算派几位道友,随同道兄前往?”

紫云道长稽首道:“敞派人手,悉凭老施主调遣。”

独行叟道:“武当重镇,不宜空虚,兄弟觉得有两位道友,五个‘五行剑阵’,随同道兄前往,也就够了。”

紫云道长朝玄真子道:“那就请掌门人指派了。”

玄真子道:“步真、玉真二位师弟随同师叔同往,不知师叔意下如何?”

紫云道长稽首道:“那就派步真、玉真好了。”

独行叟道:“好,茅山通天观‘分光剑阵’,名闻江湖,道兄率领步真、玉真二位道友,二十五名剑阵弟子,随同芙蓉城人马同行,但道兄的任务就是以阵制阵,专门对付茅山‘分光剑阵’,其他的事一概不用过问。”

紫云道长躬身道:“贫道领命。”

独行叟转脸朝芙蓉城主道:“现在该城主了,老朽给城主的任务,是城主率同芙蓉城原班人马,包括义女曾玉兰,(严玉兰认了父亲曾子玖,自然该姓曾)随卓少华那队先锋之后,堂堂正正由茅山正面直抵通天观,为中军。”

芙蓉城主道:“中军应该由统帅率领,芙蓉城的人马,怎么可以作为中军呢?”

独行叟笑道:“老朽这统帅,只管调配人手,等人手调配好了,就没多大用处了,城主直逼通天观向一元子叫阵,第一是为夫报仇,第二是责问他嫁祸武当,名正言顺,要老朽当中军,你叫老朽说什么呢?岂非师出无名了?”

芙蓉城主点头道:“前辈既是这么说,我遵命就是。”

“好!”独行叟道:“现在是第四队了,就以老朽领头吧,咱们这一队,请六合门高掌门人、九眺先生、曾子玖、胜镇山、董仲萱、许女侠师徒(高美云)同行。”

接着又朝石开天道:“第五队,石老哥可率同孟氏三雄、陆鸿藻、刘寄生、雷东平、邵竹君、冯子材等几位同行。”

“兄弟遵命!”

石开天问道:“只是咱们的任务呢?”

独行叟道:“你的第五队,和我的第四队任务相同。”

石开天道:“就是任务相同,你老哥也得交代呀!”

独行叟微微一笑道:“咱们此行目标是歼灭魔教,但目的地却是茅山,魔教教主一元子诡计多端,他可以不出面,如果不出面,那就另有奇兵。咱们不可不防。”

石开天道:“这老魔头当真狡猾如狐。”

独行叟道:“所以咱们这五路人马,三路是明的,堂堂正正向茅山进发,咱们这两路,可要给他来个暗的,要化整为零,偷偷的摸上茅山去,随时互作支援,也要在暗中支援前面三路人马,现在你伤了吧?”

石开天大笑道:“对,对,你真不愧大将军,决胜千里,料敌如神。”

独行叟大笑道:“石老哥慢点夸奖,对付什么门派都容易,对付魔教可不容易呢,只要给他漏网一个,三五十年之后,又会死灰复燃,騒扰江湖,所以咱们这两路人马,能不出手,就尽量隐蔽自己,监视敌人,才为上策。”

“遵命,遵命。”

石开天连连拱手道:“兄弟懂了,咱们这两路,该是奇兵了。”

“一点没错!”

独行叟大笑道:“咱们这两路,应该称之为左右游击!”

遂安东门外十里,地名叫做东亭。

这里有一座菜亭,亭子靠近大路,本是行旅歇足之处,因为这是中间站,离界首还有五里,路走累了,可以在这里歇息。

茶亭右首,有一对老夫妻搭了个茶棚,放着四五张板桌,供应过路行商茶水,也兼卖酒莱。

这天已牌光景,从大路上来了主仆二人,那主人是个青衫少年,生得剑眉朗目,丰神飘逸,跟在他身后的是个书僮,也眉清目秀,看去极为伶俐。

正当这主仆二人走近茶亭,茶棚下迎出一个老者朝青衫少年连连拱手,陪着笑道:“公子爷来了,小老儿已经恭候多时,快请棚下坐,公子爷的茶水都已经沏好了。”

青衫少年脸含微笑问道:“老丈连茶都沏好了?你怎知我会从这里经过的呢?”

那老者陪笑道:“是方才一位老管家来交代的?公子你马上就到,吩咐小老儿要沏上好的龙井茶,还要小老儿在棚下候着呢!”

青衫少年举目看去,桌上果然已经彻好了两盏茗碗,不觉含笑道:“老丈不会看错人?”

那老者道:“这怎么会呢?老管家把公子爷的面貌讲得很清楚,公子爷身边佩一支金笛,还有一位小管家,错不了。”

青衫少年点头笑道:“好吧,秋儿,咱们就歇一会再走。”

举步跨进松棚,在板桌旁的板凳坐下,问道:“老丈,那老管家还交代了你什么话么?”

叫秋儿的书僮也跟着在横头坐下。

老者应了声“是”,陪笑道:“有,有,老管家还留下了一封信,要小老儿当面交给公子爷。”

“信?”青衫少年微微一怔道:“好,那就请老丈去拿来吧!”

老者连连应是,转过身匆匆往后行去,拿着一个信封,三脚两步的走了出来,双手递上,陪笑道:“公子爷请看,这封信上写着公子爷的大名呢!”

青衫少年接到手中,果见信封上写着:“书呈卓少侠亲展”几个字,下面也并未具名。

这主仆二人自然是卓少华和秋月了。

卓少华这一路并未掩饰行藏,只是秋月改了男装而已,他看了看信封一眼,就点头道:“果然是我的,多谢老丈了。”

老者连连躬身道:“小老儿不会弄错的,这条路上每天过往的人不少,但像公子爷这样人品的人,可真不多。”

他欠欠身,退了下去。

秋月忙道:“公子,这信让小的来拆吧!”

“不用了。”

卓少华微哂道:“我一路没掩身份,此处离茅山已近,自然早在他们监视之中了。”

说话之时,撕开信封,抽出一张信笺,就在这一瞬间,他鼻孔中隐隐闻到一缕脂粉香气!

这香气只有淡淡的幽幽的一缕,似在有无之间,你刚闻到,就已经消失了。

卓少华并未在意,打开信笺,只见上面写着两行工整的楷书:“界首恭候侠驾,务请贲临为幸。”下面还是没有具名字。

这时,秋月早已取出银针,暗自在两盏茶水中试过,并无异样,这就低低的道:“公子,这茶水中倒是没做手脚。”

卓少华微笑道:“他们不会在茶水中做手脚的。”

一面把信笺递了过去。

秒月看了一眼,低声道:“这会是什么人呢?”

卓少华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含笑道:“这还用说,自然是通天观的了。”

秋月问道:“公子去不去呢?”

卓少华道:“咱们目的地是石母岭,界首乃是必经之路,就是人家不下请柬,咱们也要去的。”

秋月道:“要不要通知他们呢?”

他们,自然是指田无忌等四人了。

因为田无忌、陆浩等四人,乃是黑道凶神,在江湖上名声甚着,差不多在江湖上行走的人,都认得他们,同行诸多不便,所以他们四个还远在后头,由卓少华和秋月先行。

卓少华微微摇了摇头道:“不用通知他们,咱们约好了,是到石母岭会齐的,这点事,何须他们来插手?”

秋月悄声道:“小的觉得对方既已向公子下书,必有准备,公子还是……”

卓少华笑道:“当时我一个人进入芙蓉城去,难道也有帮手么?”

秋月望着他,不敢多说。

卓少华知她还是放不下心,笑了笑道:“你放心,他们困不住我的,你再喝口菜,咱们要上路,我倒要见识见识他们摆下了什么阵仗?”

秋月端起茶,喝了口茶。

卓少华道:“对了,你要记着,待会儿不论遇上什么情况,你都不用出手,那样我就可以放心施为,不至碍了手脚。”

秋月点头道:“小的知道。”

卓少华站起身,秋月取了一锭碎银,放到桌上,叫道:“老丈,茶资在这里了。”

“不用了,茶资方才老管家已经付过了。”

老者慌忙赶了过来,说道:“公子爷不多坐一回,小老儿茶还没冲呢!”

秋月道:“这是公子赏的,你收着就是了。”

老者没想到喝了两口茶,就赏一锭碎银子,连忙千恩万谢的一直送出棚外。

三五里路,自然转眼就到了。

就在他们快到界首,老远就看到路旁站着一个身穿大褂的老苍头,见到两人,急忙迎了上来躬着身道:“来的是卓少侠?老奴奉敝主人之命,已在这里恭候了一会了。”

卓少华问道:“贵上是什么人?”

老苍头道:“老奴只是奉命在此恭候卓少侠,至于敝上姓名,老奴不便奉告,卓少侠见了面,自然就知道了。”

卓少华微哂道:“贵主人倒是神秘得很,好,那就麻烦老丈前面领路吧!”

老苍头忙道:“卓少侠请随老奴来。”

急忙走在前面领路。

由大路转入了小径,小径是山坡路,逐渐往上,穿过一片疏林,山麓间出现了一座屋宇。

屋宇覆盖极广,但已经很古老,外形虽还算完整,你可以从它的外形推想得到这里面应该很破旧了。

大门虚掩着,大天井中,几乎草长没路,石阶上也长满了青苔,显然这座古老的庄院,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

老苍头领着卓少华、秋月进入大门,又小心翼翼的回身掩上了门,加上了闩,才走在前面领路。

卓少华目光左右一瞥,哂然道:“贵主人就住在这里么?”

秋月已经披披嘴道:“这里分明是一座空屋,已经好久没有人住了。”

老苍头回身道:“但事实上,敝主人就住在这里。”

说话之时,已经穿过大天井,行近阶前。

卓少华问道:“你家主人呢?”

老苍头道:“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姹女大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