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17章 茅山拜山

作者:东方玉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卓少华连忙走了过去,加入行列。

最后才是一顶软轿,由钏儿、(本来侍候城主的)杜鹃、画眉三人护轿而行。

芙蓉城主跨上软轿,前面的人不待吩咐,就已整队起步了。

这一行可以说得治浩荡荡,阵容相当整齐,一路朝茅山进发。

从石母岭出发,到了茅山通天观,不过三十里路程,一行人健步如飞,不消半个时辰,便已抵达通天观前面一片广场。

茅山通天观,数百年来,一向以名门正派自居,历代观主也均是清净修真之士,就说现在的观主清虚子和清玄子,也都是十分正派之人,只是被魔教教主一元子施展魔法,迷失了神志,遂使整个通天观沦入魔教的魔爪之中。

芙蓉城主从武当动身,一路都是明张旗鼓而来,通天观自然早就知道丁,通天观的大门却紧闭着,门外一个人也没有,通天观自然知道,仅凭两扇大门,是阻挡不了芙蓉城的人马的,那么他们紧闭着大门有什么企图呢?

芙蓉城一行人马已在通天观前停了下来,最后芙蓉城主的软轿也停下来了。

顾总管在轿前欠身一礼,说道:“启禀城主,通天观大门紧闭,一点动静也没有。”

芙蓉城主哼道:“投贴拜山。”

顾总管应了声“是”,转身越众而出,走到通天观大门前,就仰首凝声说道:“通天观内道士们听着,芙蓉城主特来拜山,请立即进去通报你们观主。”

这几句话,她是凝足了内力送进去的,纵然不能传出半里,至少在通天观一、两进的道士们,都可以清晰听到了。

过不一会,只见大门徐徐开启,走出一名灰衣道人,朝外面打量了一眼,才朝顾总管打着稽首,说道:“这位女施主说是什么人前来拜山?”

顾总管心中不觉有气,但自己奉命投贴,不好发作,没好气的道:“芙蓉城主前来拜山,烦请通报贵观主一声。”

灰衣道人道:“芙蓉城主?贫道怎的没听人说过?”

“现在你已经听到了。”

顾总管沉声道:“你快进去通报吧!”

灰衣道人道:“拜山可有名贴?”

顾总管道:“自然有了,你接着。”

一抬手,从手中飞出一张大红名帖,朝灰衣道人迎面投去。

她恨这道人无理,投出名帖之时,暗把内力贯注到纸上,这张飞出去的名帖,少说也该有百十斤重了。

灰衣道人丝毫没加理会,随即伸出两个指头轻轻一夹,就把大红名帖夹住,低头看了一眼,依然稽首道:“请女施主转告贵上,贫道这就进去禀告观主,有屈诸位,只好在门外稍候了。”

话声一落,退下一步,依然关起了大门。

顾总管看得大怒,依着她平日为人,就要给他一掌,看你两扇木门,管不管用?

这样又过了一刻工夫之久,才见两扇大门重又开启,从里面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老道人来,这人头戴道帽,身穿一件长仅及膝的灰布道袍,脸色黝黑,从耳边起,生着一部连鬓苍须,双目犹如铜铃,闪着炯炯神光,这老道不用说就是通天观的二观主活灵官清玄子了,在他身后还跟着四名灰衣中年道人。

出来的只是二观主,连观主清虚子都不出来,显然是没把芙蓉城主放在眼内了。

清玄子跨出大门,就在阶上站定下来,双目一抬,打着稽首道:“贫道清玄,迎迓来迟,不知那一位是芙蓉城主?请到观内奉茶。”

顾总管冷冷的道:“你就是观主么?”

清玄子稽首道:“贫道是敝观二观主,敞师兄因观中正好来了几位远道来的贵宾,一时无法分身,故而由贫道代表前来迎迓。”

芙蓉城主沉哼一声道:“贵观主架子倒是不小。”

清玄子歉然道:“城主多多包涵,请到里面坐。”

芙蓉城主道:“好,大家随我进去。”一面低喝一声道:“起轿。”

两名大脚婆子听到城主的吩咐,立即抬起软轿,由钏儿、杜鹃、画画侍行,往通天观大门进去。

轿后紧随着两行人一行由严文兰率领,一行由卓少华率领,后面则是二十四名红衣提灯的少女和二十名黑衣剑士,鱼贯进入。

清玄子本意只当自己迎出来了,芙蓉城主会下轿来,由他陪同入内,没想到芙蓉城主竟会坐着软轿进去,芙蓉城的人马,整队进入,却把他冷落在门外,一时只好率同四个门人,急急跟着软轿而行,回入观中。

软轿在大天井中停下,芙蓉城主由钏儿搀扶着走下轿来。

清玄子急忙迎上,抬着手道:“城主请到东厢休息。”

他陪同芙蓉城主进入东厢,这是大殿东首一排五间的敞厅。

严文兰、卓少华以及随行人员,也随着进入了东厢。

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和二十名黑衣剑士则留在廊前。

清玄子打着稽首,请芙蓉城主上座,芙蓉城主也就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清玄子稽首道:“城主远莅,想必有什么见教了?”

芙蓉城主道:“老身特访贵观主的,道长最好还是去请贵观主前来见我。”

清玄子还没答话,只见一名灰衣道人匆匆走进,朝清玄子道:“启禀师叔,武当山紫云道长和步真、玉真两位宫主前来拜会观主。”

清玄子口中哦了一声,急忙朝芙蓉城主稽首道:“城主且请宽坐,武当山道友来了,容贫道进去禀报观主。”

没待芙蓉城主回答,转身匆匆而去。

这时四名灰衣道人分别送上茗茶,便自退出。

严文兰俏声道:“娘,这通天观中,怎么并没见到魔教的人呢?”

芙蓉城主冷哼道:“没见到人,有什么关系,人在通天观,能躲得过么?”

又过了半晌,才见八名身穿灰布道装的道童,手捧金剑,当胸直竖,分作两行,由大殿中缓步走下石阶。

这时,但见从后进又匆匆奔出十数名手捧乐器的灰衣道人,很快分开,站到右廊下。

那八名手捧金剑的道童,已经越过天井,于是两扇大门徐徐开启,八名道童鱼贯走出,分列左右站定。

这时站在两边廊下的十数名道人立时吹奏起迎宾细乐。

接着又从大殿并肩走出十二对中年道人,也在大门前恭身而立。

最后才见一个头簪乌木如意,身穿灰布道袍,手执白玉拂尘的瘦高道人急步从大殿抢出。

他身后紧随活灵官清玄子,亦步亦趋的跟着。

不用说,那瘦高老道人正是通天观主清虚子了。

他们是迎接武当派紫云道长和步真子、玉真子三人去的。这阵仗本是迎接各大门派掌门人的;但紫云道长是武当派掌门人的师叔,何况同行还有武当八宫中的二位宫主,自然要以最隆重的迎宾礼节接待了。

这和方才接待芙蓉城主,只由副观主清玄子出迎,排场就差得多了。芙蓉城主一干人,被招待在大天井东首的厢房中,这些情形,自然都看到了。

顾总管怒形于色,气愤的道:“通天观欺人太甚了!”

芙蓉城主微笑道:“这是他们故意如此安排的。”

顾总管道:“那为什么?”

芙蓉城主道:“自然是激怒我了。”

顾总管道:“咱们本来就是找他们来的。”

“不一样。”

芙蓉城主道:“你没有看到通天观中,没有一个魔教的人么?咱们如果贸然和他们动手,岂不贻人口实了?”

这时迎宾细乐突然停住。清虚子和清玄子正好抢出通天观大门。

清虚子发出一声清朗的长笑迎下阶去,连连稽首道:“道长和二位道兄鹤驾光临,贫道迎迓来迟,万望恕罪?”

紫云道长还了一礼,含笑道:“道兄以如此隆礼相迎,贫道和敝师侄如何敢当?”

清虚子大笑道:“道长是武林硕彦,敝派和贵派叨在玄门同宗,道长自然也是敝派的前辈了,道长和二位道兄贲临敝观,正是敝现无上荣幸之事,三位快请入内奉茶。”

于是由八名手捧金剑的道童分作两行,走在最前面领路,清虚、清玄陪同紫云道长、步真子、玉真子,一同进入大门,跨入天井。

紫云道长目光一动,看到左厢檐下的二十四名红衣少女,故意“哦”了一声,问道:“道兄,原来芙蓉城主也到了宝山?”

清虚子颔首道:“正是,她们也是刚到不久。”

紫云道长道:“这倒真是凑巧,贫道正好要找芙蓉城主哩!”

清虚子道:“道长远来,是敝观贵宾,且请到里面奉茶。”

他有意要把武当派的人领到后进去。

紫云道长大笑道:“观主不用客气,贫道奉敝派掌门人之谕,前来拜唔道兄,此事和芙蓉城主也有着关连,城主既然来了,那正是最好不过了,咱们就在这里坐也是一样。”

清虚子含笑道:“道长既然这么说,主随客便,贫道只好遵命,只是对道长太简慢了。”

他引着紫云道长等三人朝东厢行来。随同紫云道长前来的二十五名弟子,也就在东厢右首廊下站停下来。

清虚子脸堆笑容,朝芙蓉城主连连稽首,说道:“城主远莅,贫道正好有几位同道云游经过,给绊住了,不克迎迓,如今武当山又有三位道长光降,诸位都是敝观的贵宾,一起在这里会面,城主幸勿见怪。”

芙蓉城主起身道:“道长好说,老身已听二观主说过,贵观另有几位贵宾在座,怎敢有劳观主?”

紫云道长也稽首道:“贫道没想到城主也在这里,真是幸会。”

清虚子连连抬手肃客,说道:“道长,城主请坐。”

大家分宾主落坐,有一名道人送上香茗,通天观和魔教既有勾结,他们的茶水自然没人敢动了。

清虚子起身道:“道长,和城主不约而同,远莅寒山,必有见教,贫道自当洗耳恭聆。”

他先问了。

“观主见询,贫道只好直说了。”

紫云道长微微一笑道:“贫道是奉敝派掌门人之谕,来向观主致歉的。”

“不敢,不敢。”

清虚子诧异的道:“道长这致歉二字,贫道万不敢当,也不知道这致歉二字何来?”

紫云道长一笑道:“十天前观主和二观主莅临敝派后山,敝派正和芙蓉城小有误会,未能接待,敝派掌门人内心至感不安,所以要贫道亲来向观主和二观主当面致意。”

“十天前?”清虚子一怔道:“贵派只怕传闻失实了,贫道和敝师弟十天前未曾去过武当山,怎会有此传说?”

芙蓉城主冷笑道:“事实如此,并非传言,观主亲率通天观门人,夜袭武当后山,江湖上已经尽人皆知,难道观主否认,就能把事情遮掩得过去么?”

“夜袭武当后山?”

清虚子神色为之一变,说道:“城主这话从何说起?”

芙蓉城主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观主率领的人马,虽以黑布蒙面,难道就没人认得出来么?”

清虚子道:“这是谁说的?”

紫云道长稽首道:“武当后山遇袭,差点被姦人纵火,焚去七宫,幸蒙黄山醉道人及时赶到,才解了围,武当和茅山同属玄门弟子,上代掌门,也一向亲如兄弟,掌门人在贫道临行之时,再三交代,对敝派后山被袭之事,毋须再追究了,只要贫道奉告观主两句话……”

清虚子道:“两句什么话?”

紫云道长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清玄道人洪笑一声道:“武当掌门,这是教训人的话,他凭什么教训到咱们茅山通天观头上来?这两句话,咱们无法接受。”

他外号活灵官,自是火爆脾气,大有当场翻脸之意。

紫云道长微微一笑,说道:“贫道此来,只是传话而已,话已传到,接受与否,那就不是贫道的事了!”

清玄子道:“你若是为这两句话来的,那么你们可以走了。”

紫云道长道:“贫道此来,除了敝派掌门人交代的这两句话之外,另外还有一件事。”

清虚子问道:“什么字?”

紫云道长道:“贫道风闻二十年前,为恶武林,被各大门派围剿,始终没找到的魔教魁首一元子,如今化名神扇子,又在江湖上死灰复燃,而且还在茅山出现,故而特来向观主讨个消息。”

清玄子道:“敝观并未听说,也无可奉告。”

芙蓉城主道:“但魔教匪徒明明就在茅山,六合门的卓少侠就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茅山拜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