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18章 金笛芙蓉

作者:东方玉

尤其欢喜法王双掌连环,出手快速绝伦,紫云道长一剑复一剑的推出,虽在身前身后数尺方圆,布成了一个太极之势,对方不易攻得进来,但自己好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四面巨浪滔天,风雨飘摇,每一掌都像巨浪击在船头一般,自然十分吃力。

这样一攻一拒,双方又僵持了一刻工夫之久,欢喜法王已是渐渐不耐,口中洪笑一道:“道兄再接贫僧三掌试试!”

笑声未落,突然双掌一收,脚下后退半步,两手一拍,又发出一声震耳慾聋的金铁交击之声!

紫云道长忽见对方无故后撤,急忙举目瞧去,只见欢喜法王高举双手,一双蒲扇大的手掌,在这瞬息之间,几乎粗胀了一倍,掌指隐泛金光,大步逼来,心头不由猛吃一惊,暗道:“金刚大手印!”

急忙凝神聚气,振腕一抡,长剑嘶风,连续劈出了三剑,这三剑剑光绵密,幻起一片光幕,紧护全身。

“哈哈!”

欢喜法王狂笑声中,右掌在前,左掌在后,朝他剑光中直劈过来!

“铛!”“铛!”两声金铁狂震,他手掌竟然比铁板还要紧硬,击在剑上,直把紫云道长连剑带人震退了五步之多,一片护身剑网,也全被震散!

欢喜法王大笑道:“还有一掌!”

金黄右掌凌空扬处,又是一掌劈击过来。

紫云道长连退了五步,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一见对方又举掌劈来,心头大吃一惊,急忙举剑,一剑横扫出去。

“铛!”又是一声金铁大震,紫云道长长剑虽未脱手,但觉肩头被一股强猛力道扫上,如中巨杵,一个人踉跄连退。

这真是快速已极之事,步真子、玉真子一看师叔负伤,双双从旁掠出。

欢喜法王却因他七把金刀被卓少华“穿云箭”所破,怒哼一声,凌空朝卓少华面前飞落。

却说欢喜法王抢手一掌朝卓少华迎面击来!

卓少华朗笑一声:“在下正想领教。”

右手一抬,正待凝功击出!

突见人影闪动,一下抢上两个人来,大声道:“卓少侠请退,让咱们两个来会会他!”

这抢出来的两人,正是擅长掌功的血手煞神田无忌和翻天印陆浩!

欢喜法王双目一注,竟然右手一抬,把劈出的掌力,收了回去,目中精芒闪动,瞥了两人一眼,徐徐问道:

“尔两人叫什么名字?”

血手煞神田无忌右手一伸,一只手掌登时腥红似血,冷声道:“咱叫血手煞神田无忌便是。”

翻天印陆浩同样右掌伸出,掌指白得没有一点血色,接口道:“咱叫翻天印陆浩。”

欢喜法王朝两人手掌看了一眼,点头道:“血手印,翻天印。”

田无忌道:“咱们可以和你大和尚对上几掌吧?”

欢喜法王仰天洪笑道:“就凭你们两个这点火候,敢来跟佛爷叫阵了么?”

翻天手吉鸿飞和翻天印陆浩,同出崆峒门下,练的也是“翻天印”,闻言大笑道:“那就再加一个在下好了。”

他话声甫落,只听厅外有人接口道:“不够的话,再加一个雷某。”

接着又有一人接口道:“还有孟某。”

随着话声走进来的是淮南鹰爪门掌门人雷东平,和孟氏三雄的老大孟居礼。

这两人的出现,大家就知道第五批的人已经赶到了,但进来的只有雷东平和孟居礼,可见其余的人均在外面了。(第五批是由石开天领头,计有孟氏三雄、陆鸿藻、刘寄生、雷东平、邵竹君、冯子材等九人)。

他们两人的突然出现,是因雷东平精擅“大力鹰爪功”,孟居礼精擅“龙爪手”,都是徒手搏斗中,别具威力的功夫,是以抢着进来,要会会使掌的欢喜法王。

随着两人身后走进来的还有一个,那是武功门掌门人陆鸿藻,武功门以“百步神拳”驰誉江湖,但他却没开口,只是随着两人身后走入。

这分明是三人计议好的“百步神拳”,施展出来,最具威力的距离,约在十步左右,(百步当然是夸张之词)

两人(雷东平、孟居礼)参加战团,他就不用参加,觑空可以施展“百步神拳”,使敌不备,措手不及,才能克敌。

欢喜法王大笑道:“看来你们都是使掌的了?”

吉鸿飞道:“不错。”

欢喜法王道:“好极,佛爷和人动手,多多益善,你们上吧!”

血手煞神田无忌回头一笑道:“咱们那就不用客气了!”

五人(田无忌、陆浩、吉鸿飞、雷东平、孟居礼)下场之时,早就分别围着欢喜法王四周,占了五行方位,陆鸿藻则站在和欢喜法王八九步距离,凝神以待。

田无忌话声方落,突然一个仆步,矮身欺进,一下到了欢喜法王左侧,一只腥红如血的手掌,疾快无伦,由下翻起,朝对方腰胁挥去。

其余四人,早就各自凝足了功力,等待时机,在田无忌话声出口之际,几乎是同时出手,朝欢喜法王急袭过去。

这刹那之间,血手印、翻天印、大力鹰爪功、龙爪手一起出笼,掌风、爪影,交汇成一道无比的巨流,罡风迥旋,劲气飞卷,声势之盛,当真凌厉之极!

“哈哈哈!”

欢喜法王口中发出一声洪钟的长笑,双呈金黄的手掌,凝聚了“金刚大印手”神功,双手一合,同时发出像两块铁板拍击般的金铁之声,再双手一开,朝攻来的五人横挥出去。

五人知他功力深厚,不愿和他硬接,但因五人站的五行方位,并不在一起,你掌势扫到之时,第一个人立时跃退,但等你掌风扫过,他却又一退即上,抡掌便攻,五个人依次跃退,这一掌岂非白扫了?

尤其在第一个人跃退之时,露出了空隙,站在外围的陆鸿藻就趁机发出一记“百步神拳”,一团拳风,乘隙而入,击向欢喜法王的右胁。

这第一招上,欢喜法王根本没占上半点便宜!

要知他练的虽是“大手印”中最厉害的“金刚大手印”;但田无忌的“血手印”,陆浩、吉鸿飞的“翻天印”也同属于“大手印”功夫,各有所长,虽然欢喜法土的功夫比他们要深厚得多,也不无顾虑!

何况雷东平的“大力鹰爪功”和孟居礼的“龙爪手”,也是武林一绝,陆鸿藻的“百步神拳”,专震内腑,为外门横练功夫的克星,这几个人凑在一起,此进彼退,任欢喜法王功力盖世,也大伤脑筋,双掌挥舞,不时发出金铁击撞之声,不但伤不了对方一人,有时几乎还被闹得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古瑶仙被顾总管激怒,口中一声清叱,身形一个急旋,长剑连挥三挥,一道剑光像匹练般飞起,化作数丈长虹,绕着顾总管飞旋而来,一丈方圆全被她剑光所笼罩。

顾总管自然知道厉害,口中狂喝一声,运起全身功力,挥动长剑,拼命攻拒,但是,她的剑上造诣差人家太多,对方剑势像铁桶般把她裹在里面,你就像壅中之鳖,左冲右突,还是休想冲得开人家剑幕半分。

古瑶仙冷笑道:“老虔婆,你此时弃去长剑,跪下来给我磕上三个响头,跟姑娘救饶告罪,姑娘杀你污了宝剑,就可饶你一命了。”

顾总管被她剑尖刺耳截牙,气怒已极,这时也横上了心,厉声道:“老婆子技不如人你尽管出手,老婆子死而无怨,要我老婆子跪下来求饶,你丫头当得起么?”

“什么?你还敢嘴硬?”

古瑶仙听得娇躯一阵颤抖,哼道:“那就莫怪我要开杀戒了!”

喝声中,右手长剑突然一翻,“叮”的一声把顾总管的长剑压住。

不,顾总管的长剑被她剑光黏住,竟然半点动弹不得,联想抽回都办不到。

不,右腕骤然一麻,好像通上了电流,整条右臂都使不出力来。

古瑶仙紧绷一张春花般娇脸,一双盈盈秋水射出慑人的杀机,右手一抬,长剑猛然朝上一昂,雪亮的剑尖,闪电般刺向顾总管咽喉。

就在此时,从厅外飘然闪进来一个清瘦的老人,他来势不快,出手也并不迅速,并不像一般人那样身法快到人影一闪即至,是以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只是他行来有如行云流水,步履从容,然后抬手一剑,“叮”的一声,就把古瑶仙要点上顾总管咽喉的剑尖,一下荡了开去。

卓少华、严文兰、曾玉兰,在破去欢喜法王七柄金刀之后,欢喜法王被田无忌等五人接了过去,堪堪退下,自然也看到了古瑶仙的剑尖直刺顾总管咽喉,他们和顾总管相距还有五六丈距离,虽然看到顾总管危急,正待纵身扑救,却没有这清瘦老者来得快速,才一现身,就把顾总管救了下来。

曾玉兰喜道:“爹来了!”

是的,这清瘦老人正是曾玉兰的生父曾子玖!

曾子玖的出现,可见第四拨人也已到了!(第四拨由独行叟为首,计有胜镇山、曾子玖、高天祥、九眺先生、董仲萱、许瑞仙和高美云等八人。)

这一来,几拨人已经全到齐了。

古瑶仙剑尖刺出之时,才看到厅外有一个穿青布长袍的人走入,朝自己这边走来,但没想到自己剑尖还未刺到,这人已经到了面前,抬手一剑,了无奇处,却把自己长剑荡了开去,心头不禁一怔,睁大双目,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出手拦我!”

曾子玖朝她微微一笑道:“小姑娘,老夫是什么人,并不重要,练剑修心,练剑不是杀人的。”

古瑶仙盛气的道:“你这是教训我?哼,凭你也配么?”

曾子玖居然含笑道:“老夫只是阻拦你伤人,何况姑娘又帮了魔教,行走江湖,应该辨是非,明邪正,魔教……”

“不用说了。”古瑶仙冷哼一声道:“我帮助魔教怎样?你也管得着吗,你既然会使剑,那就接姑娘几剑试试!”

她是个急性子的人,也是自恃落花岛剑法天下无双,那会把曾子玖放在眼里?话声甫出,长剑一点,朝曾子玖就刺。

她因心中有气,这一剑就使了全力,剑锋刺出,手腕轻轻一转,一支长剑漾起了九支剑影,居然分刺曾子玖身前九处大穴。

一个练剑的人,能在一剑之中,漾起九支剑影,在武林中已属罕见!但一般来说,就算漾起九支剑影,真正刺出的,依然只有一剑,其余八支,全是虚张罢了!

剑术精湛的人,能在这一实八虚九支剑影中,虚虚实实互为连用,使你摸不清究竟那一支是真正刺出的一剑?

能练到这一境界,已是剑术的顶尖高手了。

但说来容易,真正要练到这一步就非有数十年勤修苦练不为功,古瑶仙看去却不过只有十八九岁,尤其她这一剑,也并不是像上面所说的八虑一实!

因为曾子玖发现她分刺自己九处要害的九支剑影,竟然并无一支是幻影!

既非幻影,自然九支全是实质了!

一剑之中,九剑同发,武林中几乎从未听人说过,曾子玖心头不禁暗暗称奇,随手挥出一剑,但听一阵珠落玉盘的铛铛铛九声清响,把对方九剑一齐架开,口中喝道:“姑娘请住手。”

古瑶仙做梦也想不到对方随手一挥,看去毫不起眼的一剑,居然能把她一招九剑,全化解了,心中更是不解,暗道:“爹明明说过,落花岛‘九九剑法’,无人能识,无人能破,他方才一剑,根本拦不住自己剑势,如何被他化解的呢?”一面哼道:“你干嘛叫停?”

曾子玖含笑问道:“姑娘一发九剑,武林中已是不可得见,不知姑娘尊师是谁?”

“我没有师傅。”

古瑶仙一招九剑被他化解,心头自然并不服气,哼道:“看剑!”

右腕一转,又是九支剑影,密集刺出。

这回出手当然比方才第一剑更为凌厉,九剑甫发,手腕再转,又是九支剑影,飞射而至,根本使人无法接应得下来,因为任何人都没有这么快速的封解之方。

曾子玖喝道:“姑娘小小年纪,有此造诣,已是难得,但也不可过份逞强!”口中说着,又随手挥出了一剑。这一剑剑势更见古拙,看去几乎连她一剑都封不住!

只听“铛”的一声金铁大震,他果然只挡住了一剑,但挡住了一剑就够了,先后两排剑影同时消散,古瑶仙一个人被震得往后连退了三四步。

曾子玖缓缓说道:“姑娘现在总该知道了,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不可徒逞意气,魔教为恶武林,覆败在即,姑娘有此身手,必然系出名门,不可助纣为虐……”

“好个老贼!”

古瑶仙未受过挫折,不禁柳眉倒竖,叱道:“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双足一点,身形急扑而起,手腕一振,又闪出九道剑光,连人带剑一起撞了过来。

曾子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金笛芙蓉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