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03章 惊人发现

作者:东方玉

庄丁陪着笑道:“卓老爷早就来了,正和庄主在书房里,陪着几位贵宾聊天。”

卓少华心中暗道:“爹果然来了,那么自己在家中书房看到的一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对了,那一定是假扮万大叔的褚彪的同党玩的把戏了,但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什么呢?”

他随着庄丁,穿过一进房舍、跨出月洞门,是一片花圃,迎面三间雅舍,窗明槛敞,十分清幽!

卓少华举步跨上石阶,中间一间小厅,摆设精致,左首一间,长窗敞开,棋子丁丁!

窗下隔着一张花梨长几,对坐着两个老人,一个白面黑须,穿青布长袍的正是自己师傅。另一个是身穿古铜色道袍,白发白须的老道人,大概就是黄山老道长了,他面前几上放着一个古铜色的大葫芦,好像装的是酒!

这一瞬间,卓少华突然想到一个人,他听师博说过,黄山松云道长,人称醉道人,身边经常带着一个大葫芦,不论走到那里,酒不离口,没有人知道他这葫芦里能放多少酒?另外还有一个特征,是他左右面颊,布满红白斑点,有如星斗,鹤发童齿,肤色光润,据说他年纪已经一百多了,还是师祖同辈的人,但他和师傅是棋友,也是忘年之交,每年师傅总要到黄山去探望他一次……

心中想着,不觉放轻脚步走了进去,口中低低叫了一声:“师傅。”

九眺先生目光一抬,看到卓少华,不觉奇道:“少华,你怎么也赶来了?哦,快过来拜见师伯祖,这就是为师时常和你提起的黄山松灵老道长,他老人家年纪比你师祖还大……”一面朝老道长道:“他是小徒卓少华。”

卓少华慌忙向老道人跪拜下去,口中叫了声:“师伯祖……”

醉道人呵呵一笑,抬手道:“小友快起来,贫道和你师祖是老朋友,和你师傅也是朋友,唔,这小友人品不错,来来,老道年岁不小了,童心未泯,咱们也交个朋友,别再叫我师伯祖了。”

卓少华拜下去的人,突觉一股柔和的力道:“把自己身子托了起来,抬头看去,松灵道长果然面颊上红白斑点,宛如星斗一般,双目清光如电,笑眯眯的望着自己。

九眺先生忙道:“老道长看得起小徒,还望多加教诲,他还是个小孩子。”

醉道人呵呵笑道:“咱们相识之时,你还不是个小孩子,咱们相交也不是有四五十年了么?哈哈,贫道和你们六合门三代交友,岂不也是一段佳话?小友,你说,愿不愿意和老道交个朋友?”

九眺先生看他这么说了,只得朝卓少华道:“少华,你能得蒙老道垂青,这是你的福缘,还不快答应老道长?”

卓少华躬身道:“晚辈谢谢老道长。”

“对!”醉道人欣然道:“你师傅知道我老道的脾气,好,咱们从现在起,就是朋友了,你就叫我老道长,我叫你一声小友,这就是忘年之交,唔,你会不会下棋?“

卓少华低着头道:“会一点,是师傅教的。”

“好,好!”醉道人连说了两个好字,接着道:“待会儿,你和老道下一盘试试看,从前你师傅一直输给我,这几年他已经可以和老道下成平手了。”

九眺先生笑道:“这盘棋,道长……”

醉道人左手朝棋枰上一阵乱搓,说道:“这盘不算……”他右手举起葫芦,一阵狂喝,纵声大笑道:“贫道和你们六合门三代论交,岂不快哉?”

随着话声,人已站了起来,说道:“你们师徒两个谈谈吧,老道喝醉了,想去透透风。”飘然往外行去。

九眺先生问道:“少华,你来了,可曾见大师兄么?”

卓少华道:“没有,弟子听这里的庄丁说,爹和掌门人在书房里陪同几位贵宾聊天,所以先找师傅来了。”

九眺先生点点头,又道:“你是大师兄在家里留了信,叫你来的么?”

“不是。”卓少华道:“弟子是回到九眺峰找师傅去的,师傅到这里来了,才赶来的。”

九眺先生目光一注,问道:“你赶回九眺峰找为师有事?”

“是的。”卓少华望着师傅,说道:“弟子这次回家,遇上了几件怪事,所以急着赶回山,想禀报师傅。”

“怪事?”九眺先生微一错愕,道:“你遇上了什么怪事?”

卓少华就从自己在杭州认识一位跛足老人,托自己顺道往五龙山庄带一口信说起,因此回家已经迟了两天,如何在书房发现父亲倒卧地上,奄奄一息……

“慢点!”九眺先生道:“你说什么?你亲眼看到大师兄倒卧地上,奄奄一息,你没看错?”

“绝不会看错。”

卓少华接着把爹看到自己之后,只说了一个“一”字,就已气绝,自己如何在爹右手发现一支朱红毒针……

九眺先生沉吟道:“手指有焦痕,那是‘离火针’了?后来呢?”

卓少华又把自己没找到娘,却遇上万大叔……

九眺先生道:“大嫂到杭州进香了,哦,万大川怎么说?”

卓少华接下去把万大叔如何和自己同去书房,已经不见了爹的尸体,连放置在几上的毒针,均已不见,但却被自己识破了那人不是万大川,他只是戴了一张假面具,此人叫褚彪,他在自己问话之时,嚼舌自尽……

九眺先生道:“他是服毒死的,唔,你可曾搜他的身?”

“没有。”卓少华说出如何埋了褚彪,就连夜赶路,如何在萧山附近遇到五龙庄的孟氏三雄被人押着上路,自己如何冒充褚彪,进入兰赤山庄……

“兰赤山庄?”

九眺先生脸露惊异的道:“为师的从未听人说过,兰赤山还有兰赤山庄?唉,你这孩子,也太大胆了,连孟氏三雄,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你还敢混充他们的人进去?后来呢?”

卓少华把在兰赤山庄,如何和庄主交手,他如何催自己离去,详细说了一遍。

“严文澜?江湖上从未听说有这么一个人?”

九眺先生攒着眉道:“不过据你所说,追风客鹿昌麟,翻天手吉鸿飞,居然当了他的正副总管,这倒不可等闲视之……”略为沉吟,又道:“但大师兄已经来此多日,家中怎会……”

他一手捻着黑须,半晌不语,一张白皙皱纹的脸上,眉峰渐渐聚拢,脸色也随着凝重,一把拉着卓少华走到北首一张椅上坐下,低声道:“你没见过大师兄那是最好不过,你方才和为师说的这些话,只有我们师徒二人知道,不准再跟任何人提及,就是对大师兄也一字莫提,知道么?”

卓少华点点头道:“弟子记住了。”

“好!”九眺先生起身道:“你既然来了,那就随为师到书房去叩见掌门人和大师兄去。”

卓少华应了声“是”,跟着师傅出了西花厅,绕过迥廊,转出东院,是一座小院落,却有假山花木之胜,书房一排五楹,轩朗古雅!

走近书房,就听到从敞开的明窗中,传出一阵高声谈笑,敢情已经来了不少宾客!

卓少华随着师傅身后,跨入书房,抬目看去,除了掌门人(高天祥)和自己父亲(卓清华)之外,还有文士打扮,举止文雅的四师叔董仲萱,和一身青衣,风姿绰约的五师叔许瑞仙。

另外还有三人,一个是身材高大,面如重枣;一个中等身材,脸如淡金;第三个脸色黝黑如土,头戴瓜皮帽,身穿长袍黑褂,看去像个土财主。这三人卓少华从未见过,不知是什么人?

大家看到九眺先生走入,纷纷站了起来。

九眺先生连忙拱手道:“冯兄、陆兄、刘兄、久违了!”

卓少华立即趋了上去,朝掌门人叩头。

高天祥含笑道:“起来,起来。”一面朝卓清华道:“大师兄令郎已经有这么大了,真是可喜之事。”

“掌门人夸奖。”卓清华回头道:“少华,你先来见过这三位老前辈。”

有外客在场,自该先见过外客,这就指着红脸老者是武功山武功门的陆鸿藻,淡金脸老者是九华剑派的刘寄生,戴瓜皮帽的土财主是徽帮大老冯子材,都是大江南北大名鼎鼎的人物。

卓少华一一见过,然后又向四师叔董仲萱、五师叔许瑞仙请了安。

董仲萱含笑问道:“少华,二师兄的‘擒拿手’,你学会了么?”

许瑞仙道:“这个还用问,少华从师已有十年,二师兄那会不把看家本领传给他呢?”

“你呢?”董仲萱温文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有没有把看家本领传给美云?”

“自然有了。”许瑞仙嫣然一笑道:“美云听我们说起,四师叔的‘六合二十四手’是咱们六合门的精华所在,她就吵着要跟四师叔学呢!”

董仲萱笑道:“师妹竟然替我吹起法螺来了,好,美云要学,我怎会藏私?”

九眺先生大笑道:“好哇,四师弟,你要教美云,就得连少华一起教才行,做师叔的,可不能偏心呀!”

董仲萱道:“二师兄怎么也跟小弟开起玩笑来了。”

“四师弟那是答应了。”

九眺先生道:“少华,还不谢谢四师叔!”

卓少华跟着朝董仲萱躬躬身道:“多谢四师叔。”

就在此时,但见门外红影一闪,就一阵风般走进一个身穿梅红衣衫的少女来。

许瑞仙忙道:“徒儿,你来得正好,四师叔答应教你六合二十四手了,还不去谢谢四师叔?”

“真的!”那梅红衣衫少女听得眼睛一亮,扬着眉,喜孜孜的道:“谢谢四师叔。”

卓少华听五师叔的口气,这梅红衣衫少女就是五师叔的弟子,掌门人的掌珠高美云了!

他见过这位小师妹,那是五年前掌门人五十大庆,爹带自己来的,那年她还是个小女孩,梳着两个丫髻,蹦蹦跳跳的,如今已是出落得亭亭玉立,像一朵含雾笼烟,含苞待放的花朵了,他自然不好意思去招呼她了。

许瑞仙道:“美云,你怎么不认识卓师哥了?”

高美云给师傅一说,一双明亮的秋波,倏地抬了起来,她看到了俊美而略感陌生,又似曾相识的卓少华,一如春花般的脸上,蓦地飞起两朵红云,缓缓垂下头去,低低的叫了声:“卓师哥。”

卓少华也脸上一红,叫了她一声:“师妹。”

董仲萱看着这一对少年男女的情景,不禁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那时自己才二十五岁,师妹只有十六七岁,第一次自己见到师妹之时,不是也这般情景么?想到这里,不觉偷偷的回眼望五师妹看去。

没想到许瑞仙一双含蕴着情意的凤眼,也正好朝他看来。四目相投,两人心头都不禁“咚”的一跳,脸上也有些热烘烘的,起紧移开目光。

董仲萱含笑道:“你们两个师傅都想偷懒,见到我,就把事情往师叔头上推,谁教我是你们师叔,打明儿个起,我就教你们六合二十四手,这是实用招式,两个人一起练,可以互相喂喂招,比一个人练好得多了。”

卓少华听说有花朵般的高师妹和自己一起练,心头自是高兴,欣然点了点头。

高美云心里也有着说不出的喜悦,红着脸道:“我时常听爹赞卓师哥是二师伯的高足,武功高强,我和他喂招,准吃亏的。”

许瑞仙道:“少华是二师兄的高足,你也是我的高足呀,从前我学艺的时候,时常由大师兄、二师兄代师授艺,有时我出手打到二位师兄身上,二位师兄总是不还手的。”

九眺先生笑道:“五师妹还记得?”

许瑞仙道:“自然记得了,我这话是告诉少华,就是做师哥的要有被师妹打上几拳不还手的雅量。”

高天祥呵呵一笑,道:“五师妹,我把丫头交给你,是要你好好替我管教,你别把这丫头宠坏了。”

高美云不依道:“爹,你这么一说,以后师傅就要对我凶了,那怎么办?”

这话听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高美云粉脸一红,娇羞的道:“你们都笑我,我不来啦!”

一扭头,正待往外跑去。

高天祥叫道:“云儿,慢点,为父有事要交代你。”

高美云只得站停下来,望着爹道:“爹有什么事?”

高天祥一指卓少华,说道:“你卓师哥远来是客,他待在这里,屋里都是长辈,坐也不好,站也不好,岂不受到拘束,你是主人,该带他去四面走走才是。”

高美云红着脸,点点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少华一转,羞涩的说道:“卓师哥,你随我来。”急步走出去。

卓少华望望父亲。

卓清华蔼然一笑道:“快去吧!”

卓少华应了声“是”,红着脸走了出去。

高美云已在圆洞门外等着他,看他出来,就低着头往外门去。

卓少华跟在她身后,心头止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惊人发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