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04章 迷失心神

作者:东方玉

卓少华脉门被扣,一柄毒匕立即“挡”的一声堕落地上,这同时,九眺先生但觉卓少华手腕似蛇,轻轻一滑,居然脱出自己手指,人已疾快如风,倏然朝迥廊暗陬飞掠过去。

九眺先生不由一怔,(他练的“三指功”乃是六合门最上乘的功夫,江湖上从无人能够从他三个指头下滑脱,自然要大吃一惊了)急忙一个飞旋,正待纵身追扑过去就在此时,突觉身后疾风飒然,一道人影划空飞泻而来!

九眺先生只当来了敌人,一时无暇追去,赶紧回过身去。

“二师兄,你发现了敌踪?”飞射而来的竟是董仲萱!

九眺先生一脸怒容,哼道:“敌踪并未发现,愚兄却差点栽在孽畜手里了!”

董仲萱听得奇怪,望着九眺先生问道:“二师兄,你说什么?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只听卓少华的声音叫了声:“师傅。”从门外(第三进门)跑了进来。

九眺先生不由怒气上升,大喝道:“好个孽畜,你还叫我师傅作甚?”

扬手一掌,朝卓少华当头劈了过去。

董仲萱吃了一惊,急忙伸手一架,说道:“二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九眺先生怒声道:“四师弟,你还不让开,愚兄要活活劈死这欺师灭祖的孽畜。”

卓少华吓得胆战心惊,扑的一声,跪倒在地,说道:“师傅息怒,弟子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董仲萱道:“二师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九眺先生余怒未歇,哼道:“你不会去问问孽畜,他方才做了什么?”

卓少华望着师傅,一头雾水的回道:“师傅,弟子只是慢了一步进来,你老人家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呢?”

九眺先生沉喝道:“孽畜,你还想撒谎,地上还留着喂毒飞针和喂毒匕首,你还想赖?”

“喂毒飞针、喂毒匕首?”

董仲萱听得好奇怪,俯身从地上捡起匕首,果然剑刃暗蓝,分明淬过剧毒,再向四周仔细一找,又给他发现了三支色呈朱红的细针,他用手帕裹着取了起来,攒攒眉头道:“二师兄,你是说少华用匕首和‘离火针’向你偷袭么?“

卓少华听得大吃一惊,连连叩头道:“师傅,弟子没有,弟子刚才进来……”

“还说没有?”

九眺先生气得怒笑一声道:“除非我司空靖真的瞎了眼睛,连我调教了十年的徒弟都会认不出来?这明明是孽畜故意把你我骗到这里来,想用歹毒的暗器害死我们,孽畜,你说,你到底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

“师傅……”卓少华眼看师傅声色俱厉,心头大凛,急得哭出声来道:“弟子真的没有,那不是弟子,大概有人假冒了弟子,向师傅行刺……”

“哈哈!”东厢暗影之中,有人洪笑一声道:“卓少华,你不用害怕,你师傅和你董师叔,今晚反正已经不用想生离兰赤山庄了。”

九眺先生怒喝一声:“孽畜,你果然是贼人一党!”

手起掌落,又朝跪在地上的卓少华当头劈落!

董仲萱急忙举手把他掌势架住,低声道:“二师兄切莫中了贼人离间之计!”

九眺先生心头一凛,不觉收回手去。

卓少华已经一个虎纵,朝着暗影扑去,大声喝道:“恶贼,你们为什么要陷害我?我卓少华和你们无怨无仇,你门这是为什么?你……你给我滚出来。”

只听暗影中那人大笑道:“你已经从你师傅掌底下逃出来了,还说这些干什么?快进来吧!”

卓少华气的浑身发抖,大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你当我不敢进来吗?”

双手握拳,纵身朝东厢冲去。

董仲萱急忙喝道:“少华,快站住!”随着飞身追扑过去。

走廊上突然冲出两个蒙面黑衣人来,一下拦住了去路,冷笑道:“姓董的,你束手就缚?还是要咱们出手?”

董仲萱耽心卓少华的安危,口中提高声音叫道:“少华,快退出来。”

右手抬处,呛的一声撤出长剑,横胸而立。

左首黑衣人冷笑道:“你大概还想顽抗?”

董仲萱怒声道:“你们是那一条道上的朋友?怎么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这一瞬间,西首走廊上,也同时出现了两个蒙面黑衣人,朝九眺先生缓缓逼近过来。

九眺先生忍不住仰首发出一声嘹亮长笑,说道:“看来兰赤山庄果然是诱敌之计,司空靖倒不相信就凭你们几个鼠辈,能留得住我们师兄弟二人。”

其中一人冷笑道:“九眺先生在江湖上虽然薄具声名,但到了兰赤山庄也未必闯得出去。”

九眺先生怒笑道:“不信你们就接我几招试试!”

挥手一掌,朝两人横扫过去。

九眺先生一生从未在江湖上走动,几十年来,优游林下,除了读书,就是练剑,因此他的功力,在六合门中,远在同门师兄弟之上。

此时一掌出手,有如横澜卷浪,势道之强,逼得两个蒙面黑衣人几乎站立不住,就可看出他修为之深了。

两个蒙面黑衣人各自往旁跃开一步,随手撤出兵刃,左首一个使的是一柄铁尺,右首一个使的是一支二尺长的铁手,兵刃出手,立即一左一右欺身而上,尺声掌势,一左一右夹击过来。

九眺先生大笑一声:“来得好!”

双掌开阖,大袖飞舞,一面施展“六合掌”,掌势如巨斧开山,隐挟风雷,一面施展“三指功”扣拿敌人肩肘手腕,以精巧变化见长,一面骈指如戟,捏起剑诀,以指代剑,使出“六合剑法”来,指风划过,剑气嘶然!

他以数十年潜修默练的功力,使出六合门三种绝技,当真各具威力,变幻莫测,两个蒙面人手中虽有铁尺、铁手,不但丝毫没沾到半点便宜,还被九眺先生一双徒手逼得不时的左右闪避,躲闪他凌厉得像快剑长戟的掌势。

这时董仲萱和两个蒙面黑衣人也已动上了手。

两个黑衣人一个使的一双短戟,一个使的是一柄长剑,这两人武功甚高,一剑双戟,招式辛辣,左右交击,着着逼攻。

董仲萱亮出宝剑,精神抖擞,奇招连展,但见右手挥洒之间,银光遍体,紫电飞空,身前身后,剑花错落,和两个黑衣人力战之下,毫无逊色!

这一战,双方六条人影,在刀光剑影之中,进退飞旋,打得好不激烈!

激战中,突听董仲萱一声大喝,长剑一圈,剑光和剑光相撞,响起一声金铁交鸣,右首黑衣人一柄长剑,被他直荡开去。

对方刚闪了一招,被逼跃往后退,董仲萱剑势一紧,回身朝使双戟的汉子欺去,刷刷刷,一连三剑像电光闪动,直逼面门。

那使双戟的黑衣人下盘功夫极稳,双戟一守一攻,在间不容发之际,挡开董仲萱的连环攻势,但也后退了一步,才趁势还攻一招。

那知董仲萱的目的,只是为了要把他逼退,你既已后退,他就一个转身,又朝使剑的欺去,一连三剑,一剑快似一剑,把“六合剑法”中最凌厉的剑招,都使了出来。这一来,果然又把使剑的汉子逼退了两步。

就在他连番把两个黑衣人逼退之际,九眺先生也使出了他的绝技,点倒了一个蒙面黑衣人。

原来九眺先生力敌两人,在气势上,已是占尽上风,但是,要想胜过两人,把他们制住,却也不是易事。

不觉口中发出一声清越的长啸,人随啸起,两臂一抖,使出“白鹤冲天”,一下拔起两丈多高。在半空中一弓身,掌先人后,双掌同时下劈,汇成一道强猛的狂涛,宛如黄河之水天上来,朝使尺的黑衣人当头罩落!

使尺的黑衣人心头一惊,急忙身形一矮,往左闪出,九眺先生这发掌之时,人还在半空两丈左右,等到掌势出手,人却迅如电闪,向右斜飞过去。

那使铁手的黑衣人,只道他这一招双掌攻向同伴,没防到九眺先生身形斜飞,一脚正蹬在他肩头之上,趁他身躯一晃之间,手指轻弹,一缕指风,向他“气海穴”上射到,点个正着,那黑衣人连哼也没哼出声,就扑地便倒。

使尺的黑衣人睹状大惊,急忙挥尺纵身扑来。

九眺先生大笑道:“原来你们也只有这点能耐!”

喝声未落,突觉身后疾风一飒,有人袭到,心头一凛,右手一记“龙尾挥风“,朝身后横劈过去,人也随着掌势,像陀螺般转去。

掌到人转,这是何等快速之事?那知这一掌并没有劈到敌人,相反的,但觉右手脉门骤然一紧,业已被人家一把扣住!

九眺先生一生精研“三指功”,以“擒拿手”驰誉武林,本是擒拿手法中的高手,如今一招之间,就被人家扣住脉门,心头不由大吃一惊!一时连对方人影都未看清,左手快逾闪电,沿着自己手臂,一记切掌,朝对方脉门切去。

这一记掌,原是专解手腕被拿的手法,讲究的就是快、准、劲,使敌人骤不及防,一下切中手腕,不得不松开五指,但这回九眺先生左手堪堪切出,突觉似是被人家轻轻一拂,整条手臂有如触电一般,骤然麻上肩头!

不!就在这一瞬间,自己胸前“命脉”、“玄机”、“锁心”三处穴道,同时一麻,一个人再也站立不住,砰然一声,跌坐下去。

六合门一代名宿,竟然一个照面,就被人家制住,那人五指一松,转过身,又朝董仲萱逼近过去。

董仲萱一支长剑,使得矫若神龙,剑光缭绕,把两个黑衣人逼得左右支绌,正待施展杀着!

突听身侧传来一声冷笑,急忙举目看去,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的蒙面黑衣人已经逼到身右。此人虽然黑布蒙面,但从他衣着上,可以看出是一个妇道人家,要想喝问!

那黑衣人已经开口了:“董仲萱,你师兄已被我拿下了,我看你还是弃剑受缚吧!”

话声苍老,一听就知道是个老妪。

董仲萱听得猛然一惊,急忙迥目看去,二师兄已被二个黑衣人押着往阶上走去。一时急怒交迸,口中大喝一声,舍了两个黑衣人,双脚一顿,朝阶上扑去。

那知身形才动,那蒙面黑衣老妪,比他还快,一下就拦在面前,冷声道:“你还要我动手么?”

董仲萱情急拼命,连说话都来不及,右手一抬,一记“仙人指路”,剑光像匹练般射出。

黑衣老妪冷笑一声,右手大袖一卷,就把董仲萱刺到她身前的剑身给压了下去,紧接着从大袖中探出一支枯爪般的手来,一把就扣住了董仲萱的手碗。

董仲萱五指一松,长剑“铛”的一声跌落地上,黑衣老妪的袖角已经拂上“血阻穴”,仰面往后便倒。

黑衣老妪从喉头发出一声低沉的冷哼,轻轻拍着手,好像她的手碰上男人,就会被污染了一般,然后转身往阶上走去。

这时左首厢房中已经点起了灯火,黑衣老妪走上石阶,才伸手揭去蒙面黑布,露出一头花白头发,和一张布满皱纹的鸠脸,一手掠着耳后鬓发,举步跨进堂屋,刚走到厢房门首。

就听到一个娇脆的声音叫道:“奶娘,你快来咯!”

黑衣老妪一脚跨进厢房,含笑道:“我的小公主,你又有什么事了?”

被叫做“小公主”的是一个身穿浅色衣裙的少女,看上去约莫十七八岁,生得蛾眉如画,凤目含春,看去轻盈、娇柔,有着一份清新与稚弱的美,使人见了她都会不期而然生出又怜又爱之心!

这时她粉嫩的纤手中拿着一件东西,一双比秋水还亮还清的眼睛里,流露出又新奇、又神秘、又盼望的望着黑衣老妪,撒娇的叫道:“奶娘,你快点咯!”

黑衣老妪陪着笑道:“老婆子不是来了吗?”

“嗯!”紫衣少女右手一扬,身子像花蝴蝶般一个轻旋,咭的笑道:“奶娘,你知道我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吗?”

黑衣老妪笑了笑道:“老婆子又不是神仙,怎么猜得着呢?”

紫衣少女不依道:“你一定要猜。”

“好,好,我猜,我猜。”

黑衣老妪方才对董仲萱说话,声音又冷又硬,这回对紫衣少女却百依百顺,颠着屁股说话,连声音都和蔼可亲了,一面说道:“一定是你最爱吃的万字酥了,那是专人从苏州采芝斋买来的,是你心爱的茶食,昨天老婆子已经尝过一块了,你留着自己吃吧!说实在的,老婆子还嫌它太甜了呢……”

“咳!奶娘,人家又不是要你猜万字酥。”

紫衣少女轻盈的摇着头,说:“我手里拿的是一块……唔!人家要你猜咯!”

黑衣老妪望着她裂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说道:“那教老婆子怎么猜得着?唔,是好吃的?还是好用的?”

“都不是。”

紫衣少女神秘的笑了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迷失心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